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011 終于相遇了   
  
011 終于相遇了

西九龍重案組辦公室

龐神驚訝中又帶著興奮的奔了進來,人還沒有到聲音就傳到眾人的耳中,"阿頭阿頭有大事,大事"

"什麼大事啊?"何彩娟聞神緊張的站了起來,"加薪水?"

在何彩娟的心里加薪水才是大事,其他就算警局塌樓她也不覺得是什麼大事

"你想的美"林志偉潑她的冷水

"哼"何彩娟傲嬌的雙手抱胸,惱怒的嘟著粉唇

"嘿嘿,能掛醬油了"林志偉故意在何彩娟的面前扮了一個鬼臉

"噗"何彩娟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剛剛扮的生氣模樣,哪里還能再演下去

"啪啪"

"好了,大家靜靜,龐快,發生什麼大事了?"圍過來的沈海波雙手拍了拍掌,示意大家安靜,他望著龐,等著他解釋

"殺鍾黃海的凶手來投案了"龐也沒有賣關子,立即出來

"是誰?"何彩娟焦急的追問,緊張的她抓著龐的手臂,把龐的手臂抓出幾個指痕也不知道

"凶手你們肯定想不到,要不要猜猜?"龐有點得瑟道

"快,我這幾天用腦過度,頭發也掉好多了,不想用了"何彩娟不滿的抱怨

"你有用腦子?"林志偉立即挑眉反問,一臉的不贊同

"你找死"何彩娟凶狠的瞪了林志偉一眼,一腳踹了過去,林志偉靈活的閃躲

就在兩人又要吵鬧起來的時候,凌殤墨站了起來,"咳咳"神色不怒自威

他的聲音不高,但是打鬧中的何彩娟和林志偉立即停下,乖乖的站到一旁,何彩娟停下之後,還不憤氣的瞪了林志偉一眼,林志偉得意的做了一個鬼臉,還無聲的了一句,"你打我不到,打我不到,哦也"

那得瑟的神讓何彩娟恨得牙癢癢的,但是凌殤墨站在那里,她有奈何不了他,只得恨恨地轉頭,"你等著"

對于他們兩個雷電交加的眼神交流,凌殤墨當做沒有看到,",龐,凶手是誰?"

"凶手就是周太太,她來自首了"龐沒有再賣關子,飛快的回答,阿頭問話,他哪里敢要阿頭猜?他不想混了嗎?

"什麼?"林志偉震驚地整個人跳了起來,這怎麼可能?

"周太太?鍾黃海的母親?"何彩娟驚駭的重複,那雙大眼睜的如銅鈴

就連李青山也嘴巴張大合不上,不是,母親殺兒子?怎麼可能?

就算此刻外面灑錢雨,或者天下雨甚至有外星人,也無法令他們如此驚愕了

"真的是周太太殺了她自己的兒子?"沈海波不怎麼相信的問道,他和李青山是最懂得周太太的痛苦的,她聽聞兒子死了的時候的神不像作假的,怎麼肯能是她殺死的呢?

龐很得意的看著眾人,終于從眾人的臉上看到驚訝,驚駭,震驚,甚至嘴巴張大合不攏嘴,他圓滿了,因為他剛剛就是這副模樣,現在有了同伴,他才不覺得丟臉,"是真的,周太太在外面做筆錄"龐肯定的點頭

"我們去看看"沈海波再也忍不住立即站了起來,第一個往外面走去

何彩娟等人連想也不想的跟著站起來,往外面走去

不過很快他們就回來,沈海波邊走邊連連搖頭,"我不信,根本不可能是她殺的"

"我也不信"李青山同樣非常堅定的附和

"我也不信,周太太的那麼斯文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麼狠毒的事,那個還是她養了二十幾年的兒子,就算不是親生的,也做不出這樣的事啊"何彩娟同樣的不相信,"一只狗養了這麼多年也有感,何況是人呢?再則周太太這麼愛她的孩子,怎麼下得了手,根本不可能我是不相信的"

"對,我也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事,她看著就不像窮凶極惡之人"難得的林志偉沒有反駁何彩娟的話,還附議何彩娟的話

"她會不會受到什麼威脅?"比較沉穩的李青山懷疑道

大家一聽紛紛點頭,沈海波摸著下巴深沉道,"這個很有可能,不定她就是受到凶手的威脅,甚至鍾澤海被綁架就是這個人所為"

……

"啪啪"

"既然大家都有同樣的念頭,那麼大家知道怎麼做了?"一直沒有吭聲的凌殤墨等他們議論一番後,拍拍手,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後,非常清澈的問道

"我們知道了,阿頭"大家異口同聲的道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周太太會做這樣的事,那麼就從周太太為什麼突然間會承認是她殺死鍾黃海一事著手調查

"我和志偉去查這幾天周太太見過什麼人"沈海波第一個想到從那里開始調查,所以他向林志偉點點頭,接著向凌遠山請命

凌遠山點點頭,"好"

"我和彩娟去找失蹤的鍾澤海"龐和何彩娟交流了幾句,也請命

"我去法證部,看有什麼線索"李青山也跟著道

"我跟你一起去,"凌殤墨想了想對著李青山道

李青山那里會不同意,當即連連點頭,于是眾人立即分頭行動

……

那邊凌高山得到杜沉歡的提醒,他直接到總化驗師那里申請再次複檢

並且他把杜沉歡給他提的依據一一提了出來,總化驗師聽了,立即調來鍾法醫所做的報告,詳細的看了之後,答應了他的請求

凌高山會同化驗所的兩名法醫一起,再次對鍾黃海進行解剖

……

沈海波和林志偉到了周太太所住的酒店,找到大堂經理

"我是西九龍重案組的警長沈海波"

"我是西九龍重案組的高級警員林志偉"

兩人把證件在那名大堂經理面前揚了揚

"兩位阿sir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那名大堂經理非常客氣的問道

"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們五樓503房的周太太,她這幾天有見過什麼人?或者有什麼人找過她?"沈海波把那名大堂經理叫道一般詢問

"這幾天周太太都在房里,好像沒有出來過,不過我不是很清楚,我叫負責五樓的服務員過來幫你問問"著大堂經理對著對講機把五樓一名服務員叫了下來

很快一名服務員走了過來,"經理你找我?"

"這這兩名阿sir想了解一下,503的周太太,你來跟他們"

沈海波和林志偉再次出示證件後,把來意再次了一次

"那個周太太啊,我記得,這幾天都沒有出門,我去收拾屋子的時候,看到她眼睛都腫腫的,好像哭了好長時間,昨天她收了一個信件後,突然大聲嘶吼,好像瘋了一樣,當時我在隔壁收拾屋子,我聽的很清楚"

聽到服務員這麼,沈海波和林志偉對視一眼,"你們能開她的房間讓我們看看嗎?我們只看看絕對不會亂動她的東西的"

"這……"那名服務員有點為難的看向大堂經理,擅自開客人的房間的事,她可不敢,搞衛生除外

"既然兩位阿sir要查案,你就帶兩位阿sir上去"大堂經理想了想對著那名服務員道

"是,這就去"那名服務員聽了大堂經理的話後,向沈海波和林志偉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兩位阿sir這邊請"

罷跟大堂經理了一聲後,帶著沈海波和林志偉上五樓去了

進的周太太的房間,沈海波和林志偉都帶上手套開始慢慢瀏覽起屋里的所有地方,兩人分工合作,一人負責一邊

沈海波負責床鋪和床頭櫃這邊,而林志偉則負責衣櫃和浴室這邊

沈海波掃了一眼鋪的很整齊的床鋪一眼,轉頭望向那名服務員,"這些你今天動過沒?"

那名一直乖乖的站在一旁,盡量不影響沈海波他們的服務員點點頭道:"我每天都要整理床鋪,和換過床單的,枕頭套也會換過的,不過其他的地方我沒有碰"

那名服務員害怕被懷疑,還舉起手來做發誓狀

沈海波點點頭,繼續查看床鋪這邊,他拉開床頭的床頭櫃,床頭櫃是雙層的,第一層的抽屜里面放了一些零星的雜物,粉餅,眉筆之類的化妝品,沈海波翻了翻就拉開下一層查看

就在這個時候,檢查浴室的林志偉叫了起來,"雞腸快來這里"

沈海波聞聲快步走了進去,只見林志偉把浴室內的垃圾桶拿了出來,遞給沈海波看,"這里有灰,看這些沒燒完的應該是一封信,不知道法證部那邊能不能化驗"

"先拿回去再"沈海波可不管能不能化驗,拿回去能不能就看法證部那邊,而他們只負責找證物

"好"聽了沈海波的話,林志偉掏出一個透明袋把垃圾桶里面的灰全部裝進袋子里面

沈海波示意林志偉繼續尋找,而他則回到床頭櫃那邊繼續看

第二層的抽屜里面放了一疊雜志,沈海波原本想不看准備關起來的時候,鬼使神差的還是拿了出來,一本本的開始翻了起來,當他翻到第四本的時候,從雜志里面掉出好幾張照片,他拿起來一看,原來是鍾黃海的照片,他正欲放下,卻不想一張和鍾黃海很像,但是卻比較白的照片落入他的眼里

他咦了一聲,這不是鍾澤海的照片嗎?周太太怎麼有鍾澤海的照片?

沈海波皺了皺眉,腦子了靈光一閃,他連忙撿起剛剛放下的幾張嬰兒照片,他分辨了一下,照片里的嬰兒雖然很像,但是從後面的背景看應該是兩個嬰兒,難道這兩張嬰兒照片分辨是鍾黃海和鍾澤海?

還有周太太根本不知道嬰兒被換她怎麼有鍾澤海的照片?還連嬰兒的照片也有?

慢著,這些照片不是醫院的照的嗎?

難道……

沈海波不知道怎麼的心里突然有一種這或許是凶手故意寄給周太太,甚至還跟她嬰兒被換一事

不對,嬰兒被換一事不是主要的,應該是那人殺了鍾黃海,甚至連鍾澤海也被綁架了,現在故意把嬰兒被換一事告訴周太太,就是要周太太頂罪,要不就殺了鍾澤海,這也是為什麼周太太會突然去認罪的原因

沈海波立即把那些照片收了起來,心的放入透明袋里面,接著打電話給凌殤墨了他的猜想

"你再找找看還有什麼證物沒,照片和那些灰讓志偉先送到法證部"凌殤墨聽了沈海波的話後吩咐,現在就希望這些東西能找到線索,時間過的越久,對鍾澤海的安全越危險,他們要爭分奪秒

沈海波一聽立即跟林志偉,林志偉就先把證物送到法證部,而沈海波繼續留下來檢查,不過沈海波之後細細查看一番也沒有找到其他什麼有用的證物,也就跟著離開

"阿珣,輝少買了一艘游艇,叫我們去玩,跟著到界他的別墅燒烤,我們一起去,現在的天氣正適合潛水"蘇凡一早就到酒店把諸葛珣叫了起來,他今天的任務就是一定要把諸葛珣帶到輝少的游艇上,否則他也不用出現

不過人比較懶的諸葛珣瞟了一眼窗外燦爛的太陽,皺了皺眉,"36度去游泳?你想變人干?"

這麼熱的天氣,在空調房還嫌熱,他可不想出去

"海面上不會那麼熱的,還有界那邊很多海鮮,輝少他們准備了大龍蝦,生蠔,扇貝……等等好多海鮮,還請了一個大廚現場烹飪,對了還有很多慕斯蛋糕"

看到海鮮還不能讓諸葛珣有動身的**,蘇凡拿出殺手锏,不知道為啥這個阿珣那麼喜歡慕斯蛋糕的,不過等下一定要交待輝少准備才行,"有很多口味哦,藍莓,桃子,抹茶,酒,香草,奶酪巧克力,南瓜草莓,香橙……"

蘇凡看著諸葛珣的臉色,看著他的眼珠子開始滾動起來,他不由把知道的都了出來

"好,如果沒有你的這些,你就等著……哼"受不了誘惑的諸葛珣終于起來了,他施施然的去換衣服

但是蘇凡卻急忙掏出手機,"輝少,我好不容易把阿珣叫去,不過他如果沒有藍莓,桃子,抹茶,酒,香草,奶酪巧克力,南瓜草莓,香橙……等口味的慕斯蛋糕他就不去了,你快去准備,要是沒有他會殺人的"

"好了,知道了,他就喜歡這個,我怎麼可能沒有准備呢,我把所有口味的都准備一份了,不要擔心你只要把他弄來就行,欸,你們記得心點,這蛋糕要是碎了你們就等著阿珣發飆"輝少一邊跟蘇凡話,一邊還在指揮那邊搬東西的人心點

而蘇凡聽到准備諸葛珣喜歡的慕斯蛋糕後,松了一口氣,接著就安心的等諸葛珣換好衣服一起離開

……

"好累,你們繼續玩,我上去走走"傍晚的時候,眾人在沙灘燒烤,而諸葛珣則一人往住宅區那邊走去

這邊保留了很多老舊的房子,是界的一個特色,而諸葛珣閑著沒事想去走走

"你心點,這里很多狗的"界的村民很多人喜歡養狗防盜的,李勇志在後面叮囑道

聽到李勇志的話後,諸葛珣依然頭也不回,嗯了一聲表示知道,往後揮揮手,很瀟灑的不帶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而那邊蘇凡聽了李勇志的話後,很糾結的看了那邊正燒的香氣四溢的大龍蝦,再看看諸葛珣孤單寂寞的背影,他一咬牙大聲叫道:"阿珣等等我,我陪你"罷追了上去,順手扯了一串大大的提子追了過去

"嗯,好甜,阿珣你也吃"

"真的好甜,謝謝,我不要了,你慢慢吃"諸葛珣拗不過蘇凡的好意,吃了幾顆後擺手,接著背負雙手非常悠閑的和蘇凡邊聊邊逛了起來

"阿頭,阿頭,法證部那邊發郵件過來了"正在電腦面前整理資料的李青山一接到郵件還來不及打開就叫了出來

眾人聽聞都圍了過來,凌殤墨吩咐,"快打開"

"絲"郵件一打開,眾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林志偉是摩拳擦掌憤憤道:"我就嘛,周太太怎麼可能是凶手呢,看來只要找出這信是誰寄的就能找到鍾澤海了,也能找到凶手了"

因為電腦上法證部發來一段話,"'如果你想你的親生兒子還能活下去,就去警局承認是你殺了你的養子鍾黃海,否則’不好意思,我們只恢複了這麼一句話,其他的真的恢複不了了另外在那些照片上,找到一些不是周太太的指紋,應該就是那寄信的人的指紋,已經存檔,晚點送過去"因為知道重案組等著查案,所以先把資料郵件過來

"雞腸你在周太太的房里沒有找到信封嗎?"凌殤墨好像想到什麼的轉頭望著沈海波問道

"沒有,沒有找到信封,對啊,這封信是快遞寄過來的,收信的侍應生一定知道"沈海波搖搖頭,接著一拍大腿神歡喜道

"對,快找收信的侍應生,我再去問問周太太,看她肯不"李青山想了想也不想在干等下去,希望這次去問周太太,希望周太太看在鍾澤海的份上可以出來

"我跟你去"何彩娟跟著李青山一起離開

"我去找收信的侍應生"沈海波拿起車鑰匙道

"我跟你去"林志偉想也不想的跟著沈海波走了

"記住再去找找負責打掃的服務員,看她看到信封沒?"凌殤墨在他們離開時再後面吩咐道

"是,阿頭我們知道了"沈海波,林志偉齊聲應道

沒過多久沈海波打了電話回來,"阿頭,我們找到服務員,服務員她看到垃圾桶里有快遞的信封,因為這是紙皮可以回收,所以撿了起來,現在正在找,啊,找到了?快拿過來,我看看"

電話里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接著聽到沈海波在那邊道,"阿頭,是全通快遞公司,我們現在立即到全通公司去"那邊沈海波確認這是周太太的信件後跟凌殤墨彙報後,就快步跟林志偉離開

"龐,打電話給青山他們,准備行動"只要找到快遞公司,就能知道這信件是從哪里收來的,到時候就可以去抓人了,于是凌殤墨吩咐道

"是,阿頭"龐精神抖擻的應道,一想到就要抓到凶手,他們就可以休息了,龐就精神亢奮的不得了

那邊李青山和何彩娟收到消息後,很快就回來,看到他們兩個暗淡的神,凌殤墨不抱希望的問道,"還是不肯?"

要是周太太肯早就了,李青山點點頭,"她什麼也不肯"

"我都到口水干了,她也不肯"何彩娟一回來就灌了兩杯水後道

"阿頭,找到了,郵件從界xx村寄過來的,我們現在過去"就在這時凌殤墨的電話響了,才接通沈海波不難聽出興奮的聲音傳了過來,"好,我們也立即趕過去"

凌殤墨掛掉電話,"行動,界"

那邊諸葛珣和蘇凡邊走邊隨意的走著,不知不覺的走到比較偏僻的地方,蘇凡看了看手表,"六點了,我們回去,要不等下天黑了,難出去了"

諸葛珣往後面的方向看了看,天啊,四周都荒草地和亂七八糟建造的屋子,路在哪里?"我們怎麼回去?"這里就像迷宮,他們也是隨意走得,也沒有特意認路

"路在口中,問問應該能走出去的"不過二十分鍾後,一臉自信能出去的蘇凡也蔫了,"我們迷路了"

"不是路在口中嗎?我們再去問問"諸葛珣一手插在褲袋里,笑著道,接著抬頭望前面看去,"前面有一棟樓,我們去問問"

"這位大嬸,我們迷路了,想問一下……"諸葛珣走到那棟兩層看出有點年份的樓房前,看到樓房前面一名六七十歲的婆子正在清洗什麼,立即上前很客氣的問道

卻不想那名婆子根本不等他完就不耐煩的揮揮手,"走走快走,我幾十年沒有出去了,不認識路,你們快走,再不走我放旺財了"

邊還邊凶狠又猙獰的瞪著諸葛珣和蘇凡,好像他們是什麼窮凶極惡的歹徒,而隨著她的聲音,諸葛珣聽到二樓傳來一些撞擊聲,就像一只狗在撞門想沖出來一般

蘇凡聽了立即拉著諸葛珣離開,因為一路上他們還真的遇到不少養狗的居民,他們還沒有走近,就聽到屋里傳來狗吠聲,所以立即轉身離開,免得被沖出來的狗咬到,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反射條件下,他立即拉著諸葛珣離開,卻根本沒有留意,他們根本沒有聽到狗吠聲

不過諸葛珣在離開前掃了一眼二樓的地方,眼底露出一抹疑惑,這不像狗的聲音,還有也沒有聽到狗吠聲啊?

"還不走快走再不走我放旺財了"那邊那婆子一看諸葛珣的目光還往二樓瞟,立即雙手叉腰凶狠的叫嚷

如果這婆子沒有再次重申要放狗,諸葛珣也不會特意留二樓的況,現在再聽她這麼叫,諸葛珣表面上是跟著蘇凡快步離開,卻在離開那名盯著他們走的婆子的視線後,他拉停蘇凡,"那邊二樓不像捆著狗,我們不是沒有聽到狗叫聲嗎?我要回去看看"

"還是不要了,那名婆子那麼凶,而且這里這麼偏僻,養狗防盜不出奇"蘇凡掃了周圍一眼,這里這棟樓房比較偏僻,附近也沒有什麼房子,就連距離最近的也差不多有四五十米遠,可見這名婆子的性格真的很孤僻,不合群,要不不會把屋子建在這樣的地方

"那你在這里等著,我過去看看就回來"鬼使神差的諸葛珣不放棄過去看看的念頭,于是他從後面心翼翼的潛了過去,蘇凡放心不下也跟了過去

兩人心的繞道那棟屋子的後頭,諸葛珣仔細的朝那棟樓房看去,從後方的窗台上找到落腳的地方,就讓蘇凡在下面等著,他手腳輕盈的爬了上去,他上到二樓盡頭最後一間屋子推推那窗戶卻不想那窗戶被封死,他怎麼也推不動,他想了想輕輕的拍了幾下窗戶

卻不想窗內立即傳來一些細的摸索聲,接著想起撞擊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撞擊窗戶

難道有人被困?諸葛珣的腦海里突然冒出這麼一個想法,他不由低聲問道:"里面是誰?"

"砰砰"窗戶內又傳來幾聲撞擊聲

"你是不是被綁?"

"砰砰"

"你等著,我立即報警"諸葛珣用力推了幾下,還是不能動那窗戶分毫,並且這里他只能一邊手固定,一邊手推窗戶,用不了多大的力氣,于是他只能尋求幫忙了

聽到他的話後,屋里又傳來幾聲砰砰的聲音,好像感謝他一般,他低聲道:"等一會,我立即找人來救你"

罷跳了下去

"快報警"諸葛珣拉著蘇凡快步離開那棟樓房,在距離那棟樓房不遠的時候道,"那屋里困了一個人"

"什麼?"蘇凡大驚,立即掏出手機報警,"喂,我要報案,這里是界……呃,我也不知道是界什麼地方,噢,對了,是xx村,不過這里很偏僻,確實的門派不知道,這里好像有人被困,對,像是綁架……"

"凌sir?"

"對,我就是"剛剛趕到界正和大家分開三路分頭尋找的凌殤墨接通電話才聽了幾句,立即示意正在詢問的龐,"問問這里哪里最偏僻,是不是有一棟樓房四周沒有什麼房子的,看在哪里?"

龐立即向打聽的那位大叔問道

"噢,你們那棟屋子啊,在這個方向一直走,向左轉再……我看還是我帶你們去,你們這樣找是找不到的,不過你們為什麼要找那朱婆子?她的脾氣可不好,我們一般都不敢招惹她的,她的性格很孤僻,也不喜歡和人交流,所以才會一個人住在那麼偏僻的地方,哦,對了,你們是阿sir,不會是那朱婆子犯了什麼法?"

"對,我們要查案,麻煩你能快點帶我們過去嗎?"龐笑容可掬的拜托那名只顧著滔滔不絕的話,走路卻慢悠悠的大叔,他們都急死了

而那邊凌殤墨則打電話給沈海波他們,讓他們立即趕過來大家一起去

"好,我立即帶你們去,不過那朱婆子以前可不是那樣的,不過自從她的老公離開後,她就變了不過當年的事我是知道的,當年她懷了孩子,都五個月了,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好像是為了哪個孩子,她的孩子沒了,原本還沒有什麼的,卻不想過了幾年,她的老公知道她再也不能懷孕後,就離開她,她的性格就開始變了,後來連護士也不做了,聽患了憂郁症,還治療了好久我看憂郁症就不像,狂暴症差不多……"

"噢,前面就是了"在那名大叔滔滔不絕的聲音中,他們終于到了

"阿sir這邊這邊"遠遠的守在路口的蘇凡在看到凌殤墨等人都掛了證件後揚手叫道,"這邊,我帶你們過去"

"這位大叔麻煩你在這里等著,不要過去了"為了那大叔的安全,龐不再讓那名大叔跟著,而他們則跟了蘇凡快往那棟樓房奔過去

"阿珣,阿珣,阿sir來了我們……"蘇凡拉拉諸葛珣的手,正欲把諸葛珣拉到一邊去,讓凌殤墨等人辦案,卻不想回頭看到諸葛珣呆呆的望著同樣呆愣的看著他的凌殤墨……

兩人目光糾纏在一起,仿佛旁邊再無他人,只有他們兩個,而他就算站在諸葛珣的身邊,就算拉著他,也像踏不入他們兩人的世界……

"阿珣?是你嗎?"

"阿墨?是你嗎?"

他們近在咫尺卻怎麼也跨不了那麼一步,就隔著幾步的距離相望,兩人眼眶慢慢變,慢慢的有淚花迷糊雙眼……

------題外話------

好,藍藍表示不知該該怎麼形容相遇的美妙一刻,來個相擁一抱?好像有點娘,╭╯3╰╮

相對高興的哭泣?好像有點雷,on.no~

激動的歡呼?這個好像雷,天雷滾滾,∼o∼~zz

所以就變成現在的相對無語,慢慢流淚……╭╯3╰╮

親愛的童鞋們,今天藍藍那麼大章,大家沒有表示嗎?有評價票的麻煩投給我啊,~>.

上篇:010 疑點重重    下篇:012 新的疑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