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007 終于可以覺覺了   
  
007 終于可以覺覺了

諸葛珣一邊開車一邊從褲兜里拿出那個優盤,在手里捏了好久,好久,他突然調轉車頭往西九龍警局開去

"靠找死啊"

"你懂不懂開車啊?"

……

他這突然轉頭,還好現在是夜晚大街上的車輛不是很多,不至于出連環車禍,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惹來旁邊和後面車主的咒罵

諸葛珣一聲不吭,一踩油門,那輛銀色寶馬瞬間如箭般沖了出去

"阿珣怎麼突然轉頭?你要去哪里?"原本在諸葛珣後面跟著的蘇凡反應不及,和被其他車子攔住,他跟不上,不得不打電話給諸葛珣

"我去西九龍警局,有點東西要交給阿sir,你到蘭桂坊的xx等我"諸葛珣臉色平靜的道,但是那雙深沉的眸子卻變得越發的黑沉,他後面沒的話是,如果有緣或許還能和他想見,不過既然他都回來了,見面的機會總會有的,不急

咦,他好像一直沒有看見諸葛珣手上有東西啊,他送什麼東西過去?

"你不會是要把剛剛買的車送人?"這麼大的手筆?老大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蘇凡差點哭了出來,他哭喪著臉,因為他是知道諸葛珣一直在找一個人,而且現在還知道一個同名同姓的在警局,所以他以為……

"你想多了"諸葛珣無語望天冷冷的回了他一句就掛掉電話,這個蘇凡腦子的構造肯定和他不一樣,要不想的都是無厘頭的東西?

不過他如果真的是他要找的人,不這車了,就算要他傾家蕩產的送給他,他也會二話不的答應,但是前提是,他是他

而那邊蘇凡一聽不是送寶馬出去,他頓時松了一口氣,乖乖的調轉車頭往蘭桂坊開去

諸葛珣風馳電掣的來到西九龍警局門口,他找到值班的警衛,"把這個送到凌sir的手里,記得是重案組a組凌殤墨督察不要送錯了,這是重要的證物"

罷不等警衛反應過來,就往回走

"先生,等等,我……"值班警衛一邊挽留諸葛珣一邊給凌殤墨打電話,但是他的電話還沒有完,諸葛珣就大步走上寶馬,嗖的一聲寶馬就箭般飛了出去,不知道怎麼的,他現在怕和這個凌殤墨想見,或許是因為他害怕想見後,而他不是那個他,那麼他的希望就會……這算不算近鄉怯?

"先生……"望著寶馬遠去的背影,警衛的聲音戛然而止

接著他急忙撥通凌殤墨所在的重案組的電話,"凌sir,剛剛有一名男子他送了一個優盤過來,是重要的證物"

"那人還在嗎?"

"剛剛開車走了"

"哦哦,那我立即下去"

"送這個來的是什麼樣的人?"凌殤墨接過警衛遞過來的優盤問道,希望從警衛的描述中,猜一猜是什麼人送來的,有什麼目的

"凌sir我長這麼大,見過不少明星,但是都不夠剛剛那人漂亮"警衛雙眼迷蒙好像還沉浸在夢中

凌殤墨聳了聳眉,漂亮?女的?"哦,那麼這名漂亮的姐還什麼了?"

"什麼漂亮的姐,人家可是一名帥哥,帥哥"那名警衛加重語氣道

凌殤墨頓時無語,帥哥用上漂亮?娘娘腔?不知道怎麼的他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名娘娘腔,還經常拉著他的手臂撒嬌賣萌的男子,不會的,一定不會是他的,凌殤墨用力晃晃腦袋,晃去腦海里不該有的思想,不過當他看到那名警衛再次沉浸在自己的夢中時,他搖了搖,省去讓他做拼圖的想法

卻不想,他就這樣錯過和諸葛珣見面的一個機會……

凌殤墨他望著從警衛那里拿回來的優盤沉默不語,心里還在想送這個來的人到底什麼目的?

好奇心重的林志偉在旁邊心問道,"阿頭這是什麼?誰給送來的?要不要看看?"

"還沒有弄清是什麼當然不能看了,要是是病毒怎麼辦?"謹慎的李青山連忙打斷林志偉的話

"人家都了是重要的證物怎麼可能是病毒"林志偉可不相信是什麼病毒

"要放病毒根本不需要用到優盤,隨便一台電腦就行"有點電腦技術的沈海波冷冷道

"對啊,要用上優盤來下毒,這個病毒也沒啥用處"黑客要是要用優盤來下病毒也不用叫黑客了,何彩娟也接口道

對于他們的爭吵凌殤墨好像聽不到一般,坐在椅子上拿著優盤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之後,他拿過自己的筆記本把優盤插了上去,就算有病毒,中毒也只是自己的筆記本,和警局里的無關

優盤里面的資料傳上去之後,凌殤墨點下播放,就一瞬不瞬的盯著屏幕

林志偉,何彩娟,李青山等人也圍在凌殤墨的後面,同樣的一瞬不瞬的盯著屏幕

當屏幕上的畫面一出現,他們齊齊的張大嘴巴,那神如見鬼魅

何彩娟是掩嘴驚呼,指著屏幕不出話來

唯有凌殤墨只是開頭的一霎那震驚之外,他一直臉色平靜的看著,不過那雙眸子變得高深莫測,到底是誰送這段視頻來的呢?還有他怎麼有這段視頻?他要不要找警衛拼個圖?

當這段視頻播完之後,凌殤墨站了起來,"現在立即起訴鍾家瑞"不過現在這事比較重要,能把這樣重要的視頻送來,對他們應該沒有惡意的,這般想著,凌殤墨不得不先放下這件事

"是,阿頭"

……

第二天的聞報道了飛鵝山汽車爆炸案一案的疑犯已經找到,在證據面前他無法抵賴,最後承認炸彈和刹車都是他做下的,但是疑犯卻抵死不肯出為什麼要在故意弄壞杜醫生的車,只是一直重申他只是隨便找人試試這炸藥,不過是隨意挑了一步汽車,沒有任何針對的

當杜沉歡看到聞,和凌殤墨親自到醫院解釋,她還是想不通她和鍾家瑞有什麼深仇大恨,要這樣謀殺她?

對于杜沉歡的疑惑,在凌高山來看她的時候,有了答案

"沉歡,你知道嗎?"凌高山神有點不知道如何起的惆悵模樣

"知道什麼?"杜沉歡詫異的挑眉,她現在住院了,她能知道什麼?她又沒有千里眼,順風耳,知道什麼呢?

"我們部門要提一位法醫當主管,之前聽是你和鍾法醫的呼聲最高,應該會從你們當中挑一個"凌高山皺著眉頭,慢慢道

"現在呢?"杜沉歡眉頭掀了掀,他這副模樣,肯定事有變了

"現在升職的是周法醫,我想如果你不是住院了,或者這職位是你的"凌高山的臉色沒有因為了出來而放松,反而愈發的沉重,他繼續道,"還有我們大家猜想,或許是鍾法醫得到消息,可能在他弟弟鍾家瑞的面前提了提,所以鍾家瑞才會針對沉歡你,以為只要你出事了,升職的就會是他的哥哥鍾法醫"

凌高山為什麼會一臉沉重,杜沉歡當然能猜出來

因為凌高山之前一直跟著鍾法醫學習,對于鍾法醫他是很佩服和崇拜的

但是現在卻出了這麼一個事,使得他對鍾法醫生出一股失望和不知道該怎麼看待他的不安緒

因為他不知道這事是鍾法醫無意之舉,還是故意所為

鍾法醫和鍾家瑞要是真的是很親密很好的兄弟,他當然知道鍾家瑞的愛好是什麼,當然也知道鍾家瑞對他的感,要是他真的是無心的,那麼這次的事就是鍾家瑞一個人所為

但是要是是鍾法醫有心的呢?

這就太恐怖了,想到這些凌高山的緒能好才怪

杜沉歡艱難的伸出手來,拍拍凌高山的肩膀,示意凌高山看開點,接著杜沉歡故意問了一下其他的事,把凌高山不悅的緒岔開,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

西九龍重案組a組辦公室

"大家辛苦了,重于破了杜法醫一案,我……"一早凌殤墨就把沈海波等人集中在一起,表揚大家的努力

不過他的話沒有完,何彩娟就起哄道,"阿頭,你不是這麼幾句就算了?怎麼也得請我們吃一頓,好好慰勞慰勞我們才對"

"對,應該吃飯,唱歌直落"林志偉立即興高采烈的附和

"對啊,這段時間我們忙這些案件已經好久沒有放松了,今晚不醉不歸"就連龐也非常豪邁的拍著胸口叫囂

"阿頭"就連一直比較穩重的李青山也一臉期盼的望著凌殤墨

沈海波因為是凌殤墨的得力助手,並且他是sgt,比何彩娟他們這些spc高上一級,他當然懂得凌殤墨的為難之處,所以並沒有附議,不過也是用一臉興致勃勃的模樣

看著這幾名他的得力下屬個個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凌殤墨沒有再想什麼飛快的答應道,"好,就今晚去,我們今晚准時下班,好好放松一晚"

"太好了,阿頭"

"阿頭萬歲"

……

"咳咳"突如其來的兩聲咳嗽讓眾人歡喜的神一變,因為這咳嗽聲他們非常熟悉,那就是高sir高大威進門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起他們的注意

他們齊刷刷,整齊劃一的轉頭,起立,立正,行禮,"高sir"

高sir高大威依然是雙手叉腰,熨燙的筆直沒有一絲折痕的西裝被他甩向後頭,這次他沒有45度角的站著,而是難得的正面面對他們,他板著臉沉聲問道,"毀容尸體的凶手找到了?"

"沒有"凌殤墨不得不回答,因為他是他們的頭,也是高sir高大威的下屬

眾人根本不敢直視高sir高大威

"失蹤的鍾澤海找到了?"高sir高大威再次詢問

"沒有"凌殤墨的聲音低沉下去

眾人的頭也跟著低下去

"一,你們凶手沒有找到,二,失蹤的鍾澤海沒有找到,三,上頭給的期限不多,你們怎麼可以放松,怎麼可以去唱歌吃飯?四,外頭的市民一直關注此事,凶手沒有找到,讓他們感覺到他們的生命受威脅,不斷的打電話到警局詢問進度,你知道公關部那邊一天接這種電話多少次嗎?就為了市民的生命安全,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你們就應該盡快把此案破了,我答應你們,只要你們一周內破了此案,我請你們吃飯喝酒唱歌,ok?"

你是高層他們怎麼敢叫他請,不想混了?不過高層問道他們還是的回答,"ok"不過那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大聲點,一周的時間夠不夠"高sir高大威氣昂昂雄赳赳的大聲問道

"夠了sir"眾人異口同聲大聲道

高sir高大威贊賞的點頭繼續道,"好,你們去忙"他在走之前拍了拍凌殤墨的肩膀,"殤墨啊,努力做出好成績,我看好你"

"是,高sir,我們會努力的"凌殤墨代替眾人回答

眾人也跟著行禮,"是,高sir"

等高sir離開後,何彩娟立即跨了臉,可憐兮兮的問道,"阿頭,是不是今晚我們又不能准時下班了?"

"辛苦你們了,只要這案件破了,高sir不請,我請,大家努力啊"凌殤墨拍拍何彩娟的肩膀鼓勵道

"唉"林志偉跨著臉長籲短歎

"唉"龐如打蔫的茄子喟然而歎

就連沈海波也跟著短歎長呈兩三聲,"唉,唉,唉"

"好了,好了,大家振作點,我請喝咖啡,彩娟和志偉去買"凌殤墨望著眾人無精打采的模樣,拍了拍手吩咐道

"噢耶,阿頭真好,我還要一個菠蘿油"龐立即高興起來

"我也要一個三文治"

"我要鴛鴦奶茶"

眾人聽到凌殤墨請喝咖啡,立即順帶要吃的,要宰凌殤墨一頓,凌殤墨無所謂的笑笑,只要他們肯振作起來,花點錢沒什麼的

彩娟他們去餐廳買吃的去,凌殤墨則和留下來的沈海波他們繼續商量查案一事,跟著眾人吃了點心咖啡等就分頭出去辦事了

再那邊諸葛珣當晚和蘇凡到蘭桂坊的xx喝了一夜的酒後,回到酒店睡了一覺,一直到第二天的十點多才醒過來,他掙紮的爬起來,晃晃沉沉的腦袋,想喚醒一點精神,不過這麼一晃,卻使得他的頭暈了,他碰的一聲再次跌回床上

該死的,昨晚喝多了

好,既然起不來,那就繼續睡

"theresafirestartingireagafeverpitditsbringihedarkfinally,iseeyoucrystalcleargoaheadandsellmeoutandilllayyoursheetbare……"

"胸中燃起怒火,狂熱救贖我于黑暗,終于看清本性,繼續背叛而我亦將不再留戀……"

鈴聲響了好久好久,好像非要諸葛珣接聽才罷休,諸葛珣煩惱的拉了一個枕頭按在自己的頭上,掩著耳朵,當他聽到歌曲都唱了兩遍的鈴聲還未停歇,他不得不伸長左手往床頭櫃摸索而去,連眼睛也懶得睜開,"喂"

他那慵懶的聲音使得他帶著磁性的聲音加的迷人了,也讓電話另一頭的人錯愕了一下,接著話筒里響起一道打趣的聲音,"阿珣,我不會是打斷你的好事?快從實招來,現在躺在你身下的是那位美女?"

"哈哈……不會是金發碧眼的鬼妹"

"切,阿珣又不喜歡鬼妹,嫌她們身上有種騷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猜肯定是我們的港姐才對"

"對啊,阿珣不喜歡鬼妹的,他喜歡的是我們這里的黑眼黑發美女"

……

諸葛珣還沒有回答,話筒里就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叫哄聲,諸葛珣一聽立即頭疼,他偷偷的回來就是不想讓他們知道,免得他們吵他,現在泡湯了,不過他們怎麼知道他回來的?就連蘇凡也是他打電話他才知道的,難道是蘇凡?

不會,沒有他的准許,他不會的

電話里頭響起另外一通電話的聲音,諸葛珣接了過去,話筒里立即響起麗莎不好意思和求饒的聲音,"老板,我把你回香港的事了,他們連夜打了一夜的電話,我被吵死了,我拔了電話,他們就打給我的父母,我……所以……"

諸葛珣無語望天,這還真是他們會做的事,千算萬算算漏了這個,諸葛珣連忙道沒事,把麗莎安撫住,卦了電話,接回之前那通吵鬧不已的電話

此刻電話里正傳出,"喂喂喂阿珣,阿珣還在嗎?不會又睡了"

"還在,我頭痛死了,昨晚喝醉了"諸葛珣有氣無力的回答,"有事等我睡醒再"

著不等他們話,立即掛掉電話,跟著電話鈴聲立即響起

諸葛珣關機拔電池一氣呵成,終于可以睡覺了

上篇:006 找到證據    下篇:008 諸葛珣的朋友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