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005 抓到疑犯   
  
005 抓到疑犯

就在這個時候,凌殤墨的手機響了,凌殤墨瞟了一下屏幕上顯示的姓名,倏地聳了聳眉,這是他得知又有線索時的驚喜表,也只有熟悉他的沈海波知道這個秘密,沈海波一見,立即坐直身子,盯著凌殤墨,側耳細聽

而凌殤墨則飛快的接通電話,現在的他已經很熟練運用這個蘋果iphone5s了,"喂,我是凌殤墨"到這里他停了下來,好像在傾聽對方的話,聽著聽著就連淡定如他也露出喜色

"是,我知道了,下次請你喝茶嗯,不要擔心,你的線人費跑不了,就這樣啦,下次一起算,ok"著凌殤墨飛快的掛掉電話

"阿頭是不是有線索?"沈海波一看到凌殤墨掛電話,緊張的立即問道

凌殤墨點點頭,飛快的走到黑板面前,在空白的地方寫上一個地名"深水埗",他指著深水埗道,"剛剛線人來報,他收到料,有人在深水埗的鴨寮街看見過有人買那個手機炸彈的材料,現在我們分頭行動,彩娟和林志偉繼續查醫院,我和沈海波去深水埗的鴨寮街,李青山和龐繼續追查鍾澤海的下落"

"是,阿頭"大家齊聲應道就分頭行事

凌殤墨和沈海波駕車到了深水埗的鴨寮街,當然了,開車的是沈海波,他雖然惡補好久,但是還是不怎麼熟練,而沈海波則以為是他身上的傷沒好,所以一般出門都是他開車

鴨寮街是步行街,兩人在街頭棄車步行,只要看見電子類的商店立即進去咨詢

不過在他們走了半條街後,還是一無所獲,不過他們一點也不氣餒,查案經常是跑上一天也沒有什麼進展的,現在不過走半條街,意思啦

當凌殤墨看到前面一條巷子路口的一間買手機的檔口時,向沈海波揚揚下巴,"我們進去問問"

"好"沈海波無所謂的點頭回答,跟著凌殤墨走了進去

凌殤墨飛快的掃了一眼檔口,檔口不大,大約十幾平方那樣,有兩名客人在一面櫥窗上挑選貨品,而一名禿頭的中年男子坐在櫃台後面,正在擺弄面前的手機,好像在修理

"老板,你好,我是西九龍重案組督察凌殤墨"凌殤墨向那名老板出示證件

同樣的沈海波也出示自己的證件

"噢,凌sir啊,有何貴干呢?是不是想買手機啊,需要什麼款式的?我給你打個折,一定比外面的便宜,隨便挑"那名中年男子立即站了起來,非常客氣的道

當凌殤墨他們出示證件的時候,靠門邊一名穿淺藍色牛仔褲,深藍t桖年約不過三十的年輕人,飛快的掃了他們一眼,眉頭皺了皺,接著他好像看不中什麼的放下東西,非常鎮定的走了出去

"老板請問你這段時間有沒有買過這個型號的手機,或者知道誰組裝過這款手機?"凌殤墨向那名老板遞上一張紙片,上面寫了"ac—919"這幾個字

"噢,凌sir你這個啊,咦,人呢,剛剛站在那里的那個人前段時間就組裝過一個"那名老板只瞟了一眼,立即指著櫥窗那邊道,不過他才抬頭就發現櫥窗那里少了一個人

老板的話才完,凌殤墨立即轉身疾奔出去,邊奔邊道,"淺藍色牛仔褲,深藍t桖,年約三十左右,平頭……"

"身高五尺九寸一米七五那麼高,黑藍間隔波鞋貴圈真亂"凌殤墨還沒有完,沈海波立即接口道

接著兩人相視而笑,都相當的佩服對方,因為他們都是在進去的時候,隨便看了一眼,卻把那兩名客人的特征都記下來

"你左我右"凌殤墨奔出店門立即右拐,而沈海波同時左拐

凌殤墨奔過那巷子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名身穿淺藍色牛仔褲,深藍t桖的男子往巷子里頭疾奔,他大聲叫道,"他在這里,你從後面包抄"

"ok"沈海波沒有多,往左邊另外一條巷子狂奔而去,而從這邊奔過去,正好可以包抄凌殤墨所追的那條巷子

沈海波在奔過一間牛雜店的後門時,快的奔了進去,從後門穿過去,正好可以穿到對面的巷子,而從對面的巷子奔過去比從這邊包抄過去還要快和路程少,所以他一點也不遲疑

而那邊凌殤墨雖然已經奮力疾奔,但是和那名男子相距還是太遠,大約有三十米,該死的,要是以前他不過輕輕一躍就追上去了,但是現在……沒有內力的日子真不習慣啊

他努力用盡吃奶的力氣狂奔,還好,在他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距離慢慢的縮,二十五……二十……

但是……前面那名男子疾奔中回頭,想也不想的不斷把身邊所有的事物推到

籮筐撒了一地,青菜蘿蔔西柿滾了一地……

垃圾桶倒了,臭熏熏的垃圾隨處滾……

人家飯店後面養著的一籠生猛走地雞飛了出來……

"噼里啪啦碰"豎在巷子牆邊的一堆裝汽水的空箱被推倒在地……

凌殤墨像猴子一般,上上下下的跳著,閃著,他欲哭無淚,這是要考驗他的靈敏度嗎?

而那些聞聲從店里面出來的伙計則指著凌殤墨遠去的背影臭罵,"那個不帶眼的?心撞死你"

"哎喲,那個殺千刀的,我剛剛掃的垃圾啊"

"靠,又要搬一次"

……

"碰"眼看著凌殤墨又快要追上去,那名男子再次把一個破舊的衣櫃推倒在地

凌殤墨一個助力疾奔,在快要接近衣櫃的時候,用力騰空,凌空躍了過去

"好漂亮"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食店後門一名年輕的伙子正好出來倒垃圾,正好看到凌殤墨那凌空一躍,頓時大叫

"謝謝,快報警,追賊中"凌殤墨也不客氣的受了,接著叫道,那名伙子立即掏出手機報警,"ok,我報警"

"喂,999嗎?這里是鴨寮街……"

凌殤墨在經過一個食店後門,正好看到那里擺了一個大型湯鍋,他順手拿起那個比臉盆還要大的不鏽鋼蓋子,一個旋手,那鍋蓋飛了出去

"啪"

"哎喲"那鍋蓋啪的一聲正中那名男子的腰際,那名男子慘呼一聲往前一撲,摔倒在地

不過他只翻滾一圈,又立即站起來,扶住腰部狂奔

原本已經慢下度掏出手銬,准備抓人的凌殤墨,一下子沒有想到那人還有這樣的意志力,竟然能忍著痛楚狂奔,他只得無奈望天,苦著臉認命的再次直追您好,歡迎光臨

那名男子眼看到了盡頭,他迅再次右拐,卻不想才轉出去,立即看到沈海波正好從左邊的巷子奔出來,沈海波一見立即大叫,"站住,不要跑"

他嘴里叫著,腳下卻一點也不慢,就在這個時候,從對面正好有一個收紙皮的婆子推了一車子的紙皮過來,沈海波不得不饒過那婆子

正好凌殤墨也跑出來,才轉彎就碰上這婆子,他沒有繞過去,而是一腳蹬在紙皮上,整個人騰空飛起從那婆子頭上飛過

那名婆子錯愕的抬頭,長大嘴巴,合不攏嘴,一會後嘴里還直嚷嚷,"是不是在拍戲?是不是吊威亞?有沒有拍到我?"

卻不想令她為之贊歎的還在後頭,那凌殤墨從紙皮車上飛過之後,一腳踢在對面的牆壁上,整個人順著牆壁奔了幾步,直到力歇他腳一蹬,猛地往前飛撲

"碰啪"他從後面飛撲到那名男子的後背,兩個人齊齊撲倒,隨即他一個翻身落地,一個擒拿手抓住那名男子的手臂往後一扭

"咔嚓"一聲,他套上手銬……

"啪"的一聲,沈海波一個暴栗敲到那男子的額頭,"跑啊,怎麼不跑了?"敢害他跑了那麼久,不打幾下,怎麼瀉火?

"阿sir,你們有沒有表明身份,這樣追我,我以為是大耳窿,我怎麼不跑?我又不是傻子"那男子縮了縮脖子,有點不甘的反駁道,不過那閃爍的眼神可不敢與一瞬不瞬的注視他的凌殤墨對上

凌殤墨一看他這副神就知道他在謊,他肯定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所以才會立即狂奔,現在卻用這樣的借口來推搪,就證實他所想的,那就是他肯定知道那手機炸彈一事

"我們就算沒有表明身份,但是你怎麼一見人就跑?"沈海波濃眉一挑,再次拍了他腦門一下,一副你當我是傻子啊?這樣的接口也好意思

"我,我欠人家波數沒給,我以為你們是來追債的,所以我就跑了"那人有點不好意思的低頭,好像他欠債被人知道,他很沒有臉面一般

不過這樣的借口,凌殤墨和沈海波聽多了怎麼可能相信呢,當下凌殤墨把那張寫著"ac—919"的紙片遞給那名男子,"我只想知道你做過這個東西給過什麼人?還是這東西是你做給你自己的?"

在凌殤墨的心里,他做這個東西給別人換錢的幾率比做來給自己用還要高,所以他這樣問道

"我,我……"那人那雙眼睛眨個不停,好像在尋找借口

不過不等他想出借口,凌殤墨已經再次道,"你要是不從實招來,我就以謀殺罪起訴你,因為這手機炸彈,一名法醫正躺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而且你確實是從那手機檔口買了這型號的手機,和器材,那家檔口的老板可以證實,只要再證實你買的,和法醫車上的是同一個,我們就可以以謀殺罪起訴你"

"我真的不認識那個什麼法醫,我怎麼可能謀殺她呢,我……"那男子連連搖頭,不過不等他繼續解釋下去,沈海波已經不耐煩的一手提起他

"阿頭,只要他有嫌疑,就可以帶回差館扣留四十八時,我們帶回去慢慢審"

沈海波的話才剛落下,那名男子的臉色霎的變白,他一想到拘留室內那盞故意對著你的眼睛的刺眼台燈,還有警察輪流查問,同一個問題可以問個一百幾十次,一天二十四時都有人來盤問,讓你根本沒有休息的機會,這樣的疲勞轟炸有幾個受的了?

他立即大聲道,"我,我,我是收了人家的錢,所做了一個,給了那個人,至于他用來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修神外傳"

那人著示意凌殤墨放開他的手,他掏出手機,從里面搜了一個電話號碼出來

凌殤墨看了向沈海波使了一個眼色,沈海波立即播通警局的電話,之後遞給凌遠山

"我是西九龍重案組督察凌殤墨,sip14759,我現在要查一個電話號碼,號碼是xxxxxxxx9"

"凌sir,查到了,機主叫鍾家瑞,住在九龍塘三十號a301室"

"現在這個鍾家瑞在哪里?能查到嗎?"凌殤墨有點急促的問道

"電話的訊號顯示他正好在家"

"謝謝"凌殤墨飛快的掛掉電話,立即撥通龐的電話,"龐你們在哪里?哦,好的我知道了,你現在立即和李青山趕到九龍塘三十號a301室,抓住鍾家瑞,我和沈海波立即趕過去"

那邊龐聽了立即和李青山往九龍塘趕去

而凌殤墨掛掉電話後,對著那名男子非常嚴肅的道,"你有這個鍾家瑞的資料嗎?要是有他的照片好,我不會出是你出來的你不也可以,我會對外,我們警方所有得到的資料都是你出來的,我們還收集了不少的證據,等有空的時候會一起起訴,我想經過你的手賣出去的像ac—919的東西應該不少,到時候……"

能買這些東西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他就不信其中沒有心狠手辣之人,要是給他們知道他們的消息是他放出去的,他不給人砍成十八段才怪

那人對凌殤墨豎起大拇指,非常鄙視的撇撇嘴,"你狠"

完他再次從手機中翻找了一會,從里面找出幾張照片,指給凌殤墨看,"就是他,不過這是我偷偷跟拍的,所以只有側臉和後背"

"好,謝了"凌殤墨接過手機按了藍牙,把照片發到自己的手機上,接著轉發發給龐和李青山,接著打通龐電話,"這就是鍾家瑞,心點,不知道他還有沒手機炸彈,安全重要"

"阿頭我們知道了"電話那邊的龐聞,非常開心的笑了笑

接著凌殤墨解開那名男子的手銬,"現在放了你,有需要我們還會找你,海波我們走"

他雖然平常對下屬們很是嚴格,但是他的心里還是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危,當即飛快的奔向自己的停車點,往九龍塘趕去

而那邊龐他們因為正好在九龍塘附近,所以先趕了過去

"是這里了"李青山伸頭出去看了一下眼前有點破舊的樓房,看到那里有一塊門牌,寫著"九龍塘三十號"

他們兩個人飛快的下了車,就想奔上去,就在這個時候,從駕駛室那邊下來的龐正好看到對面一家快餐店門口,有一名男子的側臉和剛剛凌殤墨發給他的照片很想象,他連忙拉拉李青山的手臂,對著對面呶呶嘴

李青山迅轉身,細細看了一眼,點點頭,兩人立即分開兩邊包抄過去

對面那個剛從快餐店提了一個快餐出來的鍾家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給龐和李青山抓住

"我是龐,編號spc65321,現駐守西九龍重案組,你違反香港法律第xxx條,現在我要拘捕你我現在警戒你,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你所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據你有聘請律師的權利,如果你無力聘請律師,政府將免費為你指派律師你明不明白?"

上篇:004 出乎意料    下篇:第二百九十二章 甯王的婚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