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003 諸葛珣歸來!   
  
003 諸葛珣歸來!

房門沒有關,所以杜沉歡非常清晰的聽到凌殤墨無法抑制的驚呼

什麼事讓遇事淡定波瀾不驚的凌sir凌殤墨這般驚訝?

"好,我現在立即回來"凌殤墨聽了一會,就飛快的掛掉電話,快步走了回來

他走到床面前,向臉帶疑問的看著他的杜沉歡沉聲道,"警局那邊有人來報案,她的兒子不見了,還出事了照片,那人和你姐夫很相似,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那具尸體我們的人已經叫法證部的人來做**取證,到時候和尸體的dna比對一下,就知道那具尸體是不是那人的兒子了"

杜沉歡聽了倏地眯了眯眼眸,瞳孔緊縮,她忽地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了,而這事還是她無法預算,還是會令她平靜的生活變得不一樣的事,但是她卻無法阻止,她只得點點頭,叮嚀一句,"麻煩凌sir,有進展記得通知我"

"我會的,我先走了,你好好養傷,你的爆炸案我們也在跟進"凌殤墨擺擺手,就快步離開

在他離開一會後,杜沉喜打了開水進來,還拿了一杯咖啡進來,杜沉喜進來掃了一眼只見只有杜沉歡躺在床上,她詫異的問道,"凌sir呢?"

"走了,警局有事仙訣"杜沉歡簡單的回答

"啊,那我買的這杯咖啡怎麼辦?"杜沉喜舉了舉手里的紙杯

"那姐姐你喝羅,你不是喜歡喝咖啡的嗎?"杜沉歡笑著道,不過她一臉的惋惜樣,她要沒有受傷多好,那麼這杯咖啡肯定是她的了

"我……我好像……好像……"杜沉喜忽地臉上一,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出來

"姐,難道你有了?"杜沉歡高興的忘記她全身都是傷了,整個人弓起身子想坐起來,卻不想身子無力,還牽扯到傷口,"碰"的一聲再次跌回床上,"哎喲,哎喲"

她樂極生悲了

杜沉喜一見著急向前撲到床邊,心疼的急問,她手忙腳亂的想檢查卻又怕不心扯到杜沉歡的傷口,只得撲在床邊,"傷口痛?有撕裂傷口嗎?要不要找醫生過來?我看還是找醫生過來看看好了"

杜沉喜撐起身子,立即轉身就要奔出去

"哎呀,我沒事,姐你心啊你現在不是一個人啊,心你的肚子,心啊"看到杜沉喜不管不顧的急促奔走,她不怕,卻把杜沉歡嚇得連連叫她心

"咳咳,我還沒有確定,你就不要大聲嚷嚷的叫,要是不是,不丟臉死了"杜沉喜嬌嗔的嗔了杜沉歡一眼,雙手不好意思的捧著自己的臉頰,嬌羞的低頭

"這還不容易,這里是醫院,姐,你現在立即去檢查,快點去,我要確定,我一想到我要做阿姨了,我就不覺得身上的傷痛了,姐,快去啊"杜沉歡向著杜沉喜撒嬌道

"呃"杜沉喜被杜沉歡弄的啞口無,哭笑不得,這和她的傷有什麼關系,不過在看到杜沉歡又要掙紮起來,她連忙把她按下去,乖乖妥協了,"好了,好了,不要起來,我這就去檢查"

紐約

位于曼哈頓第五大道350號,夾在34大街與33大街之間的帝國大廈,78樓一間三面都是落地窗的辦公室內,一名穿著一套白色亞曼尼西裝的年輕男子,不過他不管身上名貴的西裝是否會被壓皺,一雙修長筆直的長腿架在大書桌上,而他舒服的斜靠在老板椅上,身上熨燙的筆挺的淺藍襯衫被他打開三顆鈕扣,若隱若現的露出一片麥色肌膚

此刻他正無聊的看著大書桌上的筆記本電腦,那筆記本電腦正在下載一些資料,他手里拿著一杯波爾多右岸寶物隆的柏圖斯酒,不時品嘗一口

不過當他看到下載成功後,打開來看時,他驀地一改寫意悠閑的模樣,整個人變得肅穆起來,他把雙腿放下,坐直身子,在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上輸入一列字母,把他剛剛看到的資料保存,為了保險他快的拷貝一份在優盤里,接著按下桌面上的電話通話鍵,吩咐道,"麗莎,幫我訂最快回香港的飛機"

"ok"外面一名金發碧眼的美女簡練的答道

而他則站了起來,雙手插在褲袋里,踱到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紐約市的街景,眉頭微皺,眼神深幽,不知道在想什麼

赤鱲角國際機場

當諸葛珣戴著黑,身上一件悠閑的黑色襯衣,襯衣上面三顆鈕扣同樣是散開的,在行走間一抹麥色的肌膚若隱若現,而下身著同色的西褲,腳踏擦得油光可鑒的皮鞋,右手拎著一個電腦包,左手插在褲兜里,信步從里面走出來絕對*力

他那堪比模特的身高和體態令人矚目,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少女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流連忘返,就差流下口水了,不過這些都不是最令人關注的,最令人關注的反而是他身上那種從容和淡然的氣度令人關注

他甫一出大廳一眼就看到有一名穿著黑色司機制服的人,高舉著一個書寫著"zhugexun"牌子的中年男人,正探頭觀望

他的目光由此至終都落在一下中年發福,好像懷有六七個月身孕的男人身上,或者是外國人身上,就是沒有落在他的身上

諸葛珣一見皺了皺眉,差點想無視而過,這個麗莎怎麼做事的?這樣不醒目的人也找來?

不過他怪錯麗莎了,因為麗莎也是透過中介找的人,而中介好死不死的也沒有跟他明主人是什麼年齡的人

而在黃福海的心里,要請司機開車的人一般都是中年的商家,為了彰顯身份,而找司機,或者是道路不熟的外國人,所以他只看這兩種人

諸葛珣已經踱到那中年大叔的面前,他還左閃右躲的探頭往外邊看

"咳咳"諸葛珣神色不豫的咳了咳,伸手指指那個牌子,意思就是,我就是

但是那個中年大叔卻看也不看他,依然自顧自的躲著他,從他的身邊往外看,還聲的嘀咕,"怎麼還不出來,難道他不懂中文?哎呀"他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他從紐約那樣的地方回來,了,我怎麼那麼笨,不寫英文呢?"

不過他話沒有完,就一拍大腿,"暈,我不懂英語"他整個人瞬間如被霜打蔫的茄子耷拉著腦袋

諸葛珣無語抬頭望天,由始至終就站在他的面前,他還能自自話,還這般一驚一乍的,諸葛珣都不知道該氣還是該哭

諸葛珣清了清喉嚨再次了一句,"我叫諸葛珣"

"哦哦,先生您叫諸葛珣我知道了"那名中年大叔像鸚鵡學舌的重複,但是字面的意思還沒有傳到他的腦海,他還疑惑他為什麼要告訴他他的名字?真是一個怪人

諸葛珣好笑的瞟了一眼他那恍惚的神,等著他醒悟過來

"啊?您……您就是諸葛先生?"那名大叔終于清醒,他還是不怎麼相信的指指手里拿著的牌子,再指指諸葛珣

"嗯"諸葛珣非常淡定的點頭,接著率先往外走去,"大叔怎麼稱呼?車子在哪里?"

"哦哦,我叫黃福海,諸葛先生叫我老黃就可以了,車子在停車場,諸葛先生等下在門口等我就行,我開車過來,啊,先生您的行禮呢?有存單嗎?我去提"看到諸葛珣就提著一個電腦包什麼都沒有,黃福海還以為行禮托運了

"沒有,遲些會寄過來,現在你載我到商店去"

"啊?哦哦,好的,先生這邊走"沒有行禮,沒有替換的衣物,他難道准備不洗澡?黃福海偷偷的抹了抹額頭,抹去一額頭的冷汗,順手在衣服下擺不明顯的地方擦了擦

諸葛珣站在機場門口,等著黃福海開車過來,他抬頭望著湛藍無云的萬里長空,眼眸微眯,在心里道

"香港我諸葛珣回來了在闊別十三年後"

想當年才十三歲的他孤身一人被送到陌生的紐約,乘搭飛機的地方還是啟德機場,現在機場變了,而當年孤苦無依的他也變了,不知道他們看到他的時候會不蓕鉬會驚訝?

還有不知道這個凌殤墨是不是他要找的凌殤墨?

希望是,因為他已經足足找了十三年炎逆諸天最章節

全世界只要是同名的,或者是同音不同字的他都派人調查了

而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但同音還同字的凌殤墨,他怎麼可以放過呢

雖然他對于他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非常驚訝,甚至有一段時間他不肯接受,想方設法回去,不過不管他用什麼辦法他也回不去了,他只得接受這個事實,跟著他想盡一切的辦法去尋找凌殤墨,希望能找到,希望他和他一樣來到這個世界

希望功夫不負有心人,讓他找到

諸葛珣抿唇笑了笑,不過那笑容里面多的是傷感和寂寞

"諸葛先生,您的住址呢?我送您到哪里?"

"別墅還在裝修,先送我到九龍的香格里拉酒店"

"好嘞"

位于尖東海傍的九龍香格里拉大酒店,鄰近地鐵站以及天星輪碼頭,云集各大名店以及娛樂場所,是該區著名的標志建築物,奪取了不少獎項面向璀璨奪目的維多利亞港,賓客在這里可以飽覽美不勝收的維港風光

而諸葛珣先到香格里拉酒店附近的商場采購一番,吩咐等下送到香格里拉酒店的總統套房,而他則拿了一套內衣和換洗的衣服先回酒店了

麗莎幫他訂了一間總統套房,這總統套房面積為1453平方英尺,也就是135平方米,不管是那奢華氣派的裝修,還是豪華閣的專崇禮遇,還是可飽覽維港美景的落地飄窗,還是那用意大利大理石裝飾的浴室,還是那帶掛壁式液晶電視機的按摩浴缸,都不能吸引他

諸葛珣非常快的洗了一個戰斗澡,換了衣服坐到落地窗前的沙發上,打開自己的電腦,輸入一列英文字母,開了一個視頻,對面的人立即接了,人像還沒顯示出來時,一道發飆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

"阿珣你死哪里了?一整天也不見人影,我……靠,你回香港啦?"

視頻里面出現一名與他剛剛的大嗓門一點也不相稱的娃娃臉,當他看清諸葛珣顯示給他的ip地址時,他整個人驚跳起來,還把面前的咖啡打翻

"你等著我來找你"對面的人連給諸葛珣話的機會也沒有,就關了電腦,拿起車匙奔了出去

諸葛珣望著瞬間變黑的對話窗口,無語望天,這個蘇凡一直都是這樣的急性子,也沒有聽他什麼就急匆匆的奔來了,他原本還想叫他打包元朗的美食b仔涼粉,畯誚拲C餅和榮華餅家冰皮月餅的,這些他已經想了十幾年了,唉,看來他想吃還要出去才能吃

他捏了捏眉心往後一靠,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下屏幕,笑了,因為屏幕上顯示的名字是"蘇凡"

他才接通,話筒里就傳出蘇凡的大嗓門,"阿珣,我買了b仔涼粉,畯誚拲C餅和榮華餅家的雙黃蓮蓉冰皮月餅,還有哈密瓜餡的,冬容,五仁叉燒……你還想吃什麼?"

蘇凡差不多把榮華餅家的所有月餅都一式一份買了,諸葛珣聞哭笑不得,他連忙道,"好了,好了,夠了,這麼多可以開餅鋪了"

"你有口福,現在月餅剛上市靚女,這些一樣打包一份榮華還有其他餅干,蛋卷還要嗎?"蘇凡在電話另一邊叫銷售姐打包,一邊再次詢問諸葛珣

"我還要元朗蛋卷,深水埗松記的綠豆沙,洛記仔魚蛋……"諸葛珣原本還想不要了的,但是眉眼一轉,他故意點了好幾樣吃棄婦的極致重生

"停你當我是你的阿四啊,沒有了,就這麼多了,等我,立即到"蘇凡聽到諸葛珣順口就把他平常跟他聊天的時候,過到那里吃了什麼,現在照本宣科,他當即頭大,非常後悔他之前為什麼要故意氣諸葛珣了一堆美食了,雖然他的出發點是誘惑諸葛珣回來,但是要他再一間一間買來送給他,那他願死了,罷他不等諸葛珣回話,飛快的掛掉電話

不過半個時,蘇凡就出現在總統套房的門口,"累死我了,快拿著"

他氣喘如牛的把右手用包裝帶捆綁好的盒子遞給諸葛珣,他的左手提著另外的快餐盒子

諸葛珣接過餅盒,粗略的看了一下,足足有十二盒,他不由一拍額頭,再次無語望天

"來,快點來,這老婆餅剛剛出爐的最好吃了"蘇凡越過諸葛珣自個在沙發上坐下,拿出一盒老婆餅遞給諸葛珣,跟著他再給諸葛珣打開b仔涼粉的碗子,同時他也捧了一碗涼粉自個吃起來

"嗯,這個冰的很涼快,你試試"

諸葛珣看著眼前的美食,一時間反而不知道該吃那個了,不過他最後決定每樣先試一口,那個好吃,吃那個

……

不過半個鍾他們兩個吃飽喝足,攤在沙發上的時候,蘇凡嘴巴張合了幾下,神為難,都不知道該不該問

"有什麼就"諸葛珣閉著眼仰面躺在沙發上,枕著沙發的扶手道,他根本不用看蘇凡就猜到他在做什麼

"你爸爸那邊你准備回去嗎?"蘇凡聞不再躺著,而是坐了起來,神非常嚴肅,"你知道他現在在香港的富豪排行榜名列第幾嗎?是第五,你的兩個哥哥他們分別經營房地產,百貨,酒店和貿易你怎麼也是諸葛家的三少爺,那些產業有你的一份,你怎麼能便宜他們?"

諸葛珣聽了什麼表示也沒有,沒有搭話,仿佛他已經睡著了,要不是蘇凡看到他的胸膛比剛剛稍微急促的起伏,連他也以為他對于他的爸爸,真的在沒有任何感

久久之後,在蘇凡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諸葛珣冷冷地道,"你以為他配當我的爸爸?"

"他不是逼不得已嗎?再他不是送你出國讀書……"

諸葛珣冷冷地撇撇嘴不屑道,"不錯,他是送我出國讀書,但是他給的錢我一分也沒有用"

罷,諸葛珣不知道打哪里摸出一本存折拋到桌面上,繼續道,"我用的一直是我母親留給我的錢,等我能打工時,我就自己打工養活我自己,學費是我以優異的成績申請的獎學金,他……他只不過出了精子,他不配做我爸爸,我也不會認他"

諸葛珣的冷然,的平靜,但是蘇凡卻能想像到一個剛剛十三歲的孩子,剛從內地過來,原本是投靠父親,感受一下父愛,但是卻不想轉眼就被送出國外,自己孤身一人流落異國,那滋味是何等淒苦,何等的令人心酸,他幽幽地歎一口氣,接著提起精神,笑著道

"好了,好了,你難得回來,我們就不要這些不開心的話了,今晚去哪里給你接風洗塵,單一直吵著要去找你,現在知道你回來了,最高興的是她"

"好啊,那今晚找她一起吃飯唱歌直落"

"好,我打電話給她,她一定高興死了,呵呵"

上篇:002 難道是兄弟?    下篇:004 出乎意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