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002 難道是兄弟?   
  
002 難道是兄弟?

當凌殤墨恢複知覺時,他整個人愣住了,他腦子里宛如電影般反映的事讓他驚愣,他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對,這里是香港,只是香港是哪里?

不知道什麼時候,不對,現在是2013年的夏季,這些如此熟悉又陌生,熟悉的事這些他雖然不懂,但是卻也知道,因為他有了這具身子的所有資料,所有認識,這具身子懂的他都懂,而這具身子不懂的他也懂

難道他借尸還魂了?不過他從這具身子得來的資料顯示,世上根本沒有鬼神一,那麼他這是什麼況?

凌殤墨只覺得頭大如斗,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他原來的時空和現在這個時空是同時存在,卻不在同一時空,而是那個什麼平行時空,他因為陷入河流中,無意透過時空隧道來到這個世界,碰巧這時這具身子也發生大事,他入了這局身子,那這具身子的主人會不會也到了他的時空?進了他的身子?還有他原來的身子還在嗎?

還有原來的他是生是死?

他不知道,唯有希望這具身子的主人去了他的身子,他自我安慰著

唯一興幸的是這局身子也叫凌殤墨,讓他在這個的時空有點歸屬感,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凌殤墨拍了拍腦袋,拍去那些不安,慢慢的開始領會這具身體所懂得的,他越了解,越是驚歎,天啊,那麼大的潘然大物竟然能夠在天上飛?這潘然大物叫飛機

他嗖地睜大雙眸,想不到這麼一個黑盒子跑的比馬快多了,對了,這黑盒子叫轎車

這東西竟然能和千里之外的人溝通,他們那個時候要是有這個,他們兩人也不會葬身河水了

對了,不知道妖孽他是生是死?是否也和他一樣來到香港?看來他要想辦法去打探一下

就在凌殤墨慢慢吸收這些的知識和領會這些的知識和事物,甚至人物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跟著他的那些屬下走了進來

甫一進門,何彩娟就看到睜眼看過來的凌殤墨,霎時歡喜的奔過來,"凌sir你醒啦,頭痛嗎?還暈嗎?身子還有哪里痛?手能動嗎?腳呢……"

"你又不是醫生頭就算跟你了有啥用?快按鈴找醫生來看看"龐鄙視道,而沈海波側快步走到另一邊往床頭上的喚醫生鈴按了按

接著那邊響起護士的詢問,"十號床有什麼事嗎?"

"病人醒了"沈海波簡單扼要的道

"我立即通知醫生過去"那邊護士立即答道

沒一會就聽到門外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一名專科醫生帶著兩名實習醫生走了進來,先是問了凌殤墨的名字

"先生你只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

"凌殤墨"

"知道這里是哪里嗎?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這里是醫院,我是跳車受傷入院的"

"嗯,答對了,我現在跟你檢查一下,你放松身子,如果按到哪里痛告訴我……"

著那名專科醫生為凌殤墨檢查身子,在身上前前後後都按了一遍,連手腳也沒有放過,還檢查了瞳孔等,"他恢複的很好,身子只有一些碰傷,不需要動手術,慢慢就會恢複,至于腦震蕩,需要觀察,如果明天沒什麼事就可以出院了天國的水晶宮"因為入院的時候只是昏迷,照了磁力共振後,見沒有什麼明示的傷痕,所以只是安排留院觀察

"謝謝醫生"眾人一聽臉上都露出歡喜的笑容

"阿頭你福大命大,沒什麼大礙,杜醫生就慘了,摔下來是正好撞到石塊,肋骨斷了兩根,動了手術還沒有醒過來"嘴快的龐一個不注意把杜沉歡的現況了出來,立即引來眾人的瞪視

"杜醫生沒什麼大礙?有生命危險嗎?"凌殤墨關心的問道

"手術很成功,只要醒過來就沒事"沈海波反手敲了龐的後腦袋一下,意思是這個時候這些給阿頭知道,不是讓阿頭也擔心一份嗎?現在阿頭需要休息,"阿頭不要擔心,杜醫生只是麻藥沒過,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嗯,她吉人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凌殤墨順著他的話道,接著露出一個疲倦的神,不過他倏地睜大眼睛,他好像漏了什麼,他想了想有點忐忑的問道,"那案件……"

"頭,你就放心歇息兩天,我們沒有偷懶,都用心做事,案件我們會跟的"凌殤墨自白:你們跟最好,最好連案件也破了,他就不用擔心出去怎麼破案了】

"是啊,頭你就放心歇息幾天,有我們"凌殤墨自白:我想放心歇息,但是要是上頭問起來,我一問三不知怎麼辦?我要惡補啊,怎麼歇息得了】

"我們都聽雞腸的安排,我們各有線索去追查了,你就安心歇息兩天,不用操心"凌殤墨自白:我想操心也不知道從哪里操心好】

……

為了讓凌殤墨安心休養,沈海波帶頭做保證,接著大家又表現出積極的神,"阿頭你休息,我們去查案了,先走了"

"嗯,當心點"目送眾人離開後,凌殤墨那里還能躺的住,他立即坐了起來,先是活動一下手腳,這具身子雖然感覺不錯,但是卻不是自己的,怎麼也要熟悉一下的

當杜沉歡慢慢清醒過來,當她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聽到身邊發出滴滴的儀器聲,她倏地睜開眼睛

眼前的景象如她預料當中一樣,她在醫院的加護病房,手背上插著針頭,身上貼滿儀器,她稍微轉了轉頭,就感到全身發痛,腦袋刺痛,她"絲"的發出低低的痛呼

"沉歡?沉歡你醒了?你嚇死媽媽了"病床旁邊傳來一道驚喜又擔心的驚呼

杜沉歡緩緩轉頭看去,就看到一名眼眶腫,雙目含淚,身穿防菌服的中年婦人半蹲著身子,雙手高舉,想抱她卻又無從下手的望著她,在看到她看向她的時候,她喜極而泣,眼淚再也忍不住嘩嘩的落下,"你嚇死我了,嗚嗚"

"媽,我這不是沒事嗎?"杜沉歡勉強抬起一只手,扯開唇瓣笑了笑,不過因為全身都痛,她的笑容比哭還要難看,而她的喉嚨干枯而刺痛,聲音沙啞,讓杜沉歡差點以為是別人的聲音

杜媽媽一見立即雙手抱著她的手,連聲追問,"你看覺怎麼樣?要不要喝水?"

"媽,沉歡醒了,是不是找醫生來看看?"杜沉歡還沒有來的及點頭,床的另一邊就傳來她姐姐杜沉喜同樣喜悅的聲音

"姐"杜沉歡簡單的喚了一句,因為喉嚨真的太干了,她很難才擠出聲音

"哎呀,對對,我叫醫生去"杜媽媽聞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杜沉歡一見,無語望著屋頂,床頭不是有呼叫鈴嗎?

杜沉喜看了輕聲笑了笑,"媽媽還不是擔心你,太過激動忘記了厚愛成婚"她們姐妹心有靈犀,當然知道杜沉歡那表是什麼意思

"嗯"杜沉歡微不可見的點頭,接著問道,"我昏迷多久了?"都不知道那具毀容尸體是不是姐夫,按理應該有答案了

"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你還記得你是怎為什麼跳出車外的嗎?"杜沉喜心的問道,醫生當時她腦震蕩,還有兩條肋骨摔斷了,這樣的時下跳車,能撿回一條命已經算是奇跡了

"記得"杜沉歡點點頭,她怎麼可以忘記蓕鉬呢,從時一百的車子里面跳車不是什麼人都有機會的,她至死也不會忘記的,不,應該這樣的痛意她難以忘懷,至死也忘不了

"還好,老天保佑,不過好端端你的車怎麼會出事?不是剛保養過嗎?看來要找律師告那家4s店才行"杜沉歡沒有醒過來時,他們都沒有心管汽車沒有刷車一事,現在看到杜沉歡醒過來了,杜沉喜才有心想這事,再則她因為丈夫失蹤一事,也心力交瘁,整個人好像老了十歲,就沒有心想那事了,反正通知他們的沈sir已經著手調查了,她就好好等消息好了

杜沉歡心的搖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不過她微微掩下眼簾,斂去眼底的犀利的銳光,她當然知道她的車子剛剛保養過,並且刹車上山的時候沒事,為什麼下山的時候有事?肯定有人在當場動了手腳,不過這事還是不要給姐姐和老媽知道的好,否則……

凌sir不知道怎麼樣?他有沒有受傷?"姐,凌sir他怎麼樣?有受傷嗎?"

"凌sir也住院了,不過他沒有大礙,你不用擔心,他今天出院了,出院前來看過你"杜沉喜連忙安撫杜沉歡

就在杜沉歡還想再問的時候,杜媽媽已經再次奔了回來,她的身後跟了好幾名醫生,其中一名張醫生是杜沉歡認識的,是她自看病的醫生,也算是他們杜家的家庭醫生了

"張伯伯好"杜沉歡微微笑了笑,對著張醫生打招呼

"喲,還認得我,看來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了,不過我還的檢查一下"張醫生完就開始細細檢查

檢查了好一會他才住手,對杜媽媽,"沉歡沒有什麼大礙了,不過因為受了撞擊,還要再觀察兩天,兩天後要是沒事,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

"謝謝張醫生"杜沉喜代替喜極而泣的杜媽媽多謝張醫生,接著張醫生交代了幾句,無非就是讓病人多休息什麼的,才帶著其他醫生離開

跟著杜沉喜心翼翼的用調羹喂杜沉歡喝了半杯水,而杜沉歡跟著累了再次沉睡

當杜沉歡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早上,而得到她醒過來的消息的凌sir凌殤墨在杜沉歡喝著白粥的時候來到,杜沉歡向喂她喝粥的杜沉喜搖搖頭,表示等下再吃

而杜沉喜以為他們有公事要,借著打開水出去了,把病房留給他們兩個慢慢,不過在出去的時候,她低聲對凌殤墨道,"快點啊,等下粥涼了不好"

"我會的"凌殤墨連忙點頭

在杜沉喜拿了開水壺離開後,凌殤墨望著依著枕頭靠在床頭的杜沉歡,嘴巴微微張合了幾下,有點探究的聲喚了一句,"阿珣?"

正在動手調整身後枕頭的杜沉歡微微驚訝的抬頭,"凌sir你什麼了?我沒有聽清楚,能再一次嗎?"

"咳咳"凌殤墨抬起手來,放到嘴邊遮掩著咳嗽了幾聲,"我沒有什麼"

"噢"杜沉歡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能那個腦震蕩的後遺症戀戰星夢"

看著尷尬的笑著的杜沉歡凌殤墨微微斂下眼簾,掩住眼底那一抹失望,看來她不是啊,也對,阿珣是男的怎麼可能到女的身上呢?

這麼一想,凌殤墨又恢複精神,他徑直拉了一張椅子坐到杜沉歡的床邊,"我們已經通過鑒證科證實了你的車子刹車被人動過手腳,不過這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被人裝了一個手機炸彈,我們從汽車碎片當中找到一塊含有炸藥的鋁片,經過鑒定是做手機炸彈用的"

因為沈海波等人覺得這次轎車爆炸有點奇怪,就算是沖下上後著火燃燒也造不成這樣的爆炸,所以他們特意調查了,才發現不但刹車被毀,還給人故意裝上手機炸彈,這雙管齊下,為的就是取杜沉歡性命,是一人所為,還是兩幫人所為,他們還沒有查到

"手機炸彈?那是用手機控制羅?有確定距離嗎?還是遠程都行?"杜沉歡聞挑了挑眉有點驚訝道,到底什麼人想要她的性命?

"炸彈專家那是一種型號為ac—919的手機炸彈,設定某一個按鍵為遙控器,主要下那個按鍵就能爆炸,不過這個炸彈應該不是那種遠程炸彈,而是有一定距離感應的,不過因為沒有找到這個感應裝置,所以專家也不敢肯定"凌殤墨搖搖頭,經過兩天的惡補,他已經開始習慣這里的法,還有很多不用他刻意去惡補,自然而然的該怎麼做,該怎麼,自動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噢"杜沉歡點點頭,爆炸的威力那麼大,想必那感應裝置已經燒成灰末了,怎麼可能找到呢

"對了,你這段時間有沒有跟什麼人結怨?或者得罪了什麼人?或者有沒有人針對你?"凌殤墨進行例行的詢問,他打開一個本子裝著想要記下來般,其實那上面寫了他需要問的問題

"沒有"杜沉歡搖搖頭,不過……她的心里突然想到法醫科那邊不是准備提一名法醫做主管嗎?難道是……

不過不會為了一個職位就要人命?

沒有證據的事還是不要了,忽地她靈光一閃,因為她想到了那具毀容尸體的事了,她連忙看了一下門外,聲的問道,"那具尸體可比對了指紋和驗了dna嗎?爆炸一事會不會和這事有關?"用這個做擋板應該可以?

聽到杜沉歡問道,凌殤墨沒有立即回答,反而很鄭重的注視著杜沉歡,想了想,好像斟酌著用什麼話來回答

而杜沉歡看到他這副這副鄭重的模樣,那心不由的騰的飛到喉嚨邊,她緊張又急切的問道,"真的是我姐夫?"

凌殤墨搖搖頭,聲音比較沉重道,"比對了指模不吻合,但是比對23對染色體,卻有過半是相同的"

"什麼?"杜沉歡非常驚愕的驚呼出聲,而她差點蹦跳起來,卻不想太過激動,牽扯到傷口,使得她"絲"的倒抽一口冷氣,"我姐夫沒有兄弟的,只有兩個姐姐一個妹妹"

怪不得凌殤墨的臉色這麼沉重了,因為她的姐夫鍾澤海可是香港有名的商家,公司的資產排在香港的前十名之內,而他的兄弟姐妹還有家庭成員的況,在警局可是備案的,凌殤墨當然知道他沒有兄弟的,所以現在卻出現一具染色體竟然有一半相同的尸體,那代表什麼?

那就是這尸體很可能是她姐夫的兄弟,這怎麼不令杜沉歡驚訝呢

也怪不得凌殤墨的神那麼嚴重了

就在杜沉歡驚訝不已的時候,凌殤墨的手機響了,凌殤墨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就到門外接電話

"什麼?"凌殤墨激動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上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法不責眾    下篇:003 諸葛珣歸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