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城北二巷這個地方原來只是一條比較幽暗和狹的巷子,這里原來還有一些單門獨戶的住戶,或者是那種合租的住戶,只是自從這里來了一批乞丐之後,慢慢地這些住戶也搬了出去,而這里就成了那些乞丐的天堂

他們各自霸占地盤,各自擁有一塊地方,不再拍被人驅趕,也不會再被人嫌棄,他們各自相安無事的生活

這天他們吃了討回來的殘羹冷飯之後,非常舒服的靠在圍牆邊上曬太陽

他們有些還在梳理自己亂糟糟的頭發,有些在拼命搔癢癢,甚至在抓身上的跳蚤

忽地從他們的頭上落下一卷被子,被子砸在兩名並排躺著的乞丐身上,跟著滾落地上,被砸的他們咒天罵地的大聲叫嚷起來

若是平常旁邊那些乞丐肯定會同仇敵愾的附和,但是今天他們兩個臭罵了一會也沒有聽到附和聲,他們兩個齊齊往四周看去

咦他們怎麼齊齊低頭,在干啥?

懺悔?

也不是他們砸的,他們懺悔啥?

啊流口水?

不是,難道地上有什麼吃的?

想到這里他們兩個齊刷刷的低頭,睜大雙眼,跟著做出搶東西的姿勢

倏地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瞪大雙目,瞪的那雙眼珠子也好像要掉出來般

因為在他們的面前,那張卷著的被子因為滾了滾已經展開一半,露出里面一個半裸的女子

女子的面容被散落的頭發遮了一半,看不出什麼模樣,但是那露出的一雙粉唇卻嬌豔欲滴,宛如盛開的桃花還有,還有那線條優美的脖子,還有從哪撇開的衣襟所看到的,***如玉,泛著珍珠光澤的雪膚,還有那鼓鼓的隆起……

這一切的一切都看的他們血脈憤張,全身的血液都湧向一個地方,使得那里昂揚而立

"人家天上掉餡餅,現在天上掉美人,感謝老天"

一道喃喃自語的聲音打斷他們呆滯的目光,他們紛紛抬頭對看一眼,有手腳靈活的就要撲過去抱住被子當中的美人花都十二釵最章節

"你們滾開,她砸中的是我,所以她是我的"其中一名被砸中的乞丐比那人還有靈活,還有敏捷,身子一滾就連人帶被子抱住

"還有我"另外一名不甘示弱的跟著叫道,並且還上前幫著那名乞丐攔住其他想分一杯羹的乞丐

"欸,砸是砸到你們,但是你們也不能獨吞這可是天下掉下來的美人,你們要想獨吞,我們肯定不依,再則你們也看到了,這美人的穿著一看就是大富人家的姐,如果你們不讓我們分享,那麼你們也別想碰她,只要我們嚷開,她的家人定會尋來,到時候……嘿嘿……"圍觀的乞丐當中,有一名比較有想法立即出威脅,大有你們要是不答應,他們定會叫出去,到時候大家大不了一拍兩散,誰也得不到便宜

那兩名被砸的乞丐對看一眼,交換著眼色,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答應他們羅,不過人可要他們先玩,之後才到他們

好,就這麼辦

兩人很快商議好,就跟那些乞丐商議,"好,那就聽你的,不過人呢,我們要先上"

"可以,就聽你們的,大家跟著我排好隊"那名負責商議的立即同意,跟著往周圍吆喝一聲,圍著的乞丐立即往他的身後擠過去,為了能排在前面,他們打了起來

而那兩名乞丐可不管身後那些乞丐兩人抬著那卷被子和那美人往他們身後的屋子走了進去

屋子里面空蕩蕩的連一張椅子也沒有,不用什麼床鋪了,只在屋子的一角鋪了一層干草,干草上面一張邊緣都破了的還髒兮兮看不出原來什麼顏色的破席子,和一張布滿汙垢的爛被子

他們兩個把被子在席子上放下,展開,在把被子里面的女子放平的時候,他們兩個都順手在鼓起的胸部抓了一把

"剪刀,石頭,布"

兩人根本不用再商量誰先來,誰後,和他們以前一般用最簡單的辦法決勝負

"哈哈,我先來"左邊那名乞丐挫著雙手大笑

右邊那名也不閑著,他雖然讓出了下面,但是可沒有也讓出上面啊,于是他自個俯身下去,一邊狠狠地抓著那名女子的胸部,一邊撥開那名女子臉上的發絲,那嬌媚的臉龐駭然就是蝶舞

"嘩我們賺到了"他驚豔的低叫

"恩恩"另外一名只知道恩恩不出其他話來,他已經被蝶舞的美貌驚豔的口水嘩啦啦的流,或許是太過驚豔,他反而手足無措,半天也沒有把蝶舞的裙子解開

"欸,你行不行啊,唉,我來幫你"前面那名乞丐強忍著身子的叫囂回過身子來幫後面那名解開蝶舞的中褲和褻褲,至于裙子則解也不解直接往上面推

後面那名在看到那雙白花花修長長腿時,整個人差點站不住腳,他呼地呼出一口氣,手極快的扒拉下自己的褲子,整個人塞到蝶舞的雙腳中間,跟著橫沖直撞的撞了進去……

"不准看"甯輕玥才抬頭看了一眼立即轉頭把喬語嫣的腦袋按了下去

旁邊諸葛珣正墊著腳拼命伸頭努力看,接著好像想起什麼,他連忙轉頭伸手攔在凌殤墨的眼前,"不准看"

"你還,不能看"逐月正想探頭卻被追風手腳快的拉了下來

逐月抱怨道:"我和你同年,為什麼……"他正想為什麼你能看,他不能看時就被追風打斷了重生之修道

"我也不看"逐月聞無語了

于是他們這些跟來的人齊刷刷的轉身,不過就算不看,那聲音還是傳入他們的耳里

"靠還以為是什麼好貨色,原來是一個婊子"沒有碰到預期當中的阻礙,那名乞丐不由晦氣的叫嚷

"欸,你要不吃就給我,有得吃還抱怨啥,這娘們一看就是**了,你還以為千金姐就沒有**啊"

前面那名著雙手不停的在蝶舞的身上流連,不時的很抓幾把,跟著人也俯下去在蝶舞的身上種草莓,他手嘴並用,很快的在蝶舞身上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跡

"騷娘們就是騷娘們,里面可濕潤了好爽啊"

"欸,你快點,我忍不住了"

"等等,很快了,這娘們里面滑溜溜的,可爽了,啊"那名做著活塞運動的乞丐忽地伸直伸直癱軟在地

前面那名一看到,立即把他拉了出來,自個霸占位置也跟著運動起來……

外面的乞丐紛紛拍門讓他們快點,他們置之不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兩個都上了兩次之後,蝶舞醒了,蝶舞是被身體里面極致的舒服喚醒的,她眼睛還沒有睜開就舒服的不由的哼了起來,而雙腿也跟著很快的圈了起來

這時在她身上運動的是那名還算聰明的,他立即抓起一件衣服蓋住蝶舞的雙目,而那名正在蹂躪那對白兔的乞丐給反應也幾塊,一下子抽出一條腰帶不等蝶舞睜眼就綁住她的眼睛

他們的命雖然不值錢,但是也是性命啊,從蝶舞的穿著他們就知道她一定是富貴人家的姐,這樣的人家想要他們的命,根本不用吹灰之力,他們要心點才行

"啊,快點……"

"啊,不要停……"

"嗯,啊,用力爺,我還要……"

"不要停,啊,嗯……"

……

不知道是不是藥力太過厲害,他們兩個精疲力盡時,蝶舞還在那里拼命的吹他們加,他們沒辦法只得換下一個進來……

當鍾母獅帶著被點了穴道的葉蒙在洞開的窗戶往里面看時,正好看到蝶舞被蒙著雙眼,風騷入骨尖叫著讓人快點再快點,當那人疲軟時,她不得滿足的混亂伸手亂抓,跟著一名男子被她按到在地,她主動的坐了上去,自個開始晃動……

"看到沒,這就是你心目中的女神"鍾母獅鄙視不屑的笑道,女神,應該是**才對

"她,她只是被藥力控制了,她……"葉蒙緊緊咬了咬下唇,只是這話怎麼聽怎麼都覺得這是在服自己,而不像服他人

"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她像第一次的人嗎?"

"你有看到落嗎?"

"喲喲,她那浪蕩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那家青樓的牌呢"

鍾母獅根本不用葉蒙回答,自顧自的著,而她得話讓葉蒙無法辯駁,也反駁不了

"也就只有你這傻子才被人玩弄鼓掌之中,你真以為你是名譽天下的安公子?你真以為她堂堂一個郡主看上你這個將軍?你就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她看中的是你手里的兵權混沌至尊太子"

鍾母獅可不管葉蒙在想什麼,單刀直入的個清楚明白,對葉蒙當頭捧喝,如果這樣還喝不清醒他,那麼他就真的無藥可救了

還好葉蒙沒有傻到底,他雖然早就猜到蝶舞對他可能不是真心,但是他還是有點自欺欺人的服自己,她對他是真心的,而他也盡可能的蒙蔽自己,而一直表現的溫柔嫻靜清純的蝶舞正是自己心里最渴望的,怎麼看也不像一個造假之人,她對他一定是真心的,他不斷的這麼服自己

所以他才會沒有懷疑蝶舞的用心,只是當自己親眼看到蝶舞比青樓女子為之放蕩的行為時,想到她在自己的面前時不時的臉,時不時的羞澀不已,不過是握個手就掙紮不斷,不過是親個嘴就嚷著她會不會懷孕,只嚷著要他負責

而現在看到她放浪的比青樓的妓女還要浮蕩幾倍,他就知道以前她對著他時,一直在裝,不定在心里還對他鄙視不已,鄙視他這麼笨,這麼容易相信她,不定還在心里笑他是傻子呢

一想到這些葉蒙的心就抽緊,好像被人狠狠的扒拉好幾下,他的心已經血淋淋的

也不知道是太過傷心,還是由愛生恨,他忽地對鍾母獅低聲了幾句

"你真的要這樣?"鍾母獅挑了挑眉不是很相信的問道

"嗯"葉蒙沒有多,只是嗯了一聲,但是他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解他心頭的恨意

"好,既然你打算這麼辦就這麼辦"鍾母獅深深地看了一下葉蒙,看到他的臉上出現很久很久以前才有的堅定果斷的神,她知道他真的決定了,她轉頭低聲吩咐了幾句

在她身後暗影出隱藏著的暗衛們領命而去

"欸,你們他們要干啥呢?"突然間那些讓人聽了面耳赤的聲音全部突然消失時,諸葛珣探頭看了過去,正好看到那些暗衛正閃電般出手把他們點住,並且把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放進一輛非常寬敞的馬車中

喬語嫣聞也不顧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畫面,也跟著探頭看過去,"咦,他們這是要搬家嗎?"

不對,應該是搬人

"搬家?他們有什麼家當?"諸葛珣連連搖頭,連張席子都沒,搬什麼家

"呃,他們這是干啥?"諸葛珣看著那些暗衛不單止把人抬進馬車里,還照著他們剛剛各自的位置擺好

躺著的乞丐繼續躺著,跨坐在那乞丐上的蝶舞繼續坐著,旁邊兩名撫摸的乞丐繼續把手放在蝶舞的身上……

甯輕玥看了和喬語嫣對視一眼,他們不會是……

"哎呀,他們走了,我們跟上去嗎?"諸葛珣看到其中一名暗衛坐在駕駛坐上趕著馬車往巷子外走去

"得答得答……"馬蹄聲慢慢往鬧市走去,在進到鬧市時,駕駛座上的暗衛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這空無一人駕駛的馬車很快引起百姓的注意

"咦,這馬車那里來的?"

"不知道"

"你看到嗎?"

"我也沒看到"

"我剛剛看到好像從這邊來的"

"咦,好像有什麼聲音"

"嗯,是啊,好像有聲音,里面有人契約神座最章節"

"對,我月聽到,里面是有人,我們過去看看?"

"好,過去看看"

……陸陸續續越多的人慢慢地往馬車靠近,當靠近的人聽到一些讓人面耳赤,心跳加的聲音時他們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你聽到什麼聲音?"

"啊"就在這時馬車里響起一聲滿足的尖叫,嚇得馬車旁邊的人往外一跳

"嗯啊"

"是女的"

"難道是……"

這些恩恩哼哼啊啊的聲音怎麼聽怎麼像那個的聲音,只是這可以馬車啊,什麼人那麼浮蕩?

難道是那家青樓的妓女在那個?

好奇引得多的人圍觀,終于馬車被這眾多的人攔住,馬車外的人越來越多,開始還只是一些男子,跟著不管男女,知道的,聽到的,聽人的,看到的,好奇的,人越來越多,里三層,外三層的把馬車圍住

馬車里蝶舞和一眾乞丐紛紛清醒過來,他們先是惘然了一下下,跟著就被手上和身體的觸感,帶著再一次沉浸在欲念當中

而蝶舞因為身體內還有藥力,她的身體內好像被螞蟻攀爬一般,癢的她不斷的,拼命的動著,否則她會瘙癢之死

忽地啪啦啪啦碰一聲聲響

馬車四周的木板和窗欞還有蓋頂嘩啦的往四周倒下去

旁邊的人驚的往後急退閃躲,尖叫聲,痛呼聲,碰撞聲,咒罵聲,呼喊聲,聲聲不斷,相互交集在一起

但是瞬間這些聲音全部消失,那些尖叫的,咒罵的,呼喊的,全部仿佛被人掐住脖子,那聲音戛然而止,只是不過一瞬間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往馬車中間彙集而來

"天啊我是不是眼花?"

"我靠,百花樓的娘們也沒有她浪啊,她的那里的?我要去試試"

"嘩,那身子正白嫩啊"

"那對**真大啊,手感肯定很好"

"狐狸精,不要臉"

"死人,不准看"

"不看白不看啊"

"你再看,今晚不准上床"

"**啊"

"天生尤物啊"

"咦,她好像是……"

"天啊,真的是她,她是蝶舞郡主啊"

"什麼?不是"

"你沒看錯?"

"沒有,真的是她,我家的表弟在德親王府工作的,聽蝶舞郡主回來沒多久,我偷偷見過正是她"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鍾氏之謀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你這老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