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二百二十八章 鍾氏之謀   
  
第二百二十八章 鍾氏之謀

這邊葉蒙氣昂昂雄赳赳地帶著蝶舞在梨園閑逛,而另一邊在葉蒙想不到的一邊,也就是梨園的隔壁——桃園,挨著梨園的圍牆下,鍾母獅咬牙切齒面容扭曲的站在那里,透過面前鏤空的窗欞看向梨園

她的身邊站著她的貼身丫鬟,而後面陰影處站著八名從她父親那邊調來的暗衛,那八名暗衛呆在陰影處,仿佛和陰影融合在一起,若不是她知道,就算距離這麼近,她也感覺不到他們,她沉吟了一下,抬頭看了一下天色,她吩咐下去:"你們過去,心點,他還是有點本事的神槍泣血最章節"

這個他不用猜也知道她的是葉蒙,只是這麼一個堂堂的大將軍,在她的眼里也只是有點本事,可見葉蒙在她的心里的位置是如何的低微了

那八名暗衛沒有話,齊齊點點頭,跟著身影一晃,就在陰影里離開,往隔壁而去

而鍾母獅望著隔壁梨園美輪美奐的景色,眼睛眯了眯,一縷銳芒從眼底迸射而出,希望等下不會出現令她難堪的事,否則……否則她會怎麼樣,她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定不會讓他們好過

只是她那近似瘋狂的神讓她身邊的丫鬟,微不可見的縮了縮脖子,身子往後退了退

在和桃園和梨園交接的地方有一座假山,而這座假山不但高,而且可以雄偉,這對于園林里面設計的奇和異來,這樣的假山太過怪異,不過也是這假山的怪異,讓人以為這假山是天然的,唯有天然的山峰才會雄偉,不過可惜的事,這還是假山,還是人造的

甚至還是中空的,而現在這中空的假山里面,正有幾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在看戲

這些人當然就是喬語嫣和甯輕玥他們羅

此刻諸葛珣正像一只無尾熊般掛在凌殤墨的身上,不對,應該是由凌殤墨托著正從一道隱秘的地方往外看,而他邊看邊直播著

"葉子和蝴蝶在樹林飛著"

"哎呀,黑色的青蛙出來了"

"哎呀,葉子和蝴蝶回來了"

"喲喲,葉子正為蝴蝶倒酒"

"靠,這葉子不是人竟然下藥"

"哎呀,哎呀,這那里是蝴蝶啊,是狐狸精才對"

"呀呀,這個身材真有料,語嫣,比你有看頭多了,唉喲"諸葛珣不知道怎地從凌殤墨肩膀上摔了下來

"你看過?"甯輕玥陰森森的話隨後響起

"沒,當然沒,我這是目測,目測"諸葛珣連忙解釋,他還不想死

只是他的話還是惹火了甯輕玥,"你沒事,整天打量我的女人干啥,想找打嗎?"

"沒,沒,無意是無意的"諸葛珣擺手兼搖頭的哀求著

"哼"甯輕玥冷冷地哼了一聲,饒過諸葛珣一命

雖然諸葛珣的是實話,但是被人拿來做比較,她還是有點不爽,喬語嫣雙手環胸,冷冷地瞥了諸葛珣一眼,那目光帶著銳利的刺,抿緊地唇角帶著冰冷的寒,讓諸葛珣的背脊寒意直升,他以後不敢再亂話了,嗚嗚……

此時梨園里的暖閣里,葉蒙正殷勤的為蝶舞郡主倒酒,"來,這梨花釀不會醉人的,很清甜和糖水差不多,還有美白潤喉清涼的作用,喝多些也沒事"

葉蒙目光深幽的望著蝶舞豔若桃李的嬌容,若這是純的梨花釀確實沒事,不過這可是……葉蒙看著蝶舞手里空空如也的酒杯,再次殷勤的注滿酒,而他也捧起自己的酒杯,和蝶舞的撞了一下,一仰頭干了

而蝶舞甜甜一笑,也跟著干了,這梨花釀很甜,真的如他所的般,像糖水,所以蝶舞也不做他想的連續喝了好幾杯破命斬魂最章節

只是……蝶舞眨眨眼,她怎麼覺得有點犯困?難道……該死,她不是讓她心點嗎?她怎麼還中招呢

"喔,喔"她連續打了兩個呵欠,只是她的犯困還沒消去,她就被腹部突然湧出的一股熱流驚了一下

怎麼回事?她怎麼覺得好熱呢?

難道是地龍太熱了?蝶舞用手在臉頰邊扇了扇,只是這麼點涼風一點降溫的作用也沒有

而葉蒙望著蝶舞潮的臉色,還有那媚色綻放的眉眼,他知道藥力發作了,他非常有耐心的等著蝶舞的投懷送抱

因為這藥那些鴇母早就了,管她是何等的烈女,只要喝了這藥,保管她變浮*娃

"好熱,我要出去透透氣"蝶舞扯了扯衣領,但是就算她扯開了那麼一點,但是那微的空隙,就算她的手一直不停的扇風,她還是熱

"這邊比較涼爽要不要過來吹吹"到嘴邊的肉葉蒙怎麼舍得她離開呢,連忙指著另一邊道,這邊還真的有風輕拂,那帷幔也隨風搖曳,"不如你坐過來這邊,我拉開帷幔就不熱了"

跟著葉蒙指指榻榻米,而那邊擺放軟枕的地方正是帷幔那邊

蝶舞看了看,點點頭,走了過去,倚著軟枕坐了下來

而葉蒙則走過去拉起帷幔,一陣涼風吹了進來,只是那微涼的冷風沒有令蝶舞的熱度降下來,反而有上升的趨勢

此時葉蒙走了過來在蝶舞的身後坐下,雙手仿佛為她按摩般放在她的雙肩上,為她溫柔的揉撚著,"你要不要躺一下?"

他的雙手慢慢下滑,而蝶舞的衣裳全部撇開,而他正要敷上他最喜歡的瑩白時,他忽地身子一僵,全身不能動彈,跟著眼前一黑,在他陷入黑暗前,他心里惋惜不已,他剛剛怎麼不抓一把過過手癮呢,嗚嗚……

不單只葉蒙陷入黑暗之中,就連衣裳盡開的蝶舞也同樣的陷入黑暗之中

若不是葉蒙整個人的精神和思想都落在蝶舞身上,那麼他也能發現有人潛了過來,只是當人被下半身支配時,他的感官和觸覺都消失了一大半不止,所以才會讓人那麼迅得手

"姐,她怎麼處理?"一名暗衛拿了一條被子把蝶舞由頭卷到腳,就連頭發也沒有露出來,不過也不會把蝶舞悶死

"放到城北的二巷胡同里就可以了"鍾母獅嘴角微勾,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嘲諷

那名提著蝶舞的暗衛聞心里一震,城北的二巷胡同他當然知道,只是那里是京都有名的乞丐集中地,把蝶舞放到那里去,她……那名暗衛已經不敢想下去了,不過主子的命令他也不能不從,當即帶著蝶舞迅離開

而鍾母獅則目光幽深的瞧著已經昏倒在榻榻米上的葉蒙,眼底星芒莫測,不知道在想什麼

對于葉蒙她從一開始凶狠的占有,到現在……她不知道她這是習慣,還是為了面子,只是她從剛剛那一霎那,她的心竟然是從來沒有過的平靜,還有淡漠

或許這就是別人的哀莫大于心死,或許她的心早就已經死了,只是自己不知道,還以為她的心還在葉蒙的身上,但是就在剛剛那一霎那,她知道她的心已經不再在葉蒙的身上,她現在只想到自己的孩子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蝶舞這麼一個郡主會看中自己的丈夫,對于葉蒙她當然知道他幾斤幾兩,她才不相信什麼一見鍾,因為她剛剛一直在留意,因為她沒有從蝶舞的眼里看到一絲看到人時的熾熱目光,一絲都沒有驚天

反而在葉蒙看不到的地方,她還會露出一抹厭惡,而令蝶舞能忍受厭惡也要和葉蒙周旋,她就算再笨她也能猜到,那定是葉蒙西山銳健營的兵權

蝶舞為什麼要拉攏葉蒙呢,他為的有是誰呢?

鍾母獅畢竟是前任西山銳健營統領的女兒,她當然知道這銳健營代表的是什麼,也當然知道要想逼宮甚至造反想第一時間控制整個京都,最好的辦法就是得到銳健營的支持

這也怪不得蝶舞就算厭惡也要忍受葉蒙了

只是能讓一個女人不惜犧牲自己的清譽也要來周旋和拉攏葉蒙,除了為了自己的愛人誰也沒有那麼大的魅力

那到底是誰呢?

太子?不可能,太子已經的繼承大統的人了,根本不需要再造反

為了德親王?

德親王雖然滿心希望造反成功,但是他名不正不順,他也沒有那個勢力讓朝廷中人支持他,所以他也不是

三皇子?

三皇子太過……鍾母獅想了想,她還真的想不出一個一直隱藏在深處的人有什麼厲害之處,以他們家人的淡泊名利,她又排除他

四皇子?

她好像對于這個四皇子只有一樣比較有印象,那就是他的花心

他這樣游戲人間,瀟灑度日的人,一定不會窺視那個位置的

鍾母獅又把四皇子排除出去

五皇子?

同樣一個醉心武術的人,也對那個位置喜歡不上的

鍾母獅再次搖搖頭,對于他們幾個皇子的性格,不用她專門去調查,她的父親就不知道在她面前過幾次了

而對于她的父親,她是非常相信的,父親能夠在皇上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能夠一直當西山銳健營的統領,可見他是明白當前的形勢,明白他們要想繼續安安全全的生存下去,那麼就應該保持中立

他的父親還不時的告誡她,為了不受人要挾,對于那些無事獻殷勤,無事送禮之人,一定要慎重有慎重

尤其是六皇子的人

當時她的父親專門提了六皇子,專門做了介紹

從六皇子的出身,到六皇子一直以來韜光養晦的行事,還有這兩年的高調,問鼎那個寶座的勢頭非常充分

而且也有那個魄力,還非常嚴肅的跟她的清清楚楚,六皇子的人千萬不要接觸,也不要讓葉蒙接觸,而她也一直這樣做

而現在蝶舞她卻……

鍾母獅眨了眨眼,眼底如刀的寒芒一閃,難道就是因為他們對他們一直無從入手,才讓蝶舞出馬?

這麼一想鍾母獅覺得越發可能

她猛地一握拳頭,要是她沒有孩子,要是她不是葉蒙的妻子,她才不管他的死活,但是她現在有孩子,還是葉蒙的妻子,為了不讓葉蒙受到牽連,她要斷了葉蒙的念想

"來人,把他抬上我的馬車,我們去城北"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梨園幽會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