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一百九十四章 出大事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出大事了

西府雖然比不過東府大,但是卻也不,不過又沒有大的足夠甯慶勤幾兄弟的家人住在一起

因此為了侍候老王妃,同時也防止老王妃給哪個兄弟多點補貼什麼的,他們幾夫婦還是住在西府里面,而其他兒女妾們,為了住的舒適和沒有那麼多拘束,紛紛都住在外面的房產

他們幾個兄弟都各自買了四進或者五進的院子,安置自己的家人

而這天,一早甯慶勤他們就為了籌集資金忙的焦頭爛額,一直忙到巳時正才把資金籌集成功,正當他們坐下來准備喝杯茶歇息一下的時候,門外一名厮神慌張的向鍾總管稟報著什麼

而那傾聽的鍾總管聞身子一震,臉色巨變,就連老練的他都被嚇到,何況那個厮呢,鍾總管轉頭對著另外一名管事模樣的男子了一句,那名男子連連點頭快步離開,而鍾總管則立即轉身帶著那名厮快步走了進來

"四老爺,出事了……"鍾總管快步走到四爺甯慶勤的跟前神著急的稟報

"出事?出什麼事?是不是數目出錯了?還差多少?……"或許的鍾總管的神,和連那通報的厮也帶了進來,甯慶勤的神也變得緊張起來,他第一件事就想到是不是剛剛籌集的資金出錯了?于是連連追問

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也跟著著急的挺直身子,一瞬不瞬的盯著鍾總管,等著他回答

"不是那個,是六少爺出事了,六少爺被人打斷了腿……"鍾總管聞慌不失的解釋,想到六少爺是四爺甯慶勤的嫡子,還是四爺甯慶勤一直引以為榮的嫡子,不由單槍直入的出來

四爺甯慶勤聞,驚駭的整個人蹦了起來,一把抓住鍾總管的衣領,心急如焚的吼道:"你什麼?是誰?是誰把我的兒子的腿打斷的?人呢?六少爺人呢?還有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六少爺怎麼會被打?……"

四爺甯慶勤因為太過緊張,問得有急有快,鍾總管一下子不知道回答那個冰神不由怔住了

而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聞也都站了起來,還是大爺甯慶淳年紀較大,或者是事不關己,人還是清醒的,他看到旁邊那名厮神惶恐,又閃閃縮縮的偷看四爺甯慶勤,好像害怕四爺找他算賬一般,就知道他是知道實的,他轉頭示意五爺甯慶諭攔住四爺甯慶勤,而他則直奔那名厮,"你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六少爺可送回來了?請太醫了?"

那邊五爺甯慶諭得到大爺甯慶淳的提醒,也恢複過來,他伸手接著攙扶四爺甯慶勤坐下,而把鍾總管從四爺甯慶勤的手上解救下來,"四哥不要急,保重身子,我們先問清楚"

鍾總管感激的望了五爺甯慶諭一眼,就退到一邊

那名厮聽了大爺甯慶淳的話之後,飛快的把事的經過了一遍

原來六少爺今天一早如同往常一樣,帶了幾個豬朋狗友到雅苑築喝早茶

雅苑築是築,卻一點也不,雖然門戶不大,進去卻曲徑通曲,別有洞天,橋流水,亭台樓閣,應有盡有,是築卻如同園林花園,所以是一眾公子哥兒最喜歡的去處

優美的景色,舒適的環境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讓一眾公子哥兒流連忘返的原因,就是這里養了一班模樣出色的伶人

伶人即演戲,唱歌,作樂的人,在大興伶人一般是男子,而這個雅苑築的伶人卻是經過千挑萬選,個個不但詩詞歌賦精通,模樣是萬里挑一,尤其以范凌為首

范凌年紀不大,才十六歲,模樣標致清秀,堪比女子,要不是身子高挑,和平胸,只要換上女裝,別人一定以為是女子

再有范凌能彈一手好琴,所以六少爺每天一定要叫他侍候,那雅苑築的老板一般都會算准時間,把范凌留出來,不過沖著范凌名氣去的不止六少爺一個

而今天六少爺出門遲了,那雅苑築的老板還以為他不來了,而另外一個客人又出了高價,那老板為了生意當然叫范凌去陪客了

卻在得知六少爺跟著到了,那老板嚇得連連告饒,請六少爺稍等,他一定盡快把范凌換過來

要是平常六少爺知道今天是自己遲來了,一般回等一下的

卻不想他今天帶來的朋友卻不依了,還用語挑釁六少爺,失了面子什麼的,六少爺一下子失了面子,人也羞怒,為了挽回面子,六少爺帶人找那名客人討回范凌,

卻不想他打出甯王的旗號,別人也不買賬,他為惱怒,覺得在朋友的面前失了臉面,在朋友的起哄下,他拉起范凌就走

那客人也有朋友在場,怎麼可能在朋友的面前失了臉面呢,于是兩人就推搡起來,不知道怎麼的六少爺被人推了一下,整個人跌了出去,不心擦傷了手肘,他跳起來,沖過去,一個巴掌就揮了過去,對方立即大叫'打人啦打人啦甯王府少爺侍勢欺人你打死我算了’就沖著六少爺而去,而六少爺也被挑起了怒火,就沖著那客人狂毆,那人的朋友連忙攔阻,而他們這些厮害怕六少爺出事,跟著攔阻,吵鬧間就打了起來,這下子的沖撞變成了混亂的大戰

就這樣六少爺不知道怎麼的被打斷了腿,等到他的慘叫響起,等到群毆的人分開的時候,就連六少爺自己也不知道是哪個人踢斷他的腿了

跟隨六少爺的人看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打斷了腿,不由慌了起來,叫大夫的叫大夫,通知四爺的通知四爺,其余的則圍著六少爺你一句我一句,都亂成一團學園都市之顛倒法則

他們這麼一亂,那里顧得了那一班客人呢,包括六少爺帶來的豬朋狗友,都跟著偷偷溜走,徒留下六少爺和他的下人

而其中回來報信的厮只是知道有人去請大夫了,只是後來怎麼樣,卻也不知道了

"四爺,奴才已經派人去接六少爺回來了,也請了太醫,六少爺回來時,太醫已經也到了,奴才讓人收拾蘭苑給六少爺住下只是不知道這事要不要通知老王妃?"等那名厮完之後,鍾總管立即請示四爺甯慶勤

"通知怎麼不通知"四爺甯慶勤想也不想的吆喝,六少爺是他的嫡子,是老王妃的親孫子,怎麼可能不通知呢,當下立即就要鍾總管去通報老王妃,因為四爺甯慶勤也知道,自己的兒子要討回公道,還是需要老王妃出面,所以他當然希望老王妃看到六少爺被人欺負的慘況,好為他的兒子報仇

只是他是這樣想,大爺甯慶淳卻不這樣想,他想到老王妃年紀畢竟老了,太醫也了不能受刺激,要是讓她看到六少爺的慘況,收到刺激,發生什麼事怎麼辦?他們這些庶子怎麼辦?他們可是要靠著老王妃吃飯的,為了他們的利益他當即勸道:"且慢,四弟不如等太醫看過俊哥兒之後,再通知母親比較好太醫也了,母親年紀大了,不能受刺激,而且母親來了,太醫診治也需要時間,難道讓母親在一旁干等擔驚受怕?難道讓母親焦慮不安?"

大爺甯慶淳這麼一,五爺甯慶諭也跟著附和,而四爺甯慶勤聽了躊躇了一下,想到太醫的囑托,他不由的點了點頭

鍾總管看到四爺甯慶勤也點頭了,他當然不會立即派人去通知老王妃了,而四爺甯慶勤受不了在干等,他徑直去了蘭苑,因為鍾總管人會抬回蘭苑救治,他想第一時間看到自己的兒子

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對看一眼,交換一個眼色,也跟著過去

四爺甯慶勤在屋里走來走去,根本坐不住,心里急躁的想大吼大叫,怎麼還不回來,怎麼還沒有到,人到哪里去了?

他瞟了站在一旁的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一眼,要不是他們在,他還真的想沖到大門去迎一迎的,但是大哥和弟弟在,他不能去,只得煩躁的在屋里不停的走

五爺甯慶諭嘴巴張合了幾下,好像要什麼,最後還是閉口低頭不,四哥現在的心,還是不惹他為好

大爺甯慶淳也睃了來來回回的走的四爺甯慶勤一眼,也跟著低頭不

"六少爺抬回來了"一名厮快步沖了進來稟報

"在那里?人呢?"四爺甯慶勤以想像不出的度奔到門口,探頭看出去

"回四老爺,六少爺剛進大門,的特來通報,為了不顛簸到六少爺,他們走的比較慢,很快就到了"

"再去看看,看到哪里了?"四爺甯慶勤連連揮手

那名厮聽了應了一聲又跑了出去

沒多久又跑了回來,"到回廊了"

"再去看看,讓他們心點"四爺甯慶勤叮囑道

如此三番幾次後,四爺甯慶勤盼星星盼月亮的終于把六少爺盼到了

同時宮里的太醫也被請到了

"俊兒嗚"四爺甯慶勤雖然心里有了准備,但是還是在看到擔架上的甯英俊時,還是被他慘狀嚇到了,不由老淚縱橫

擔架上的六少爺甯英俊雙目緊閉,不過那眉頭卻痛苦的緊閉,臉色蒼白如紙,沒有血色半殘燭淚最章節頭上梳的一絲不苟的頭發歪了,幾縷頭發松散出來,落在鬢邊

身上嶄的衣衫也變得皺巴巴,髒兮兮灰塵滿布,宛如咸菜干,有幾個地方還被撕破露出里面藍色的中衣

四爺甯慶勤只掃了上身一眼,沒看到什麼傷害,立即把目光落在雙腿上

大爺甯慶淳和五爺甯慶諭為了表示他們也緊張關心這個侄子,也跟著四爺甯慶勤圍在擔架旁邊,他們也看到六少爺甯英俊的慘況,也同時把目光落在雙腿上

六少爺甯英俊的右腿血跡斑斑,圍了兩塊木板用布帶固定,左腿雖然沒有圍木板,但是同樣的血跡斑斑,雙腿上和身上一樣,甚至臉上,都帶有塵土,像在地上翻滾過一般,和街邊的乞丐沒兩樣,和平常風度翩翩的俊秀模樣,是無法比較

大爺甯慶淳看了,心里暗道,好險,好在勸住四弟,要是給母親看到這副模樣,母親肯定會傷心不已,到時出了怎麼事,他們就真的叫天不應,叫地不理了

"太醫,太醫,兒拜托你了"四爺甯慶勤圍著擔架手足無措一下後,在看到甯英俊皺著眉頭呻吟一下後,清醒過來,連忙讓厮把六少爺甯英俊放到床上,他親自把太醫請到床邊

"老身省的,容老身先看看……"年紀比四爺大多了的太醫拱了拱手,四爺甯慶勤聽了立即退開,大爺和五爺早就站開了,四爺雖然退開,但是還是不放心,不時的探頭看過去

而那太醫則俯身下去,心的檢查……

甯王府

在雅苑築亂成一團,六少爺甯英俊被抬回去的時候,甯輕玥也收到消息

"王爺,跟著是不是如期實行?"穩重的追風請示道

"嗯,讓他們立即去"甯輕玥表沒有絲毫變化,但是那閃過一抹興致盎然,好像發現什麼好玩的事一般

"哈哈,是不是有好戲看?"唯恐天下不亂的逐月笑呵呵的問道

面無表的追風嘴角微不可見的抽了抽,他睃了一臉興致勃勃的逐月,再瞟一眼,雖然維持云淡風輕的平常臉色,但是他卻能從王爺的眼神里看出,他也是一副興致盎然等著看好戲的模樣,他暗暗歎了一口氣,這算不算有什麼主子,就有什麼下屬?

咳咳,不過他除外

"你想看什麼好戲?"甯輕玥施施然的用茶蓋撥著茶面上的茶沫子,吹了吹,喝了一口後問道

"嘿嘿,屬下想看王爺給屬下看的"逐月可是能善道之人,當然知道什麼甯輕玥會不怪責,什麼甯輕玥會喜歡

"那你去看"甯輕玥似笑非笑的瞟了興致勃勃的逐月一眼,點點頭,逐月聞立即高興的閃身躍了出去,在空中他的聲音緩緩飄揚,"屬下會回來稟報的"

西府

就在四爺甯慶勤一臉緊張的看著太醫重為甯英俊包紮,看著甯英俊因為疼痛而大汗漓淋時,門外再次傳來一道急匆匆的腳步聲……

------題外話------

不好意思啊,我個人的原因讓各位親愛的等,我會盡量多的,麼麼

上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甯王之謀    下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惹官非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