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一百五十六章 語嫣反擊   
  
第一百五十六章 語嫣反擊

"嗚嗚,等一下,等一下,我有事要和你商議……"喬語萱淚眼朦朧,心底知道這次是不可能保持清白之身出去了,而且以她現在的模樣清白早就沒有了,所以她絕不能讓她的清白失去的毫無價值,絕不她沒有忘記是誰害她成這副模樣的,絕不能放過她

心底的仇恨讓她忘記了恐懼,讓她忘記現在這個人正在侵犯她的清白,而她現在卻想著用她的清白來和他談條件

那領頭大哥的名字眾人已經忘記了,但是眾人只記得以前叫他阿勝,後來當了領頭人之後,眾人就稱呼他為大哥了,名字就逐漸淡忘,其實也不能是淡忘,而是不叫了,為了顯示尊重都稱呼他大哥

卻見那個勝哥先是皺了皺眉,對于喬語萱的提議好像不怎麼感興趣,而他細碎的吻則慢慢往下……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不酣人事的喬語萱全身顫抖,內心竟然生出一股無法抑制的悸動和歡愉,喬語萱呻吟出聲

不,不,她還沒有讓他答應她,她不能那麼快讓他得手,一想到這個喬語萱瞬間壓下心里的悸動,奮力掙紮

"這位大哥你聽我,我可以給一個機會讓你得到比我還要有權勢的女人,我的姐姐現在可是甯安郡主,你難道不想得到一個郡主的身子嗎?我可以讓你得到她,還可以得到不少五萬的銀兩怎麼樣?我姐姐的身份可比我高貴多了,你能得到她的身子不是比得到十個我還要讓人羨慕嗎?"不跳字為了引起勝哥的注意,喬語萱不惜貶低自己的身份來襯托喬語嫣的身份

而喬語萱的話還真的打動勝哥,他的動作還真的停了,不過他的手可沒有從喬語萱的身上離開,一會之後,勝哥才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喬語萱一聽,立即喜上眉梢,有戲了,看來她的話引起勝哥的注意了,"是這個的,每年的初五我們護國公府都要迎接財神……最後就是燒元寶,放鞭炮,放生鯉魚,放生鯉魚是要到京都城外放生的,到時候……"

喬語萱飛快的把她的想法了出來

勝哥聽了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示,但是內心卻是驚喜連連,激動萬分,他看著喬語萱嬌豔的臉,想著身為她的姐姐的甯安郡主,她的模樣定不比她的差,想到到時候她在他的身下呻吟承歡,他的身子忽地變得熾熱起來,"好,就聽你的"

而喬語萱聽到勝哥答應之後,不知道多高興,她想到到時候喬語嫣會落得比她還要淒慘的模樣,她不由的開心的笑起來,同時她也得瑟,終于把勝哥的注意力從她身上轉移,她的清白得保的時候,她突然被身上的刺痛驚醒

她正好看到那勝哥在此府頭下去對著她的……

這痛楚中帶著歡愉的感覺她非常陌生,讓她一個沒忍住低聲叫了出來,而她這聲低叫卻鼓動了勝哥,勝哥大手用力一扯,就把喬語萱的褻褲扯掉,身上的肚兜早就飛落地上,那勝哥看著喬語萱玲瓏有致的身子,那里還能忍的住……

那撕裂的疼痛讓喬語萱痛哭出聲,"嗚嗚……嗚嗚……"

……

喬語萱在暈死前一刻,腦子里想到的就是這樣的屈辱她定要十倍的加注在喬語嫣的身上,而這個勝哥她也會把他千刀萬剮

事後喬語萱越發的討好勝哥,裝出一副她已經是他的人,一切都聽他的乖巧模樣,使得那勝哥對她愛護不已,放心不已,最後還讓人把她送了出去

"大哥,怕不怕她……"有人擔心的詢問

"不怕,我已經掌握了她的秘密她不敢亂話的"勝哥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連喬語萱身上那個地方有痣都看的清清楚楚,也記得清清楚楚,他才不怕喬語萱把他供出來,到時候,他只要出是她勾引他,連她身上有什麼痣都出來,他就不信她還有這個臉在京都混下去

所以他也一點也不擔心喬語萱會出賣他,和背叛他,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喬語萱在離開時,那怨恨狠毒的目光,還有她在走出院子時,回頭看的那一眼是那麼的森冷和陰鷙

喬語萱強忍著雙腳內的酸痛和全身不適,出到大街上,偷偷從另外一個地方去到人多的地方,在那里故意徘徊了一會,就遇上已經找她找了一個多時辰,差點要回去稟報老太君,讓老太君加派人手幫忙尋找的嬤嬤他們

嬤嬤非常細心,一眼就看出她的不一樣,立即帶著她回到護國公府,還好,護國公和喬語嫣都沒有回來,而老太君也在松鶴園歇息,沒有人知道喬語萱出去過

"姐……"嬤嬤看著喬語萱的臉,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只是關切的望著她

喬語萱在嬤嬤關切的目光注視下,再也忍不住,撲進嬤嬤的懷里,嗚嗚的低聲哭起來

"嬤嬤,准備熱水"忽地喬語萱猛地推開嬤嬤,吩咐道

"啊哦哦,奴婢這就去"嬤嬤錯愕了一下,之後忍下心頭的疑惑,出去吩咐了

熱水很快就送了過來,喬語萱也不要人服侍,就連嬤嬤也被她趕了出去,她把自己整個人浸入水里,直到要窒息才伸出頭來,接著用力的搓洗身子,好像要把勝哥留在她身體上的痕跡洗去,痕跡可以消失,但是那屈辱卻怎麼也洗不乾淨……

當夜喬語嫣回到府里,坐在自己的屋子的時候,一名隱衛偷偷的向她稟報

"能查到她失蹤的那一個多時辰去哪里了嗎?"不跳字聽完那隱衛的稟報,喬語嫣只想了想就立即問道

"屬下已經讓人去調查了,應該很快有消息"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郡主客氣了,這是屬下的職責"

那隱衛等了一下,看喬語嫣再沒有吩咐後,就告退離開,一個閃身,就無聲無息的離開

這名隱衛才離開,立即又有一個人闖入她的閨房,當喬語嫣察覺房里多了一個人,還是站在她的後頭,她倏地拔出頭頂一支金釵就欲往後刺去

卻被後面的人輕輕松松的閃過,當她回轉身子看到那人影的時候,她的手倏地放下,沒好氣的道了一句,"你來不會出個聲啊?"

而此刻甯輕玥已經很舒服的躺到躺椅上,神慵懶的瞟了她一眼,"我來了這麼多次,你都認不得我的聲音?感覺不出來是我?"

甯輕玥的輕松平淡,但是那雙清眸卻隱隱有黑色旋渦在旋轉,黑色風暴在醞釀

喬語嫣雖然不懂甯輕玥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息怒難測,但是她還是懂得察觀色,知道甯輕玥不高興了,但她卻想不到他為什麼生氣,當下有點獻媚道,"我當然認得你的聲音"

心底卻鄙視道,你都沒有發出聲音,我認得個屁啊,咳咳,原諒她的粗鄙

"我當然感覺到是你了"至于感覺她很想有個屁感覺,咳咳,原諒她的髒話,其實感覺不是沒有,但是有的卻是被人窺視的感覺,所以她才會出殺招,但是這個絕對不能

甯輕玥沒有話,眼眸卻眯了眯,神淡淡的,不知道想什麼,不過他看向喬語嫣的目光,卻透露出一抹不可信,好像不相信喬語嫣的話一般,他可沒有給喬語嫣獻媚的笑臉蒙混過去,對于喬語嫣,他現在多多少少也能看出她的一點神變化,那就是當她心虛的時候,她就會討好他

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她正在騙他,他這麼一想,身體周邊的氣息驟變,瞬間冷了幾度

喬語嫣感覺到室內溫度的驟變,她目光微閃,連忙走到桌子旁邊倒了一杯熱茶,"王爺請喝茶,噢,這里還有點心,很好吃的,試試"

著不但把茶遞過去,還順手扯過那碟月梅預防她半夜肚子餓准備的點心,點心和茶都用保溫的盒子盛著,拿出來的時候還熱氣騰騰

這盒子的下頭有的炭火保溫,所以上頭的茶水和點心才能保持熱度,喬語嫣什麼時候想吃都可以,不至于變涼

看到喬語嫣殷勤的招呼,討好的笑臉,甯輕玥暗暗歎了口氣,她什麼時候才明白?他突然坐了起來,不知道打哪里拿出一個油紙包遞給喬語嫣,"給你"

"什麼來的?"喬語嫣狐疑的接過,快的打開,一打開她立即喜上眉梢,高興道,"嘩,糖炒栗子"

她太過高興忘記收斂聲音,她掩嘴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飛快的從紙袋里面拿出一顆已經爆開的栗子剝開,金黃的栗子散發濃郁的香氣,再配誘人的甜味,她不由眯眼享受起來,"嗯,好吃,又香又甜"

吃完一顆她立即再剝一顆,當她把栗子往嘴邊送去的時候,不自覺的抬眸瞟了甯輕玥一眼,正好看到甯輕玥一眨不眨的望著她,她的手立即一轉,往甯輕玥那邊遞過去,"要不要試試?好好吃哦"

甯輕玥沒有話,只是眼神深深地望著她,不過那嘴巴卻慢慢張大,他的意思是讓喬語嫣喂他吃

對于甯輕玥這突如其來的親呢,喬語嫣一下子手足無措,那伸向甯輕玥的手迅縮了回來,往自己嘴里一拋,"嗯,真好吃"罷還得瑟的向甯輕玥眨眨眼,眼底一抹調皮的星芒閃過

而甯輕玥則張著嘴巴愣住了,對于喬語嫣這調皮的動作他哭笑不得,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喬語嫣,當喬語嫣再次剝了一粒栗子想拋入口的時候,被他用極快的度抓過玉手往自己嘴巴送去,一下子就把喬語嫣手里那顆栗子吃到嘴里去

甯輕玥在把栗子吃到嘴里的時候,還故意的在喬語嫣修長的手指上舔了一下

喬語嫣的臉倏地飄上一抹云,彷如被火烤,她不好意思的把手縮了回來,但是卻被甯輕玥突然抓住,兩人的手相握在一起,不對,應該是甯輕玥的大手包裹著喬語嫣的手

喬語嫣用力掙紮了幾下,也沒能把手抽出來,而她的臉也因為甯輕玥這突然一抓變得熾熱了,變得了

不過對于甯輕玥這突然一抓,她竟然沒有感覺到不悅,也沒有感覺到甯輕玥對她的不尊重,她只是感到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感到不好意思,她這是……

她這是喜歡上甯輕玥了?

想到這個她的臉色忽地一沉,對于感是她現在追不想涉及的,因為她還有很多事要辦,沒有那個時間精力,但是對于甯輕玥的接觸,她並不討厭,還有點歡喜,她一下子慌了,她該怎麼辦?

甯輕玥看到她的不好意思,也看到她的慌亂,也看到她的掙紮,他再次幽幽的歎了口氣,看來要給她時間才行,好,順其自然好了,想到這里他放開喬語嫣的手

而他的放開也讓喬語嫣感到一陣失落,不過瞬間她又笑盈盈的抬起笑臉,"給你吃"她快的剝開一粒栗子遞了過去

不過當甯輕玥再次張嘴等著的時候,她再次轉手送到自己的嘴里,而甯輕玥則跟著探手過去搶,兩人就在那里你一顆,我一顆的把一代栗子分吃了

而當夜那名隱衛在沒有來找喬語嫣稟報調查所得,不知道是沒有調查到,還是看夜深了不好意思來打擾

不過喬語嫣不知道的是,逐月在外邊守著,隱衛也被他攔了下來,而隱衛所調查的當然也給逐月問了出來

那隱衛到了第二天才尋了一個機會把調查的都稟報給喬語嫣知道,喬語嫣聽了沒有什麼表示,不過她的眸子卻變得分外幽深,一抹冷然慢慢浮上眼底

"你現在幫我……"喬語嫣想了一會才在那隱衛的耳邊聲的嘀咕了好一會,吩咐了一些事才讓那隱衛離開

而她則低頭垂臉沉思起來,而她只顧著自己沉思,使得她沒有看到隱衛那錯愕咋舌的表,他們兩個還真是一對,想到一起去了

正月初五是財神的生日,這天照護國公府以前的例式,傍晚的時候,在正廳的八仙桌的正前方都會點上一對色的大蠟燭,上面還掛著一對亮閃閃的"金元寶"正面供著的就是財神像,桌子上還擺放鮮活的大鯉魚,加上煮好的豬頭和公雞;再擺上財神糕,吉利糕,酥糖和狀元糕然後是四種水果桌子的兩邊各擺著一排盛滿黃酒的盅子和一大把筷子靠前面的一個桌角還用竹竿綁著一條活鯉魚,表示年年有余

酒菜准備後,便依次拜財神,然後就是等待財神的來臨,一直等到晚上的子時,才算迎接好財神

不過那個鯉魚是要放生的,所以喬語嫣在磕頭後,就帶著鯉魚在喬浩然,喬語萱等的陪同下出了護國公府,往京都城里一條運河走去

這條運河鏈接著城外的護城河的,順著運河能飄出京都城,所以在關城門後,他們都是來這里放生的

當他們來到運河旁邊的時候,河邊已經來了不少人,在護衛的開路下,好不容易找了一個位置把鯉魚放生了

等一切都做好之後,喬語萱笑呵呵,那模樣不出的天真無邪,她拉著三姐喬語蘭的手,在她的耳邊嘀咕了幾句,那喬語蘭的神掙紮了幾下,最後還是走到喬語嫣的身邊,"姐姐,聽夜市好熱鬧,我們都出來了,去看看再回去好不好?好不好嘛?我保證絕對不亂跑"

喬語蘭著搖著喬語嫣的手撒嬌,喬浩然看了再看看天色,"語嫣,現在天色還早,我們就去逛逛,逛一會再回去"

"好,我們就去逛逛"喬語嫣看著喬語蘭一臉期盼的望著她,她一臉寵溺的點點喬語蘭的鼻子

喬語嫣罷帶著喬語蘭就往夜市走去,對于喬語萱非常明示的松一口氣的模樣裝著沒有看到

夜市非常熱鬧,人群接踵而至,人來人往非常熱鬧,喬語蘭畢竟是孩子,在喬語萱故意的嗦擺下,她根本忘記她自己的保證,在喬語萱的故意帶領下,開始在人群里鑽來鑽去,不過一頓飯的時間,喬語蘭就不知所蹤,而喬語萱則一臉慌亂的奔了回來,"大姐,大姐,三妹不見了,我剛剛和她在那邊看人捏泥人,一眨眼就不見她了"喬語萱指指不遠處的泥人攤子,喬語嫣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連忙拉著喬語萱的手一起往那邊擠去,"我們一起過去找找"

喬語嫣不知道是太過緊張,還是太過擔心,竟然沒有通知喬浩然,而喬浩然和那些護衛好像被什麼吸引,齊齊轉頭看著另一邊,根本沒有看到喬語萱和喬語嫣的離開

而喬語萱看到喬語嫣那麼容易中計,不由裂嘴而笑,不過她瞬間斂下嘴角的笑意,裝著非常擔心的模樣

"大姐,不如我們分頭找,你往那邊找,我往這邊找,好不好"

"好啊,你心點,一會不管找不找到都要趕快回來"

"好大姐我知道了,你也心"

喬語萱和喬語嫣分開兩頭尋找,而喬語萱在離開的時候,回頭看著喬語嫣遠去的背影冷冷一笑

喬語嫣在人群里尋找著,她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和喬語蘭差不多大的孩子正在往前面擠去,她連忙跟了過去,"語蘭,語蘭……"

不過因為四周都是人群,都是鬧哄哄的話聲,那語蘭好像沒有聽到喬語嫣的叫聲,越發的往前擠去

喬語嫣不得不緊跟上去,不知不覺的喬語嫣被帶往勝哥他們的地盤,而喬語蘭走著走著突然轉入一條巷子,喬語嫣跟著走了進去,突然她覺得身後一個黑影閃過,她連忙回頭

"噗"她才回頭,後面的人向她噴了一口氣,喬語嫣不知覺的吸了一口,跟著雙眼一閉暈死過去,後面的人連忙抱著她飛快往巷子里頭走去,在巷子里頭轉了幾個彎就回到勝哥的院子

"大哥,人抓回來了"那名負責抬著喬語嫣的漢子回到大廳,把喬語嫣往一張圈椅上一放

"嘩,這就是那個甯安郡主?真漂亮"

"不錯,好漂亮"

"看她的肌膚多白啊,比窯子的媚娘白多了,不知道滑不滑啊,呵呵……"

"她的鼻子好直挺啊"

"她的嘴唇好漂亮"

……

大廳里的人頓時吵吵嚷嚷的大聲叫嚷起來,他們個個圍著喬語嫣觀看,把喬語嫣當猴子般指指點點,倚著椅背的喬語嫣差點想跳起來摔他們幾個巴掌,不過在沒有確定這里的人是否齊全了,她不能跳起來

"大哥,那個三姑娘怎麼辦?"

------題外話------

感謝迷茫夢幻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

感謝郭晶晶親愛的三張月票,麼麼

感謝語凝2012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

感謝笑渝兒親愛的一張月票,麼麼

感謝夏恩兮的一張月票,麼麼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語萱之計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喬語萱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