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一百四十四章 子墨哥哥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子墨哥哥

"嗚呼哀哉,有福同享有難不同當"喬語嫣幸災樂禍的拍手,接著挑撥離間道,"凌少爺,這樣沒品的人,你以後還是不要跟他做朋友了"

罷還故意氣諸葛珣一樣,對著他很不屑的撇撇嘴

而她這副不屑的鄙視模樣讓諸葛珣氣得跳腳,卻對她有無可奈何,只得狐假虎威的放馬後炮,"你有種你跟他們打,我這叫是識時務為俊傑懂不?他們的武功比我高,我跟他們對打不是找虐嗎?我又不傻,並且有我在墨墨反而要照顧我,礙手礙腳的,倒不如我閃開,他一個人還輕松,不用照顧我,並且他想走,他們兩個也留不住他"

凌殤墨一聽,無語撫額,暗道,笨蛋

諸葛珣原本想拍凌殤墨的馬屁,卻不想把兩外兩個人得罪了

逐月和追風一聽,對視一眼,兩人都在對方的眼里看到,給點顏色他們瞧瞧,竟然敢看他們,兩人相互點頭,一聲不吭的立即攻了過去,還是專門針對凌殤墨

原本他們還想著裝下樣子算了,現在諸葛珣當做這麼多的人,下他們的面子,他們當然要把面子找回來

而凌殤墨則瞪了諸葛珣一眼,還順口罵了一句,"給你害死了,不會就不,沒人你是啞巴"

被罵的諸葛珣委屈的縮縮脖子,卻不敢再話,神可憐兮兮的宛如被拋棄的狗

而一直沒有吭聲的甯輕玥好整以暇的倚著樹杆,接著他轉向喬語嫣,向她招招手,示意她過來,而此刻他身後不遠的涼亭里,中間那張桌子上擺了茶水和點心,甯輕玥找她過去坐下邊喝茶邊看他們比武

喬語嫣一看臉上一喜,快步走了過去

而那個諸葛珣看了看凌殤墨和逐月他們,再看看甯輕玥他們,最後一咬牙往甯輕玥那邊走去,自顧自的在他們另一邊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也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接著討好的要為甯輕玥斟茶

不過甯輕玥打開他面前那杯還滿滿地茶,那個意思是,你看要不要斟

諸葛珣一看頓時泄氣,不過立即他又振奮起來,轉而要為喬語嫣斟茶

同樣的,喬語嫣的面前也是丫鬟剛斟好的茶,她也沒有來得及喝一口

所以諸葛珣的討好失敗

不過他們這邊坐下悠閑的喝茶吃點心,順便看比武,不知道多寫意,那邊比武中的凌殤墨就不樂意了,他隔開逐月凌空一腳,就順勢往涼亭飛去,"不玩了,我肚子餓了"

逐月和追風齊齊停下,涼亭里面不但有郡主,還有甯王,他們打還是不打?

不過當他們兩個看到凌殤墨坐下之後,甯輕玥也沒有什麼表示,他們就知道甯輕玥不會怪罪他們沒盡責了,于是雙雙慢慢走回甯輕玥的身後站住

而諸葛珣一看到凌殤墨過來,立即很識做的把手里已經吹涼正合適喝的茶水遞過去,"這杯溫度剛好,你喝"

而凌殤墨則毫不客氣的接過來,在諸葛珣以為他原諒他之後,漾開笑容的時候,冷冷道,"不要以為一杯茶就收賣我了"

諸葛珣的笑容就這樣僵在唇邊,他跟著整個人無力的垂下頭,卻不想人黑的時候,是無下限的,只會黑

"碰"的一聲,他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茶壺,而他這無力的低頭正好敲在茶壺蓋上,茶壺蓋上有個方便拿起來的凸起,像一個圓球,而這個圓球和他的額頭相撞,頓時在他的眉目中心留下一個凹痕

而他在痛的呱呱叫,"哎喲,哎喲,破相了,破相了,誰害我的,我要殺了你"

其實他要不是想著前面沒有什麼,想著還有好遠也碰不到桌面,他也不會那麼用力磕下去了,卻不想憑空冒出一個茶壺

"我原本想給茶壺你,讓你斟茶道歉的,誰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證"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候把茶壺送到諸葛珣額頭下的甯輕玥,一臉無辜的望著諸葛珣道

喬語嫣看了,在心里笑翻了,真看不出這個甯輕玥這麼腹黑,陰毒啊

"是啊,你不是故意的,不過是有心罷了"諸葛珣揉揉額頭,撇撇嘴,一副我早就看穿你了,不要再裝了的鄙視模樣

"好了,不要再吵,都坐好"喬語嫣斂了斂神,一本正經的繼續道,"王爺,我想問一下,你的親兵,能跟著你出去的親兵有多少人"

"你今天找我就是想問這個?"甯輕玥挑了挑眉,不解她為什麼要知道他親兵的人數

"嗯,你還記得的城外那處沼澤地嗎?"喬語嫣點頭

"記得,這個跟我的親兵有什麼關系?"甯輕玥皺了皺眉,那個地方他想忘記都難,他們差不多就栽在那個地方,連命也要不回來

"其實在當時我就想到,如果你的親兵都懂得在沼澤地如何生存下去,如何安全的走過沼澤地,如何在灌木叢林里行軍,我想以後你們要是再遇到這樣的地方,也不會在這般的手忙腳亂,所以我想現在就帶著他們過去實踐一下,實地考驗一下他們該如何做"喬語嫣跟著詳細的了她的想法,包括怎麼在鱷魚的嘴里脫身,怎麼逃離鱷魚群,怎麼在灌木叢中尋出路等等都詳細的了一番

甯輕玥靜靜地聽著,而逐月親臨其境對于那驚險的一幕印象深刻,時不時的跟著點頭

凌殤墨當時也在場,他低著頭細細的聽著,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樣也沒有出聲

諸葛珣雖然沒有去,但是聽著喬語嫣的解釋他也知道那個沼澤不過一個很容易肯的包子,要是他也能帶人去學多好,想到這里他突然出聲問道,"你為什麼只問他,而不問我們,難道我們的人不能夠過去學?不行,我也要帶我的親兵過去學學"

"哪里一次不能進去太多人,你的親兵下去人一多驚動鱷魚之後就不好逃脫了,所以第一批人一定不能多"喬語嫣解釋道

"哦"諸葛珣明白的點頭,"好,那我的人就下一批學,記住了"

"嗯,記住了"反正學了就多了一種保命的技能,喬語嫣怎麼可能不贊成呢

"那好,我明天會讓他們分批過去,到時候我們在那里彙合他們就可以了,不過你怎麼出來?"甯輕玥關心的問道

"我已經向老太君稟明了,明天我要去上香,到時候我再偷溜出來就可以了"喬語嫣早就想好借口了,而老太君特答應了

于是他們定下什麼時候在哪里彙合,喬語嫣就告辭離開,今天她是以出來准備過年的首飾和衣服為借口出來的,所以她還要趕去霓裳坊

安子墨依然是一襲雪白錦袍,眉目俊雅,自有一股不凡的高華氣質,當他看到穿著一襲湖綠色衣裙的喬語嫣的時候,他笑了,那抹笑容如冬日枝頭上綻放的鮮花,燦爛奪目,吸人眼球

而他的身邊站著一名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穿著一襲淺藍色的長袍,長的眉清目秀,膚白如雪,有著一雙咕嚕咕嚕地轉著的眼珠子,一看就知道是一名精明的人,而當他看到安子墨驟然變得燦爛的臉龐,他不由挑起那對不粗的眉毛

他是誰?怎麼讓安子墨如此禮遇?

"安公子"喬語嫣笑著跟安子墨打招呼,她瞟了一眼站在安子墨身邊的那名男子,不過在安子墨沒有介紹的況下,她也不好擅自打招呼

不過在知道她來之後,還能和安子墨站在一起迎接她的人,想必是安子墨很信任的人,否則怎麼不讓他避開呢?

"安子墨見過郡主,郡主請"安子墨翩翩有禮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請喬語嫣入內室

此時站在他身邊那名年輕男子則拉拉安子墨的手臂,"子墨怎麼這麼沒有禮貌,也不給我們介紹介紹,郡主您好,我是子墨的哥哥,我叫安子硯"

原來是他,安子硯,安子墨的哥哥,這個安子硯喬語嫣前世聽安子墨提過很多次,卻無緣相見,今生卻有機會見面了

這個安子硯也是一個厲害人物,他雖然是庶子,但是卻有一個長善舞,八面玲瓏的母親,所以他在安家的勢頭和地位不比安子墨差,並且城府極深,前世安子墨之所以栽在喬語萱的手里,有一半的功勞歸功于他

他表面上是幫助安子墨,為他傳達喬語嫣被喬語萱抓起來的消息,或者折磨的消息,而得到消息的安子墨怎麼可能靜下心來,于是最後安家的偌大家業最後全在這個安子硯的手里

喬語嫣在看到他那雙精明外露的眼睛時,她就知道這個安子硯不是一個安分的人,看來她真的要找一個機會提醒一下安子墨才行

"原來是安公子的哥哥啊,你好"喬語嫣淡淡的點頭,接著越過他跟在安子墨的身後往內室走去

而那個安子硯摸摸鼻子也厚臉皮的跟在後面往內室走去

上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殤墨與珣    下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互贈禮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