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致命嫡女第一百章 陰謀敗露   
  
第一百章 陰謀敗露

接著她不等喬語嫣話,裝出一副驚恐的模樣尖叫一聲,"哎呦,郡主你不喝就不喝,為什麼推我,啊……"

隨著她的叫聲是一聲響亮的"撲通"聲,有人落水了……

十一公主非常得瑟,非常詭異的向喬語嫣冷笑,接著整個人往後一仰,就欲往後翻過圍欄,落入湖中舒殢殩獍

只是她得瑟詭異的笑瞬間凝固在唇邊,因為她動憚不得,她的身子是往後仰倒,但是她的腰間的腰帶卻被人抓住,她怎麼翻也翻不下去

喬語嫣附身緊貼著她的耳邊,用著只有她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冷冷道,"你不是想下水嗎?那我就讓你下水"

喬語嫣的余光中掃到一個人向她撲來,她想也不想的就和十一公主一同往湖中墜去,不過在她翻身的時候,她看到那人立即改變主意

鏡頭回顧,綠萼公主雖然和瑜太子斗酒,但是她來這里為的是找喬語嫣,所以非常留意她的舉動,在看到喬語嫣被十一公主攔住的時候,她想也不想的就站了起來,往喬語嫣走去

在十一公主和喬語嫣拉扯的時候,她已經快步來到她們身後,在看到喬語嫣和十一公主一同墜入湖里的時候,她想也不想的就伸手去拉,不過不知道她是不是喝太多了,還是被什麼綁住,她一個踉蹌整個人往前一撲,"撲通"一聲墜入湖中

這個時候喬語嫣整好翻過圍欄,在看到綠萼公主從她身邊撲下湖水,她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抓,但是耳邊突然傳來一道急促的攔住聲,"不要抓"

她的手一頓,反而改為抓住圍欄

"救我"喬語嫣好像使盡喝奶的力氣才抓住圍欄,並且還有往下墜的趨勢

在她看到有人撲到圍欄邊上的時候,她立即裝出一副力氣用盡的表,手一松就往湖中墜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她的手被人抓住,她就這樣被掛在圍欄外

不過抓住她的人差點被她嚇死,因為他想不到喬語嫣這麼重,差點被她拖的一起落水,要不是臨時他用腳勾住圍欄下面的欄杆,他真的會被拖下去

他已經半個身子掛在圍欄外了,不過當他看清下面的況,他知道為什麼喬語嫣會那麼重了,因為她的另外一支手緊緊的抓住十一公主的腰帶,讓十一以非常強大的姿勢掛在半空,那就是腰在上,頭和腳在下,成拱形,非常鍛煉人的腰力,害綠萼公主落水,她怎麼可以讓她好過呢

是的,那個"撲通"一聲落水的正是匆匆趕到的綠萼公主

隨著那撲通一聲,湖心亭里頓時響起鬧哄哄的尖叫聲

"哎呀十一公主落水了"

"甯安郡主你好毒,故意謀害十一公主殿下"

"甯安郡主你好狠的心"

"十一公主好心像你敬酒,你竟然推十一公主落水,你真不是人"

"撲通"

……

隨著綠萼公主那聲撲通,響起蘭慧郡主,**郡主,九公主等人的尖叫聲,和質問聲,還有另外一道撲通聲,看樣子是有人下去救人了

她們由此至終沒有叫人去救落水的十一公主,不折不撓的抓住喬語嫣推十一公主落水一事做文章

"住口"就在她們叫囂的時候,一道冷冽如雪山終年不化的冰川般透骨的聲音在湖心亭中響起

她們齊齊抬頭看過去,正好對上甯王甯輕玥那雙令人一看就覺得背脊生寒的眸子,她們張開的嘴巴,卻怎麼也不出一個字來,齊齊的宛如被毒啞般,嘴巴張合幾下,那聲音已經在喉嚨徘徊,卻一個也發不出來

"到底怎麼回事?"就在她們被甯輕玥嚇得不輕的時候,響起太子諸葛溟冷冷的質問聲

其實在十一公主叫嚷的時候,眾人已經圍了過去,四皇子諸葛泓,六皇子諸葛煜,諸葛珣,太子諸葛溟,甯王甯輕玥等正好堵住**,蘭慧等人的視線,她們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怎麼回事,只得按照她們事先准備的辭叫著

這時隨著太子諸葛珣的質問聲,人牆慢慢散開,圍在人牆中心的人讓**,蘭慧,九公主等人的臉色霎的一白,那神巨變如見鬼魅

因為站在中間的赫然就有十一公主的身影,還有喬語嫣,三皇子諸葛旭,及時拉住喬語嫣的正是距離她最近的三皇子諸葛旭

十一在這里,那麼落水的是誰?**,蘭慧等人快的在人群中尋找,很快她們發現少了一個人,天啊,她們在心里慘呼,不是?

仿佛印證她們的想法一般,響起五皇子諸葛奕驚喜的聲音,"找到八皇妹了"此時五皇子諸葛奕正趴在圍欄上往下看去,當然第一時間看到下面的況

蘭慧郡主聞整個人驚得後退一步,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不過她的臉色已經慘白如白紙,好像瞬間被人抽空血液般

"瑜太子,那邊有地方上來,我到那里等你"五皇子諸葛奕往右邊指了指,"太子哥哥,我送八皇妹回宮"

"這里離母後最近,快送到母後那里去,我會讓太醫立即過去的"太子諸葛溟想也不想的吩咐

"是"五皇子諸葛奕沒有半點遲疑的點頭應道,接著飛奔出去

而等在湖心亭外的侍衛和宮女們早就請太醫的請太醫因為太子早就吩咐了,不用人侍候,所以亭內沒有一個下人,全部都站在亭外的九曲橋上,跟著五皇子跑去的跟著跑去,另外還有人直奔皇後娘娘的鳳棲宮,綠萼公主落水非同一般,當然要稟報皇後娘娘,順便通知皇後娘娘宮中的人准備熱水什麼的

而身為綠萼公主貼身宮女的巧云在聽到五皇子叫瑜太子從九曲橋那邊上來,也急忙奔過去,在距離湖心亭不到二十米的地方,開了一個平台,有樓梯直達湖面,那是方便主子們突然想坐船游湖而開的通道,不需要去到岸邊在上船

當巧云奔到的時候,水里的瑜太子已經抱著綠萼公主游了過來,被五皇子諸葛奕拉了上來

這個時候已經是十月中旬,湖水冰冷,巧云連忙把身上的薄棉襖脫下,蓋到綠萼公主身上,另外還有一名機靈的宮女脫了衣服鋪在平台上

"先把公主腹內的水按出來"顧不得擦身上的水,瑜太子皇甫瑜已經沖著五皇子諸葛奕叫道

五皇子諸葛奕一聽立即把綠萼放到那名宮女所鋪的衣服上面,按著綠萼的腹部催吐,幾口湖水從綠萼嘴里吐了出來

同時身旁的侍衛脫了衣服給瑜太子披上,五皇子諸葛奕在看到昏迷的綠萼緩過氣來,急忙抱起她使用輕功往皇後娘娘的鳳棲宮奔去,"李毅,帶瑜太子到我宮里換衣服"

那名脫衣服給瑜太子的侍衛連忙應道,接著就帶著瑜太子往五皇子的宮殿而去,這里到五皇子的宮殿也是最近的,怪不得太子會讓他處理

鏡頭回到湖心亭中

被扯上來的十一公主還沒有想好辭的時候,就聽到太子諸葛溟吩咐送綠萼公主到皇後娘娘的鳳棲宮中去,她的心一緊,整人人像是被人掐住咽喉,差點喘不過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太子諸葛溟沉著臉,眼眸晦暗再次追問

"回太子殿下,臣女也不知十一公主為什麼會這樣,她剛剛緊抓住臣女的手往她身上扯"喬語嫣語氣清冷平淡的敘述,著還捋起衣,露出剛剛被十一公主緊抓的手腕,手腕上還留有深深的痕,一眼就能看出剛剛十一公主是多麼用力掐的

"接著臣女就聽到十一公主大喊,'郡主你不喝就不喝,為什麼推我’我整個人懵了,我什麼時候推她了?接著十一公主就往後翻下圍欄,臣女一急就抓住十一公主的腰帶,但是臣女不及她的力道,也一同被扯了下去,當時可能八公主殿下趕到,她想抓住我們,卻被我們下墜的力道一同扯了下去,我在翻下去的時候,急之下就抓住欄杆,奈何臣女力氣,要不是三殿下及時抓住臣女,臣女也一定落水了"喬語嫣不卑不亢語調也不見高昂的敘述

"你胡,明明就是你推我落湖"十一公主一時沒有想到什麼借口,只得死死抓住這條

"臣女要是想推公主下湖,臣女為什麼要救你?"喬語嫣一副驚詫的模樣的望著十一公主

不過喬語嫣不用多眾人聽到她的話,都相信她的法,在加上她手腕上的痕跡,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他們親眼看到喬語嫣抓著圍欄的時候,就算自己要跌下去,也不送開十一公主,就憑這一條他們確定喬語嫣不會推十一公主下湖的

而十一公主的叫嚷十有**是她自己自導自演的一出戲,想到這些的他們望向十一公主的目光就變的鄙視和不屑起來

而身為十一公主兄長的皇子們,看向十一公主的眼神,是露出一抹心痛,他們怎麼有這麼狠毒的妹妹?

"太子哥哥,三皇兄,四皇兄,六皇兄,你們要信我,真的是她推我下水的"十一公主指著喬語嫣憤憤不甘的叫道,接著她淚眼汪汪的撲向太子諸葛溟,楚楚可憐的哭道,"太子哥哥,真的,真的是她推我下水的,真的,你要信我,嗚嗚……"

"到底是真是假,依我看,問她們最好"雙手胞兄悠揚的倚著柱子而站的甯輕玥,指指**,蘭慧,九公主三個,"據我所知宮里讓人招供的法子有千百種,有些不會傷人性命,連一點傷痕也沒有的法子,卻會讓她們實話的,現在正好試試"

"哦哦,道這個我知道一個,保證她們會笑著的"三少爺諸葛珣立即一拍大腿叫道

"三哥是什麼法子會讓她們笑著?"四少爺諸葛璋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配合默契的追問

"那是把人綁在椅子上,固定她的身子和腿,脫了她的襪子,用羽毛在腳底輕掃,我敢擔保她們一定會笑著實話的"三少爺諸葛珣拍著胸膛保證,大有她們若是不招,盡管找他的傲嬌樣

一個人被綁在椅子上,身子不能移動,也不能閃躲,用羽毛掃腳底,有幾個人能受的了那股酸麻的感覺?痛呢,有些人還能忍受,但是這種酸麻的感受還真的忍受不了,不笑的抽筋才怪,怪不得會笑著招供了

喬語嫣滿臉黑線,這缺德的法子,他還真想的出來

"太子殿下我覺得我三哥這個法子可行,對郡主她們的身體也無礙,也不會受傷"四少爺聽了連忙向太子諸葛溟提議

而太子諸葛溟竟然沒有立即拒接,他微微垂下眼簾,一副深思狀,好像在考慮要不要這麼做一般

要三少爺諸葛珣的話讓蘭慧郡主大驚失色,那麼太子諸葛溟的神色就把她嚇得腳一軟,碰的一聲跌倒在地,她平常雖然囂張驕傲如孔雀,但是她也只是一名被眾人捧在手心養著的千金大姐,何時受過什麼苦,對于諸葛珣的法子她能不害怕嗎?

再她和十一公主再要好,她也不能為十一公主得罪太子殿下,得罪皇後娘娘,要知道綠萼公主可是皇後娘娘唯一的公主,是太子殿下唯一的同胞妹妹

並且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十一公主的母親只是趙婕妤,還是一個被禁足的趙婕妤,並且趙婕妤的娘家也不是什麼名門望族,不是手握軍權的將門,她何必為了一個的十一公主害了自己,甚至他們恭親王府,一想到父親要是知道她為了十一公主得罪太子殿下,得罪皇後娘娘,那麼她和父親剛剛修好的關系……不行,她飛快的瞟了她的姐姐**郡主一眼,她不能讓她占盡優勢,她一定要奪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她兀自想著臉上的神也變幻個不停,**郡主見了微不可見的揚了揚眉,眸內寒芒微凝,神在瞬間變得冷冽非常,一掃柔柔弱弱的嬌滴滴模樣,不過那也只是眨眼間的事,接著就恢複弱質芊芊,若人憐惜的弱女子形象,一雙玉手忐忑不安的扭著手絹,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看到她這副惶恐的模樣,六皇子諸葛煜頓時目露關切擔憂的看著她

而喬語嫣則不屑的撇撇嘴,真會裝

而十一公主見了則死命的瞪蘭慧郡主,眼底警告的銳芒迸射,但是她就算瞪的眼冒火也沒用,因為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蘭慧郡主根本沒有看她,只把十一公主氣得想沖過去,把蘭慧郡主扇醒,但是在眾人的虎視耽耽之下,她怎麼也不能做,只得繼續委屈可憐的望著太子諸葛溟,和繼續叫著,她是被汙蔑的

不過不等她伸冤完畢,那邊蘭慧郡主已經做了決定,她抬頭目光堅定的望著太子諸葛溟,"太子殿下,臣女可以什麼都,但是您能保證不追究臣女的責任嗎?"她可不想再一次看到父親失望的神,和終日以淚洗臉的母親

"可以,只要你出來,本宮保你無罪"反正這次的事故她也只是助陣罷了,只要她出來,饒她一次又如何呢,當下太子諸葛溟立即點頭答應

"那好,我,剛剛在來的路上,十一公主跟我們商議,怎麼可以讓喬大姐,也就是甯安郡主一個的護國公之女騎在我們的頭上甯安郡主是有封號的郡主,要是真的按照封號來算,她是比我們高那麼一點點,在十一公主的挑撥之下,臣女被動了,答應幫她做偽證,所以才有了剛剛一幕,原本臣女還有有點擔心的,但是十一公主保證,她就算拼著落入湖中著涼也不失鏟除甯安郡主,有了她落入湖水這事實,甯安郡主怎麼狡辯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到時候處她一個謀害公主之罪,她的封號肯定被褫奪,到時候她再裝的慘烈一點,郡主甚至有可能……"蘭慧郡主道這里惶恐的抬頭,不敢再下去,不過就算她不再下去,眾人也知道她的什麼意思,那就是喬語嫣甚至有可能沒命

"啪"諸葛珣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酒杯,酒壺,碟子等器皿都被震的跳一跳,一陣杯碟撞擊的清響也隨之響起,"靠我看最狠毒的就是她怪不得故人,最毒婦人心,看到她,我就怕怕"

諸葛珣裝出一副大受驚嚇,生怕怕的柔弱模樣,還順勢依進弟弟諸葛璋的懷里,但是卻被諸葛璋嫌棄的用一只手指推開,"給我閃邊去,如果想下水游泳盡管靠過來"

"喂,你還是不是我弟弟?"諸葛珣當即裝出西子捧心的脆弱形象

"我還真想不是你弟弟"諸葛璋瞥了他一眼,眼底是赤,裸,裸的鄙視

"你……"諸葛珣氣的指著諸葛璋不出話來,接著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姿態撲向甯王甯輕玥的懷抱,"王爺……"

只是他還沒有奔入甯輕玥的懷里,就被甯輕玥右手按住他的腦門推出一臂的距離

-----

上篇:第九十九章 鴨子落水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