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炒錢高手在花都第168章 別無選擇   
  
第168章 別無選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168章 別無選擇

"她就是手機妹妹?"張勝心里也十分好奇,他站在女孩背後三米遠的地方,舉著手機說:"喂,我看到你了,你頭頂是什麼東西?"

"什麼?"秦若男下意識地抬頭看去,頭上是三樓大廳懸掛下來的水晶宮燈,照得大堂通明一片,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東西.

張勝一見她抬頭,已經確認是她,他快步繞到秦若男前面,笑眯眯地道:"嗨,手機妹妹......"

秦若男激靈一下,頭再低下來時,張勝的笑容僵在臉上,嘴巴張著,一只手半伸出去,停在半空中.

秦若男抿了抿嘴,象是想笑,可是嘴角只是抽動了幾下,似笑象哭,一臉尷尬,那表情說不出的精彩.

她窘極了,恨不得腳底下突然出現一個大洞,刷地一下消失掉.她唯一還能想起來的,就是掩了掩衣襟,其實別在內衣上的微型對講器根本不會被人看見,可她明明是來捉賊的,偏偏心亂如麻,像是做賊的當場被人捉住.

"你......你......",張勝先是滿臉驚訝,然後慢慢變成恍然大悟的表情.腦海里手機妹妹虛無縹緲的形象和這位女警花漸漸融合起來,一刹那間,他便知道眼前的她就是她了.

"原來是你?"

"不是我!"秦若男臉紅紅地否認,轉身就想逃走.

張勝一個箭步擋在她的面前,"啪"地一個立正,大聲說道:"報告警官,1070向您報道!"

張勝聲音嘹亮,大廳里正在用餐的客人刷地一下,全部扭頭朝這兒看來.

秦若男窘得臉孔通紅,張勝卻哈哈大笑,人生之快意,真是莫過于此.

他惡作劇地開個玩笑,便毫不見外地去拉她的手,喜孜孜地往座位上走:"來,咱們坐下說.原來她便是你,你便是她."

秦若男窘得滿頭細汗,偷偷看去,扮作食客的老劉舉著一杯啤酒,嘴巴半張著坐在椅子上如泥雕木塑一般.另一頭兩個年輕的伙伴更是兩眼發直,耳機里,老馬用一種機械的聲調說著話:"小秦,發生了什麼事?"

秦若男做了個掠頭發的姿勢,把話筒也關掉收了起來,頓時和其他人失去了聯系.

靠近柱子的七號桌,一對衣著打扮,相貌氣質非常般配的青年男女坐下了,看起來兩個人象是一對小情侶,男的滿臉是笑,不斷逗著對面的女孩說話.而那女孩忸忸怩怩,滿面羞紅.

從未見過秦若蘭如此女人味的刑警小王象作夢似的,對小楊說:"楊哥,怎麼回事?目標怎麼把她拉過去了?"

小楊莫名其妙地說:"我怎麼知道,照理說,不能啊,他們能有什麼交集?上次我們去看守所審過這小子,他為了逃避審訊,借傷住院,還非禮過小秦,怎麼......怎麼現在......"

"啊!原來偷吻過秦妹妹的人就是他呀?"

小王羨慕地看了張勝一眼:"嘖,瞧人家那福氣.不過......,秦妹妹怎麼對他這態度啊,莫非是因吻生愛?"

"你少瞎扯!"

"不然為啥?你看秦妹妹那態度,就跟剛過門兒的小媳婦似的,那個嬌羞欲滴."小王狠狠一拍大腿,悻悻然地道:"早知這樣就追得上,我早就親了,甯可被她打到住院."

小楊用怪異的眼神瞅了瞅他.小王翻翻白眼,問道:"楊哥,你瞅我干啥?"

小楊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我呸!要是這招好使,現在你得管她叫嫂子."

"嘿嘿嘿嘿!"張勝雙肘拄在桌上,不懷好意地沖著坐立難安的秦若男笑:"手機妹妹,女警官,大律師,N面天使,百變嬌娃啊,嘿嘿嘿嘿......"

秦若男惱羞成怒,杏眼一瞪,惱羞成怒地嬌斥:"那又怎麼樣?"

張勝笑道:"不怎樣,不怎樣,哈哈......"

他打個響指,叫道:"小姐,菜單."

"我說頭一回聽你說話就覺得特別耳熟呢,這世界真小,原來我們早就見過面了,我卻一直不知道是你.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審訊對象了,是不是該告訴我您的芳名了呢,我的女警官."

秦若男回了他一個脆脆亮亮的白眼:"憑什麼要告訴你?誰是你的女警官,少跟我套近乎.早知是你,我就不來了."

張勝托著腮幫子滿臉"憂愁":"說的是啊,我現在也後悔見到你了."

"為什麼?"秦若男忍不住問道.

張勝幽幽一歎,後悔不迭地說:"本來覺得你很丑,見了也就見了.現在知道你這麼漂亮,可是我們彼此卻是認識的,以後你再也不會跟我暢所欲言了,想想再也不能跟你說曖昧話題,真是痛不欲生."

秦若男臉紅如血,期期艾艾地道:"你......你少跟我胡說八道,誰跟你聊過曖昧話題?"

張勝一臉無辜地眨眨眼睛,說道:"哦,是我記錯了.有個女孩兒有一次半夜里悄悄問我那里有多大,還有一次問我一夜做了三次,會不會很累啊......"

"閉嘴!"秦若男漂亮的大眼睛升起一股殺氣:"信不信我讓你再住一次院?"

張勝從善如流,馬上閉嘴:"啊......,今天天氣真好."

秦若男被他的油嘴滑舌弄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心里反而有種很親切的感覺,因為以前在手機里,兩個人就是這麼拌嘴調笑的,恍惚間,由于彼此身份產生的警惕和隔閡在她的心里悄悄融化著.

"你......見我做什麼,油嘴滑舌沒點正經,你女朋友呢?"秦若男怕他再說難堪的話,主動往正經話題上引.同時悄悄思考一個想法:"既然他今晚是來見我的,那麼甄子明應該還未和他取得聯系.他現在是千萬富翁,姓甄的卻是一個通緝逃犯,即便甄子明找到他,他願意冒天下之大諱幫一個逃犯麼?我們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是不是選錯偵破方向了?"

"女朋友......?"張勝悵然片刻,苦澀地一笑:"我跟你說過了,分手了."

"呸!誰說她啊,我是說那個......那個......那什麼一晚三次......"秦若男說著羞紅了臉.

張勝這才恍然,他搖搖頭,頹然道:"她早已遠走他鄉了,現在......呵呵,已經有了一個很優秀的男友,也許快成婚了吧."

"對不起,我不該提這個話題."

看到張勝眼中的痛苦之色,秦若男心中憐惜之情油然而起,在她想來,張勝的這個女友大概是見他入獄,這才棄他而去另攀高枝了.

老馬走到張勝背後的位置,悄悄向秦若男打了個手勢,示意她打開對講器.

她突然和監控對象吃起飯來,同事們都莫名其妙,不過現在不是詢問她的時候,老馬只好示意她打開對講器,以便及時了解他們之間發生的情況.

秦若男看到了老馬的示意,她無奈之下只好打開對講器,好在方才提起了張勝逝去的兩段感情,他有些傷感,情緒低落,倒沒和她再開什麼過份的玩笑.

這頓飯,是秦若男這一生吃得最辛苦的一頓飯,她神情高度戒備,隨時察言觀色,只要張勝臉上一露出輕松調笑的神色,立即便緊張起來,生怕他說出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來.

她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隨時准備打斷張勝有可能曖昧不清的話,以免被同事聽到.屁股坐在椅子上,腰板兒卻挺得直直的,雙腿繃緊,紮著馬步,隨時准備制止張勝嘴里可能惹出來的禍事,由心到身,苦不堪言.

"你怎麼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呀,是不是覺得我......"張勝話還沒說完,小腿肚上就挨了一腳.他正想"哎喲"一聲怪叫,借勢調笑的,抬眼看到秦若男的眼神,便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那眼神里有一點惱羞,還有一點焦慮.張勝心想,他們雖說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但在這種情形下相認,少了手機的掩飾與媒介,女孩子終究臉嫩,當然覺得比較尷尬,大庭廣眾之下的確不宜說些玩笑話.這麼一想,那初見時的口無遮攔便收斂了些.

秦若男見他正經起來,暗暗舒了口氣.

在秦若男的誘導下,兩人的話題漸漸引向現在,兩人此刻正說著張勝出了看守所後的事業發展,張勝感慨地說:"以前......"

秦若男對"以前"二字已經產生了條件反射,一聽他用"以前"開頭,筷尖閃電般一探,張勝嘴里就憑空多了一只烤大蝦.

"來來,別光說話,吃菜,吃菜!"

秦若男用很溫柔的語氣對目瞪口呆的張勝說,同時暗暗咬牙切齒:"好幾個同事在看著,我該怎麼解釋?毀了,我的形象算是徹底被他毀了!這個該死的,我上輩子欠他的......"

旁邊一桌的男孩看見這情形,很羨慕地對他女友說:"噯,你看看人家,對男朋友多體貼."

他那正埋頭大吃的女朋友抬頭看了看張勝和秦若蘭,很無辜地白了他一眼,說:"我倒是想喂他吃,可是人家不答應啊!"

※※※※※※※※※※※※※※※※※※※※※※※※※※※※※※※※

這頓如同地獄般煎熬的晚宴終于吃完了,秦若蘭如蒙大赦,立即起身道:"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勝好笑地道:"你怎麼像是很怕我似的,哈哈,放心吧,我已經吃飽了,不會吃了你的.既然要走,我送你吧."

"不不不,不用!"秦若男連忙擺手說:"我自己回家就好了,你忙你......"

這時,張勝的電話響了,張勝拿起一聽,鍾情的聲音響起來:"喂,勝子."

"我在."

"嗯,你今晚......過來麼?"

張勝說:"等後天......周六吧,這兩天就不回去了,有什麼事嗎?"

"這樣啊......,我二叔從鄉下來了,他想跟你喝酒呢."

"你二叔?"

"是啊,上次來他還跟你喝過酒呢,呵呵,我家親戚多,你不記得是誰了吧?二叔帶了只笨雞和野兔,我燉了一大鍋菜呢."

張勝抬頭看了秦若男一眼,臉上神情不變,呵呵笑道:"哦哦,我想起來了,你二叔可挺能喝的,我一會兒過去吧."

秦若男趁機說:"你還有事呀,那你忙你的,我先走了."

張勝站起來說:"那好吧,今天是我考慮不周,沒定好房間,大廳里太吵了,改天我再隆而重之地請你喝酒."

秦若男一出酒店,尾隨而來的老馬就追了上來:"小秦,怎麼回事?你被他發現了麼,他怎麼請你喝起酒來了?"

秦若男坐在酒桌旁早想好了說詞,她若無其事地聳聳肩說:"他現在發達了,想在我面顯擺一下唄.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我怕執意拒絕會打草驚蛇,就跟他敷衍了事."

老劉從後邊追了上來,匆匆說:"他剛結完賬,馬上就出來了."

"上車!"秦若男說完,匆匆走向自己的汽車,三個人鑽進車里,看著張勝從酒店里走出來,他站在門廊下點了根煙,悠閑自若地抽著煙東張西望了片刻,這才轉著車鑰匙走向自己的帕薩特,發動車子駛出了停車場.

"小楊,你們跟上去!"老馬用對講機通知另兩名刑警,秦若男在一旁給坐鎮刑警隊的劉隊長打電話:"喂,劉隊,我是小秦.我覺得,我們耗費大量警力對張勝實施監控,可能找錯對象了.從今天下午開始監控以來,他的表現非常正常,到目前為止,我認為逃犯甄子明還沒有和他取得聯系.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和財富,他會和一個逃犯扯上關系嗎?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把重點放在......"

劉隊長打斷她的話,問了幾句什麼,秦若男應道:"是的,小楊和小王跟上去了......好吧."

老馬問道:"隊長怎麼說?"

秦若男道:"現在逃犯還沒有一點蹤影,隊長的意思是,任何可能的線索都不能放棄.讓小楊和小王繼續跟著他,我們先回隊里."

※※※※※※※※※※※※※※※※※※※※※※※※※※※※※※※※※※※※

張勝一路強抑著打電話問個究竟的沖動,仍然保持著不緊不慢的速度向橋西開發區駛去.

鍾情的電話明擺著有重要的事跟他說,但他一時卻想不到會是什麼機密的事,以致她在手機上要說的這麼含蓄.張勝甚至懷疑鍾情被人綁架了,可要是那樣,對方該逼她開口索要錢財才對,何必說得這麼隱秘,那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張勝的車子駛到水產批發市場,門衛開了門,車子停好後他問道:"老胡頭,公司今天沒什麼事吧?"

老胡頭原來是彙金公司的打更老頭,總公司被收歸國有後,就來到了鍾情的水產批發市場.這老頭兒老實厚道,而且是跟著張勝的老人,也是水產批發市場少數幾個知道張勝與鍾情之間真實關系的人,這人嘴很嚴.

老胡頭笑嘻嘻地道:"您回來了呀,公司沒啥事兒,鍾小姐剛才還打過電話,說您一會就到,我讓給您留著門兒吶."

張勝焦慮的心稍稍放了下來,說道:"嗯,好了,你回屋歇著吧,我今晚不走了,門鎖了吧."

"好勒,好勒,道兒黑,您可慢著點兒."

張勝上了樓,側耳聽聽房中動靜,然後輕輕敲了敲門,門開了,只有鍾情一個人站在那兒,張勝松了口氣,問道:"情兒,你可嚇死我了,我還當你出了什麼事,為什麼突然說那麼奇怪的話?"

鍾情向他身後看看,見沒有什麼人,一把把他拉進了屋,急急地道:"我看偵探片里有電話監聽,怕警察能聽到我們談話呀,事關重大,怎敢不止心?"

張勝見她無恙,心情放松了,笑道:"現在監聽手機,大概也就國安局有那本事吧?要不然所有的黑道都不用混了.到底什麼事?"

鍾情神色凝重地說:"勝子,記得你跟我說在看守所的時候,有個牢頭甄哥是你的朋友,那個甄哥叫什麼名字?"

張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微蹙著眉想道:"他說過,我一直叫他甄哥,還真沒......,啊!我想起來了,叫甄子明,對對,叫甄子明.因為和香港武打名星甄子丹只有一字之差,我還和他開過玩笑.他怎麼了?"

"你從城里出來的時候沒遇到路檢?"

"看到了呀,不過我就這麼一個人,警察車里車外的看了看就放行了."

鍾情籲了口氣,說:"這個甄哥越獄了,現在警方正在搜捕他."

"什麼?"張勝一下子跳了起來:"越獄了?他白癡啊!當初不過判了三年勞改,再有半年的功夫就出來了,他越獄做什麼?我上次去勞改隊看他,他還好好的,怎麼就......"

鍾情苦笑:"你們男人的事,我怎麼知道?"

張勝目光一轉,變得銳利起來:"甄哥在哪兒,他在你這里?"

鍾情搖搖頭:"沒有,我下午見過他.他找到這里來,向老胡頭打聽你,聽說你已經不在這里,便要他來找我."

說到這兒,她唇邊露出溫柔的淺笑:"你肯把我介紹給你的朋友知道,我很開心."

張勝苦笑道:"我的姑奶奶,我現在很鬧心,就不要卿卿我我的啦,他現在在哪兒?"

鍾情白了他一眼,嗔道:"真是不解風情.現在黑燈瞎火的,急也不急在這一時."

她掠了掠鬢邊的頭發,說:"我見了他之後,聽他說明身份,還以為他提前釋放了.誰知道,卻聽說他在獄里和人沖突,鬧出了人命,于是趁亂逃出了勞改隊."

這時,張勝漸漸沉住了氣,問道:"後來呢?"

鍾情說:"他......向我打聽你的情況,看得出,他是想尋求你的幫助.我對他說了你的情況,他聽了之後說,他現在身負人命案子,你能有今時今日頗為不易,他不想連累你."

"他這是屁話!不是他,我現在墳上都長草了.他在哪兒?"

鍾情笑笑,卻難掩眼底的憂色.她希望自己的男人是個有擔當的漢子,可是卻又不可避免地擔心他會受到牽連,甚至重新被關進監獄.

"他說他知道這麼說你可能會生氣.他讓我告訴你,他想逃,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不想坐以待斃.不過他也知道逃出生天的希望非常渺茫,為了一個渺茫的希望牽累好朋友不值得.他說,希望你好好考慮清楚,你現在事業有成,家中二老年事又高,再說你完全不懂黑道上的事,如果你不方便幫他,他不會怪你."

張勝直視著她問:"如果我想幫他,如何找到他?"

鍾情默默地凝視著他,低聲道:"勝子,你決定了?"

張勝苦澀地笑了笑:"我現在過得很好,有車有房,有錢有家,還有一個嫵媚動人的你,說實話,我不想再沾違法之事的邊兒.可是......需要我幫助的人是他,我沒得選擇."

鍾情的眼簾輕輕垂了下去:"他......搭了公司一輛運水產的車進城了,他說,如果你想見他一面,明晚七點,去斯巴達克舞城,他在那里等你."

張勝點點頭:"躲在城外,一個陌生面孔的人是無處可去的,只能藏在荒郊野外,而且想逃離此地更加困難.進城看似進了牢籠,其實反而更安全."

他想了想又問:"現在家里有多少錢?"

鍾情說:"現金不多,金庫里只有四萬多塊,要不我明天去銀行取些."

張勝搖搖頭:"不用,就拿這些,夠了,多了他也帶不上."

"好!"鍾情轉身走到臥床里邊靠牆的金櫃前,撥動密碼,從里邊拿出四萬塊現金,用報紙包好系上,遞給張勝:"勝子,光有錢沒用的,鐵路,公路,飛機場,恐怕早就貼滿了通緝令."

張勝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明天我會再想辦法."

鍾情擔憂地看著他,忽然縱身撲進他的懷里,緊緊地抱著他,抱得張勝都有些喘不上氣來.

"情兒......"

"勝子,我好怕,我真的好害怕,你根本沒有接觸過旁門左道的朋友,哪有辦法送他離開,我怕你再被抓起來,怕你離開我......"

"不會的,情兒,別擔心."張勝輕拍她的背部,柔聲安慰道:"放心吧,我不會魯莽從事.我是去救人,不是想跟他一齊沉進水底.放心吧,我會有辦法的."

"嗯......",鍾情輕輕離開他的懷抱,握著他的手,低聲說:"你現在就要回城麼?"

"不,我今晚住這里."

張勝親昵地在鍾情的臉蛋上刮了一下,為她刮去一顆晶瑩的淚珠:"要救他離開,我自己的確辦不到,不過我可以找人幫忙,那個人......我晚上是見不到的."

※※※※※※※※※※※※※※※※※※※※※※※※※※※※※※※※※※

PS:下旬了,求各種票票支持,關關拜謝~~(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167章 送上門來    下篇:第169章 城狐社鼠自有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