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炒錢高手在花都第099章 心病難醫鄭小璐   
  
第099章 心病難醫鄭小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099章 心病難醫鄭小璐

鍾情把一份名單交給張勝,說:"這是水產批發市場預交訂金的客戶名單,按你的主意,價格又下調了5000,一年內我們是不會賺錢的,還要搭上一些,不過有興趣的客戶一下子增加了五成."

桌上攤了一桌子的文件資料,茶杯被擠到了最靠外的角落,煙灰缸半埋在文件下面,一些文件上還散落著煙灰,鍾情無奈地搖搖頭,把煙灰缸挪到了茶杯邊,然後把散落的文件整理了一下.

張勝接過名單,一邊翻看,一邊笑道:"要的就是這效果,不能只看到明面上的損失,他們進駐我們的市場,就是為我們打響名氣,這種無形的廣告效果,也得算進我們的收益,合同不是只簽一年麼?呵呵,一年後再看,我會成倍的從他們手里拿回來."

鍾情掩口笑道:"你呀,越來越象個奸商了."

"無商不奸嘛,這是各取其利,各得其所."

張勝說著,鼻端嗅到一陣淡淡的幽香,抬頭一看,鍾情站的很近,一件月白色收腰女衫,襯著里邊黑色斜飾花紋的上衣,酥胸渾圓高聳.

"好象是圓錐型......"

張勝心里一跳,掩飾地笑道:"這件衣服不錯,挺漂亮的,是名牌貨吧?"

"呵,這你可看走眼了,批發市場買的,才40塊錢."鍾情抬抬衣袖,喜孜孜地說.

"哦,那可不能怪我,你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麼都好看,自然就把衣服提起來了."

鍾情臉色微暈,眼波流動,那神彩變得生動起來.

張勝咳了一聲,轉開話題道:"有機會你幫小璐帶一件,她穿這樣純白色的上衣也不錯."

鍾情臉色黯了黯,淡笑道:"這麼便宜的衣服......,那可不合適,小璐可是馬上就要做董事長夫人了."

張勝責怪地瞪了她一眼,說:"那有什麼啊,聽著怎麼這麼別扭?"

他伸手去夠茶杯,鍾情忙道:"我來吧,你別弄灑了."

兩個人的手一先一後伸向茶杯,張勝收之不及,一下子握在了她的手上.

"咳!"門口傳來一聲輕咳,兩人抬頭一看,小璐抱著一疊文案正站在門口,鍾情急忙抽回手,不自然地笑道:"小璐來了."

"鍾經理,我......給董事長送這個月的財務報表."

"哦,那你們聊,我回去了."鍾情向張勝點點頭,走出門時順手替他們帶上了房門.

"喏,這個月的財務報表."小璐的臉色有點冷,張勝沒有注意,順手接了過來.

小璐又說:"徐海生拆借的資金太多了,你應該關注一下."

張勝翻著報表說:"他不是都按期歸還了麼?"

小璐說:"問題是,他拆借的資金量越來越大,期限越來越長,這是很大的風險."

張勝無奈地道:"那你要我怎麼做呢?他是扶持我起家的恩人,又是公司第一大股東,自家的股份全都做了抵押,每期拆借資金和利息都按時歸還,這還不行?世事不外乎人情,我總不能太過分不是?"

小璐歎了口氣,說:"要不說呢,跟熟人,親戚,朋友做生意最是頭疼,你公私分明吧就傷感情,含糊過去吧,自已的權益又沒保障.唉,反正,我覺得有些不太妥當,你總歸是要小心點才成."

"嗯,嗯,我知道了."

張勝抬頭看看,辦公室的門已經關上了,他放下董事長的架子,冷不防一拉小璐的手.

小璐"唉呀"一聲,站立不穩地向他跌來.張勝的老板椅向後一滑,讓開空間,正好讓她跌坐在自已腿上.

張勝開懷大笑道:"老婆,沒人的時候就不用擺出一副公事公干的模樣了嘛,來,坐老公腿上說,咱們經費比較緊張,就這一張椅子,你湊合一下吧."

小璐想板起臉,終是忍不住噗哧一笑,本來見到方才那一幕,她心里很不愉快,可是被張勝一逗,她就笑顏相向了,到底沒有發出脾氣.小璐很氣自已沒用,她向張勝皺皺鼻子,沒好氣地說:"快點放開我啦,被人看見成什麼樣子.對了,你晚上陪我去新房啊,今晚沒有課,我要抽空把咱們的新家好好收拾一下."

張勝皺皺眉,道:"今晚?今晚不行啊,今晚我得宴請羅大炮."

"羅大炮是誰?"

"羅大炮是盛鑫水產批發市場的大戶,他在那兒久孚人望.如果能把他招過來,就會帶過來一大批中小商戶.這是鍾情挖掘的一個大客戶,後來一嘮,他和李爾,哨子兩家都很熟,我今晚特意請了哨子他們作陪,跟他拉拉關系."

一聽是鍾情聯系的客戶,小璐就猜到鍾情也會去,若是以前,她是絲毫不會介意的,但是此時心中已種下疑慮,那疑慮就像雞蛋上的一個裂紋,變得越來越大.

鍾情對張勝過度的關心,郭胖子似是而非的玩笑話,剛剛張勝握住鍾情手指的暖昧場面,令她越來越懷疑兩人之間似乎有些不為人知的感情.

這疑慮在心里轉了個個兒,她終于聲音低低地說了出來:"勝子,鍾姐......,她很漂亮.你......你是不是喜歡她?"

張勝一愣,小璐緊張地注視著他的表情.

"哈哈!哈哈!怎麼可能......"

張勝一臉好笑的表情.

"真的沒有?"

笑話!當然沒有,有也沒有,這種事是打死也不能承認的,而且決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張勝一臉坦然,斬釘截鐵地道:"沒有,當然沒有!你呀,整天胡思亂想,是不是有人嚼舌根了?"

小璐咬著唇,雪白的貝齒閃閃發光,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也熠熠放光,張勝迎著她的目光,沒有一絲閃動和退縮.

許久許久,小璐忽然展顏一笑:"信你了!那你談生意去吧,我一個人回去收拾屋子."

張勝暗暗松了口氣,說:"嗯,一會我安排一下,晚上派車送你."

說著,他在小璐的翹臀上輕輕一拍,小璐白了他一眼,嗔道:"干嘛?"

"我不干嘛,大腿麻啊."

小璐哼了一聲,從他身上跳了下來:"我回財會了,你忙吧."

"嗯......小璐!"

小璐站住腳,回身問道:"怎麼?"

"別再聽人瞎說,對我有點信心.我們就要結婚了,我保證,我這一生都會心甘情願地做你這朵鮮花的牛糞."

小璐"噗哧"一笑,轉身向外走,小手揚在空中,和身後的他打了個無聲的招呼.

走出去,房門一關上,小璐嘴角的笑意立刻消失了.

"勝子,你不該那麼坦然的,沒有一絲驚奇,沒有一絲猶豫,就像早已排練好的答案......"

小璐一步步地向前走,心事越來越重......

※※※※※※※※※※※※※※※※※※※※※※※※※※※※※※※

"來來來,坐坐!"羅大炮是客人,卻主動張羅著.

他高高的個子,長得小鼻子小眼,整個一歪瓜裂棗的殘次品,頭頂光禿禿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紅繩,繩子上系著一塊白中透綠的玉飾.大冷的天兒,他還光著膀子穿著個坎肩兒,露出兩條結實有力的黝黑胳脯.

"羅大哥,今天你可是我的貴客,再說,你的歲數也比我大,理應你羅大哥上坐."張勝滿臉笑容地客套著.

"嗨!什麼主啊客的,哨子跟我說的可是哥們兒聚聚,哪來那麼多規矩.你坐你坐,你不坐?那啥,鍾大姐,你坐上邊."

"鍾大姐?"張勝驚訝地重複了一句,瞧他一臉褶子,胡子拉茬,怎麼看都有四十了,莫非自已看走了眼,這位仁兄是少年老成?

羅大炮脖子一梗道:"叫大姐咋啦?叫大姐顯得親吶,來來,鍾大姐,你上坐."

鍾情輕輕一笑,低聲對張勝說:"羅大炮性情粗獷,為人豪爽,不是那些斯斯文文的官場人物,你越隨便他越喜歡."

說完也亮開了嗓門,笑著說:"成,那我就坐上邊了,今天不講規矩,大炮,你坐我下首,我和我們老總左右陪著你."

哨子和李爾今天是陪客,倆人都不太講究,早就東倒西歪地坐在椅子上了,哨子敲著桌子道:"張哥,你隨意坐吧,大炮不是講究人兒,粗人一個,你跟他客氣,那是媚眼拋給瞎子看,白糟踏那眼神兒了."

張勝有點不太適應羅大炮這種有點江湖人物的粗放性格,他笑了笑,順勢坐了下來.

羅大炮一歪身子,攬住他肩膀,汗毛極重的手臂上一塊明晃晃的金表耀人二目:"哥們,我跟哨子,小爾他們都挺熟的,你是他們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見面,不用裝模作樣.

我跟盛鑫水產那幫人咋說呢......,不咸不淡.我知道他們心里不待見我,可又不敢得罪我,就那麼回事吧,要讓我去你那兒,成!可是一碼歸一碼,咱們誰也不是慈善家,你要有得賺,我也要有得賺才成,只要你開的價碼合適,兄弟就拉上隊伍上你的梁山.不過這是後話了,現在不說那麼多,今晚咱們就是喝酒,哈哈......"

張勝笑道:"好,羅大哥這脾氣對我的口味,來,咱們喝酒."

羅大炮攬著他的脖子身子一顫一顫的,身上還有股淡淡的魚腥味兒,張勝還沒見過這麼自來熟的老板,又不好把他的手推開,他嘴里說著喝酒,可羅大炮攬著他的脖子,他只能靠著椅子坐著,沒法欠身去端酒杯.

鍾情見了莞爾一笑,她剛認識羅大炮的時候,和張勝一樣,也很不適應這人的粗放作派,不過來往久了,也就了解了這個人,羅大炮為人仗義,待人熱情,別看行為粗魯,但是這人心懷坦蕩,有啥說啥,胸腑之中絕無齷齪,是個值得一交的朋友.

她見張勝適應不了羅大炮的作派,神色有點發窘,便想為他解圍.鍾情眸光一閃,一眼瞧見羅大炮胸口不斷搖晃的玉飾,便問道:"大炮,你掛這玩意從哪兒淘弄來的,是玉啊還是牛骨?"

"你說這個?"

羅大炮果然被吸引過去了,他松開張勝,掂起胸口那東西,沾沾自喜地道:"噯,我跟你說,這是我在古玩一條街上剛淘弄來的好玩意兒,西周出土文物,牛形玉飾.我屬牛的,今年本曆年,正配我."

"西周的?那可值了銀子了."鍾情故作驚訝.

羅大炮頓感虛榮,得意洋洋地道:"可不,來,給你開開眼."

他摘下玉飾遞給鍾情,鍾情接在手中,觸手便覺溫潤,細看那牛形玉飾,玉色溫潤,牛作站立狀,昂首前視,尖角後聳,身體線條非常簡練,顯得古色古香,只在下唇處穿了一孔,系在紅繩上.

李爾懶洋洋地道:"就你那二五眼,還能淘弄著好玩意兒?鍾姐,給我瞧瞧."

鍾情把玉飾遞給他,李爾仔細看了看,又舉起來對著燈光映了映,嘴角一撇道:"這哪是西周的,這是上周的."

羅大炮急了:"啥,你說啥?"

李爾甩手把玉飾扔了回來,羅大炮嚇了一跳,一把抓住,惱道:"我說你小心點,七萬多呢."

李爾哼了一聲道:"放心吧,摔不碎,這哪是玉啊,這是樹脂做的,你又被人家騙了."

羅大炮訝然道:"不會吧,那老頭兒看著特老實一人,他說這是二十年前他在陝西的時候,用兩袋大米跟人家換的."

李爾撇撇嘴:"不信拉倒,你上的當還少嗎?有空找個明白人幫你瞧瞧,就知道我眼力如何了."

羅大炮尋思片刻,咬牙切齒地罵道:"媽的,老子的錢也敢騙,等我找著他的."

他說完把玉飾狠狠往地上一摔,張勝真怕這"西周文物"應聲而碎,還好,果如李爾所言,那玉飾在地上彈了幾彈,叮叮當當地滾到了門邊,一點事都沒有.

鍾情忙給他斟上酒,勸道:"大炮,算了算了,就當花錢買教訓吧,反正你錢來得容易,別為這事弄的不痛快.來,咱們喝酒,小姐,麻煩你們傳菜快點."

羅大炮怒沖沖地道:"鍾大姐,錢我倒不在乎,可它不是那麼回事兒啊.我前兩天過生日,就這玉飾,都給多少親戚朋友都顯擺過了,我這是丟人,知道不?"

張勝現在有些喜歡這個性情粗獷直率的羅大炮了,他舉杯笑道:"你想嚴重了,丟什麼人吶,你那些親戚朋友不是沒看出來嗎?"

羅大炮一翻白眼,脖子一梗道:"誰說沒看出來?我現在想想......媽的,難怪當時他們一大幫子人看完了,那臉色兒咋不太對勁兒呢,敢情是早就看出來了,可就沒一個跟我說實話的,害我直到現在還蒙在鼓里.你說他們能不尋思我是買個假貨充門面嗎,背後不定怎麼笑話我呢,我這臉丟大發了."

哨子瞪了李爾一眼,怪他說破真相讓羅大炮難堪.羅大炮不懂古玩,偏好附庸風雅,他上過的當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可就是沒點記性,總是相信他自已的眼力.

羅大炮越想越氣,恨恨地一拍桌子,罵道:"丟這麼大臉,換誰不氣啊?我是男人,男人的臉比屁股都大,男人的自尊比老二還重要,出來混,要的就是一張臉嘛."

張勝聽得直想笑,他悶住了一口氣,怕自已當場失禮.

羅大炮悶頭想了想,煩躁地揮揮手道:"算了,不想了,喝酒喝酒,哥們,你們今天好好陪陪我,咱們不醉無歸.明天,明天......我再去找那狗日的算賬去!"

※※※※※※※※※※※※※※※※※※※※※※※※※※※※※※※※※

PS:現在,兄弟在路上了,今天旅游去,因為上中下那一大章不想拖得太長,攢得字全發出去了.我只能抽空碼字,盡我所能,不開天窗,等明天回來,再加油多碼.(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qidian.,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098章    下篇:第100章 最是難解情人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