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第六十五章 猴子的電話   
  
第六十五章 猴子的電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郝醫生就像一個沉重的人體模型,任由我擺弄,有好幾次,我將他垂到貨架邊緣的手重新塞回去.

直到我反複確認,從房間里完全看不出郝醫生的痕跡,這才深深的吐了口氣.

我平複好情緒,正要走出醫藥室時,清脆的手機鈴聲驀然地響起,我被嚇得一激靈,愣了片刻才發現手機鈴聲來自我的上衣口袋.

"這里居然有信號!"略微思索後,我匆忙接通電話:"喂?"

"臥槽,總算聯系上你了,怎麼搞的,你這電話怎麼都打不通啊?"猴子在電話那頭氣急敗壞的抱怨道.

"我這里信號不太穩定,叫你查的事查的怎麼樣了?"我故作鎮定的問,強迫自己忽略貨架後面的冰冷尸體.

"鵬子辦事兒特有效率,老早就給你查好了,我都發到你手機了"

"猴子,我這不太方便說話,先不說了,回a市再跟你詳細說"不等猴子說話,我連忙按掉電話,顫抖不已的手,重複按了好幾次按鍵,才關掉了這通電話.

這通電話過後,我仿佛後知後覺般,才意識到自己殺人的嚴重性.

方才禁錮住郝醫生脖子,手心透過皮肉感觸到的有硬度的筋骨觸感,此刻清晰地反饋在腦海里.

我覺得胃里一陣翻滾,步履匆匆的走出醫藥室,回到原來的臥室,不做停留直奔洗手間.

我的手拄在洗手台上干嘔了幾下,最後"哇"的將胃里由下而上湧出來的食物,一股腦的吐了個乾淨.

令人惡心作嘔的感覺消失了,只剩喉嚨里火辣辣的刺痛,和嘴里難以言喻的苦澀酸味.

"小帆,你這是怎麼了?"劉萱在身後不斷捋順著我的後背.

我擰開水龍頭,張口反複沖刷著口中的異味,接著囫圇吞棗地洗了把臉,抬頭望向鏡中的滿臉水漬的自己,慌張迷茫各類情緒盡收眼底.

鏡子後面也許還有人在監視,想到此,我鬼使神差的露出一個可怖的笑臉,眼神中殘留的狠厲,讓我自己都忍不住心驚.

劉萱體貼地遞給我一條干爽的毛巾,我擦干身上的水漬,恍惚的走向床邊,我踏著虛虛的腳步,就像嗑了藥似的,身上輕飄飄的.

躺倒在綿軟的床上,盯著圖案精美的吊頂,誰也無法解釋我現在的狀態,顫栗恐懼過後,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蔓延全身.

"小帆你怎麼樣啊?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劉萱跪坐在床邊,惶恐不安的問我,眼神里滿是擔憂.

"沒事,寶貝!估計吃東西吃不對了,有點反胃,我走之後有沒有什麼異常?"

"傭人進屋打掃過一次,然後就沒有別的事了"劉萱略微思索的說道.

我警覺地問:"她們有沒有問我為什麼沒在屋?"

"沒有,她們只是按部就班地打掃,估計都沒注意到你沒在屋."

我偏過頭,看見劉萱思索片刻,驀然一滯,像是想起來什麼的樣子.

"對了,我先前見你一直不回來,打算去找你,到門口的時候,發現傭人們都在各干各的打掃"劉萱頓了頓接著說:"我本來想出去看看,剛開門就被門外守著的人攔回來了,門口守著的人,就是上次把咱們強行送回房間的那兩個黑人"

"我都說了不要打草驚蛇,下次不要擅自行動"我帶著怒氣,語氣冷冷的說.

"我就是見你那麼長時間不回來,有點擔心你."劉萱的眉頭緊蹙,緩緩低著頭,樣子看起來很委屈.

我從口袋里拿出銀色包裝,帶有綠條的物件,塞到劉萱手里,"帶著這個,以防萬一."

"這是什麼?"劉萱擺弄著,銀色包裝的物件,疑惑不解地問.

"這是把手術刀,可以當做防身工具,本來想到廚房拿些水果刀什麼的,可惜廚房傭人太多,不好下手"

劉萱聽我說完,光速丟掉手中的手術刀,"用這個防身是不是太過了……"

"這有什麼過的,我還恨不得自己手里有把槍呢,更保險,陳鴻儒說不准怎麼下手,准備的全點沒毛病!"

我交代完劉萱一些細節,打開手機,不出所料,手機依舊是無信號的狀態,看來只有在二樓醫務室附近才能接收到信號.

還好當時在醫務室已經自動下載完資料,我細細觀看起猴子給我傳來的文件,在心中暗暗贊歎,猴子的兄弟王鵬真是能人,20年前的事情都能查的這麼詳細.

其中有一張老舊新聞的截圖引起了我的注意,"震驚!!陳氏集團董事長陳鴻儒竟包養9名情婦並育有多子"

這是12年前的新聞,我仔細整理了資料的內容,大為吃驚.

陳鴻儒在12年前爆出了一則丑聞,如新聞截圖顯示的那樣,在當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事後陳鴻儒第一時間公開否認,並用陳氏集團的力量控制輿論方向,事件在短時間內奇跡般地平息.

這則報道是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報社爆出的,事件平息不久後,這家報社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情婦事件真實的可能性極大.

但不管怎麼調查,都查不到陳鴻儒的情婦和孩子的蹤跡,讓人很奇怪.

陳鴻儒一生只有過一任妻子,就是也就是陳華的母親,我的外祖母.

資料上表示,我母親陳華是陳鴻儒的親生女兒,而陳彥斌只是他名義上的兒子,其實只是養子,和他並沒有血緣關系.

"情婦……養子……"

我靈光一閃,心中已經有了驚人的猜想,卻又不敢確定.

現在我基本可以確認,陳彥斌只是陳鴻儒手下一個微不足道的棋子,從傭人對他的態度和養子的身份,就可以看出他在家中的地位.

他只是聽從陳鴻儒的命令,把我從a市帶到c市,自己本身不太可能參與到這件事的謀劃中.

這次的主要目標還是陳鴻儒,只有擺平他,我才能從這次危機中逃離出來.

我深思熟慮後,和劉萱細細講起我的計劃……

上篇:第六十四章 殺人滅口    下篇:第六十六章 又見郝醫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