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第一百二十三章 離開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離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真真豈有此理!藥師琉璃宗隱世以來,乃是藥師琉璃宗成立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門派弟子偷了宗門寶物,然後潛逃出境的惡性事件,簡直應該把他逐出師門!"

"可那異色琉璃雖是寶物也不算特別珍貴,再加上慧覺畢竟是我等師兄,這樣處理未免太過了……"

"難道我們還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才成?"

……

拜師儀式還沒進行完,我的師父慧覺就偷了東西跑路了,壓根沒有什麼信號,也沒有回來找我和陳兮.我和陳兮面面相覷,看著藥師琉璃宗的長老們吵成一團,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件事情里,最無辜的就要數我跟陳兮了吧.

就算是藥師琉璃宗的住持,也被氣得身上琉璃光芒一會強一會弱,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修行.倒是傳功老和尚表現得挺平靜的,似乎早就預料到一樣,看來他才是最了解慧覺的.

藥師琉璃宗九大長老吵了好半天都沒吵出一個結果來,到最後住持說道:

"好了!莫要吵了,讓外人看了我們藥師琉璃宗的笑話.慧覺師兄雖然偷了琉璃碎片,但是本座相信他一定是為了救人,所以這事我們就不予追究了……而且慧覺師兄不是那種一走了之的人,就算要責罰也等他自己回山門再說."

住持畢竟是住持,在藥師琉璃宗里權威至高無上,他一開口其他長老也就沒話說了.

于是住持把我跟陳兮叫過去說:

"想不到剛拜師就出了這檔子事,希望你不要對我們藥師琉璃宗有什麼偏見,畢竟除了你師父……我們都是安分守己的和尚."

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心里哪敢對藥師琉璃宗有什麼偏見啊,看到了這種事不被殺了滅口就不錯了.

住持長歎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麼你這些人多少都有些改變,唯有師兄一直不變,這份心性真是讓人羨慕啊!也許讓師兄做藥師琉璃宗的住持,門派會比現在還好一些吧……"

我撇了撇嘴,住持這麼說就完全是在扯淡了,慧覺那麼不靠譜的人如果當了藥師琉璃宗的住持,估計門派都要被他給折騰散了.

藥師琉璃宗的住持給了我一顆珠子,據說是藥師琉璃宗某一袋高僧留下的舍利子,拿著這顆舍利子到外面,無論哪個佛宗都會給幾分薄面.

而且通過這顆舍利子,也能夠找到慧覺和尚,慧覺身上的琉璃碎片的確可以救阿秀.

交代完這些,住持就把我跟陳兮給放出來了,我們出去的時候還在藥師琉璃宗的遺址,只是沒有那片詭異的琉璃瓦了.

而我們才剛出來,就看到一個中年和尚一臉壞笑的站在那里,顯然是在等我們.

"嘿嘿,想不到你們這麼快就出來了,看來他們也沒吵太久嘛."

一看到慧覺,我氣不打一處來,也不管他有多少道行,上去就拽住了他的脖領子:

"你……你你!說好了得手之後發信號的,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了?"

慧覺和尚被我抓著脖領子也不惱怒,反而呵呵一笑道:

"你這小子,連師父都不叫了……藥師琉璃宗好歹也是近千年的大佛宗,你知道那佛國里有多少禁制,要突破那些禁制要花多少工夫嗎?我自己一個人拿了東西就走還尚且被留下,就別說帶上你們了."

慧覺和尚說的很干脆,不像是說假話的樣子,我的手不由的送了一些.慧覺和尚很無賴的笑笑,然後繼續說:

"而且……你剛拜了我為師,我在藥師琉璃宗是什麼地位你們也看到了,如果你這個做底子的也跟著我一塊跑路,那藥師琉璃宗會怎麼看你?恐怕……沒你的好處吧,我不自己走你們能撇清嗎?"

我仔細琢磨了一下,慧覺和尚說的的確有道理.他在藥師琉璃宗都被發配到藏經閣了,如果我也跟他混在一起,估計傳功老和尚之前許諾的一切好處都會作廢吧.

這麼看來,慧覺似乎還是一個挺靠譜的師父呢.

"那下一步,我們怎麼辦?"我好奇的問.

慧覺白了我一眼說:

"為師我已經有三四十年沒有離開藥師琉璃宗了,外面的世界究竟怎樣我一無所知,所以全靠你了!"

我無奈的看向陳兮,陳兮卻苦著臉說:

"上次你得罪了三位大前輩的事徹底惹惱了我們組織,所以我已經沒有權限調動組織的資源了,也不會有飛機來接我們……"

我歎了一口氣,怎麼就這麼倒黴啊!

好在現在交通很方便,慧覺和尚雖然三四十年沒有出過藥師琉璃宗了,但居然有身份證!用慧覺和尚的話說,藥師琉璃宗雖然要隱世但也不能跟時代脫節,做一個沒有身份證的盲流是要不得的.

所以我們三個,居然坐上了前往武當山的火車.

在火車上,慧覺和尚看什麼都新鮮,看誰穿的都奇怪,但他一身灰僧衣其實才是最奇怪的.

火車坐到一半,慧覺和尚突然跟我們說:

"想當年,我與武當派的張道友也曾一起坐過火車,那時候天下還是亂世,火車上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拍花子的,三只手的,小偷小摸的……唉,真是懷念啊."

慧覺和尚的語氣里,並沒有對那些人的厭惡,似乎還很懷念的樣子,真是有些奇怪.

見我不懂,慧覺和尚又歎道:

"徒弟啊,這佛就是道,道也就是佛.同樣這無論好人壞人,也都是一顆心罷了.不瞞你說,師父我當年在火車上偷錢包,那可是一偷一個准,可惜武當派的張道友周身都有氣機感應,這是唯一一次沒得手."

到這兒,我終于知道張真人這樣一個大真人,是怎麼跟慧覺和尚這樣的僧痞認識的了,敢情這兩個人還是不打不相識.

慧覺和尚又感慨了好半天,然後竟然在火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呼嚕打得震天響.

在慧覺和尚睡著後,陳兮把我叫了出去,要跟我單獨說些話.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偷東西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護法金身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