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凰帕第十章   
  
第十章

皇上很快就選好了黃道吉日,玄禎知道已經到了該了斷的時候。皇上想必恨不得早一點處置他,可是卻不能不讓郡主風風光光的從睿王府嫁出門,所以他這個睿王爺要變成小老百姓,至少也得等到郡主成親。

因此,他刻意挑在郡主成親前先向皇上表明心意,他必須比皇上早一步出招,置之死地而後生,他有了不當王爺的瀟灑豪情,說不定反而幫自己找到了一條更好的出路。

「三弟,你跟朕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朕正好有事找你商量。」或許是解了一樁耿耿于懷的心事,他近日心情特別愉快。

「皇上有什麼事想找臣弟商量?」即使在皇上面前,玄禎還是一樣冷冷淡淡,因為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總是教人難以窺探他的心思。

「蘭兒都要嫁人了,你是不是也該娶妻了?」

看樣子,皇上比他計算的還沒耐性,也等不及出招了。「皇上,臣弟今兒個正是為了此事而來,臣弟是有娶妻的打算。」

「哦?你想娶哪家的姑娘?」

「皇上見過,臣弟想娶的人就是秦綢兒。」

像是突然想起有這麼一號人物,祥麟恍然開口,「朕差一點把她忘了!」

「請皇上成全。」

苦惱的皺著眉,他沉思了一會兒,很無奈的說:「你自個兒應該很清楚,她是個奴才,怎麼配得上你?」

「除了她,臣弟不想娶其它的女子為妻。」

眼神轉為銳利,他不悅的道:「你這是在為難朕嗎?」

「臣弟不敢,臣弟只是個癡心人,請皇上作主。」

「朕不能答應你,想當初,太後為你挑選了蘭兒當妻子,先皇還因此給蘭兒封個郡主,就是不想委屈你,如今你卻要娶個奴才,這怎麼成呢?難道說,你非要在她和爵位之間做個選擇嗎?」

頓了一下,玄禎一派瀟灑的看著皇上,「臣弟願意為她舍棄一切。」

「你說什麼?」他一臉震驚的大叫。

「臣弟不想為難皇上,臣弟心甘情願舍棄一切換得跟她白頭偕老,請皇上成全臣弟的一片癡心。」

瞪著他半晌,祥麟一副懊惱的說:「朕不要你隨隨便便說舍棄就舍棄,朕給你時間考慮清楚,你真的因為她什麼都不要了嗎?」

「臣弟不是隨隨便便說的,臣弟已經考慮清楚了。」

見三弟如此義無反顧,他反而心生惆悵!

他一直很清楚三弟是難得一見的經世之才,他也很想借重三弟,可是心里又不免嫉妒三弟的聰明才智。父皇在世的時候,三弟就已經是他的「心病」了,他的光芒總是掩蓋身為太子的他,他憎恨這種比不上的滋味,可是三弟比任何兄弟都還敬重他,他也真的很喜歡這個最親的手足,他的心情真的很矛盾……

長聲一歎,祥麟很真誠的說:「三弟,你就不能替朕想想嗎?朕並不想失去你這個兄弟。」

長揖一拜,玄禎款款道來,「臣弟謝謝皇上的厚愛,臣弟沒出息,舍不下心愛的女子,皇上不也說過嗎?得此佳人,夫複何求?榮華富貴轉眼成空,怎勝得過可以互相扶持終老一生的知心人?」

「你只想著自個兒,可曾想過太後?太後最疼你了,你不能承歡膝下,她的心會有多痛啊!」

神情略微黯了下來,他很無奈的說:「臣弟會向太後請罪。」

「你真的不再考慮嗎?你還是可以留下秦綢兒,就是委屈她當個妾,這對她也不是說不過去啊!」

「既然臣弟心里只容得下她,又何苦再作踐其它的姑娘?皇上,你就別再勸臣弟了,臣弟心意已定,唯一的遺憾是不能再為皇上效命,臣弟對皇上甚感愧疚。」

略一沉思,祥麟傷神的揉著太陽穴,「你再讓朕好好想想,不管怎麼說,總是要等蘭兒成親唄!」

「臣弟謹遵皇上旨意。」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看著東瞧瞧、西摸摸,彷佛要把這兒的一景一物刻劃在腦海的玄禎,秦綢兒有些不放心。從宮里回來之後,他就沉默的籠罩在這股淡淡的惆悵當中,她知道他舍不下這里,沒有人願意離開自個兒的家,就是了無牽掛的她都會思念家鄉的一切。

不過最重要的是,這里還有著他難以忘情的夢想,生在帝王之家,他早就注定當個不甘平凡的人。

走上前,她溫柔的從身後圈住他,「王爺,你何苦為難自己?」

彷佛有一股沉靜祥和的風兒將他包圍,玄禎浮躁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妳真的要改口了,我很快就不是王爺了。」

輕移腳步轉至他面前,她憂心的蹙著眉,「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我已經這麼做了。」

「我總覺得你應該留在宮里。」

「宮里是個是非之地,時時刻刻都有朝不保夕的憂慮,妳難道不怕嗎?」

「不怕,你會待在我身邊不是嗎?」死,有何可懼?人生最痛苦的是必須與愛的人分離,用思念度過漫長歲月。

「是,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可是,我比較想跟妳白頭偕老。」

「你待在宮里,我們就不能白頭偕老了嗎?」

「這倒也未必,不過,機會總是比較渺茫。」

「有機會就有希望,那更沒有離開這兒的必要啊!」

看著秦綢兒豁然開朗的笑容,他覺得自個兒又更愛她了,「妳還真樂觀。」

「這樣不好嗎?希望原本就是活下去的力量,就算只有一點點,也不應該放棄,不過最要緊的是,我知道你想待在這兒。」

咦?玄禎稀奇的揚起眉,「怎麼說?」

「這……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有這種感覺。」

「妳別胡思亂想,我只要有妳,上哪兒都是一樣。」有她這麼細膩體貼的人兒待在身邊,幸福多于遺憾,他還有什麼不滿足?

輕聲一歎,她實在不忍他事事往心里擱,「玄禎,別對我隱瞞自個兒的念頭,我們要一起白頭偕老不是嗎?」

「妳真的很伶牙俐齒!」

「你不想說就罷了。」

「不是不說,而是不想存有這種念頭,我一定要娶妳為妻,而能否留在宮里,這不是我能作得了主的。」

「我不曾想過嫁給王爺。」

「妳是想告訴我,妳願意委屈當個妾嗎?」

「若是當個妾可以成全王爺的心願,我也沒有怨言。」她能夠擁有他的愛,這已經很幸福了,她還貪求什麼?

「妳這個小傻瓜。」

「你是個王爺,還是個沒沒無聞的小老百姓,我一點都不在乎,可是我希望你活得志氣高昂,當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我明白。」

長長歎了聲氣,她一副很無奈的說:「原本,我有個好消息想告訴你,可是瞧你精神不濟,我看還是過些天好了。」

「什麼好消息?」

歪著頭,她故弄玄虛的道:「你猜猜看啊!」

略微一思,他傷腦筋的搖著頭,「妳可把我考倒了,我還真想不出來妳會有什麼好消息,妳就別賣關子了,究竟是什麼事?」

「你最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

點了下她的鼻子,玄禎故作色迷迷的道:「這還用得著問嗎?當然是妳啊!」

「你正經一點!」秦綢兒羞赧的瞋了他一眼。

「我是說正經話。」他早想餓狼撲羊把她吃了,可是他知道,她總覺得對蘭兒過意不去,他也就忍了下來,反正蘭兒就快嫁人了,他也不差這些時日。

撇了撇嘴,她狀似懊惱的說:「算了,早知道你對繡畫一點也不著急,我慢慢來就好了嘛!」

「繡畫完成了?」他的精神頓時大振。

「是,就不知道王爺是否滿意?」

「我相信妳。」

「這話還是等王爺過目了以後再說,請王爺跟我來。」她溫柔的握住他的手,他們一起走過幽靜的夜色,來到了她的工作室,她打開幾案下方的抽屜,取出繡畫攤在案上。

雖然早就見過她的繡工有多麼精細,但是這一刻玄禎還是驚奇得說不出話來,她把聖上的尊貴完完全全呈現出來,可是尊貴之中又有著奇特的祥和和仁慈,而這正是他所要的皇上。

「王爺還滿意嗎?」

「無可挑剔。」

「這是王爺送給皇上的壽禮,王爺是不是應該在上頭題字?」

「筆墨伺候。」

「是。」秦綢兒連忙取來筆墨。

靜待她磨好墨,玄禎援筆濡墨,略一思忖,在右方題了「一代聖君」四個字,隨後在左方寫道:

是是非非風雨過

太平盛世見皇恩

「蘭兒出嫁那天,我再落款派人送進宮給皇上。」

「王爺,皇上一定會明白你的心意。」

左邊眉峰微微往上一挑,他饒富興味的道:「我的心意?」

「王爺不是一開頭就破題了嗎?」

她果然是個知心人!伸手將她摟進懷里,他心動的說:「綢兒,我好愛妳。」

好滿足的將臉頰枕在他胸前,她輕柔的回應,「玄禎,我也好愛你。」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明兒個就是蘭兒大喜的日子,倉卒之間,秦綢兒只來得及繡了雙枕套送給她,這一回,她還是選擇鳥中之王的鳳凰當作題材,過了今夜,她們想再見上一面恐怕是遙遙無期。

「好美哦!」蘭兒終于看到她的刺繡了。這種心情該怎麼形容呢?一見鍾情?沒錯,就是一種「為之驚豔」的一見鍾情,說不定,當初三哥哥就是這種感覺,見了她之後,才會情不自禁為她動心。

「奴婢真擔心郡主不喜歡。」

「我怎麼會不喜歡,讓妳為我費心了。」

「郡主……」

「別再叫郡主了,我們是朋友,妳應該叫我蘭兒,而且也不要再把『奴婢』兩個字掛在嘴邊了,如今妳可是三哥哥的人,身份不一樣了。」

「其實奴婢跟王爺……我……」這該怎麼說呢?無論如何,她都會讓郡主處于難堪之境,不是嗎?

「妳什麼都別說,我不怪妳,感情是無法強求的,喜歡的人偏偏不喜歡自己,這要怨月老不長眼睛,硬是牽錯了紅線。」說著說著,蘭兒還是不免一陣心酸,不過隨即甩頭一笑,真的不想讓她難過。

秦綢兒不知道說什麼好,對蘭兒,她有著難以彌補的愧疚感。

「綢兒,妳用不著覺得對不起我,我當不成三哥哥的新娘子,這都是命運的安排,與妳無關。」握住她的手,蘭兒真心誠意的道:「答應我,妳會好好守候著三哥哥,你們一定要過得很幸福。」

點了點頭,她允了她的請求。

「對了,我記得妳說過有一樣東西給我。」

「是,不過,只是個不起眼的小東西,郡主……蘭兒,妳還要嗎?」

「我要,我一定會好好收著,我不會忘了有妳這個朋友。」她是真心把綢兒當朋友,而且是一個可敬可貴的朋友。

解下系在腰上的荷包,秦綢兒取出隨身攜帶收藏在其中的荷包,「自從郡主說要當我的朋友,我就為郡主繡了這個荷包。」

接下荷包,蘭兒顫抖的看著。

「我瞧郡主像朵嬌豔的牡丹,于是繡了牡丹,希望郡主喜歡。」

淚光在眼中閃爍,蘭兒感動的說:「綢兒,妳給了我那麼多,我卻什麼也沒有給妳,我能為妳做什麼嗎?」

「答應我,妳會好好過日子。」

「妳別替我操心,我會勇敢的面對未來,希望有一天我們再度相見的時候,我可以告訴妳,我過得很幸福。」

「我們一言為定。」秦綢兒伸手跟她打勾勾。

「嗯,我們一言為定。」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蘭兒終于風風光光的嫁出睿王府,玄禎立刻派人把繡畫送進宮呈給皇上,同時著手收行囊,他知道皇上的聖旨很快就會下來,而在這之間他不打算驚動府里任何人,除了清楚此事的秦綢兒和飛天。

果然,事情如他所料,可是來的不是聖旨,而是皇上本人,皇上單獨在萬安堂見他和秦綢兒。

「綢兒,朕是來向妳要第二個理由,妳可以告訴朕了嗎?」

「是,其實奴婢的第二個理由皇上也知道,答案就在繡畫上,王爺一心一意希望皇上當個好皇帝,這不單單是為了皇上,更是為了黎民百姓。」

略一思忖,祥麟傷腦筋的說:「朕還是想不明白,朕看得很清楚,三弟在繡畫上題了年月日,這日子正是今日,當時妳應該還沒有見到題字。」

「奴婢用不著看過王爺的題字,早在王爺將繡稿交給奴婢的時候,奴婢就已經從上頭瞧出其中的含意,繡稿上的皇帝是尊貴,更是仁慈的,而奴婢只是竭盡所能呈現原來的繡稿,不知道奴婢的答案是否令皇上滿意?」

「朕真服了妳!」他由衷的說。

「奴婢給了皇上滿意的答案,皇上是不是願意允了奴婢的選擇?」

「朕早就說過了,砍妳的頭,有人會埋怨朕一輩子,而且朕還真舍不得砍妳的頭,不過,朕允了妳的心願。」

「皇上的意思是……」

「朕願意為妳保住睿王爺的爵位。」

「謝皇上恩典。」

「別急,朕還沒把話說完,這事最終還是得看睿王爺自個兒的意思。」

從頭到尾,玄禎默默的聽著他們一來一往,剛開始是霧里看花,漸漸的摸清楚他們說什麼,所有的事情連接在一起,他不能不說:得此佳人,夫複何求?

轉向他,祥麟像在試探,又像是誠心請教,「三弟,朕想問你,朕當得了一代聖君嗎?」

「皇上怎能有此疑惑?皇上胸懷天下,時時刻刻心系社稷黎民,自然可以創造百年基業,成為一代聖君。」

此刻,祥麟的心情正如同看到繡畫的那一剎那──震撼!他心心念念憂慮著別人會來搶走他的皇位,卻忘了他真正應該關心的黎民百姓。

他不想當個遺臭萬年的皇帝,更不想應驗過去的流言耳語,他希望有朝一日天下的老百姓會說,還好先皇來不及廢掉他這個太子,否則他們就得不到如此賢明的君王,他想當一代聖君,他想創造百年基業。劉邦不才,卻用了三傑定天下,而他豈會輸給一個劉邦?

「三弟,你願意成為朕的股肱大臣嗎?」

「臣弟樂意為皇上效命,可是臣弟斗膽直言,皇上心結難解,臣弟留在皇上身邊,只會讓皇上覺得處處掣肘,這對皇上不但無益,反而有害。」

祥麟沉默了下來。三弟說得一點也沒錯,他的「心病」一時半刻是治不好的,眼下三弟留在他身邊確實害處多于利益。

「對皇上來說,若是臣弟的存在只會危及宗廟社稷,臣弟又豈能戀棧爵位?」

「三弟認為朕該如何處置方為上上之策?」

「皇上為何問臣弟?皇上英明睿智,這上上之策早就在皇上的腦子里了,不是嗎?」他總不能為自己決定出路,這事該由皇上定奪。

沉吟了半晌,祥麟款款說道:「朕一直想深入民間,體察民情,不如,朕命三弟為欽差大臣,三弟就代朕巡視天下,看看百姓們過得好不好,有什麼冤屈,別教朕給那些朝廷命官唬弄蒙蔽了雙眼。」

「皇上聖明,不過,既然臣弟是代皇上體察民情,真正了解百姓們的生活,臣弟以為雖是欽差,還是不宜驚動官員們。」

「好,就這麼辦,不過一年半載還是得回京里瞧瞧,別教太後太思念你了,偶爾也可以陪朕下盤棋,說說體己的話。」

「臣弟遵旨。」

「還有,朕作主,你在離京前把婚事辦一辦,不過,綢兒的身份總是個麻煩,你們只能簡單拜個堂。」祥麟再度轉向秦綢兒,「妳應該不會跟朕計較這麼一點小事吧!」

「皇恩浩瀚,奴婢感激皇上的恩典。」

「三弟,記得帶綢兒進宮給太後瞧瞧,請太後幫你們挑個黃道吉日。」輕松的站起身,他手一擺,「時候不早了,朕該回宮了。」

「臣弟(奴婢)恭送皇上。」

這好像一場夢,秦綢兒真不敢相信事情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綢兒,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們就別再耽誤時間了。」此刻萬安堂只剩他們兩人,玄禎突然一把抱起她。

「你干什麼?」她驚慌的圈住他的脖子,生怕他一不留神把自個兒摔在地上。

「洞房啊!」

「洞房?」紅霞瞬間爬滿了面頰。

「我知道妳很開心,這一刻妳已經等很久了唄!」

「你又不正經了。」她嬌嗔的睨了他一眼。

「我愛妳,真的好愛妳!」

「我也是,我感謝上蒼讓我遇見王爺。」她安心的依偎在他胸前,不管未來如何,她知道自己不再孤單,深愛的他會陪她走過每個晨昏,一起面對生命中起伏不定的波濤。

【全書完】

*欲知來自杭州繡坊的韋絲絲,如何因繡嫁衣意外串起癡情戀,請看艾佟花園春天系列075囍上眉梢之《鴛鴦錦》

上篇: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