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凰帕第七章   
  
第七章

這幾天,她不眠不休的把所有的心思全部擺在繡畫上,免得她一停下來,腦子就想到郡主說的話,那一字一句不斷的在她心里發酸發酵,她為郡主難過,她也為人的身由不己難過,這就是命運嗎?雖然說天命難違,但是不該盡人事嗎?

「秦姑娘……秦姑娘……」小喜大呼小叫的跑進房里,直接沖到秦綢兒面前,也不管她這會兒是否在干活,「不好了,郡主昏倒了!」

心急的站起身,她上前抓住小喜,「郡主怎麼會昏倒了?」

「郡主接下聖旨之後就昏倒了。」

忽覺眼前一暗,她連忙兩眼一閉,身子不禁微微一晃。聖旨已下,這會兒想教皇上收回成命更是難如登天。

「秦姑娘,妳怎麼了?」小喜擔心的叫道。

長長吐了一口氣,她緩緩睜開眼睛,「我沒事。」

小喜安慰的拍了拍胸口,「秦姑娘,妳可別嚇我,我以為連妳也要昏倒了。」

「王爺知道嗎?」

忍不住歎氣,小喜像在抱怨又像在發牢騷,「王爺怎麼會不知道呢?不過,那有什麼用?王爺這回是鐵了心,什麼事都不想管,他只吩咐李總管多派幾個人照顧郡主,連去看郡主一眼都不肯。」

真是奇怪,有一件事她一直想不明白,雖然王爺對這件事的態度很無情,可是不管怎麼說,他一向很疼愛郡主,為什麼這會兒連關心一下郡主都不願意?

「秦姑娘,郡主真的好可憐哦!」

「難就難在這是聖旨,除了皇上,誰都沒法子幫助郡主脫離困境。」

「可是,妳不知道那個怡王爺有多討人厭,驕縱貪玩,京城的百姓沒有一個喜歡他,真不知道皇上在想什麼,他怎麼會把自己最疼愛的郡主嫁給那種人?萬一郡主因此想不開尋死怎麼辦?」

「郡主不會這麼做。」

「郡主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妳教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妳別嚇我。」秦綢兒聽得心驚肉跳的。小喜確實說對了一件事,郡主一直受盡寵愛,她看似嬌貴率性,其實很脆弱,一下子天地變色,她怎麼受得了?

「我真的好擔心。」

沉吟半晌,她也真的很不放心,「我去瞧瞧好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小月,郡主醒了嗎?」房門一開,秦綢兒心急的問。

「醒了,可是……」小月還是側過身子讓她自個兒看。

看到郡主像個雕像似的坐在炕上,兩眼無神的望著前方,昔日熱情活潑的可人兒變成這般癡傻的模樣,真是教人鼻酸。

秦綢兒走進屋內,在她面前蹲下,溫柔的握住那雙冰冷的手。這一次她什麼也不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等她自個兒有反應。

不知道過了多久,蘭兒終于說話了,她的聲音聽起來空空洞洞的,好像沒有靈魂似的,「綢兒,妳知道嗎?我一直想著,若是我的脖子往白綾上一吊,三哥哥見了會說什麼?皇帝哥哥見了又會說什麼?他們會難過嗎?他們會為我流下眼淚嗎?他們會後悔今日對我的殘忍嗎?妳想,他們會嗎?」

「不可以!」秦綢兒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吶喊,「郡主千萬不可以做傻事!」

心一震,蘭兒的魂魄終于歸位了,「不可以嗎?我也知道這樣好傻好傻,可是我的腦子就是停不下來。」

「這世上每個角落都有著悲傷的故事,有些人有一頓沒一頓,腦子卻還是想著如何活下來,因為活著就是希望,無論希望多渺小,他們都願意為生命奮斗。

「有些人原本活得還算過得去,卻敵不過死神的召喚,奴婢的父母就是如此,一場瘟疫,生命由不得自己,這才知道,原來單單活著就是一種幸福。貧窮也好,富裕也好,生老病死原本就不是自個兒可以作主,為何要舍棄活著的可貴?」

淚水緩緩的溢出眼眶,蘭兒語帶哽咽的道:「其實,我根本沒有勇氣做傻事,可是,我也沒有勇氣面對未來,我真的好苦好苦,妳說,我該怎麼辦?」

腦子突然有一道念頭閃過……身子一僵,秦綢兒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毅然決然說出那股瘋狂的想法,「逃!」

「……妳說什麼?」蘭兒顯然嚇了一跳。

「逃,比起做傻事、比起面對未來都更需要勇氣,但是郡主可以得到一個全新的未來。」

「秦姑娘,妳瘋了是不是?怎麼可以勸郡主逃走?」小月聽得膽戰心驚,眼皮一直狂跳,「妳知道違抗聖旨的下場嗎?這是死路一條啊!」

「郡主都不想活命了,那還有什麼好怕的?不如,大膽的選擇一個可以扭轉命運的機會,況且,皇上一向疼愛郡主,他又怎麼忍心砍郡主的頭?還有,奴婢也相信在生死交關的時候,太後一定會盡全力保住郡主的命,那郡主為何不能放手一搏?」

「這……不對不對,我們根本逃不了!」小月堅決反對這種瘋狂的行徑。

「這確實很難,可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不行不行,這不是在開玩笑……」

「逃不成,郡主也不會有事,頂多挨頓罵。」

雙手合十,小月苦苦哀求,「秦姑娘,妳別再說了好不好?萬一不小心被聽見了,妳這條小命也沒了。」

頓了一下,秦綢兒心疼的看著臉上還留著淚痕的蘭兒,「奴婢怎麼能狠心棄朋友不顧?雖知道這樣太過膽大妄為,奴婢卻不能不說,連一絲絲機會也不願意給自己,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那一絲絲機會得拿自個兒的命來賭,這未免太任性了。」

也許,但是她的目光依然堅定的看著蘭兒,「郡主以為呢?」

彷佛過了一世紀那麼久,蘭兒終于說話了,「給我三天的時間好好想想。」

「郡主,妳別聽秦姑娘胡言亂語。」

「妳別急,我不是說會好好想想嗎?若是行不通,我們就別試了。」

這一說,小月的心情更沉重了,「若是行得通,不就要試了嗎?」

不再言語,蘭兒似乎又陷入自個兒的世界。她在想,她真的有勇氣為這一絲絲的機會付出一切嗎?

小月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一場驚天動地的災難就要發生了。可是她能怎麼辦?唯有祈求老天爺可憐郡主,千萬別讓郡主遭遇任何不幸。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回到房里,夜已經深了,還好小喜很貼心的先幫她點亮了燈火,她不用摸黑找打火石。

房門一關,秦綢兒失神的靠在門板上。她是不是太沖動了?無論郡主是否能脫逃成功,若王爺知道這是她出的主意,她一定會被降罪,搞不好,還會賠上自個兒的命……她在愁什麼?若是她的命該絕,那又如何?她是一個沒有牽掛的人,還有什麼好計較?

自從郡主問她,可以當她的朋友嗎?似乎就注定她必定要卷入郡主的喜怒哀樂當中,雖然她們之間始終隔著無法跨越的距離,還有著微妙的心結,但是那一刻的感動卻深植她的內心,從那時候起,她就沒辦法將郡主隔絕在心房外。

這一輩子,她都會當郡主是朋友,若她必須為朋友賠上自己的命,這也只能說她命該如此。

「妳再不回來,我就要派人去找妳了。」

嚇!驚慌的往後一跳,她慌亂的瞪著不知道從哪兒蹦出來的玄禎,「王爺!」

「我好像老在嚇妳。」他像在責怪自己,又像在取笑她。

「王爺有事可以派人召喚奴婢,用不著親自前來奴婢這兒,若是教人瞧見了,有損王爺的身份。」

「妳還記得我的身份嗎?」

「奴婢片刻不敢忘記。」

「是嗎?」舉步向她逼近,他的眼神轉為咄咄逼人,「可是我告誡妳的話,妳一句也沒擱在心上。」

「王、王爺究竟想說什麼?」秦綢兒一陣心慌的咽了口口水,四周的溫度急劇攀升,她感覺到一股強烈的不安鎖住她的四肢百骸,令她無法動彈,就如同掉落蛛網的蟲子,眼看著獵人一步一步逼近,卻只能無能為力的在原地掙紮。

隔著不到一步的距離,他停下腳步,像在責備她,又像是拿她莫可奈何似的說:「綢兒,為什麼非要招惹我?」

「奴婢不明白王爺的意思。」她從來沒有招惹他的念頭,尤其那天發生那件事情之後,她更是命令自己連想都不能想他,唯有將他徹底逐出腦海,才能斷了對他萌生的愛意,她不想離開京城的時候痛不欲生。

「妳是不是去蘭兒那里?」

「是,奴婢不能去郡主那兒嗎?」

「我還得再說幾次別多管閑事,妳才會謹記在心?」為了掩飾內心的焦慮,玄禎的口氣比平日更為冷冽。他是在保護她,他不想要她發生任何事情。

微微揚起下巴,秦綢兒倔強的看著他,「王爺多慮了,奴婢只是沒法子像王爺如此殘酷的冷眼旁觀,奴婢只想在郡主最無助的時候關心她,也許是無濟于事的言詞,但對郡主來說,卻是活下去的力量。」

殘酷?冷然一笑,抬起右手,指腹輕輕愛撫她的頰骨,他聽似冷漠的聲音有著不易察覺的無奈,「妳不懂,這就是我和蘭兒無法抗拒的命運。」

聞言,她為他心疼,「奴婢可以為王爺做什麼?」

「置身事外。」

一陣寒意襲上心頭,她為他只想著明哲保身的態度感到心痛難過,「王爺,奴婢也許不懂,但是奴婢會為了自己的信念而活,即使要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奴婢也心甘樂意。」

頓了頓,玄禎近乎喃喃自語的說著內心的矛盾,「我真不希望妳如此固執,可是妳的固執為何如此教我動心?」

秦綢兒驚愕的看著他。她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綢兒,妳為何不離我遠一點?」

「奴婢……奴婢沒有……」看著越來越逼近的俊顏,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頓覺口干舌躁,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若非背抵著門,她兩只腳早就站不住了。

「妳有,妳害我心神不甯。」

「……王爺,你別跟奴婢開玩笑,奴婢承受不起。」

「我甯可自個兒是在開妳玩笑,我也用不著為妳擔心。」

雖然她甯可這不是真心話,但是她知道他句句出于肺腑。原來,郡主不是胡亂猜疑,可是,為何如此?他怎麼會對她這個卑微的繡女動了心?

當她腦袋一片混亂的時候,他俯身掠取她輕啟的朱唇,再度品嘗她的甜美,不同于上一次躁進的激情,這一次是近似絕望的纏綿,連他自個兒都不願意相信,她竟然如此固執的盤據他的心頭,而且已經嚴重威脅他的理智,他不應該讓她成為他的要害,他不應該讓這份情感越演越烈……這一刻,什麼都不重要,他只想滿足對她的渴望。

許久,他緩緩的放開她,直到兩人的氣息漸漸平穩下來,他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又一次提出嚴厲的警告,「綢兒,若是出了什麼事,我不會放過妳。」

她也堅定的迎向他的警告,「不管王爺怎麼對待奴婢,奴婢都不會怪王爺。」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三天到了,秦綢兒趁著夜色悄悄的來到郡主的房里。此事關系重大,她還是盡可能行事低調,免得又傳到王爺那兒。

「不知道郡主想明白了嗎?」

「郡主,妳千萬別沖動哦!」小月急急的插嘴。

「小月,可以請妳安安靜靜別說話嗎?」今兒個蘭兒看起來特別沉靜,顯然她已經想通了。

咬著下唇,小月很不甘心的轉開身子。

緩緩吐了一口氣,蘭兒道出自個兒深思後的結果,「綢兒,我想給自己一絲絲的機會,可是,我能逃到哪兒呢?三哥哥、太後、皇帝哥哥,他們是我在世上僅有的親人,我根本無處可去。」

「郡主跟奴婢一起去蘇州。」其實這三天,她自個兒也在思考,嬌貴的郡主怎麼禁得起長途跋涉的奔波?而且郡主應該躲到哪兒才好?單靠小月照顧郡主太辛苦了,再說,小月恐怕沒有單獨陪伴郡主出過遠門的經驗,她真的放心不下,想來想去,她最好跟著她們。

許久,蘭兒才吐出話來,「什麼?」

「雖然奴婢在蘇州沒有家產,可是那兒畢竟是奴婢從小生長的故鄉,奴婢在那兒想找個棲息之處並不難,不過,恐怕得辛苦郡主了。」

「綢兒,妳用不著為我這麼做,這是我的事,我該自個兒承擔一切。」

「奴婢說過了,奴婢怎麼能狠心棄朋友不顧?」

張著嘴,蘭兒卻說不出話來。她從來不知道感動竟然是如此美妙的事,雖然眼淚不停的滾滾而下,卻是充滿喜悅的眼淚,因為她並不孤單,有個可以在患難中扶持的朋友是多麼幸福啊!

「雖然奴婢也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但是多一份力量,總是多一份幫助啊,請郡主讓奴婢在一旁伺候妳。」

半晌,哽咽的聲音終于吐出話來,「綢兒,我真的很開心有妳這個朋友。」

「郡主願意當奴婢是朋友,奴婢也很開心。」

「郡主,我們真的要離開嗎?」小月忍不住又跳出來說話了。雖然她曾經陪著郡主隨皇家到承德的離宮,不過當時舒舒服服的坐在車上,她只要陪伴著郡主,一路上說說笑笑,什麼事都有人伺候,這回可就不同了,事事都得自個兒來,而且還是逃亡,她真的很擔心。

「小月,若是妳怕吃苦受罪,就當作什麼事都不知道,留在這兒好了。」

這一聽,她可慌了,「郡主怎麼可以不要小月呢?雖然小月膽子小,又沒有多大的用處,可是小月說過了,一輩子都要跟著郡主!」

「我不是不要妳,我是不想拖累妳。」

「郡主當初買下小月當丫頭,小月就很清楚,不管遇到什麼困難,小月都會待在郡主身邊伺候。」

「妳這麼想,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其實我也離不開妳啊!」

小月安心的笑了,不過下一刻她又皺起眉,目光立刻轉向秦綢兒。她對逃亡可是一點概念也沒有!「我們要怎麼離開?」

「這一點我想過了,我們必須想個法子弄輛馬車載我們出城。我們先到通州,再由那兒搭船南下。」

「這會兒府里每個人都瞪著眼睛盯著我,我要輛馬車一定會令人起疑心。」

「這事得俏悄進行,千萬別打草驚蛇,否則就走不了了。」

「我想,弄輛馬車載我們出城倒不難,可是到通州就不好為難人家了。」畢竟是下人,小月的門路當然比郡主多。

「我們用不著為難人家,」秦綢兒走過那段路程,「妳沒聽過進了通州就等于到了京城嗎?我們直接用走的,不過,最好可以弄到男裝,女兒家行動上總是比較不方便。」

蘭兒立即道:「這個小月一定有法子。」她曾經扮過男裝,不過當時是好玩。

「小月,還得請妳打點一些路上吃的、穿的、用的,我也會准備一些,三天的時間夠妳張羅嗎?」

「我想沒問題。」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三天後,我們過了四更起程,剛好天亮的時候出城,先在通州過一夜,隔日再搭船南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這是一個難以平靜的夜晚,秦綢兒雙手環抱拱起的雙腳坐在床上。過了四更她就要離開這兒了,繡畫經過這幾天的趕工,主要的部份已經完成了,剩下的部份交給哪個繡女都不成問題,說起來她已經沒什麼牽掛了,可是,她心頭總有一股戀戀不舍,難道是因為臨走前不能見王爺一面嗎?

她不想否認,她很想見他一面,就是一眼也好,可是她又不能去找他……一旦惹上「情」字,想把一個人逐出腦海談何容易?

「妳在想什麼?」玄禎站在隔開內房和前廳的拱門邊。

雖然他老是不打一聲招呼就蹦出來,她還是嚇了一跳,「王爺!」

「我不想嚇妳,可是也不知道為何,今晚特別想見妳。」他很難再隱藏自己的渴望,每次見到她,他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震撼,她又比上次更令他心動……他真不該放縱自己來看她,但是雙腳似乎有自個兒的主張,情不自禁就往這兒走來。

羞赧的紅了臉,秦綢兒連忙下了床,試著用輕松的態度來掩飾內心的慌亂。

「王爺說話越來越不正經。」

「過來。」

踟躕了半晌,她顫抖的一步一步來到他面前。

「剛剛我敲了門,妳大概想心事想得太認真了沒聽見,因為門沒上閂,我就自個兒進來了。」雖說這兒是睿王府,可是若有膽大妄為的宵小侵入,她門沒上閂還是很危險。

「奴婢想待會兒還要去院子走走,所以門沒上閂。」因為過了四更就要離開,她怕自個兒睡太沉了,所以門不敢上閂,就是為了方便小月進來喚醒她。

抬起右手,他忘情的撫摸那張纖細的嬌顏,勝過她的美人兒,他見過無數,可是為何獨獨對她情難自禁?

「奴婢有什麼不對嗎?」她覺得自個兒的心髒快要蹦出胸口了。

「妳太固執了,總是教人放心不下。」

「奴婢身份卑微,不值得王爺放不下心。」

頓了頓,玄禎教人摸不著頭緒的問:「綢兒,妳知道當今皇上是什麼樣的人?」

盡管不懂他提出這個問題有何用意,秦綢兒還是很認真的回答,「不知道,奴婢只是個平凡的小老百姓,但求衣食無缺,平平安安過日子,當今皇上是什麼樣的人又有何重要?」

「說得好,對平凡的小老百姓來說,有好日子可過就好了,沒有人真正在乎當今皇上是什麼樣的人,不過,我告訴妳當今皇上是什麼樣的人,他有雄才大略,他有愛民之心,可是卻不容許一絲絲忤逆之心。」

眼皮抽動了一下,她有些不安,「王爺究竟想告訴奴婢什麼?」

「蕙質蘭心的妳怎麼會不明白我的意思?除非妳不想明白。」

她確實明白,可是令她驚慌的是,他似乎已經猜到她想助郡主逃走的計劃,難道他派人暗中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嗎?她突然覺得很不安,她們可以成功嗎?

「綢兒,不管妳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我不會原諒犯錯的人,妳懂嗎?」

「奴婢懂。」

「我希望妳是真的懂。」

噗哧一笑,秦綢兒覺得很有趣的瞅著他。

玄禎挑了挑眉,不明白什麼事逗她開心。

「王爺老當奴婢是三歲小孩。」

「妳若是三歲小孩,我大概不會老想著妳。」

「王爺又不正經了。」

猛然將她摟進懷里,他真想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面,他也不懂自個兒哪兒不對勁,這些天老覺得心很慌,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

先是一僵,她慢慢放松自己偎在他胸前。過了今夜,她恐怕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就讓她好好的擁抱這一刻。

秦綢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喜歡他的懷抱,感覺好溫暖、好幸福,雖然這害她心跳不聽使喚的亂了。「時候不早了,王爺是不是應該回房歇著了?」

頃刻,他緩緩的推開她,「確實不早了,妳也早點歇著。」

「是,奴婢送王爺。」

「不用了,夜深了。」不過,腳步遲疑了片刻,他方才轉身離開。

一會兒後,她走到櫃子取出王爺的披風放進行囊。原本是不想帶走不屬于她的東西,可是,就讓她自私一次,偷偷擁有他的這份情。

再度上了床,她輾轉反側才人了眠,這一夜,她的夢里全是他。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雖然驚心動魄,她們終究順利的出了城,然而,這卻是旅程的開始,尤其對嬌貴的郡主來說,這是一場災難的起頭,不到一個時辰她就吃不消了,不過她還是咬著牙撐了下去,她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可是現實到底擊垮了她,她實在沒力氣再走下去了。

「綢兒,我不行了。」蘭兒無助的抓住秦綢兒的手。

「少爺,我們坐下來歇會兒。」上了馬車,換上男裝,秦綢兒就改口了。

找個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蘭兒輕輕捶打著快要麻痹的雙腳。

取出手絹,秦綢兒細心的為她拭去臉上的汗珠,「妳再忍著點,我們就快到通州了。」

「我怕我走不到通州。」

「我也快走不動了。」小月也忍不住吐苦水。

「沒有問題,我們已經走了那麼一大段路,一定走得到。」

搖了搖頭,蘭兒不得不認清楚自己的無能,「可是,我再也走不動了,時候也不早了,天黑之前恐怕進不了通州。」

她知道郡主說的是事實,這種情況下,她們恐怕要露宿荒野,她倒無所謂,郡主恐怕就吃不消了。

「我想,我來背少爺好了。」

「什麼?」

「我們越早進入通州越好,萬一睿王爺的人追來了,我們也比較容易藏匿。」接著,她轉向小月體貼的道:「妳再辛苦一點好嗎?」

「秦姑娘沒問題,我當然也熬得住。」小月打起精神道。秦姑娘已經做那麼多了,她可不能再給人家添麻煩。

「不行,妳自個兒都那麼累了,怎麼還有多余的力氣背我?」蘭兒不贊成的搖著頭。

「我可以,請少爺上來。」秦綢兒背過身子對著她。

「綢兒……」

「時候不早了,請少爺別再遲疑。」

沒時間再猶豫了,蘭兒硬著頭皮爬上她的背。

她們再度上路,秦綢兒的步伐越來越緩慢沉重,額上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滑下臉龐。她快要支撐不住了,可是她不停的告訴自己,她絕對不能倒下來,否則這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綢兒,我想放棄了,我根本逃不了,因為我太沒出息了。」禁不住的,淚水漸漸向眼眶凝聚,蘭兒可以感覺到她的步伐有多麼艱辛。她還能撐多久?倒下來是遲早的事,她又怎麼忍心如此折磨她?

「別輕言放棄好嗎?」

「妳為我做得已經夠多了,妳可以放手了。」

「奴婢不能放手,這是奴婢對朋友的承諾。」

「妳怎麼這麼傻呢?」眼淚終于決堤了,蘭兒緊咬著下唇阻止自己哭出聲音,她為她的堅持感動,更為她的固執心疼。

「能夠為一件事情傻,這也是一種幸福。」

這時,她們聽見一陣馬蹄聲傳來,蘭兒心里有數的閉上眼睛,「綢兒,我們已經盡力了,妳可以放我下來了。」

「我們先躲起來……」

「我為自己努力過了,我再也沒有遺憾了,這就夠了。」

沒有遺憾……秦綢兒妥協了,她放下郡主,等候漸漸逼近的馬蹄聲。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