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凰帕第六章   
  
第六章

「最近五弟越來越懂事了,這都是你的功勞。」祥麟今日看起來神采奕奕,顯然心情非常愉快。

「這是因為皇上管教有方。」在他面前,玄禎一點小事也不敢居功。

微微皺著眉,祥麟一臉不悅的睨著他,「你越來越會拍朕的馬屁。」

「雖然臣弟獻上良策,但是若沒有皇上的巧用,良策有何用處?所以臣弟說,這是因為皇上管教有方。」玄禎不慌不忙的道。

眉頭緩緩舒展開來,皇上點頭道:「你說得有理,不過,朕還是要好好賞你,你要什麼?」

頓了一下,他斗膽的說:「臣弟什麼都不缺,若是皇上非要賞臣弟不可,就讓臣弟有生之年可以見到皇上成為聖明君主,締創百年盛世。」

有生之年?這是要朕保他的一生嗎?三弟太聰明了,可是,為何他不能再笨一點?笨一點,朕就不用如此防備、如此不安,生怕他哪天突然起了異心,成了朕的惡夢,不管怎麼說,他們是最親的手足,朕也很想保他善終啊!

眉一揚,祥麟似笑非笑的道:「三弟真是貪心。」

「皇上恕罪。」

「不怪你,朕自個兒說要賞你,不過,朕本來就應該當聖明君主,這怎麼可以算是賞賜?這樣子好了,這事先記著,等你想清楚要什麼,你再告訴朕。」

「謝皇上恩典。」

沉吟了半晌,皇上一副拿不定主意的問:「三弟,朕仔細想過你說的話,你說得一點也沒錯,五弟孩子心性,腦子只想著玩,是非對錯分不清楚,朕若是早一點幫他挑個賢妻,你覺得如何?」

「這是個好主意,有個賢妻在一旁督導他,他驕縱的性子自然會慢慢收斂,等子嗣呱呱落地,他就會更沉穩懂事。」

「朕也是這麼想,可是,若是朕想將蘭兒指給五弟,你意下如何?」

經過飛天的提醒,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備,可是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想到六弟會出這種主意。

「無論皇上想作主將蘭兒許給誰,臣弟都無話可說,臣弟一心一意希望蘭兒幸福,相信皇上也是一樣的心情。」

「蘭兒就像朕的妹妹一樣,朕當然希望她幸福,五弟深愛蘭兒,也向朕發下重誓,他一定會給蘭兒幸福。」

「這事但憑皇上作主。」

「不過朕知道,蘭兒是太後為你訂下的媳婦兒,所以朕想知道你的意思。」皇上的眼神轉為銳利,默默的打量玄禎臉上的表情,不過,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太後相信臣弟會照顧她最疼愛的蘭兒,因此希望蘭兒可以嫁給臣弟,可是,五弟若能夠做得比臣弟更好,蘭兒嫁給五弟也是她的福氣。」

「太好了,三弟跟朕的想法一樣,那朕就放心了。」手一擺,皇上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朕乏了,你先退下唄!」

玄禎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禮告退,即使最後一刻他也不敢松懈。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這種心情很矛盾,這一次,他竟然感謝皇上對他使心眼。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自個兒要娶蘭兒為妻,他疼愛她、呵護她,可是,他就是無法對她產生男女之情,也許是她總像個長不大的妹子。

不管如何,他是抱定主意等候懿旨迎娶蘭兒,即使他已對一個卑微的繡女動了心、生了愛,還是不敢忘了自個兒的身份。出身皇家,他哪有資格擁有私欲?萬萬沒想到,皇上卻插手扭轉了這段注定的姻緣。雖然皇上別有用心,卻改變了他的命運,他該是喜,還是悲?

皇上的一句話,天變地,地變天,天下蒼生的命運全操之于他,莫怪皇上甯可草木皆兵也要保住權位,權力的美味太令人著迷了。

「皇上今兒個沒出文章考三爺嗎?」飛天稀奇的看著主子異常輕快的神情。每次皇上單獨召見三爺,三爺回來之後總是變得特別陰沉,哪會有這般愉悅的心情?真是古怪極了!

「你希望皇上出文章考我嗎?」

「主子太平,奴才就太平,我怎麼會希望皇上出文章考三爺呢?」頓了一下,他狀似想不明白的撫著下巴,「不過,三爺想太平應該還早得很,皇上沒道理不出招啊!」

「你說對了,皇上是出了篇文章考我。」

咦?「皇上出了什麼文章?」

「皇上要將蘭兒許給怡王爺。」

飛天差點從炕上跌了下來。皇上這一次會不會太狠了?蘭兒郡主明明是三爺的妻子,怎麼可以讓她改嫁五爺呢?

不過,這會兒他終于明白三爺為何心情如此輕快,蘭兒郡主對三爺來說是太後托付的責任,三爺是個盡責的人,如今卸了這份責任,說起來是少了一個牽掛,可是……「三爺怎麼回皇上?」

「你認為皇上這回想干什麼?」

沉吟片刻,飛天娓娓道來,「誰都知道蘭兒郡主是三爺未過門的妻子,皇上卻要三爺把未婚妻讓給五爺,我想,皇上是想看看三爺究竟有多大的容忍度,換一句話說唄,三爺對皇上究竟有多忠心。」

「這是其一,還有其二,皇上是讓我知道皇權不容對抗。」在皇上看來,他必須把未婚妻讓給別人,這是一種恥辱,而皇上要他把這樣的恥辱吞下,他就是咬牙切齒也得認了。

「皇上什麼都算盡了,就是沒算到三爺對郡主的感情。」今兒個三爺若是深愛著郡主,恐怕就不會任人宰割了。

「聰明一世,也有胡塗一時。」

「三爺這話說得好,不過人要犯胡塗的時候,哪會相信自個兒真胡塗了。」一語雙關,飛天也是借機提醒主子,最好不要對秦綢兒動心,否則想保住功名爵位,難啊!

「這倒是。」

「三爺准備什麼時候告訴蘭兒郡主?」

「這是皇上的事,皇上自有主張,用不著我多事。」

突然變得坐立難安,飛天清了清喉嚨,一臉靦觍的道:「三爺,我可以向你告個假嗎?」若是郡主知道這事,睿王府恐怕要驚天動地了,他還是早一步落跑,要不然府里的人成天找他想法子幫郡主,他可要頭疼了。

「上哪兒?」

「悅朋客棧。」應該沒有人規定避難要逃到天涯海角唄!

「你不能跑遠一點嗎?」

「三爺別挖苦我了,我是個文弱書生,跑太遠身子會吃不消。」

「若是不怕遇見熟人,不好解釋,你想上哪兒都行,別待太久就是了。」

「三爺派鐵漢捎句話,我就銷假回府。」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她不相信,這不是真的!

從宮中回到睿王府,蘭兒這一路上不停的安慰自己。皇帝哥哥是在開玩笑,誰都知道她要嫁的人是三哥哥,怎麼會是那個驕縱貪玩的怡王爺?

她要問三哥哥,三哥哥一定會告訴她,沒這回事,皇帝哥哥是在嚇唬她,可是,為何她的眼淚流個不停?不哭不哭,老天爺不會對她如此殘忍,她只想嫁給三哥哥,得不到他的愛也沒關系……

一會兒用走的,一會兒用跑的,蘭兒來到書房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了,喘個不停,看著玄禎,她的眼淚更是不聽使喚的越流越凶。

「怎麼了?誰欺負妳?」站起身,玄禎走了過去,伸手輕輕的抹去她臉上的淚水,「好了,別哭了,小心變成丑八怪。」

「三哥哥!」蘭兒突然一把抱住他,「你告訴我,這是不是真的?」

溫柔的拍著她的背,他輕聲的問:「什麼是不是真的?」

「我要嫁的人是三哥哥對不對?」

他面對她的時候到了,「皇上決定把妳許給怡王爺是嗎?」

怔了一下,她顫抖的垂下雙手往後一退,「你真的早就知道了!」

「是,我早就知道了,可是皇上沒有下旨之前,隨時可以改變主意。」

「你還是可以先告訴我,我可以請太後出面打消皇上的念頭。」

「妳去找過太後了嗎?」確實,如今可以阻止皇上下旨的人唯有太後,可是,皇上難道會不清楚太後很可能成為這件事的絆腳石嗎?若是他猜得沒錯,皇上早就擬好一套足以勸服太後的說詞,而太後又能如何,九五至尊的皇上才是真正的掌權者。

搖了搖頭,她一聽到皇帝哥哥說,他已經征詢過三哥哥和太後的意思,她整個腦子全是三哥哥,為什麼三哥哥沒向她提起這事?她哪里還想得到找太後幫忙?

「蘭兒,妳應該知道,若是皇上願意改變心意,即使下了聖旨,還是可以收回成命,但是皇上執意如此,誰也無法扭轉乾坤。」

身子微微一晃,她的心瞬間充滿了絕望,「你是想告訴我,聖心已定,我用不著再做無謂的掙紮嗎?」

「蘭兒,身為皇上的子民,我們的命運都不是自個兒可以決定的,妳懂嗎?」

不,她不懂,她只想知道他心里是否有一點點屬于她的空間,「告訴我,你可曾試著反抗皇上?」

「我不能這麼做。」

是嗎?原來心如刀割是這種滋味,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如果就這麼死掉的話,她是不是可以就此解脫?

「蘭兒,別怪三哥哥……」

摀住耳朵,她不要聽,他怎麼可以對她如此殘酷?她愛他,從小到大,她盼著她的三哥哥迎娶她,可是他卻毫不留戀的將她拱手讓人,他就這麼討厭她嗎?她要的不多,真的,她只是想當他的新娘子……

「我好恨!」說完,蘭兒兩眼一閉,身子突然變得好輕好輕。她不知道自個兒發生了什麼事,隱隱約約之間,她聽見三哥哥呼喚的聲音,可是她不想出聲響應,清醒,只會更痛更痛,她真希望可以永遠不必面對這些……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皇上將蘭兒指給怡王爺一事,不到一日的工夫就在睿王府里傳得沸沸揚揚,不過,對于獨立在自個兒小天地的秦綢兒來說,睿王府就是塌下來了,她可能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除非小喜多嘴告訴她。

小喜第一個時間就得到消息了,可是幾度話到了嘴邊又吞回腹中。她總有一種感覺,若是把秦姑娘扯進這件事好像不太明智,這很可能為秦姑娘帶來麻煩,偏偏教她假裝什麼事也沒發生,她又覺得很痛苦,這該怎麼辦?

「小喜,妳有心事嗎?」秦綢兒心細如發,瞧她心神不甯就知道有事。

「我……沒事。」她心虛的微微撇開頭。

「可是,妳臉上寫著妳有心事。」

下意識的摸著臉,小喜有些慌張、有些疑惑的問:「我臉上有寫字?」

「雖然沒寫字,不過意思差不多。」

拍了拍胸口,她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秦姑娘,妳怎麼可以嚇人?」

「我沒有嚇妳,我只是把瞧見的說出來而已。」

「秦姑娘,沒想到妳也會耍嘴皮子!」小喜大驚小怪的圓瞪著眼。

「有事別悶在心里頭,說出來也許我可以幫妳出個主意。」

「我、我真的沒事,可是……可是郡主有事。」還是說出來好了,否則她真的會悶壞了。

神色一慌,她不安的問:「郡主怎麼了?」

小喜長長的歎了一聲氣,「皇上已經決定把郡主嫁給怡王爺,郡主難過得昏倒了一天一夜,這會兒是醒了,可是把自個兒關在房里不跟任何人說話。」

像是受到嚴重的打擊似的,秦綢兒傻得說不出話來。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轉變?她眼前不由得掠過郡主每次說起要嫁三哥哥的表情,郡主是那麼殷殷的盼著,從小到大,如今卻要……這教她情何以堪?

「秦姑娘,妳怎麼了?」小喜慌張的在她面前揮著手。

一會兒,她緩緩的搖了搖頭,「我沒事,王爺怎麼說?」

「這是皇上的意思,這會兒連太後都沒辦法插手,王爺還能說什麼。」

「皇上難道不知道郡主喜歡的人是王爺嗎?」

「我也不太清楚,這會兒府里好亂,到處都有耳語,這兒一句、那兒一句,誰也沒法子說明白。」

「秦姑娘!」小月不知何時來到了房門口。

「是不是郡主出了什麼事?」她心急的跳起身沖了過去。

「秦姑娘,我家郡主不吃不喝,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病倒的,我真的一點法子也沒有,妳幫我勸勸她好不好?」小月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

「妳有沒有去找王爺?」

「我去找過了,王爺說郡主很快就沒事了。怎麼會沒事呢?郡主看起來都快斷氣了,我真的好擔心、好擔心。」

「我知道了,請妳帶路,我去跟郡主說說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原本活潑嬌貴的金枝玉葉這會兒憔悴得好像快要餓死的人,秦綢兒差點失聲驚叫,還好她及時伸手摀住自個兒的嘴巴。

淚水悄悄濕了眼眶,硬生生的咽下喉中的哽咽,她緩緩的走到蘭兒面前蹲了下來,溫柔的握住她的手,不過,她卻像個死人一樣,動也不動一下。

「郡主,奴婢來看妳了,奴婢知道妳心里很苦,可是再苦也不能跟自個兒的身子過不去,病倒了,妳就沒有力氣為自個兒爭了。」

那溫柔的聲音像一道暖流緩緩撫過心田,失焦的目光慢慢的落在秦綢兒身上,干涸的眼睛再度蒙上水氣,蘭兒的眼淚滾滾而下,「妳是綢兒嗎?」

點了點頭,她取出手絹輕柔的幫蘭兒拭淚,「郡主,請妳靜下心來聽奴婢說幾句話,若是餓肚子就可以因此扭轉命運,奴婢會告訴妳堅持到底,可是,這麼做真的有意義嗎?」

「那就死了算了。」

「螻蟻尚且偷生,郡主何以如此看輕生命?」

「我不知道,我還能為什麼而活?」

「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而活,活著是一份責任,活著也是一個希望。」

「責任……希望……」蘭兒喃喃自語的陷入沉思。她知道自己不能死,死了就是違抗聖旨,這很可能會牽連三哥哥,不管如何,三哥哥一直盡心的照顧她,她不能害了三哥哥,可是,活著有什麼希望?她還有希望守著三哥哥嗎?

「郡主,妳一定要勇敢,天無絕人之路,總是有法子渡過難關。」

半晌,蘭兒茫茫然的問:「我該怎麼辦?」

「奴婢也不知道,但是奴婢知道,千萬別輕言放棄,路是人走出來的,此路不通,總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下去。」

她笑了,但笑容卻是充滿了絕望,「連三哥哥都放棄我了,我還能爭什麼?」

「不會,王爺怎麼可能放棄郡主?」

沉默了片刻,她心痛如刀割的說:「三哥哥根本不在乎我,他早就先向皇上屈服了,我真的好恨!」

「奴婢看得出來王爺很在乎妳,王爺絕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人,奴婢去找王爺問清楚。」

搖著頭,蘭兒苦笑道:「沒有用,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那奴婢去求王爺,王爺聰明絕頂,他一定有法子扭轉聖心。」

「是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看著她堅定無比的眼神,彷佛天塌下來了也會勇敢伸起雙手扛著,蘭兒感覺自己蕭索的心田滑過一道暖流。她難道不應該為自個兒勇敢一次嗎?

「妳,真的要幫我去求三哥哥嗎?」

「奴婢會盡力試試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坐在書案後面,玄禎還是像往常一樣沉靜的流連在書香中,彷佛完全不知道府里耳語滿天飛。

「三爺,秦姑娘想見你。」鐵漢站在門邊詢問。

動也不動一下,他簡潔的回道:「請她進來,把房門關上。」

「是。」鐵漢回過身恭請秦綢兒進入書房,隨後幫他們掩上房門。

「奴婢向王爺請安。」她作揖行禮。

終于擱下手中的書卷,玄禎似笑非笑的瞅著她,「妳還是又來叨擾我了,這會兒又是為了什麼事?」

「王爺應該知道奴婢為何而來。」

「我又不會未卜先知,怎麼知道妳葫蘆里賣的是什麼?」

「難道王爺不知道府里這會兒正為了郡主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嗎?」

眼神轉為陰沉,他冷冽的口氣教人害怕,「我不是告訴過妳,別多管閑事嗎?郡主的事不是妳可以過問的,妳最好牢記自己的身份。」

「奴婢是身份卑微,但是奴婢想說句公道話,郡主是那麼深愛王爺,她一直盼著為王爺鳳冠霞帔,王爺怎麼可以狠心坐視皇上的指婚?」

「皇上跟我一樣疼愛蘭兒,妳以為皇上舍得讓蘭兒不幸福嗎?皇上會把蘭兒指給怡王爺自然有他的道理,妳最好別妄加論斷,還有,妳不笨,妳應該知道這世上沒有真正的公道。」

雙腳一跪,秦綢兒哀切的瞅著他,「王爺,請你可憐郡主。」

「起來。」他的聲音有著壓抑的怒火。

搖著頭,她很堅定的道:「王爺不答應奴婢,奴婢就不起來。」

「妳以為可以威脅得了我嗎?」

「奴婢不敢,奴婢只想為可憐的郡主做一點事情。」

起身走到她跟前,玄禎彎下身硬是將她拉了起來,雙手握住她的肩膀,他的嗓音有著一股異樣的情愫,「綢兒,妳真不該招惹我。」

這是什麼意思?秦綢兒心慌意亂的看著他不同于平日的目光。他的眼神像兩團熾烈的火焰,她的靈魂正一步一步的向火光走去,她知道自己會因此毀滅,但是她卻沒辦法回頭。

一只手扣住她的後頸,一只手撫摸她細致的臉龐,猛然,他低頭攫住她嬌豔的小嘴,藏匿在內心深處的渴望終于壓抑不住的付諸行動,她口中的蜜津甜得令人心旌動蕩,欲望的火苗在四肢百骸沸騰,他忘情的索求,恨不得把她吞進腹中,激情似乎越演越烈……

下一刻,他突然推開她,再度回複到高高在上的王爺,「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這並非勇敢,而是愚蠢無知。」

嬌喘不已的她還魂不附體的看著他,尚未從剛剛的震撼平靜下來。

「綢兒,若是不想玩命的話,妳最好袖手旁觀,以後沒有我的召見,別再踏進這兒一步。」他隨即轉身背對她。

她徹底清醒了,憂傷的轉頭推開書房的門走了出去,雖然聖旨不可違抗,可是她不懂,為什麼他如此無情?郡主不能嫁給深愛的他,卻要嫁給厭惡的怡王爺,這是多麼殘忍的事,他怎麼可以完全不在乎?難道說,這就是生在皇家的悲哀嗎?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垂下螓首,秦綢兒在蘭兒面前跪了下來,「對不起,奴婢讓郡主失望了。」

出乎意外,蘭兒倒是很平靜,不是她沒有期待,而是深刻的絕望早就讓她的心麻痹了。直到這一刻,她方才明白一個道理,有些事是不能強求。

從小,她就為自個兒的出身感到驕傲,即使她沒有談心的朋友,也不覺得自己是孤單一個人,如今赫然看清楚,她的身份並非一種幸福,皇上的一句話,就決定了她的一生,是喜是悲,皇上哪會在乎?而她又是多麼孤獨,竟然連個一起共患難的知心人都沒有!

「雖然奴婢無能,可是郡主千萬不能放棄。」雖然郡主一句話也沒說,但是她可以感覺得到郡主准備束手投降的心情。

「我早知道結果會是如此。」

「郡主,皇上不是很疼愛妳嗎?妳去求皇上,聖旨還未下,皇上一句話隨時可以收回成命。」

「何苦來哉?」蘭兒悲哀的搖了搖頭。不管皇上有多疼愛她,她充其量只是皇上手中的一顆棋子,若是皇上必須犧牲她來成全某種利益,她又能如何?當她昏倒在床的時候,小月也托人進宮稟報太後,可是太後除了要奴才們好好照顧她,什麼也沒說,這就表示連太後也無能為力,她還能做什麼?

「為何郡主不願意為自個兒努力看看?就算只有一線機會,那也是希望啊!」

「我早就跟妳說過,連三哥哥都放棄了,我哪來的希望?」

「郡主,妳不要再為王爺而活,妳應該為自己而活,誰沒有絕望的時候呢?奴婢也想過用白綾結束自個兒的生命,可是奴婢不想含著愧疚而終,沒勇敢堅定的走到最後一刻,這一生都會抱著遺憾,難道郡主希望一輩子活在悔恨當中嗎?」

沉默片刻,蘭兒臉上揚起笑容,眼淚卻無聲無息的滑下面頰,「綢兒,妳知道嗎?我恨妳的出現,可是我又沒辦法真的討厭妳,因為妳是那麼纖細溫柔、那麼勇敢堅強、那麼令人心折,妳是那麼的不可思議,我第一次有這樣的念頭,我想要成為一個人的朋友,妳說,我是不是很可悲?」

她不明白郡主為何要告訴她這些話,但是她深深的感受到郡主的恨、郡主的悲傷、郡主的無奈,她很想說句安慰的話,卻不知道能說什麼。

「其實我很清楚,三哥哥擱在心上的人是妳。」

心一驚,秦綢兒慌張的搖著頭,「郡主,妳別胡思亂想……」

「愛是身不由己的,我不怨三哥哥了,就像我也沒辦法真正恨妳的道理是一樣的,我只是替自個兒難過,為何我必須嫁給一個我深惡痛絕的人?」手一擺,蘭兒虛弱的道:「我乏了,想歇著,妳出去唄!」

張開嘴巴又閉上。她已經盡了力,如何決定還是得看郡主自己,但願郡主能夠想明白,聖旨未下之前都還有轉圜的余地。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