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凰帕第四章   
  
第四章

臣子與皇上下棋,不能贏棋,可又不能輸得太過明目張膽,這說起來是一門學問,還好,玄禎從來不用為這種事傷腦筋,從小,他們兩兄弟的興趣就不太一樣,後來當今的皇上被冊封為太子,他更是有意避開太子喜歡的事物,所以不管多認真下,輸家必定是他。

「真是的,跟你下棋一點兒意思也沒有,還是一樣不長進!」當今皇上祥麟惱怒的一手打亂對弈一半的棋局。

看樣子,皇上已經按捺不住想采取行動了!玄禎不疾不徐的一笑,「皇上是出了名的棋王,臣弟就是有所長進也是遠遠不及。」

冷冷一笑,祥麟似乎打定主意跟他過不去,「朕以為你是故意遠遠不及,你是怕贏了朕,朕面子掛不住是不是?」

「皇上此言有失公允,皇上也知道臣弟從小就不愛下棋,想贏皇上恐怕一輩子都辦不到。」玄禎還是穩穩的沉住氣。

歎了一聲氣,他顯得很無奈,「這倒是。」

「皇上一向容忍臣弟的棋藝,怎麼今兒個卻惹得皇上如此心煩?」

又是一歎,祥麟抱怨似的道:「還不是為了老五,他在城里縱馬奔馳,撞傷了赴京科考的舉子,此人正好是右丞相的門生,一狀告到朕這兒來,真是氣死朕了,簡直把皇家的顏面丟盡!」

「皇上請息怒,五弟向來孩子心性,縱馬擾民亦非第一次,臣弟以為他絕非惡意逞凶。」

「絕非惡意逞凶?」哼了一聲,祥麟這會兒揚起一個冷笑,「朕倒覺得,他是認定朕不敢治他,可是朕再不治他,如何治國?」

沉默了下來,玄禎很清楚皇上是藉題發揮。他幫著老五不好,不幫著老五也是不智之舉,表面上皇上是氣五弟,但皇上真正的心結是他,五弟充其量只是個被先皇寵壞的王爺,想亂也沒那個腦子,然而若是他要亂,恐怕京城為之震動,皇上當然深知這其中的道理。

「三弟,你倒是告訴朕,朕應該拿他怎麼辦?」雖然摸不透玄禎片刻之間飛轉的思緒,祥麟可也不容許他逃避問題。

「臣弟以為五弟心性單純,除了貪玩,倒也不敢胡作非為,可惜耳根子軟,容易讓小人有機可趁,皇上不妨為他尋個好師傅。」

「朕為他尋個好師傅並不難,不過,就怕他糟蹋朕給他請的師傅,三弟還會不清楚嗎?老五根本不是一塊讀書的料,一板一眼的教導他,到頭來是白費心思,你就不能再想想其它法子嗎?」

沉吟了好一會兒,玄禎慢條斯理再度提出自己的見解,「臣弟以為,皇上還可以對五弟恩威並用。」

「恩威並用?」

「做好事,皇上可以賞賜,犯了錯,皇上可以圈禁,嘗盡了甜頭和苦頭,五弟自然會明白即使貴為皇上的弟弟,也當知法守法。」

點了點頭,皇上滿意的笑道:「這倒是一計。」

「皇上以公義治國,賞罰分明,誰還會敢行凶不為善?」

「賞罰分明是嗎?三弟,你應該常常待在朕的身邊給朕出主意。」

「皇上身邊有很多股肱大臣,他們都是賢能之士,有他們輔佐皇上,皇上哪用得著臣弟?臣弟原本就是一個不愛受束縛的人,若是皇上不嫌棄臣弟棋藝不精,可以讓臣弟偶爾進宮陪皇上對弈。」

「那些股肱大臣哪能比得上你?」

「皇上太偏袒臣弟了。」

手一擺,祥麟語重心長的道:「朕知道你的心。」

頓了半晌,玄禎別有含意的響應,「若是皇上真懂臣弟的心,那就請皇上讓臣弟當個清閑的王爺。」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每次皇上單獨召見他,他總覺得像是上戰場打了一場苦戰──彈盡力竭,外人羨慕他貴為王爺,他倒甯可當個平凡的小老百姓,不必算計,人生一樂。

「三爺,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從宮里回王府這一路上,鐵漢看主子一臉陰沉,好像有什麼心事,不過,他也知道在外頭不可以亂說話,總要等到進了書房關起門來,他才敢上前關心。

搖了搖頭,玄禎隨即閉目養神。

看到這種情形,飛天已經猜到七八分,他巧妙的支開鐵漢,「三爺乏了,你去膳房讓下人准備一碗蔘茶和一些糕點。」

「喔!」沒有多想,鐵漢為了主子趕緊領命辦事去。

「我看三爺氣色不佳,是不是皇上給三爺找難題?」

「皇上拿五弟做了一篇文章考我。」

「皇上這篇文章如何著手?」

玄禎把禦書房的情況說了一遍。

一笑,飛天沉思的道來,「五爺能有多大的本事,皇上難道還會摸不清嗎?誰都知道五爺和六爺成天黏在一塊,六爺倒也是個聰明人,就是怕事了點,五爺擺脫不了六爺的牽制,即使有野心也難成氣候。」

神情轉為凝重,玄禎悶聲道:「這一點我倒是沒想到。」

「我看六爺這個人遲早會替三爺惹來麻煩。」

「怎麼說?」

「依常理來看,六爺應該巴結皇上,皇上才是最好的靠山,可是六爺從小就跟皇上處不來,而且伴君如伴虎,怕事的他最好是離危險遠一點,因此我猜,他一定認為唯有睿智的三爺有能力保護他和五爺。」

眼神一沉,玄禎難掩一絲絲的懊惱,「我請皇上對五弟恩威並用,這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皇上若真懂得恩威並用,那倒也未必,就怕皇上不擅長施恩,專于使威。」事實上,皇上不是不擅長施恩,而是更專于使威,畢竟皇上沒有三爺的胸襟。

他知道飛天這話說得含蓄,皇上若真懂得施恩,當今的局勢又豈會草木皆兵?

「三爺也不必太過憂心,六爺這個人出不了什麼大主意。」

「這一點我也明白,六弟格局太小了,最善于在小事上計較,出不了什麼大難題,不過對皇上來說,小難題也可以做一篇文章。」

「見招拆招,三爺沒有異心,倒也不怕皇上出招。」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皇上真要想除掉他,想求個自保也會變成有異心。「我喜歡過太平日子。」

若有所思的笑了,飛天搖了搖頭,「過太平日子太委屈三爺了。」

「怎麼會委屈?」

「三爺是何等聰明之人,平凡無奇的日子對三爺來說一點意思也沒有,我以為三爺應該更想試試看,能否置身風雨之中而屹立不搖。」

「你又在耍嘴皮子了。」

「三爺明鑒。」

「平凡無奇的日子或許枯燥了些,可是大風大浪未免悲壯。」確實,他又怎麼會甘于當個清閑的王爺?可惜當今之勢由不得他,他想進,還得先想好後路,人生至此,何苦來哉?

「三爺所言極是,這人生還真是兩難。」

「人世間若是什麼事都可以兩全,何來的紛擾?」

「三爺有此參透,那麼何妨放寬心,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再大的難事也困不住三爺。」

他從來沒有懷疑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反正就是落個清閑無事的王爺,可是最近老覺得心頭沉甸甸的,他這個「王爺」還能不能保得住,他忽然心生一種不確定的感覺,這是因為「她」嗎?

不該如此,怎麼可以教一個繡女擾亂了心神思緒?他應該謹記,他的天地容不下她。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雖然她有什麼需要,李總管都會幫她辦得妥妥當當,可是今兒個天朗氣清,最適合出外走走,她想自個兒上街挑選絲線,順道欣賞京城的風光。

進京的時候,她因為坐在馬車上,沒有機會欣賞這個富裕繁華的京畿之地,來了近一個月,她是該出來瞧瞧。

「秦姑娘,我們去那兒瞧瞧好不好?」小喜一見到姑娘家的珠飾發簪,一顆心就飛走了。

溫馴的點點頭,秦綢兒隨著她來到小攤子前面,不過,她實在對那些琳琅滿目的飾品沒什麼興趣,于是東張西望打量起街上的一景一物,突然,她的目光被前方的騷動給攫住了。那不是蘭兒郡主嗎?

再多瞧一眼,那確實是蘭兒郡主,有三個看似惡棍的大漢困住她,依照情勢研判,他們是想邀請郡主,可是郡主不肯乖乖就范。

扯著小喜的衣袖,她連忙吩咐道:「別看了,妳馬上回睿王府一趟。」

「什麼事?」小喜還依依不舍的盯著美麗的珠花打轉。

「郡主有麻煩了。」

聽到郡主有難,小喜總算有反應了,她慌慌張張的問:「怎麼辦?」

「別慌,妳立刻回府里搬救兵,我待在這兒拖住他們。」

「好,我這就回府里求救。」小喜飛奔而去。

雙手合十,默默祈求上蒼保佑,秦綢兒快步走過去。

「你們再不讓開,我一狀告到皇上那兒,你們這幾個狗奴才就有苦頭吃了!」經過一段擺脫不成的糾纏之後,蘭兒終于惱火了。

「郡主,我們王爺只是想請您進去喝碗茶,妳何必生那麼大的氣?」為首的大漢一臉討好的說。

「你們是耳聾了嗎?我說不想跟他喝茶,你們沒聽懂嗎?」蘭兒真後悔支使小月去買什麼雪花糕,害她這會兒少了一個幫手。

「我們奉了王爺之命,也是沒法子的事,還是請郡主賞個臉唄!」

「你們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難道不覺得羞恥嗎?」秦綢兒正氣凜然的現身眾人面前。

這是哪來的冒失鬼?為首的大漢打量著她。真是好大的膽子,想必是從外地來的。

「丫頭,妳最好滾一邊去,這是怡王府的事,妳少管閑事!」

「怡王府又如何?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妳是哪來的臭丫頭?」

「我只是路見不平,看不慣你們的作為。」

為首的大漢對左邊的小嘍啰道:「你去把那個臭丫頭給我攆走……」

像是見到救星似的看著三個大漢身後,秦綢兒大喊了一聲,「睿王爺!」

嚇了一跳,三個大漢戰戰兢兢的轉過身,蘭兒也急著尋找三哥哥的身影,秦綢兒卻趁這個機會抓著她往另一邊狂跑,沒一會兒,三個大漢就發現上當了,趕緊回頭提起腳步追過去。

也許體力和速度屈于劣勢,不過秦綢兒很鎮定的往著睿王府的方向奔跑,她相信小喜很快就會帶救兵前來解圍。

「我不行了。」蘭兒首先受不了的停下腳步,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郡主,妳再撐著點。」

「我……」看著那張殷殷期盼的臉孔,蘭兒終于點點頭,可惜走不到幾步路,三個大漢已經追上來擋住她們的去路。

「臭丫頭,妳竟然敢誆本大爺!」為首的大漢齜牙咧嘴的摩拳擦掌。

將蘭兒推到身後,秦綢兒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慌不忙的跟他周旋,以便爭取時間,「睿王爺很快就會派人過來,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本大爺要是信了妳的話,就是龜孫子。」

「這位大哥何苦跟自個兒過不去?我真的派人去睿王府通風報信了。」

一陣陰冷的大笑,他沒好氣的啐了一聲,「妳這個臭丫頭死到臨頭還敢作怪,看本大爺怎麼修理妳。」

危急之際,秦綢兒看到救兵出現,松了口氣道:「這位大哥,我勸你們還是趕緊走人,睿王府的人到了。」

「妳真當本大爺是龜孫子……」紛亂的馬蹄聲傳來,為首的大漢不由得回首瞧個究竟,沒想到真的是睿王府的侍衛,當下不得不當龜孫子。「妳這個臭丫頭最好別再讓本大爺遇到,我們走!」

看著三個狼狽而去的大男人,兩位姑娘忍俊不住的笑出聲。

勒住缰繩停馬,鐵漢利落的翻下馬背,快步上前行禮,「郡主,小的來遲,害您受驚了。」

「我沒事了,我們回府唄!」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書房靜得連喘氣的聲音都清晰可聞,玄禎的目光在秦綢兒身上兜了一圈落向蘭兒,「妳的貼身丫頭呢?」

「我、我讓小月去幫我買點東西。」蘭兒越說越小聲。

「妳想買東西,難道府里找不到一個幫手嗎?妳應該知道,小月的責任就是把妳伺候好,必要的時候以生命護全妳。」

咬了咬下唇,她一臉無辜的樣子,「我是臨時起意,再回府里找人幫忙,這豈不是舍近求遠嗎?」

「妳好像忘了自個兒是郡主,若是出了什麼事,我如何向太後交代?」

「我怎麼知道如此巧合,每次都遇上怡王府的人。」她好委屈的噘著嘴。他太過份了,沒有一句安慰的話,就知道指責她的不是。

「若事事都計算得了,天底下還會有新鮮事嗎?」

張著嘴半晌,蘭兒還是把話咽回腹中。最近她不知道走了什麼黴運,才會老是跟怡王府的人冤家路窄。

「以後沒有侍衛跟著,不准私自出門。」

「三哥哥,這不公平。」

「我有責任照顧妳。」

「可是,也沒有必要如此嚴厲啊!」

「今兒個若是出了事,妳還可以站在這兒討價還價嗎?」

「我……」

「妳是金枝玉葉,若出了事,妳的丫頭就得受罪,難道妳希望禍及無辜嗎?」

這一點,她真的沒有想到,否則她也不敢任意支開小月。

「妳應該感到慶幸,今兒個妳遇見的是怡王府的人,而不是強盜惡徒,否則,妳還想毫發無傷全身而退嗎?」

雖然想反駁,可是蘭兒知道他並非危言聳聽,怡王府的人清楚她的身份,他們頂多害她耳根沒辦法安甯,根本不敢傷她一根寒毛。

「妳回去自個兒好好反省。」玄禎朝鐵漢手一擺,「送郡主回房。」

「是,郡主請。」

自知理虧,蘭兒不敢有任何異議,乖乖的告退回房。

嚴厲的眼神直直瞅住秦綢兒,玄禎淡漠的口氣帶了那麼點質問的含意,「妳知道自個兒的行為有多麼莽撞嗎?」

微微怔了一下,她不敢妄想得到他的贊許,但是也沒想到會得到責難,「當時見到郡主有難,奴婢只想著如何替郡主解圍,並未深思自個兒的舉動是否不妥。」

「這兒每個人都比妳還清楚京城的凶惡可怕,妳只要照顧好自個兒就夠了。」

不可否認,她是個外地人,根本不屬于這里。

「以後沒有侍衛跟著,妳也不准擅自出門。」

「我只是個奴婢……」

「妳這次多管閑事,妳還以為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想起那位大漢臨走前的要挾,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妳最好記住自個兒的身份,認清楚自個兒有多大的本事,別惹是非,否則沾上麻煩,我也不會保妳。」

她只是個卑微的奴婢,他當然可以不管她的死活,可是,他冷酷的言詞還是深深傷了她的心。「奴婢但求問心無愧,若因此遭逢不幸,奴婢也心無怨言。」

頓了頓,玄禎像在規勸似的道:「妳太過剛毅了,遲早會吃大虧。」

「奴婢謹記王爺的教訓。」

對她恭敬的態度,他冷然的眉一挑,「是嗎?我還以為妳會左耳進右耳出。」

沉默不予響應,她覺得自己老是觸犯他,而這並非她的本意。

「妳最好真的把我的話擱在心上,妳可以回房里歇著了。」

「是。」秦綢兒立刻行禮告退。

玄禎眼神一沉。自從意識到她的存在很可能危及他,他的心頭就隱隱浮動著一股不安的風暴,她會是他的劫難嗎?

「秦姑娘是個了不起的女子,三爺不應該苛責她。」飛天從裝飾的屏風後頭走了出來,他不著痕跡的打量主子,企圖窺探他面具下的心思意念。

「她不該認清楚自個兒的身份嗎?」

一笑,飛天反過來一問:「三爺好像很擔心她?」

「我有責任保護她直到她安然返鄉,不是嗎?」

「是。」但是飛天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事情絕非如此單純。難道三爺已經意識到秦姑娘將是他的致命傷嗎?若是如此,這就表示三爺已經對秦姑娘動了心……這下子真的越來越不好玩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因此折壽好幾年?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秦姑娘,妳還不快點過去用膳,午膳都快涼了。」三催四請,還是不見秦綢兒離開窗邊,小喜干脆親自過來拉她。

「我吃不下。」自從昨兒個在王爺那兒得了一頓教訓,她就沒什麼胃口,也不知道打哪時候開始,她就變得很在乎他的態度……她不喜歡這種感覺,好像她的心正在迷失方向。

微皺著眉,小喜關心的打量她的臉色,「秦姑娘是不是生病了?」

「妳別瞎操心,我很好。」

「早膳吃不下,這會兒也吃不下,怎麼會好呢?」雙手合十,小喜擺出哀求的低姿態,「妳多少吃一點,要不然病倒了,李總管會怪我沒把妳照顧好。」

「好,我吃就是了。」像抹游魂似的離開窗邊,她繞過屏風入座,拿起碗筷,悶悶的扒了幾口飯,又擱了下來。

「秦姑娘,妳怎麼又不吃了?」

「我真的吃不下。」

「是不是今兒個的膳食不合秦姑娘的口味?」

「不是。」

傷腦筋的搔著頭,小喜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在這同時,蘭兒帶著貼身丫頭小月走了進來,小月手上提著一個食盒。

嚇了一跳,秦綢兒忙不迭的起身准備行禮,蘭兒率性的伸手打斷她,「妳就別忙了……小月,東西放在這兒。」

「是。」小月把食盒擺上桌,接著打開食盒,里頭放的是桂糖糕。

「妳們兩個先出去,我想跟秦姑娘單獨說幾句話。」

兩個丫頭應聲退了出去,蘭兒靦觍的一笑,「我是特地來謝謝妳。」

「小事一件,郡主毋需掛念。」

「別站著,坐唄!」蘭兒率先落坐,等到秦綢兒也坐下,她指著食盒道:「這是我一點點小小的心意,請妳收下。」

「奴婢怎麼承受得起?」

板起面孔,蘭兒故意惡聲惡氣的道:「妳不收下,我可是會生氣哦!」

「奴婢謝謝郡主賞賜。」

「這就對了嘛!」她總算眉開眼笑,「妳別以為我是個郡主,對膳房的事一竅不通,其實,我對這事還真有點興趣,尤其是做糕點,妳趕快嘗嘗看。」

「是。」秦綢兒拿起一塊桂糖糕咬了一口,桂花的香味瞬間溢滿唇齒。

「好吃嗎?」

「又香又好吃。」

蘭兒松了一口氣的笑了,等她把手中的桂糖糕吃完,又羞答答的道出今天來這兒的另外一個目的,「對不起,我對妳的態度一直不太友善。」

「奴婢不記得有這回事,也請郡主別擱在心上。」

頓了一下,蘭兒很真誠的道來,「我很喜歡三哥哥,從小,我就確定自個兒要當他的新娘子,我不能失去三哥哥,妳可以明白我的心情嗎?」

「奴婢明白。」

咬著下唇,她沉思了半晌,怯怯的問:「我可以跟妳當朋友嗎?」

秦綢兒的心微微一震。這是多珍貴的恩賜──友誼,在南京,她有過這樣的一份情誼,可惜時間太過匆促,她連感受一下那種幸福的機會都沒有,如今,上蒼再度眷顧她,可是……眼神黯淡了下來,她不可以忘了,她們之間隔著懸殊的距離。

「謝謝郡主的厚愛,奴婢不配。」

「妳是不是不喜歡我?」

「不是,郡主天真熱情,誰會不喜歡郡主?」

「妳別討好我,我還會不清楚自個兒的性子嗎?我是個嬌貴的金枝玉葉,當我的朋友想必是一件苦差事。」貴為郡主,她理所當然擁有別人的喜愛,可是,她並非真的如此無知,她知道自個兒很嬌氣、很任性,大伙兒對她的遷就全是因為她的身份,就像三哥哥說的,她只要告個禦狀就有辦法教人吃不完兜著走。

「郡主誤會奴婢了,奴婢自知身份卑微,不敢高攀郡主。」

「朋友是不分貴賤的,若是妳認為我不值得當妳的朋友,妳再拒絕我。」

「這……奴婢有個主意,不如郡主回去再三思,三天後,若是郡主依然不嫌奴婢的出身,奴婢就當郡主的朋友。」

「好,我們一言為定!」

送走了郡主,秦綢兒還如夢似幻的看著食盒中的桂糖糕。她盼著朝夕共事的繡女們當她的朋友,她們的距離卻越來越遠,她看郡主如天邊的星辰,她們卻在轉眼之間跨越了天與地,人世間的事總是教人無法預料,她,真能得到這份友誼嗎?

敞開的門板上傳來一陣敲打,鐵漢恭敬的問:「我可以打擾一下秦姑娘嗎?」

收拾思緒,她轉身迎上前,「鐵漢大哥請進。」

走了進來,鐵漢將手中的紫檀木盒放在桌上,「秦姑娘,這是三爺感謝妳的小小心意,妳瞧瞧看,喜歡嗎?」

她對紫檀木盒里面的東西一點興趣也沒有,倒是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鐵漢大哥,我不明白王爺的意思。」

「三爺想謝謝秦姑娘昨兒個為郡主解圍。」

「我只做自個兒認為對的事,這個東西我不能收,請鐵漢大哥歸還給王爺。」

「秦姑娘……」

「有勞鐵漢大哥代我轉達心意。」

「我知道了,不打擾秦姑娘了。」

她真的不懂,昨兒個他還說她莽撞多管閑事,怎麼今兒個卻送禮致謝?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坐在院落園子里的秋千上,秦綢兒有一下沒一下的打著秋千。這是前兩天小喜請人紮的秋千,小喜見她累了就坐在門廊前的台階上吹風沉思,腦子一轉,便想到弄架秋千,有了這麼一架秋千,夜里睡不著覺也可以坐在這兒賞月。

「我猜得沒錯,此時妳絕不會安安份份的待在房里。」玄禎像個幽靈似的無聲無息在她面前現身。

驚嚇的從秋千上站了起來,她一時忘了分寸的瞪著他,「難道王爺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微微揚起眉,他唇邊溢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妳有這麼膽小嗎?」

「膽子再大也會有嚇破膽的時候。」

「妳嚇破膽了嗎?」

「我……差一點。」

拱手一拜,他風度翩翩的道:「真是失禮了,請姑娘見諒。」

他又害她受了一次驚嚇,這回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今晚他似乎特別親切……親切?她沒想到他也會有這一面,不再冰冷的高高在上……

「怎麼變啞巴了?」

「王爺如此多禮,奴婢真不知如何是好。」

「妳是轉個彎罵我,我是個很無禮的人嗎?」

「不是!」

「那妳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

頓了半晌,她選擇回答自己唯一該有的念頭,「你是王爺。」

這四個字彷佛在提醒他的身份,還有他們之間存在的距離,原本輕松的氣氛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玄禎的神情轉為平日的淡漠,「為何不收謝禮?」

「王爺不是認為奴婢多管閑事嗎?又為何要送奴婢謝禮?」

「妳是不應該多管閑事,可是妳為蘭兒解圍是事實。」

「郡主已經謝過奴婢了,奴婢以為這就夠了。」

「我是我,蘭兒是蘭兒。」他不懂自個兒為何要強調他和蘭兒是不同的個體,誰都知道他和蘭兒遲早要拜堂成親,這會兒就等太後一道懿旨下來,可是……

「奴婢只做了一件事,怎麼可以收兩份謝禮?」

「既然妳堅持拒收,我不勉強妳。」

「時候不早了,王爺是不是應該回房歇著?」

「妳也早點歇著。」他隨即轉身離去,可是走了幾步路,又回過頭來,「夜里風大,想欣賞夜色記得多添件衣裳。」

「奴婢記住了。」

頃刻,園子只剩下她孤孤單單的身影,秦綢兒突然覺得寒意襲人,打了一個哆嗦,她快步走回房里。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