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鳳凰帕第三章   
  
第三章

今夜,玄禎刻意不讓其它的人跟著,他想一個人靜下心來沉思。

皇上對他「南巡」數月之久語多不滿,顯然已經看出他是在避禍,不過,這倒也不至于禍臨頭,問題在于,皇上如何解讀他的舉動?

若說,皇上當他想過悠閑的日子,不願意卷入宮廷政爭當中,他至少還有一段太平的日子;若說,皇上認為他是心存防備,生怕自己也慘遭毒手,他恐怕要不得安甯了。

他防備皇上,皇上自然會害怕他可能為了自保而造反奪權,若他真有此心,朝中必定有很多大臣支持他,雖然皇上登基之後,削弱了不少先皇重用的股肱大臣,然而皇上又想藉助他們的才能穩定基業,這一時半刻,皇上也不敢動他們。

這些大臣在朝中還是一群相當可怕的勢力,皇上擔心他興亂並非沒有道理,可是手足相殘乃人間一大悲劇,他又怎麼會為了一個沉重的皇位舍棄自己的親兄弟?可惜,他就是掏心掏肺跟皇上攤開來說,皇上也未必相信。

手足淪落至此,說來可悲,他倒也不怪皇上忌憚他,事出有因,命運撥弄,誰又能奈何?

對于先皇崩逝之前甚囂塵上的「撤換太子」一事,皇上始終耿耿于懷,朝中大臣因為當今皇上善妒多疑,恐怕成為暴君,宮廷將無安甯之日,紛紛回應懷有私心想撤換太子的父皇。

最受父皇喜愛的兒子是珣玉,最受父皇賞識重用的是他,父皇一時間難以抉擇,好巧不巧,此時適逢邊關再點戰火,這事便擱了下來,好不容易等到我軍打了一場勝仗,父皇正想再議論此事,卻突然撒手人寰。

皇上如今的權位是天意,可他卻覺得自己坐得名不正言不順,登基之後,首先找上當初立場明確不願意維護太子的大臣們算帳,而對于曾經威脅太子地位的兩個弟弟,他又怎麼會毫無疙瘩?

問自己,不曾有過當上「太子」的念頭嗎?那倒也未必,而是他太清楚當今皇上的性子,若是謀權沒有成功,他就必死無疑,所以他一直冷眼旁觀不願意卷入其中,不過,這一招棋他畢竟下錯了,當初他若極力勸父皇保住太子,即便是裝模作樣,今日也不會讓皇上如此難以釋懷。

正想著令人憂慮的前途,蘭兒卻挑在這個時候跑來煩他,甯靜的夜晚到此當然是畫上句點。

「三哥哥,你一定要替我作主。」天天可以見到心上人,蘭兒覺得自個兒好幸福,但願這一份幸福可以一直延續下去,長長久久,直到下輩子,甚至下下輩子。

「怎麼了?」

「今兒個我在街上遇見怡王爺,他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強拉我上茶館,若非我靈機一動咬了他的手臂一口,他就得逞了。」

傷腦筋的搖了搖頭,他的語氣略帶無奈,「那小子就是這個樣子,總是任性而為,倒也沒有惡意,妳別放在心上。」

她還盼著他替自己討回公道,他卻反過來教她別計較,「三哥哥,你會不會太偏心了,怎麼老是替他說話?」

「我並非私心偏袒他,珣玉很喜歡妳,見到妳難免會失了分寸,不過,我相信他絕對不敢亂來,誰不知道妳是皇上最寵愛的蘭兒郡主,若是得罪妳,妳跑到皇上面前告禦狀,他就有苦頭吃了。」

撇開頭,她悶悶不樂的不發一語。

偏頭瞅著她,玄禎討好的揉著她的頭發,「五弟比較任性,我代他向妳道個不是,這樣好嗎?」

看著她深愛的男人,她突然覺得自己好悲哀,為何他就是不懂她的心?他難道不明白嗎?他隨意哄她一句,她也會很滿足,可是,雖然他總是溫柔的呵護著她,她卻感覺不到他的心。對他而言,她到底算什麼?她真的一點也摸不透。

「怎麼不說話?」

「你最討厭了!」蘭兒惱怒的轉身走下拱橋,因為太生氣了,完全沒有注意到站在橋下的秦綢兒,就這樣硬生生的撞倒她,不過,這會兒滿腹心事的她哪有多余的思緒管別人,她只是自顧自的快步而去。

秦綢兒狼狽的爬起身,目光正好對上玄禎冷冽直射而來的視線,心兒不禁一陣怦然。自從前些天三爺把繡稿交給她,就再也沒見過他了,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會在這種令人不自在的情況下見面。

「原來,秦姑娘有竊聽的習慣,以後我得當心一點。」玄禎冷冷的挑著眉。

「王爺,奴婢因為貪圖今晚月色皎潔,無意間聞著花香漫步來到這兒,實非有意偷聽。」雖然她早就猜到他身份尊貴,可是從丫頭口中確定他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還真的嚇了一跳,怪不得他總是那麼冷漠孤傲的高高在上。

「若是無意,為何一直站在那兒?」他是練武之人,早在她出現的時候,就發現她了。

「奴婢怕驚動您和郡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

「是嗎?」

「王爺若是不信,奴婢也無話可說。」

「妳是在指責我錯怪妳嗎?」

「王爺如何想奴婢,這都不是奴婢可以作得了主。」

「沒想到妳這麼伶牙俐齒。」

「奴婢向來據理力爭,若有冒犯之處,還請王爺見諒。」

唇邊掠過難以察覺的一笑,玄禎像在嘲諷似的道:「好個據理力爭,還真是冠冕堂皇。」

「不打擾王爺了,奴婢先行告退。」恭恭敬敬的行完禮,秦綢兒正准備轉身離去之際,他又出聲了。

「妳是不是認為我不近人情?」

「王爺的身份何其尊貴,原本就是高高在上,王爺若有不近人情之處,奴婢也可以明白,奴婢告退了。」雖然她是王爺禮聘而來的繡女,但身份同府里的丫頭並沒有兩樣,又豈敢妄想王爺另眼相待?

看著她漸漸遠去的身影,玄禎眼中有著自個兒也沒有意識到的興味。她真是個倔強有骨氣的小東西。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透過推開的窗子看著專心刺繡的秦綢兒,小喜情不自禁的著了迷。她是李總管派來伺候秦姑娘的丫頭,自從無意間瞧了秦姑娘的手絹一眼,見到上頭的刺繡,她就對她佩服得五體投地,莫怪王爺千里迢迢把她請到府里,她的刺繡教人不愛上也難。

小喜輕輕拍打臉頰回回神。她老是躲在這兒看秦姑娘刺繡而忘了正事,常常讓秦姑娘餓著肚子,雖然秦姑娘一點也不在意這事,李總管卻嘀咕了好幾回,說她再辦事迷糊,伺候秦姑娘的事就要交給其它的丫頭。

慢慢的,躡手躡腳的往後一退,她轉身准備前去膳房,卻看到意想不到的人,她驚愕得嘴巴大張……

幸虧鐵漢動作敏捷及時摀住她的嘴巴,否則她這一叫,恐怕是驚天動地。

玄禎手一擺,示意他把人帶到一旁,隨即往前一跨,更貼近的站在窗前看著專心干活的女子。渾然忘我的她看起來是如此神聖,教人不禁怦然心動……心動?

從宮里回來,他不知不覺就往這兒走來,他想,他只是關心繡畫的進展,雖然眼下皇上不動聲色,但是他很清楚皇上正在思考,若是可以在皇上對他采取行動之前將繡畫呈上,他想安安穩穩保住王爺之位的機會就會大增。

可是,他真的單純為繡畫而來嗎?

心頭莫名的一悸,秦綢兒抬起頭來,目光正好對上玄禎的,握在兩指中的針倉皇之間紮到手指,她驚慌的將受傷的手指放進嘴里,忙不迭起身跳離幾案。萬一血液滴落在繡畫上,她這些時日的努力就要白費工夫了。

見狀,玄禎離開窗邊,轉移陣地來到房門口准備進屋。

秦綢兒則匆匆放下手中的針線,忙不迭的繞過隔著工作房和廳堂的屏風前去擋下他。

「奴婢見過王爺。」她不忘先恭敬行禮。

「妳准備讓我站在這兒嗎?」他不著痕跡的盯了她受傷的手指一眼。那雖然是很小的傷,可是對一個繡女而言,必然會帶給她工作上的麻煩。

「奴婢正在干活,此刻不便招待王爺,還請王爺見諒。」

「我想看看妳的繡畫進展得如何。」她總是教他感到好奇,看起來纖細溫柔的女子卻有著不知死活的膽量,她是什麼樣的女子?

「請王爺放心,奴婢會盡最大的努力早日完成。」

「我可以瞧一眼嗎?」

「請恕奴婢無禮,在未完工之前,奴婢不喜歡有人打擾。」

「我也不行?」

「連王爺也不例外,這是奴婢的堅持。」

「等妳完成了,我若是不滿意呢?」

「奴婢可以重頭來過,直到王爺滿意為止。」

「可惜,我恐怕沒有那麼多日子可以等到滿意為止,若能提早確定沒有問題,對我們彼此不是更省事嗎?」

「奴婢以為繡品未完成之前,是無法分辨出它真正的價值。」

抿著嘴半晌,玄禎露出一抹清冷淡然的笑意,「妳真的很倔強。」

「奴婢相信王爺對于自己堅持的事,也會抱持一樣的倔強。」

「我沒有堅持過的事。」凡夫俗子羨慕他是皇室子孫,可是誰又知道,這其中有多少心酸無奈,其實身份尊貴也意謂著不能有太多堅持,就好比婚姻大事,皇上一個指婚下來,他不從也不行。

怔了怔,秦綢兒沒想到他會如此坦率而言。

「我希望早日見到妳完成繡畫。」他隨即轉身離去,而保持距離站在一旁的鐵漢連忙跟了出去。

沖到秦綢兒面前,小喜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秦姑娘,妳可嚇死我了,妳怎麼敢這樣子對王爺說話呢?」

「我相信王爺是個明理的人,他會明白我有自個兒的堅持。」

「可是,王爺是何等尊貴的人,妳怎麼可以一點也不給王爺面子?還好王爺沒有生氣,妳知道自個兒有多幸運嗎?」

頓了一下,秦綢兒好奇的問:「王爺很容易生氣嗎?」

這一問,可讓小喜傻了半晌才回答,「老實說,我也沒見過王爺生氣,遠遠一瞧見王爺,我們就戰戰兢兢的低著頭,可以不說話就不要開口。」

原來如此,從來沒有人敢像她一樣堅定的對他說出自己的意念,這麼說來,他其實也是個很孤單的人,沒有人有勇氣對他說出真心話,他又豈會將自己的心思向別人傾訴?雖然貴為王爺,他並沒有比她幸福。

「秦姑娘,妳怎麼了?」

「沒什麼,我肚子餓了,可以請妳幫我准備膳食嗎?」

拍了一下健忘的腦袋瓜,小喜邊喊著邊往外頭跑,「糟了,我都忘了,我這就去膳房幫妳端午膳過來。」

抬起被針紮到的手指一瞧,她輕聲一歎。今日恐怕沒辦法干活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奇怪,她怎麼會走到這兒?蘭兒失神的看著秦綢兒居住的院落。自從那夜跟三哥哥鬧了脾氣,這幾天她的心一直很不安甯。

前些日子三哥哥不在的時候,她日思夜想苦不堪言,但總懷抱著一份希望,如今三哥哥回來了,她卻失去了盼望,覺得前途茫茫無法掌握,腦子總有一個念頭不停催促著她,得盡快請太後指婚,可是,這事至少要再等上三個月,先皇崩逝滿一年,三個月說長不長,可是多一天的等待就多一天的煎熬。

難得今日小月沒跟在身邊,沒有人在一旁嘮叨她的舉止是否合乎禮儀,她既然來了,就進去瞧瞧,看看這個秦綢兒的針線功夫,真的值得三哥哥千里迢迢請回睿王府嗎?

踏進幽靜的院落,她直接往房間走去,不過,卻見到秦綢兒坐在門廊前的台階上沉思。

再一次看到秦綢兒,蘭兒還是感覺到一種奇異的震撼。這個女人看起來是那麼纖細、那麼溫柔,可是卻不見絲毫的荏弱,這完全不同于自己,表面上她是個嬌貴率性的郡主,事實上無比脆弱,她已經習慣被人呵護,像秦綢兒這般千辛萬苦來到陌生之地,她做不到。

似乎感覺到前方有人,秦綢兒抬起頭來,一看到蘭兒,她連忙起身行禮,「奴婢見過郡主。」

「秦姑娘在這兒住得還習慣嗎?」蘭兒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口氣充滿憐憫,撇下心頭的不安,她是喜歡這個女人的。

「多謝郡主關心,奴婢習慣了。」

「妳要呈給皇上的壽禮進展得如何?」

「奴婢正盡全力加快腳步完成。」

「我想瞧瞧。」

「郡主,請恕奴婢失禮,未完成之前,奴婢不會讓任何人過目。」

「妳說什麼?」

秦綢兒恭敬的垂下頭,「對不起,奴婢現在真的無法將繡畫呈給郡主過目,可否請郡主再等待一些日子,完成那日,奴婢將請郡主鑒賞。」

「我只是想確定妳的繡工是否可以擔此重任。」

「奴婢可以為郡主繡個荷包。」

「妳……我才不希罕妳繡的荷包,我就是要看妳准備呈給皇上的繡畫。」蘭兒忍不住惱羞成怒。她也知道這個樣子有點無理取鬧,可是,她不過是一個繡女,怎麼可以對她這個郡主如此不敬?

「奴婢可以向郡主承諾,必當全力以赴,還望郡主見諒。」

「妳、妳太放肆了!」

「這是奴婢的堅持,奴婢無言辯駁。」

「妳等著瞧!」蘭兒氣沖沖的轉身走人。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說出去的話有如潑出去的水,蘭兒為了自己一時的氣話不得不找玄禎告狀。她怎麼可以讓一個繡女對她如此放肆?雖然,她心里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似乎太過小題大做了,可是,那股不知道打哪來的沖動,逼著她非采取行動不可。

走進書房,蘭兒搬了一張繡墩往書案前頭一擺,屁股一坐,她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瞪著玄禎,卻是什麼話也不說。

「怎麼了?」不管她的行徑有多麼魯莽,他對她總是溫柔輕聲。

「飛天,我想單獨跟三哥哥說幾句話,可以請你先出去嗎?」用不著轉頭,蘭兒也知道飛天就坐在一旁的炕上,他待在這兒的時間比三哥哥還多。

飛天看了主子一眼,見主子點點頭,才長聲一歎站起身,同時不忘逗道:「郡主老愛跟三爺說悄悄話,哪一回也讓我聽一聽嘛!」

微微紅了臉,她偏過頭嬌嗔的斥道:「三哥哥說你飽讀詩書,是個經世之才,可我看你油腔滑調的,是個不正經的家伙!」

「經世之才不敢當,油腔滑調又太過嚴重了,我只是喜歡耍耍嘴皮子,讓大伙兒樂一樂,日子也不會太悶嘛!」他知道何時該適可而止,于是拱手告退,「我不打擾郡主和三爺談心了。」

朝著離去的飛天做了一個鬼臉,蘭兒忍不住嘀咕,「我真的不懂,這個飛天一點規矩也沒有,為何三哥哥如此器重他?」

「切莫以外貌評斷人,飛天的好不是妳可以明白的。」

她就知道,飛天和鐵漢對三哥哥來說有如左右手,她說什麼也沒用。

神情一肅,她以從來沒有過的正經口吻道:「這次三哥哥非替我作主不可。」

「這次又怎麼了?」

「你找回來的繡女,竟然不准我瞧一眼她要呈給皇上的繡畫。」

「她不准妳瞧,妳就別瞧。」

怔了半晌,蘭兒驚愕的瞪大眼睛,「三哥哥,你怎麼幫著她說話?」

「還沒呈給皇上之前,那是她的繡品,她不想給別人瞧這原本無可厚非,難不成為了她不願意把未完成的繡畫讓妳瞧一眼,妳就想治她的罪嗎?」

「我……當然不是,可是萬一她的繡品不堪入目怎麼辦?」

沒有回答,玄禎太清楚結果了。他不會忘了第一次見到秦綢兒的繡品內心如何驚愕,說是鬼斧神工也不誇張,他知道她一定會呈出最好的繡畫。

「三哥哥,你怎麼不說話?」

「我已經選擇她,她也清楚自個兒的繡畫將要呈給皇上,我以為她應該比我們更在乎結果,我們用不著太過擔心。」

「我只是好奇她的繡工,難道瞧一眼也不行嗎?」

「繡品的主人說不行,我們只能由著她。」

心頭莫名的一陣絞痛,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三哥哥待那位秦綢兒真的不太一樣,難道……不,別胡思亂想!「三哥哥太偏袒她了。」

「我把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給李總管,妳可曾見我插手過問?」

「這……」蘭兒百般不願的閉上嘴巴。三哥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凡事他願意委以重任的人,他總是放手由著他們自己作主。

「若是妳真的放心不下,不如我請秦姑娘為妳繡個荷包,妳再自個兒瞧瞧,如何?」

娥眉一蹙,她狐疑的問:「你們是不是串通好了?怎麼說的話都是一個樣?」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她也說要繡一個荷包給我。」

「是嗎?」

「我就不相信京城找不到比她更出色的繡女,我才不希罕她繡的荷包。」

「妳可以不領她的情,但犯不著為此斗氣唄!」

蘭兒別扭的垂下螓首。她如何告訴他,這都是他的關系。

似乎從見到秦綢兒那一刻開始,她就深陷在失去三哥哥的恐懼當中。可笑嗎?因為連她自個兒都情不自禁被秦綢兒吸引,這確實匪夷所思,可是,若非三哥哥教她難以心安,這種莫須有的庸人自擾也不會出現。

「等秦姑娘的繡畫完成,第一個請妳過目,這總成了唄!」

再爭執下去,她也不會占到好處。

她順勢退一步,伸出手指道:「好,我們勾個手一言為定。」

「好,勾手一言為定。」玄禎遷就的跟她來個「兩小無猜」的約定。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清晨的風迎面撲來,絲絲的冷意沁人心肺,踏著一夜的落葉,秦綢兒漫步在睿王府的後花園,這兒是睿王府最美的地方,蜿蜒的小橋飛越湖面,目光所及是各式各樣的水中植物。

說真格的,比起過去,這兒的日子快活多了,雖然小喜沒辦法跟她談心,卻也是個貼心人。

「秦姑娘真是好雅興,大清早就在這兒賞花。」蘭兒遠遠的就看到她,原本是不想見到的。就是因為她,自己才睡不好覺,所以今兒個起了個大早,想出來散散步、吹吹風,說不定可以讓心頭的郁悶一掃而空。

豈知,卻在這兒瞧見擾亂她思緒的罪魁禍首,可是,哪有郡主見了奴婢落荒而逃的道理?想來想去,還是順其自然打照面,趁此機會,她也可以讓秦綢兒認清楚現實。

「奴婢見過郡主。」秦綢兒上前行禮。

左右瞧了一圈,蘭兒閑聊似的問:「睿王府真的很美是不是?」

「是。」

「妳想過一輩子待在這兒嗎?」

「奴婢是來這兒辦差事。」

「妳知道我是誰嗎?」

這個問題真是奇怪極了?秦綢兒微微怔了一下,回道:「蘭兒郡主。」

「我這個郡主是先皇封的,說起來是為了匹配三哥哥封的,過些日子,太後就會請皇上將我指婚給三哥哥。」

默默不發一語,秦綢兒聰慧的心思不難聽出來這句話真正的含意。郡主是拐個彎告訴她,「她」是三爺未過門的妻子,可是她不明白,郡主用意何在?難不成郡主以為她想搶走三爺嗎?

她感覺得出來郡主對她懷著抗拒,可一直想不透為何如此,原來是這麼回事,可是,郡主怎麼會有這種匪夷所思的念頭?她只不過是個繡女,怎麼高攀得起?再說,王爺又怎麼會瞧上她這個不起眼的繡女?

「我說這事,是想請妳為我繡嫁衣,可以嗎?」

郡主不是懷疑她的繡工嗎?「奴婢謝謝郡主厚愛,可是,奴婢已經准備完成繡畫之後就起程回鄉。」

「妳是不是還在氣我前些天跟妳說的話?」

「奴婢怎麼會跟郡主生氣?奴婢是真的想家。」雖然這些年來她過得不快活,但是在爹娘過世之前,蘇州對她而言是人間天堂,那兒的一草一木都有回憶,孤單寂寞的時候,她想念的還是那兒。

「可是,若是我堅持妳幫我繡嫁衣呢?」

「奴婢不過是『千繡閣』眾多繡女之一,勝過奴婢的繡女不難尋覓,還請郡主體諒奴婢思鄉之情。」

緊抿著嘴,蘭兒直勾勾的瞅著她,半晌,語出驚人的一問:「妳是不是喜歡三哥哥?」

心頭猛然一驚,她有些慌亂的道:「奴婢不明白郡主的意思。」

「妳拒絕為我繡嫁衣,難道不是因為喜歡三哥哥嗎?」

「郡主多慮了,奴婢是為了繡畫而來,不曾有過非份之想。」

「誰不想飛上枝頭當鳳凰?」

「奴婢這會兒一心一意只想完成繡畫。」

「但願妳真的沒有非份之想。」

「雖然奴婢身份卑微,但也是個知進退的人,郡主用不著把奴婢掛在心上。」

蘭兒沒想到她會把自己的心思瞧得如此透徹,一時之間怔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若沒有其它的事,請容奴婢先行告退。」

看著秦綢兒行禮離去,蘭兒有些懊惱、有些無措。她想讓她看清楚現實,可是到頭來,她覺得自己好像小丑似的,簡直是在自取其辱嘛!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