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修真醫聖第1章 債主上門   
  
第1章 債主上門

g,更新快,無彈窗,!

華夏國,東海市,云峰縣,石頭村.

石頭村四面環山,山清水秀,環境優美.

一條小河從村前的田間穿過,充滿詩情畫意.

然而由于交通堵塞,往來不便,因而發展緩慢,村子破敗,農民很窮.

此時此刻,朝陽噴薄,陽光燦爛.

在一個長約五丈,寬約三丈的田里,一名上身穿著黑色短袖T恤,下身穿著灰色短褲的青年正在使勁的揮舞著鋤頭,挖出田里的泥土,將之置于田埂上.

青年名叫李雷,今年十八歲,他長得劍眉朗星,頗為帥氣,古銅色的皮膚上汗水直流,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光芒.

"呼……"

"終于要挖好了."

"有了這個魚塘,以後也能養點魚,既可以增加收入,也能給母親燉魚湯喝,補補身子."

李雷杵著鋤頭,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臉上露出笑容.

不知不覺中,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過往,那一段令人刻骨銘心卻帶著苦澀的歲月.

李雷本來成績不差,考上了云峰縣一中,那可是縣里面最好的中學,對于他這個農家小子來說,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正當他准備大展宏圖好好學習,將來考上大學,畢業之後找個好工作,改變家里的糟糕狀況之時,卻因為自己的前女友而得罪了學校里的富二代,因而被人暗中操作,將他開除了.

無奈之下,李雷只能在縣里的一家酒樓當了服務員,後來因為母親的病情便辭掉了工作,回到農村的老家,一邊照顧母親,一邊干農活.

"汪汪汪."

村里的狗叫聲打斷了李雷的思緒,他看了看日頭:"該去給媽做早飯了."于是便扛起鋤頭,准備離開田里,回到家中.

"啊!"

"我靠,什麼鬼?!"

剛走出幾步,便感覺腳下一痛,李雷皺著眉,齜牙咧嘴,放下鋤頭蹲下身來,索性坐在田里,抬起腳看了看.

他眉頭緊皺,發現一塊布滿泥土的鐵片正鑲嵌在自己腳上,那里血水直流,疼痛難當.

李雷咬著牙憋了口氣,忍著疼痛將鐵片拔出.

他大感晦氣,正准備將鐵片扔出之時,忽然發現鐵片表面綻放出瑩瑩光芒,如夢似幻.

"咦?!"

"好像有古怪!"

他驚訝出聲,左手按著傷口,右手將鐵片表面的泥土搽拭乾淨.

"咦,這鐵片……"

李雷觀察著鐵片,發現粘在鐵片上的鮮血沿著其表面的紋路流轉,而後彙聚到鐵片中央,隨之慢慢消失不見了.

"啊!"

這一下,可嚇壞了他,鐵片脫手而出,落在田里.

繼而,李雷的腦袋一陣脹痛,一股信息湧進他腦海之中,不僅如此,還有一股暖洋洋的能量在他四肢百脈之中游走,他一時難以承受,便直接暈了過去.

過了幾分鍾,等到李雷醒來之時,頭還微暈,他晃了晃腦袋,雙眸之中充滿震驚,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剛……剛才……那鐵片……"

李雷夢囈般喃喃自語,如在夢中,聽著村里的狗叫聲,看見了身旁處的鐵片,意識到之前發生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此時,他腦海之中出現了很多神奇的知識,有關于藥草的,煉丹的,煉器的,制符的……

真是包羅萬象,浩瀚無窮!

正因為那股浩瀚的信息,忽然之間湧進了他腦海之中,他一時間之間難以接受,才會感覺頭昏腦漲,直接就暈了過去.

"要不是之前湧進身體之中的那股能量,恐怕現在,自己已經……"

明白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之後,李雷唏噓感歎,有慶幸,有興奮……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種在小說之中的神奇事情!"

"一寸長,半寸深的傷口,竟然這麼快就結疤了."

那神秘的能量在李雷身體之中游走,繼而被其吸收,消失之後,他感覺自己身體好得不得了.

"哈哈,有了這傳承,過段時間應該能治好媽的病了,還有自己的未來,家里的未來,都不是夢了,會越來越好的."

"曾經暗害我的人,你們等著……"

李雷心中暗道,極為暢快,面帶笑容的撿起身旁的鐵片,而後便揣在了褲兜里,隨之扛起鋤頭來到田埂邊,准備爬上去.

"咦,對了,來試試自己身體的變化."

看著那一人來高的斜坡,李雷雙眸之中閃爍著精光,縱身一躍跳了上去,聽著那更加清晰的狗叫聲,聞著田間的泥土氣息,不禁感歎道:"身體的各種能力,果然得到了提升."

扛著鋤頭回到家中,煮好早飯之後,李雷便喚醒母親,一起吃早飯了.

房屋很破敗,是用泥巴和竹條築成,家徒四壁,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唯一的家電,也只有一台黑白電視機了.

母子兩個圍著一張陳舊,表面上甚至有木屑的桌子坐下,喝著粥,吃著咸菜.

李雷的母親名叫陳秀,穿著打了幾個補丁的舊衣服,身體看起來十分消瘦,面色蒼白無血,臉上皺紋密布,頭發稀疏蒼白,雖然僅僅只是四十來歲,看起來卻像是六旬老嫗.

"兒啊,又去挖魚塘了吧,多吃點,不要累著了啊."

陳秀苦澀道,眼眶之中有淚水在打轉,她男人外出打工出了車禍,肇事者逃逸,也未曾獲得賠償,因為家里條件很差,為了供李雷讀書,辛勤勞作,積勞成疾,如今便成了這副模樣.

"媽,你多……吃點."

"放心吧,你會……好起來的,家里……也會好起來的,我還……年輕,你別擔心."

李雷沒有將之前的事情講出來,連他這個讀了書的人都花費了一些時間才接受,更何況自己母親從來沒讀過書呢,萬一講出來,不僅對方難以相信,若是傳了出去,恐怕還會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兒啊,你說的對,你這麼年輕就應該出去闖蕩,不要窩在農村,這樣會誤了你的一生啊."

"媽自己能夠照顧自己,你不要擔心."

陳秀哽咽道,自己不僅沒有照顧兒子,反而讓兒子操心受累,這個母親怎麼做的這麼失敗呢?

俗話說知子莫若母,但是反過來又何嘗不是一樣?

哪個兒子不了解自己母親呢?

看著對方的神情,聽著對方的話語,李雷便知道了對方心中的想法,于是安慰道:"媽,你要相信你兒子,你兒子不會讓你失望的."

就在母子兩人喝著粥,聊著天之時,忽然之間,一道極為尖銳刻薄的聲音在屋外響起:"陳秀啊,借給你家的錢應該還了吧,我孩子還等著上大學,家里也正急著用錢呢."

"說實話,借給你家錢的事情,我可沒有同意,都是家里那死男人偷偷借給你們家的."

"都過了這麼久了,不能拖著不還啊."

李雷聞言後劍眉一皺,繼而站起身來,來到門口,看到了一個四十來歲的胖大媽,于是便如此說道:"嬸子,還錢的事情,還請寬限幾天."

"我們家雖然窮,但也是講信用的人,欠賬還錢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們不會耍無賴的."

李雷口中的嬸子名為趙雪蓮,其實跟他們家也沒有什麼親戚關系,只不過村子就那麼大個地方,低頭不見抬頭見,彼此間都比較熟悉,既然輩分擺在那里,所以他就以嬸子相稱.

"還?"

"你拿什麼還?"

"你們家的情況,全村誰不知道啊?"

"寬限幾天就能將錢還給我,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

趙雪蓮雙手叉腰,一雙眼睛瞪得滾圓,臉上充滿不屑之色,活脫脫的悍婦形象.

"她嬸子啊,錢的事情,我們不會賴賬的."

"就算是砸鍋賣鐵,我們家也會把這個錢還上,只是需要一些時間,看在鄉里鄉親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再多等些日子吧."

陳秀佝僂著身體緩緩行來,走到門口之後,看向趙雪蓮,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而後斬釘截鐵的說道.

"哼,幾千塊錢,你們家哪里還得起啊?"

"不要說幾天了,就是幾個月,你們也還不起."

聽到對方砸鍋賣鐵也會還錢之後,趙雪蓮心中松了口氣,但表面上還是冷冰冰,語氣也十分尖酸刻薄.

"哎呀,雪蓮,陳秀她們家的情況,全村都是知道的."

"人家都這樣說了,你就再多寬限一些時間嘛."

"都是鄉里鄉親的,以後還要交往呢,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們大家的面子上,你就發點好心,耐心等待一些時日吧."

村子比較小,趙雪蓮聲音又大,很快便吸引了陳秀家附近的鄉親,他們圍了過來,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後,便歎息一聲,而後幫著陳秀母子說好話.

畢竟農村的人,多數還是很善良的,看著她們孤兒寡母的,一個個心中都有些不忍.

"好好好,你們都是好人,那你們幫她們還錢啊!"

"你們看看,這家子都是什麼情況,陳秀一副老太婆模樣,哪里有什麼勞動力?那李雷不學好,就是一個混混,被學校開除了,也不出去打工掙錢,就曉得窩在農村,能有什麼出息?"

"說的好聽,過段時間就還錢,他們拿什麼還?"

"我看啊,那陳秀的樣子,看起來也活不了太久了,她一死,這李雷還不跑了啊,到時候我找哪個去要錢嘛."

看到大家都幫著陳秀一家說好話,趙雪蓮怒火中燒,臉色有些猙獰,眼眸之中閃過狠厲之色,而後說出了一番極為難聽的話.

"夠了,我說等幾天就等幾天,到時候一定把錢還給你."

"現在請你離開,還有,以後要是再敢詛咒我媽,就不要怪我這個晚輩不給你面子了."

李雷怒了,雙眸圓睜,牙齒咬得嘎嘣作響,拳頭緊握,指關節都發白了,對方說自己也就算了,但是對方的話明顯就是在詛咒自己母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如果還能忍,那還配為人子女嗎?

   下篇:第2章 神奇特效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