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大收藏家384 最後一道菜   
  
384 最後一道菜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逐利是商人的天性,一個金至尊,惹得黃金圓桌騎士出動,人多了,盤子自然不能小,現在又有譚青峰的風投基金加入,不用說,這下更熱鬧了.

這些商業巨頭,金融大鱷可不是開善堂的,到時肯定又是一番資本炒作,龍爭虎斗.

郝蕾好奇地說:"哥,你的意思是,到時還要對付女鬼子她們?"

"上市圈錢,不外乎是吸低拋高,像好的概念股,可以炒二到三次,一個盤子搶肉吃,就看哪個手段高了,怎麼,小蕾,你有興趣沒?要不你也投點錢玩玩,我幫你看著."

"算了,這種事我不懂,還是不摻和,現在已經很知足了."郝蕾想了想,最後還是婉拒了譚青峰的好意.

人不能太貪,郝威說過很多次,"貪"字掌握不好,容易變成"貧"字,譚青峰掌管的風投基金,背後還有人看著,要是他用公家的錢為私人謀私利,傳出去對他影響不好.

譚青峰只是笑了笑,也不再勸.

從驚喜中冷靜下來,趙風開口問道:"峰哥,現在我要做什麼?"

"手續等問題,我會幫你處理,到時你只管收錢就行,為了避免高額的賦稅,需要運作一下,合同的數字不高,不用擔心,反正你知到時到手有一億就行,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安撫好你的員工,在交接的過程中,不能有太多的動蕩."

員工也是優質資產的一部分,金至尊在合約中明確要求,趙風需要協助合並能順利進行.

"明白!"趙風鄭重地點點頭,轉而又有點不放心地問道:"那些關于員工的待遇問題,你提了沒有?"

"知你重舊情,放心,田中佳美都答應了,到時會作為條件加入到合同中,具有法律效力."

.......

九邦被金至尊打壓,差不多絕跡于各種珠寶展覽,就是購買材料也讓人刁難,公司連續幾個月都是賠本經營,人員流失越來越嚴生,各種負面消息不斷襲來,員工每天都有一種惶惶不可終日的危機感.

工資雖然還能按時發出,可是工資袋里的錢越來越少,大家都擔心今天下班後就收到明天不用上班的消息.

最近二天,這種消極的氣氛更加明顯,公司來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不斷在查看資料,清點庫存,還拿著相機到底拍照,好像是在清點著什麼,員工們問管理層是什麼回事,管理層不明白,轉問趙風,可是每次趙風都說沒什麼,讓眾人安心工作.

要不是知道趙風的農場和農莊正常開業,每天都是客似云來,公司不拖欠工資獎金,也沒聽說有什麼外債,要不然,大伙都以為趙風要跑路了.

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就當鄧飛,王成等核心管理層的耐性快要磨光時,終于收到一個消息,到農莊聚餐.

"咦,唐姐,天哥,你們來了?"當鄧飛一行來到農莊的包廂時,郝然發現香港分部的唐悅和韓天也在.

唐悅有些強顏歡笑地說:"你們經常聚餐腐敗,就不許我們跟著沾一次光?"

"就是,怎麼也得帶我們腐敗一次."韓天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優雅地說.

幾個人都是很熟的人,公司有內部討論群,經常一起聊天開玩笑什麼的.

老朋友見面,應該很高興,可是在場人的興致都不高,都是沒事找事說上幾句,彼此的臉色都有些凝重,所有人內心都清楚,趙風今晚請吃飯,肯定有重要的事要宣布,關乎到所有人的前途和命運.

在商界,沒有鐵打的營盤,也沒有鐵打的工人,那些陌生人不僅到九邦盤點清算,就是九韻和九天也沒有例外.

最讓人不安的,那些清查的人員中,還有日本的臉孔.

看到眾人有些低沉,王成突然有些感觸地說:"咱們風哥,不容易."

"是不容易"唐悅接過話頭說:"差不多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首飾屆,虧損了這麼久,難為他了."

鄧飛有些感動地說:"對我們,風哥是沒得說的,無論怎麼樣,我都支持他."

說完這幾句,眾人一下子又沉默下來.

都不知說些什麼,有心安慰別人,可是又有哪個來安慰自己?

就當氣氛壓抑得有些尷尬的時候,包廂的門被推開,人還沒有進,就聽到有人大聲笑著說:"怎麼那麼靜,人還沒到嗎,來得早有魚有肉,來得晚可得刷盤子."

說話的是胖子,那大嗓門,就是隔著幾十米都能聽到.

"海哥,風哥."

"風哥."

"小蕾,一段時間不見,你又漂亮了."

胖子,趙風還有郝蕾三人來了,鄧飛他們紛紛笑著站起來打招呼.

客套了一會,眾人坐下,趙風笑著說:"好了,林大廚又開發出二個新菜式,就叫大伙來嘗嘗,小蕾,時間差不多了,讓人上菜吧."

"好的,馬上讓人上菜."郝蕾一邊說,一邊拿出對講機,吩咐服務員上菜.

看樣子,郝蕾也留在這里吃飯,鄧飛,楊舒,唐悅等人交換一下眼色,彼此眼內都有幾分失落.

郝蕾不僅是農莊的老板,趙風的正牌女友,還九邦的正式股東.

鄧飛,王成,楊舒,唐悅,韓天等人也有股份,但是這些股份是限制性員工福利股份,只有分紅權沒有投票權,除了歸趙風支配外,離開公司就會失效,有壞處也有好處,只管分紅,就是賠了也不用出錢.

白給的,也沒那麼多要求.

很快,菜上來了,鄧飛驚訝地發現,這一餐不僅豐富,就是用奢侈來形容也不為過:除了農莊自產的雞鴨魚肉外,還有阿拉斯加的霸王蟹,波士頓大龍蝦等名貴海鮮,郝蕾還拿出了珍藏的葡萄酒和茅台.

現在正是公司艱難的時候,吃得越是奢侈,眾人內心越是沉重,種種跡象表明,這一頓,很可能是散伙飯.

飯菜很豐盛,趙風和胖子也不斷調動氣氛,可是大伙心情有些沉重,多好的東西,吃到嘴里也不是滋味.

終于吃完,郝蕾讓服務員把碗盤撒下,換上了茶水.

現場一片寂靜,眾人很有默契地靜了下來,就等著趙風宣布事情.

趙風的心情有些沉重,環視了一下眾人說:"好了,估計大家都猜到什麼了,那我就開門見山,公司我賣了,三間公司都賣給了金至尊."

話音一落,現場一片寂靜.

半響,楊舒強顏歡笑地說:"這是好事,長痛不如短痛."

"是啊,虧損了那麼久,金山銀山也捱不了多久,我們領著那麼高的工資,卻幫不上忙,心里也有愧."唐悅附和道.

其它人也是沉默不語,好像一早就知道,並接受了這個決定.

趙風本以來這些手下會不明白,抗議甚至大吵大鬧,沒想到一個個這麼平靜,平靜得自己都有些動容.

王成舉起茶杯說:"風哥,這些年謝謝你,這麼照顧我,這杯是敬你的,一句話,以後有用得著的地方,你只管開口,管飯就行."

"王哥,客氣了,是我敬你才對."趙風忙站起來,以茶代酒,和王成輕輕碰了一杯.

王成剛剛坐下,鄧飛和楊舒一起站起來,楊舒有些感觸地說:"風哥,謝謝你,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是你給了我們一份工作,還對我們這麼好,也不知說什麼好,我們和王哥一樣,有需要,只管開口,兄弟我沒二話."

最困難的時候,鄧飛和楊舒都跑去擺燒烤小攤了,正是趙風的出現,徹底改變他們的生活,這幾年的工資加分紅,兩人在鄧飛的老家起了一棟三層半的洋房,還在花城買了車買了房,銀行還有六位數的存款,二人對趙風非常感激.

當年二人結婚,趙風不僅封了一個超大的紅包,還把車借給鄧飛做婚車,那時車可是稀罕物,鄧飛把車開回老家時,整個村莊都驚動,那種風光的情景,鄧飛和楊暢現在還曆曆在目.

唐悅和韓天,也對趙風表示了感謝,說得和王成差不多,不過唐悅卻開玩笑地說,光管飯不夠,她買了一套海景房,現在供著房貸,趙風要是再請她,管飯之余還得替她還貸.

公司賣了,沒人埋怨,沒人提工資什麼時候發,有什麼補償等等,也沒人問賣了多少錢?什麼時候交接這些問題,賣掉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還是被迫賣給死對頭,這本來就夠傷心了,要是再提這些,豈不是在傷口上撒鹽嗎?

船到橋頭自然直,該怎麼辦,到時自然有人安排,沒必要在這種氣氛下說出來.

沒人問趙風問自己能分多少錢,原因很簡單,九邦成長過程中,自己是出了力,但也拿了足夠豐厚的報酬,沒有拿出過真金白銀投資,合同上的股份是福利性分紅,公司現在虧損中,沒讓自己出錢就不錯了,賣掉的錢是趙風等人的本錢,或者說是血汗錢,不是紅利.

惺惺相惜了好一會,該說的話都說了,王成率先告辭:"風哥,海哥,小蕾,現在不早了,我也就不多呆,走了,那群不要解散,有空我們在上面聊聊也好."

王成一說走,鄧飛,楊舒,唐悅還有韓天也紛紛站起來和趙風告辭.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事已至此,說得多反而若人傷感,還不如先走.

這些年,由于趙風大方,放開承包後,眾人的收入暴漲,每個人都小有積蓄,正所謂軍中有糧,心中不慌,就是在首飾行業混不下去,轉行做個小生意什麼的,綽綽有余.

就當眾人想走時,趙風突然說道:"慢著."

韓天開口問道:"怎麼,風哥,還有事?"

眾人都看著趙風,看看最後趙風有什麼要交待.

趙風呵呵一笑道:"差點忘了,今晚還有一道菜沒上."

"不用了,風哥,我們....今晚吃得太多,吃不下了."楊舒婉拒道.

害怕終于變成現實,原來有一份眾人羨慕的好工作,現在一下子不知出路,不誇張地說,吃龍肉都沒味道.

胖子笑呵呵地說:"好飯不怕晚,好菜也不怕晚,大家等一下,吃完最後一道菜再走,都不許走啊,哪個走我就跟他急."

趙風和胖子一起出去上菜後,郝蕾笑著說:"來,都坐下,也不急這一會."

上篇:383 一夜暴富    下篇:385 狡猾的趙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