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透視神醫第476章交易   
  
第476章交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江都的蓮花城,永遠都是花紅酒綠,男人和女人醉生夢死的地方.

在一個昏暗的包廂角落中,坐著一群群男男女女,女人們,她們是穿著一件件非常暴露的衣衫,將她們的奶子拼命的擠出了在她們的胸前上,來此,便是吸引住了所有男人的目光.男人他們都是好色的.因此他們的目光,如同一頭餓狼一樣,狠狠的盯在了女人們高高的挺立胸膛之上.

當中,在一群被擁擠的女人中,有一個男人,他是頂著一個光頭,溜溜的腦袋,可是在人群中,是非常的顯眼呢.

一看便是知道,此人便是他們的頭頭大哥了.他們都是尊敬的稱呼他為光哥,而目前這一間夜總會,是他的產業下之一.

光哥在連花城中,可是有著一定的威望.因為在蓮花城中,一旦是提名到光哥此人,可是沒有人呢不會認識的.

現在的光哥,他是有些微微的醉態,剛才,他可是和一些小弟們,拼上了十多杯酒的二鍋頭,因此,他現在是躺在了皮椅上暫時歇息.

在他的身邊,是一個年級相對其他小的女孩子.她叫花子,今天她剛剛出台的第一天.因此,她看著如此花紅酒綠的場所,她可是想要打退堂鼓了.可是一旦是想到家中的老父親,至今還是病在了床上,家中沒有多余的錢去治病,老父親他已經是即將要病入盲膏了.

為此花子才是通過了自己的一個姐妹,介紹了她來此做陪酒小姐.第一天上班,花子畢竟還是個涉事未深的女子,她是非常的緊張,而且她也是非常的害怕.她的害怕.是因,在她周邊的男人,他們都是對著她露出了猥瑣的目光來.

話說這花子,其實她是很美麗的女子.

一張瓜子臉,一雙大大的眼睛,秀玲的身段,挺拔的胸膛,還有的就是她那一雙著紅唇的小嘴巴.

幾乎在她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把此間夜總會的小姐們,完全的比了下去.因而作為夜總會的老總光哥,他第一眼見到了花子,他的眼睛,頓時是一片賊亮起來.

如此美麗的女子,做個陪酒妹子是在是可惜了呢!

于是光哥不顧花子的反抗,一把的就是把她擁住,拖進了包廂中,狠狠的與他的弟兄們,喝酒慶祝著.

花子想要擺脫出光哥的束縛,然而她身為一個女孩子,已經是落入到了一群狼的包圍中去.

不管花子是如何的擺脫和掙紮,那個光頭的男人,就是緊緊的拽住了她的雙手不放.而且花子是知道,這個光頭男人,便是老總,她也是非常的害怕.她畢竟是個窮苦人家的女孩子,對于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她可是不敢輕易得罪.

花子只有是任由著光哥的雙手,不斷的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著.

花子是反抗的,可是她的反抗,更加是引起了光哥對于她的占有欲望.

之前,花子也是聽說了,凡是到夜中會上班的女孩子,假若是美麗的女生,一旦是知道還是處子之身的話,那麼她們的第一次,總是會被光哥霸占的開苞的.

難道,現在真的是要應驗了嗎?花子更加是恐懼起來.

一會兒,包廂中的氣氛,頓時是安靜了下來,因為,那些人他們既然是一下子的離開了包廂.這是什麼情況?花子的恐懼可是越來越深啊!

"放開我."

頓時,花子驀然是感覺到,一雙有力的大手,正是在緊緊的探上了她的胸膛上.她馬上掙紮了.

"嘿嘿!晚啦!花子,難道你不知道,進入到我的地方,凡是飄亮女人的第一次,她們通通都是給了我嗎?哈哈!小妮子,從了我光哥,可是你的榮幸呢,乖乖,千萬不要在繼續的反抗了!要是你乖乖的聽話,辦事後,老子升你做經理的位置如何?總比現在做個三陪女好吧?"

光哥的雙手,不斷的游離在花子的身上.

"撕啪"

頓時,花子的上衣,已經是被光哥撕爛而下,馬上是露出了女人挺立的胸膛來.

"啊!你……你做什麼?滾出去."花子她立刻是大叫起來.她是後悔了,非常的後悔,來到這個地方.如今她即將是被狼一口的吞噬了.她該怎麼辦?有誰來救救她啊?

"嘿嘿!身材不錯啊!"光哥立即是扯除去了他的衣服,露出了男人精干的身軀來.

"你滾來!來人啊!救命!"

"啪!"

一個巴掌的打來,已經是把花子重重的扇了個暈頭轉向.于是,花子的人,是重重的被按到了一張大沙發上.男人的身軀,馬上又是重重的朝著她壓了下去.

"啊!不要……"

花子她還是在拼命的掙紮著.

"哼!你個臭婊子!老子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一定是要強了你!"

"啪"又是一個巴掌,可憐的花子,她已經是被折騰的奄奄一息了.

可是花子她是不能放棄的不是?一旦她放棄了,那麼她的清白,就是不在了.那麼以後,她還怎麼嫁人呢?

"啊…..臭婊子!你既然敢咬老子?回來!"

花子是趁著光哥一愣的瞬間,她馬上是將她身上的男人一把推開.隨,花子是沖了上去,揪住了門把,一陣的搖晃著.

可是,門,既然是被反鎖了.

"嘿嘿!婊子!你敢跑?老子叫你跑啊!"

"啪"

又是一個巴掌打下,花子的身體,重重的倒地而下.這一刻,她已經是絕望了.這個地方,叫做夜總會.之前她來此,就是應該是能夠想到這種結局的不是嗎?男人尋歡喜的天堂,女人的地獄.

為何她既是在明白的情況下,還是要孤身來此呢?

因為她需要錢,需要一筆錢,給她的父親看病,她已經是沒有了選擇.除此之外,她是沒有任何的把辦法了.

"女人!還是乖乖的從了老子的好!只要你今天晚上成了我的女人,說吧,你想要什麼,我光哥通通都是會給你的."

光哥的大嘴巴,已經是撚下了她的嘴巴去.

"啊……你又咬我……混蛋……看老子不打死你個賤人……"

"啊……"

但見,在昏黃的燈光下,一個光條條的男子,真是依靠在一個美麗的女子身上,不斷的抽到打著耳光.一陣陣的嘶喊聲,透過了窗外,完全是被一片黑夜遮掩住了.

驀然,一道黑影子的落下,卻是那麼的迅速.

此人,他便是七殺.今天,他是去看了自己的姐姐,同時,也是他姐姐的忌日.而且,七殺今天來此的目的,他是要斬殺一個人!一個曾經叫他深深仇恨了一年的人.

那個男人,不單是侵犯了他的姐姐,而且,既然是用著如此吧卑鄙的手段,強霸了她的姐姐!

一年了!整整是過去了一年!從當初不諳世事的他,已經是變成了一個人見人怕的殺手.此刻,七殺的眼睛,完全是灰色一片.

沒有任何的芒光,剩下的,是有是死亡的黑色.

房間門,已經是輕輕開了去.

一眼,七殺他就是看見了那個男人,光著身體,倚靠在一個正在掙紮中的女子身上,不斷的抽著那女子的耳光.

刀光劍影!

當即,"啊……"的一聲慘叫,一條男人的手臂,已經是被七殺削了去.

"啊……"淒厲的痛苦吶喊聲還是在繼續.

看著眼前這一幕的血腥,花子她既是呆呆的望著.這,難道真的是殺人嗎?那個男子,他到底是誰?他來此,是救她的嗎?總之,花子的腦子已經是處在于石化的狀態之下.她可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他娘的到底是誰?"光哥他失去了一條手臂,看著那滾滾的血液,不斷的從他的斷臂上噴發出來,他已經是嚇壞了,"來人啊!來人!"

"不用叫了,他們都死了."

"死"字眼一出,七殺的一刀是一閃,頓時,光哥的另外一只手臂,已經是被完全的卸掉.

血液,是滾滾而發出.

"啊……"

淒厲的哀嚎,更加是慘烈.

"你……不如殺了我."失去了兩條手臂的男人,在剛才,他是非常暴怒的,一掌又是一掌的摑下去,可是把那女子,打得是半條命都是失去了.如今卻是換成了他,半條命即將還是要失去.

"他他娘的說到底是誰?"光哥畢竟是個有見識的人,此人莫非就是他的仇家了?一定是這樣的.

再說了,他這輩子,不知道是有著多少的清白女子被他糟蹋了去.跟他上床的女人,簡直是比他的人生閱曆還是豐富得多呢.

"殺你的人!"

一刀道閃光出,那人頭,已經是滾落在桌子的腳下.

血腥,蔓延一地.

"啊……啊……"

終究,寂靜的夜,是爆發出了一聲聲的恐懼叫聲.不過最後,還是被此夜總會的嘈雜,給遮掩了過去.

沒有人知道,在一個包廂中,已經是發生了命案.非常的血腥,死者,是斷了兩支手,然後,他的頭顱,既然是被活生生的切斷了去.手段之殘忍,一看便是知道死者是被仇殺了.假若不是如此,有誰會是如此的折騰一個活人呢?不如是直接的給他一刀,痛快的了結了去.

花子她可是沒有親眼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之前在光哥的兩支手被削去了之後,她還是能冷靜的看著,可是當光哥的人頭,是直直的飛到了桌子下之後,她最終是無法在冷靜了,深深的恐懼啊!

那人,一身的黑色衣服,尤其是他的一雙眼睛,同樣是黑色的,好像他是一個死人般,沒有一絲的感情和亮光.他,是活著的人嗎?還是他已經是變成了魔?

七殺輕輕的擦拭了劍上的血液.他的仇,今天終于是在姐姐的忌日,殺了那人.他的眼睛,有些潮濕起來.擦拭完了劍,七殺是無意的撇了一眼房間中的女人.但見女人的一身衣服,已經是被撕裂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她的肌膚,雪白一片.

對于此種夜場上的女子,她們的自甘墮落,七殺他即是不同情,也是不會憐憫.不過這個女子,七殺卻是意外的多看了她兩眼.只是因為,她的一雙眼睛中,沒有一絲的紅場塵埃,一雙眼睛竟是是那麼的乾淨.

夜,是更加的暗淡了.

"等等!"花子追了出去.這個男人的冷酷,卻是在第一時間解救了她,所以她得好好的謝謝人家.

不過七殺的腳步,並沒有停下來,反,他可是越走越快.花子可是著急了.于是,她是顧不上自己的一身破爛的衣服,一邊跑著,一邊急忙的呼叫道:"等等我!"

七殺依然是不會理,反而他的腳步是更快了.

花子是追逐了一段路程,才是發現,那個奇怪的男人,已經是把他甩得遠遠的.然而,花子她並沒有放棄,還是依舊跟隨在他的身後.

隨後,當拐進了一條胡同之後.七,便是失去了他的蹤影.于是,當花子感到的時候,看著自己追逐的人,已經是不見了他的身影.她是有些失望了,亦是有些不知道所措.愣愣的站了一下子,

花子是忽然"哇"的一聲,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哭了一會兒,花子居然發現,有個黑影,寂靜的站在了她的跟前.花子是抬頭一看,歡喜了一下,是那個男人.

此時,七殺冷漠的看著地上在哭泣的女子.不知道為何,他內心中,竟然有些不忍起來了.這是為什麼?他的心,一直為那個遠渡重洋的女子停留不是嗎?可是她的心,卻從來沒有在他的身上停留過.而且,她如今已經成為了別人的未婚妻.

然而現在,當他再度看見了地上的女子,在無助哭泣的時候,他的心情,為何會難受起來?這又是為什麼?

"嗚嗚!你為什麼要回來?"見到了這冷漠的男人,花子的情緒,一下子就是爆發了出來,"你為什麼要救我?救了我,卻又是不理我?"

"我並沒有救你!能解救你自己的人,不過是你自己而已!一個人,要選擇自己作踐自己的話,那麼,即使是神仙,也是無法解救她的."七殺淡淡的說道,也是有些冷漠.

為何他要繼續的停留下來?為何他不是突然的離去?為何他會為著此女子有些擔心呢?好是莫名其妙的情緒?他都是無法搞清楚自己的狀態了.

"哼!你以為,我願意作踐自己嗎?你以為,我願意到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去上班嗎?我若是能夠有第二個選擇,即使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去的.可是,我現在還不能死,因為,一旦我死了,我家中的爸爸,他該怎麼辦呢?我又該怎麼辦……"花子的聲音,可是越說越小了.

現在,她的確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分錢是沒有找著,反而是差一點,就是被他人給糟蹋了去.

未來的路,很漫長,可是,就是在她當前的路,已經是走不下去了.

七殺是一愣!又是一個悲情的女人.唉!他既然是歎氣了.是因為眼前這女人的關系嗎?還是,同情她的遭遇呢?

"說吧!你要多少錢?"七殺還是淡漠的說道.

他是知道他眼前的美麗女子,若非不是因為錢的關系,她不會選擇到那種地方去上班的不是?因為他們都是貧窮,都是有著一顆非常強的自尊心.

"你說什麼?"花子以為是她自己聽錯了,這個一臉冷漠的男人,既然是問她要多少錢,難道他是看上了自己的身體不成?還是?

"我給你一些錢,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即使人在遭遇到了困難之前,不要輕易的糟蹋了自己.因為連自己都是看不起自己的話,那麼你期望別人會看得起你麼?"

"你跟我來吧."

接著,七殺又是說道:"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給我錢?必須得答應你一個條件?"花子面色一愣,一臉疑惑盯著眼前這怪異無比的男子,"那個…….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七殺肩膀一聳動,他目光直接落在了花子臉上,不緊不慢說道:"你如果想要一個理由的話,我可以給你.反正你也是個陪酒女吧.我要你去勾引一個男人.此人是個好色之人.你如果成功了,那麼我一定會付你一筆錢.怎麼樣?你如果同意了,那我們就進行下一步的交易,如果你不同意,就當我剛才什麼話也沒有說吧."

"你讓我去勾引一個男人?勾引誰?"花子越發的疑惑起來.

七殺的臉色忽然變得無比陰沉,他冷冷說道:"因為那人該死!他搶走了我心愛的東西.你現在給我聽好了,我的話只會說一遍.那人叫姓張,名叫張凡.目前他是旅游局的局長,你如果能夠成功的將他勾引到手.我的錢馬上會在第一時間之內打入到你的賬號."

"張凡?這名字我怎麼好像在哪里聽說過你?對了,我能問一下,他……到底搶走了你什麼心愛的東西嗎?"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花子也是不例外.

七殺目光又是凜然一晃,冷聲說道:"你的廢話真多!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做還是不做,隨你一句話."

"好!我答應你."花子忽然對那個叫張凡的男人有了一絲好奇.

上篇:第475章秋後算賬的來了    下篇:第477章又是圈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