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 意外   
  
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 意外

"云前輩,您這是……"

"許宗師……"

許紫煙一聽云千里對自己的稱呼就知道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臉上便現出了一絲奈道:

"請進來吧!"

三個人又重落座,云千里小心翼翼地說道:"許宗師,您不會真是想要參加符道大賽進行交流吧?"

"一半的原因吧."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那另一半?"

許紫煙平靜地說道:"我應周鵬的請求來給符盟主解毒,但是到了符盟的大門口被攔住了,後來我求見幕盟主,也被攔住了,所以沒有辦法,只有參加這個符道大賽才能夠進入到符盟."

許紫煙說得很平靜,但是云千里的心中卻不平靜.

人家眼巴巴地主動來給你符盟盟主解毒,然後卻被你符盟的人給轟出去了.人家許紫煙還能夠通過符道大賽進來,那是人家仁義,這若是放在自己身上,說不定就甩袖離開了.坐在對面的人是誰?那是煉丹宗主!想到這里,對著許紫煙拱手道:

"許宗師,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還請許宗師移步,先給本盟盟主解毒."

"不著急!"許紫煙輕輕搖頭道:"反正符道大賽也沒有兩天了,既然參見了,就好好交流一下.等我參加完了大賽再去見見符盟主吧."

云千里雖然心中著急,但是卻也不能夠強求.同時心中還想著把這件事情告訴盟主,而且他心中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許紫煙之所以不肯就這麼前往給盟主解毒,是想著看看符盟如何處理那個門前守衛.

你當一代煉丹宗師的面子是那麼好掃的嗎?

所以他禮貌地向著許紫煙告辭,便風風火火地向著盟主的洞府飛掠而去.

洞府之中.

符紋正和幕羲交談著關于許紫煙的事情,他的心中非常好奇,好奇星光大陸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煉丹宗師.而就在這個時候,云千里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

"盟主,許宗師找到了."

"真的?"符文和幕羲的臉上都是一喜,只有符花語和幕鼎香的臉色微變.

"許宗師在哪里?,我們出去迎接."

符文邊說著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云千里的臉上便現出了一絲尷尬,符文的臉色就是一沉道:

"可是對許宗師做了什麼不禮貌的事情?"

"這個……是這樣的……"

"大膽!"

聞聽到云千里的講訴,符文面沉似水:"立刻給我徹查,究竟是誰把許宗師給轟走了,在就在這里等著."

"已經派人去查了!"云千里凝聲道.

符文這才神色略微緩了一下道:"帶我立刻前去拜見許宗師."

云千里猶豫了一下道:"還是等著將事情調查清楚再去拜見許宗師吧.而且,許宗師似乎對這個符道大賽有點兒興趣,反正明天那一輪過去之後,實際上大賽就已經結束,不如明明天我們在拜見許宗師."

云千里說得沒有錯,這次他們符盟和周翱的符道賭賽便是雙方各出三個制符師,分別是十萬歲以上,一萬歲到十萬歲之間,一萬歲以下.

原本符盟是准備讓符盟盟主代表十萬歲以上的制符師出塞,符盟盟主的弟子代表一萬歲到十萬歲之間的制符師出賽,這兩個人出賽符盟還有有把握獲得勝利.知識一萬歲以下卻沒有合適的弟子出賽,所以他們這次召開符道大賽就是想要選出一個一萬歲以下的制符師.

一萬歲以下的制符師能夠有多少境界?

青級已經是他們的極限,所以明天青級考核也就是最後一輪.

原本就算是一萬歲以下的制符師輸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如今符盟盟主中毒了,不能夠參加賭賽了,而云千里這個藍級六品的制符師卻沒有把握贏得比賽,這樣一萬歲以下的制符師就變得重要起來,這才引起符盟的格外重視.

符文此時心中卻是一跳,臉上現出了震驚之色,望著幕羲古怪地問道:

"幕盟主,你不是說許宗師是一個煉丹大宗師嗎?"

"是啊!我從許宗師那里學到了很多."

"那……難道她還是一個制符宗師?"符文說到這里,聲音都有著一絲顫抖.這個時候云千里也反應了過來,臉上一片震驚之色.

幕羲微微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道:"許宗師是煉丹宗師肯定沒有錯,那是我親眼看到的.至于制符嘛……我想她只是感興趣,而且水平不低,但是制符宗師不可能."

符文眼中精芒閃爍:"我真是對許宗師越來越期待了."

目光轉向了云千里道:"云老弟,調查那個門前守衛的事情就叫給你了,找到他之後,明天將他帶過來,我們一起去拜見許宗師."

第五天.

周翱府邸.

周翱一早就坐在書房內等待著手下的彙報,他沒有想到許紫煙竟然能夠闖到第五輪.當昨天聽到手下彙報的時候,他硬是楞了半響.

如果真的是許紫煙奪得了這次符道大賽的頭名,還真是有著未知的趨勢.論許紫煙是否會代表著符盟贏下賭賽,恐怕符盟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們會在背後支持周鵬和自己爭位.有了符盟的支持,周鵬會很地建立起來勢力,這就對他產生了真正的威脅.

所以他這一早就有些心神不定地坐在書房內等待,期待許紫煙最終被刷下來,哪怕沒有被刷下來,也不要得了頭名.

在丹盟的北門之外,冷寒等人一直在茶樓中等待,怎麼這些日子根本就沒有回去,而是將這個茶室租了下來,白天在許紫煙參加符道大賽的時候,他們就坐在這里邊飲茶邊等待著消息,晚上他們就在這間茶室內修煉.

此時已至天明,幾個人在茶室內吃了早餐,伙計也把茶水端了上來,杜楝望著外輕聲道:

"今日已經是最後一輪比賽了,不知道紫煙能不能多得頭名?"

冷寒凝聲道:"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吧,紫煙如果沒有把握,應該不會參加這種符道大賽."

"這個可不好說."游四海搖著頭道:"紫煙這次參加符道大賽只是想要見到符盟主,她的符道未必有那麼高深,要知道這次大賽可是驚動了大陸上幾乎所有的年輕制符師,紫煙就算是再聰慧,也不可能樣樣精通吧?"

周鵬也輕輕點頭道:"不錯,紫煙能夠闖到這最後一輪就已經讓我們吃驚的了."

冷寒卻是笑道:"我還是相信紫煙."

符盟.

廣場上.

許紫煙柚木四顧,見到偌大的廣場之上,此時只有一千二百多人.看來就是整個星光大陸上,年輕一代的青級制符師也不多.一千二百人看著不少,但是散在整個星光大陸上真的不算什麼.

今天是最後一輪,規矩依舊想通.不過這次卻不是要大家制作出一張青級巔峰符箓,而是待大家制作完畢之後,挑選出一個品級最佳的符箓.因為沒有人會覺得這些年輕人能夠制作出來一張青級巔峰的符箓,能夠出現一個青級後期的符箓恐怕都是意外之喜.

當鍾聲敲響之後,貴賓席上的符文等人都將目光望向了許紫煙,許紫煙自然是感覺到了他們的目光,心中升起了一份奈,不過她依舊是沒有立刻動手,而是釋放出神識觀察著這些人的煉制獸皮的手法,而且這是最後一輪,出線在這里的都是年輕一代的制符高手,所以許紫煙在觀察完煉制獸皮的手法之後,又觀察他們提純獸血的手法,最後還在觀察他們制作符箓的手法.

兩刻鍾過去了,許紫煙依舊閉目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這讓貴賓席上的各位修士神色各異.一個個心中想的是.

難道是說許紫煙的制符水平最高境界就是半步青級?她根本就不會制作青級符箓,所以棄權了?

是了!

一定是這樣!

她可是一個煉丹宗師,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既是一個煉丹宗師,然後在制符上又是如此厲害,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豈不是說他們這些人的年齡都活到了狗身上?

再說了……

只要看看許紫煙的修為就知道了.如今的許紫煙只不過是綠級一品,這就證明了許紫煙都把精力放在了煉丹之上,所以才耽誤了她修煉.否則以許紫煙的資質不可能到現在才是綠級一品.

又過了一刻鍾,許紫煙已經將這些制符師的制符手法看了一遍,雖然他只是看了一個開頭,但是憑著許紫煙對于符道的理解,完全可以推衍出他們之後的手法.

別說,這些制符師當中還真是有幾個人手法很有獨到之處.許紫煙一邊看著他們的手法,一邊推衍,很是受到了一些啟發.

如此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距離比賽結束的時間只剩下了半個時辰.

"砰砰砰……"

這個時候從廣場上傳出來符箓爆炸的聲音,那是因為這些修士想要強行制作出一張超出自己水平的符箓,但是終究是實力不行,因而失敗爆炸.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r1152

上篇:第二千七百六十一章 云千里    下篇: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 收許紫煙為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