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你得幫我解釋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你得幫我解釋

h2>"幕羲盟主!"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老者的目光就是微微一縮:"你見過盟主?"

許紫煙沒有言語,只是輕輕點頭.老者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盟主如今在哪里?"

"煉丹室!"

老者再次皺眉,既然盟主在煉丹室,那就證明盟主依舊在閉關,眼前女子是如何得到的令牌?許紫煙又低下了頭,開始翻閱手中的秘籍.老者的眉毛一挑,凝聲道:

"道友,還請你將秘籍放下."

許紫煙再次抬起了眼簾道:"為什麼?"

老者凝聲道:"這一層是丹盟存放紫級秘籍的地方."

"我知道!"

"還請道友請盟主過來一趟,或者老夫陪著你去見一次盟主."

許紫煙略微尋思了一下道:"再等兩個時辰吧,兩個時辰之後我會去見盟主,到那個時候你可以跟著去."

話落,許紫煙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紫級秘籍之上.在許紫煙看來,這本紫級秘籍雖然不如天經,卻也有獨到之處,對于領悟這個世界的天道有著幫助.所以她不願意浪費時間,而且她也不想在這里呆太久,還要帶著星辰冒險團去大荒獵殺融合獸呢.

老者的眉頭擰到了一處,在這里等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足夠許紫煙將這一層的兩本密集通讀一遍了.擰著眉頭思索了一下,覺得不能夠再讓許紫煙看下去了.還是先把許紫煙制住再說.當然,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他也不會弄傷許紫煙.于是上前一步,伸出手向著許紫煙的肩膀按去,口中淡淡地說道:

"道友還是停下來吧!"

老者是一個藍級後期的修為,他自信就算是許紫煙隱藏了修為,他也能夠輕易而居地將她制服.

但是他離許紫煙實在是太近了.

而且許紫煙根本沒有去理會老者按向她肩膀的手,而是反掌一拍,在她的掌心瞬間出現了一道虛空畫符,飛地拍在了老者的身上,那一道符箓一進入到老者的體內便轉動了起來,散發出來絲絲天道,竟然在瞬間擾亂他體內的氣機,讓他體內的元力凝聚不起來,體內的元力暴*,讓他的身體不能夠移動分毫,一雙眼睛中就流露出恐懼之色,不可置信地望著許紫煙.

許紫煙知道憑借自己目前的元力修為根本制不住對方多長時間,對方可是藍級後期修為.而她也只需要這兩個時辰的時間,兩個時辰足夠她將這兩本秘籍倒背如流,可以回去慢慢領悟.將這兩本秘籍背下來之後,她也就應該離開丹盟了.

所以許紫煙便又連續第在老者的身上打入了十幾道符箓,然後這才安心坐下重翻閱手中的秘籍.

老者眼中的恐懼消失了,他此時已經知道許紫煙就是一個赤級修為,那打入自己體內的元力不會假.但是對方的符道修為真是太高了,竟然生生地讓自己體內的元力不能夠彙聚.

難道對方是來自符盟?

他的雙目立刻變得焦急了起來,符盟來盜取丹盟的秘籍?還是符盟要對丹盟動手?

他的腦袋此時嗡嗡作響,已經開始慌亂,摸不准許紫煙的來曆和目的,讓他心神不甯.

第七層十分寂靜,很就過去了半個時辰.老者在樓上焦急,李宇等人在樓下焦急.剛開始他們還懷著興奮的心情等待著老者把許紫煙抓下來,但是左等右等也不見老者下來,當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之後,李宇幾個人的臉色變了.

這實在是太不正常了,如果許紫煙來曆不明,老者早就應該將許紫煙給抓下來.如果許紫煙來曆清楚,那麼老者也應該下來了.如今老者和許紫煙都不見蹤跡,那就只有一個解釋,許紫煙把老者制服了.

這是要出大事了!

李宇幾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李宇低聲說道:"你們幾個在這里等著,我去找我父親."

李宇的父親是誰?

副盟主李丹奧.否則哪里輪到李宇在丹盟如此囂張?

李宇的身形破空而去,飛地向著父親的居住地飛去.他知道父親一定在煉丹室.這些日子父親每天都要離開幾個時辰,然後回來就在煉丹室內煉丹,對丹盟中事不聞不問.

李宇的身形落在了煉丹室外,望著緊閉的煉丹室大門,眼中現出了猶豫之色.他非常清楚如果打擾了父親煉丹會帶來什麼後果,在平時父親對他的脾氣很好,但是如果打擾了父親的煉丹,父親的脾氣會在瞬間變得十分暴躁.但是李宇雖然極其紈绔,涉及到丹盟的安危卻也顧不得那麼許多.

當即伸出手使勁兒地拍著大門,同時高聲地喊道:

"爹!爹!"

"砰……"

煉丹室內一聲悶響,李丹奧煉制的一爐丹藥炸爐了,李丹奧的眼睛都氣紅了,砰的一聲打開大門朝著李宇吼道:

"小兔崽子,你吼什麼?"

"我……我……"

"啪!"一個大耳瓜子把李宇扇飛了出去:"滾!"

"爹,丹盟出事了!"

"嗯?"正在吹胡子瞪眼睛的李丹奧神色就是一怔,然後嚴肅了起來道:"怎麼回事?"

"有人偷上藏書閣,章師叔前去抓捕,被制住了,如今生死不知."

"嗖……"

李丹奧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了,李宇急忙向著藏書閣的方向飛去.

"嗖……"

李丹奧的身影落在了藏書閣門外,一步跨進了大門,向著門邊一看,果然不見了章師弟,神色便不由一沉,神識在第一層掃過,不見章師弟的身影.身形迅速地向著第二層掠去.

第七層.

李丹奧的身形悠然出現,然後神色就是一怔,他看到許紫煙正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地看著秘籍,而章師弟正被對著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聽到腳步聲,許紫煙抬起頭來,看到是李丹奧,臉上便露出了笑容道:

"李伯伯來了."

李丹奧笑著點頭來到了許紫煙的面前,看了看正在向他擠眉弄眼的章師弟,臉色便變得古怪,他自然是看出來章師弟被制住了.

但是……

是誰制住的?

這里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被制住的章師弟,一個是許紫煙.可是許紫煙只是赤級的修為怎麼可能制住藍級後期的章師弟?

難道……這里有外人?

李丹奧的目光霎時間威棱了起來,向著四周掃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卻聽到許紫煙輕聲道:

"李伯伯,麻煩你給他解釋一下!"

"嗯?"

李丹奧回頭望向了許紫煙,然後便是滿臉的不可置信,只見到許紫煙一掌拍在章師弟的身上,然後便又低頭看書去了.

但是那章師弟被許紫煙拍了一掌之後,竟然動了……

章師弟真的是被許紫煙制住的?

李丹奧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好使了!有些凌亂了!

"章師弟……"

章師弟此時看到李丹奧的神色就知道是自己莽撞了,但是卻還是咽不下這口氣,自己一個藍級後期大修士竟然被一個赤級的小輩制住了.

這還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是自己是什麼身份?自己的煉丹大師,被一個小輩制住,還有什麼面子?但是他在沒有摸清許紫煙的身份之前還是強自忍住了心中的羞憤,陰沉著臉望著李丹奧道:

"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你和許宗師是怎麼回事?"

"許宗師?"章行文愕然.

"你先說說你和許宗師是怎麼回事?"李丹奧必須先弄清楚他和許紫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不能夠得罪了許紫煙.只是這麼短的時間,他的煉丹水平就提升了一個境界,在他的眼里得罪誰也不能夠得罪許紫煙.

而此時許紫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把那本秘籍放在了一邊,又將另一本書拿到手中,回來坐在椅子上翻看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章行文自然不會再去阻擋許紫煙,此時他已經確定那個令牌就是盟主送給許紫煙的.如此他對于許紫煙的身份就加地好奇,于是便簡單地將事情對李丹奧說了一遍.李丹奧聽完便哈哈大笑,卻又突然戛然而止,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許紫煙,見到許紫煙依舊在平靜地看書,這才將章行文拉到了一邊,輕聲地將許紫煙的事情說給了章行文聽.

"什麼?你已經是綠級九品煉丹師了?"章行文吃驚地望著李丹奧,然後臉上便大怒,朝著李丹奧吼道:

"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李丹奧伸手指了指許紫煙,章行文的聲音立刻小了下去:"她真的是青級煉丹師?"

"嗯!"李丹奧的眼中現出了一絲崇拜.

章行文咬牙低聲道:"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們幾個偷偷跟著許宗師學?"

李丹奧雙手一攤道:"光想著向許宗師請教了,給忘了."

"忘了?好!你們真的很好!"章行文差點兒把牙給咬碎了.

李丹奧臉上露出了一絲歉意低聲道:"現在也不晚啊!"

"這……"李丹奧的臉上現出了心虛之色,望著李丹奧道:"不行,你們瞞著我就是你們的不對,你要在這里陪著我,等會兒幫我向許宗師解釋一下."

"行!"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r1152

上篇: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 很久沒有遇到的事情    下篇: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挽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