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什麼人?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什麼人?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但是……

當初他們布下大陣是因為有九大上古天尊的陷仙陣為他們贏得了時間,而如今尚尊會給他們布陣的時間嗎?

要不同意尚尊當盟主,只是要爭取更多的話語權?

八大宗主都有些拿不定不主意,不由將目光望向了九大上古天尊,卻見到九大上古天尊也微微鎖著眉頭坐在那里.

八大宗主心中便不由有些氣餒,心中也浮現出一絲鄙視.

"還上古天尊呢!一點兒骨氣都沒有!"

"各位道友,有何建議?"這個時候尚尊終于講完了,目光威棱地掃視著四周.

四周就是一靜,每個人心中都知道.如果今天有誰反對尚尊,恐怕不能夠活著離開這里.但是就這麼同意尚尊成為盟主,他們的心中又十分不舒服.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眾修士循聲望去,卻見到是南方鎮妖城歐陽家族的老祖歐陽拔.

"總算有人出頭了!"八大宗主和九大上古天尊心中都松了一口氣,一個個挺直腰望向了歐陽拔.

"尚宗主,是否推舉您成為仙界人族盟主,我們南方修士還不能夠做出決定!"

"哦?"尚尊的臉上現出了一絲好奇,他此次心中最大的對手是八大宗主和九大上古天尊,心中實在是沒有把南方修士放在眼里.

南方……還有值得關注的修士嗎?

南方……還有值得關注的勢力嗎?

如此,尚尊的嘴角不由浮現出淡淡地譏諷道:"怎麼?你們南方修士可是需要聚在一起研究一下?"

歐陽拔淡淡一笑,拱手說道:"尚宗主,我們南方修士只聽從許宗主的命令.只要您說服許宗主,我們南方修士沒有任何問題."

尚尊如今就不願意聽到的就是許紫煙的名字,這不僅僅是因為許紫煙和他一樣是聖級大修士.也不全是她後面站著一個邪主,而且他在面對許紫煙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被壓迫的感覺,這種壓迫不是來自修為上的壓迫.而是一種氣勢,一種無愧天地的大勢.而在這一點上卻正是他尚尊缺少.甚至是違背的.

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也就越恨許紫煙,因為正是許紫煙的無愧天地顯得他卑劣無恥.只是他再也不敢提許紫煙是妖族的事情,因為鳳祖隕落和許紫煙煉化過鳳祖一絲靈魂之事已經傳遍了仙界,沒有人懷疑這件事情,因為邪主曾經說過,看到鳳祖尸體的不僅僅有他.還有仙主,妖主和魁天.

尚尊的神識蔓延了出去,其實他一直在注意許紫煙有沒有來,如今只不過是再度確定一下,最終確定許紫煙沒有到達,雖然不知道原因,心中卻是安定不少,微微皺起了眉頭,神色變得嚴肅道:

"歐陽拔,如今我們在商議關乎到人族命運之大事.還希望不要意氣用事.仙界需要一個盟主來統一指揮,本聖早早地發出了召集天下修士的消息,而許紫煙沒有來.就是放棄了這個盟主之位,難道你們南方會因為許紫煙不來,就放棄為人族而戰嗎?"

歐陽拔淡淡一笑道:"尚宗主,不是我們南方修士放棄為人族而戰,我們本身就是人族,怎麼可能放棄為人族而戰?"

尚尊淡淡一笑道:"這不就行了嗎?我們擁有共同的目的,就是抵抗浩劫.而如今許紫煙又不出世,想是也認同了本聖,你們南方修士還有什麼猶豫的?再說了.許紫煙如今的宗門已經被滅,一個被滅了宗門的宗主.難道還有威望成為仙界盟主嗎?"

歐陽拔淡淡一笑道:"尚宗主,我不知道許宗主是否具有你口中所說的威望.我只是知道,當半妖居士肆虐南方的時候,九大宗門率領的東部宗門也好,九大上古天尊坐鎮的北方上元盟也好,都沒有派出一個修士前往幫助我們南方.

而最終將半妖居士斬殺,將南方修士拯救于苦海的是許宗主.我想問各位仙界同道,這樣的恩情我們是不是要認,是不是要還?"

周圍寂靜無聲,眾修士默然,只是心中都有一杆秤,默默回想著許紫煙之前的所作所為.歐陽拔的聲音繼續響起:

"諸位道友都知道,這些年,南方一直苦經磨難.在半妖居士為禍南方的時候,還有著更為凶厲的一個禍首,金甲神將.他給南方造成了無法估量的災難.我想諸位對于金甲神將都不陌生."

歐陽拔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了明顯的譏諷.眾修士此時也都響起了金甲神將為禍仙界的一幕幕,一個個不由心悸.

"但是……"歐陽拔凝聲說道:"金甲神將起初只在南方為禍的時候,尚宗主您可有振臂一呼,率領東部宗門幫助南方?九大上古天尊可有率領北部修士幫助我們南方?

沒有!

你們沒有!

只有許宗主,率領著我們南方修士最終將金甲神將擊成重傷而逃.讓南方重新恢複了生機.

但是,當金甲神將重新出世,肆虐天下的時候,我們南方修士卻從南方遠道而來,幫助東部和北部的修士.我想問,尚宗主,我們南方修士可有放棄為人族而戰?"

尚尊登時面紅耳赤!

"許宗主兩次拯救南方于水深火熱之中,她值得我們南方修士信任,值得我們南方修士擁戴,值得我們南方修士為她一言而拼命.

這!可有錯?"

這些話從歐陽拔的空中說出,令東部和北部的修士心中生出了羞愧,同時也對許紫煙生出了敬佩之心.

是啊!

南方曆經磨難的時候,他們東部和北部並沒有一絲幫助,反而是後來南方給予了他們不少幫助.

南方的兩次磨難都是許紫煙一人力挽狂瀾,如果自己是南方修士,也定當為許紫煙馬首是瞻.

"還有最近的一次妖亂!"歐陽拔望向尚尊的目光露出了一絲譏諷:

"妖族禍亂南方,這在以前東方和北方勢必要派出修士相助南方.但是,這次妖亂卻不見東方和北方一個修士,恐怕各位都在為誣陷許宗主為妖族而恐懼吧?恐懼許宗主和邪主聯袂尋你們報仇."

這次包括尚尊在內的九大宗主和上古九大天尊都臉色微變,這是他們最不願意提起的事情,但是此時此刻卻被歐陽拔血淋淋地給撕開.

"你們不幫助我們南方修士也罷,我們也不指望你們.但是你們不應該把我們南方修士的救世主許紫煙擊傷,讓許宗主不能夠相救我們南方."

歐陽拔負手而立,臉色鐵青.南方七大家族族長此時也都站了起來,目光冷然地掃過東部和北部修士.

"但是,即使是如此,許宗主也派出來太虛宗的修士幫助我們南方最終將妖族徹底驅逐.試問東部道友,許宗主在南方所坐的一切,如果是你們東部九大宗門中的某個宗主為你們做了同樣的事情,你們可願為她拋頭顱,灑熱血?"

東部修士默然不語,不過心中也承認,如果九大宗主和九大天尊真的能夠如同許紫煙那般一次又一次拯救他們于水深火熱之中,他們也願意為其拋頭顱灑熱血.

但是……

沒有!

雖然金甲神將是九大宗主和九大上古天尊聯合斬殺,但是也真是因為是聯合斬殺,反而沒有一個突出之人.雖然最後金甲神將是由尚尊和秘宗宗主兩人聯合最終斬殺,也算作突出之人,但是秘宗宗主猶如神龍見首不見尾,似乎根本無意仙界人族盟主之位.而尚尊卻在人格上有缺陷,讓人難以全心信服.

他與許紫煙不同,許紫煙只是在竭盡全力地拯救南方修士,之後並沒有對南方修士提出任何要求,這是一種付出.

反觀尚尊,在沒有斬殺金甲神將之前就在爭奪盟主之位,斬殺金甲神將之後,更是變本加厲,甚至汙蔑許紫煙的人族.這是一種無恥的索取.

此時尚尊恨得咬牙:"這個老匹夫,這是想死嗎?竟然敢在天下修士面前如此抬高許紫煙,他這是想要干什麼?"

"歐陽拔,你說完了嗎?"尚尊冷然道.

歐陽拔淡淡點頭道:"說完了!"

"好!"尚尊冷然點頭道:"天下浩劫關乎人族根本,不能夠由著你們南方修士的性子.如果在天下大會期間,許紫煙出現,我可以和許紫煙商議此事,如果許紫煙不出現,你們南方修士必須無條件服從此次大會的決議,否則就是人族公敵."

山谷內.

燕山魂微笑地對許紫煙說道:"輪到你出場了!"

許紫煙淡淡一笑,伸手拉開了一道空間壁障,除了燕山魂一動不動此坐在原地悠閑地喝著仙釀之外,余下的修士俱都紛紛沖天而去,隨著許紫煙進入了空間裂縫.

星域宗山門前.

寂靜的天空中飄蕩著悠悠白云,猛然間,白云四散,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空隙,一排人影從天而降,向著星域宗的山門落了下去.

"什麼人?"守衛在山門前的星域宗修士厲聲大喝.

"許紫煙!"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千六百一十一章 我要屠聖    下篇: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 散仙歸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