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五百八十四章 山谷小住   
  
第二千五百八十四章 山谷小住

夢神機的眼中閃現著睿智的光芒道:"我倒是希望他們能夠不悅而找上你,如今就要看你的游說能力了.我們找秘宗不容易,但是秘宗找我們卻很容易.一旦找上了你,一定要把握這次機會,將秘宗拉上我們的戰船.如果秘宗真的能夠出現,並且和我們聯盟,哪怕推舉秘宗宗主為盟主,我們也心甘情願."

金無盡點點頭,神色凝重.

"我親自前往南方呼嘯山脈勸說許紫煙.如果許宗主能夠加入,就算沒有秘宗,我們也不再懼怕尚尊.不要忘了,許紫煙的身邊還有乘萬里和劍無虛兩個戰力強悍的大修士."

"不錯!"玄天奧點頭道:"還有血魔許琴揚,他實力深不可測."

"玄宗主,羅宗主,花宗主!"夢神機目光望向了三個人道:"你們三個負責調查女修失蹤之事,這件事情透著詭異,說不定又是一場浩劫,真是多事之秋啊!"

許紫煙和燕山魂在東方一無所獲,兩個人無奈之下,便想著回到上元盟那個他們兩個曾經居住過不短時間的山谷.

站在山谷內,許紫煙清眸如水,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眉宇之間籠罩著風情萬種,一幕幕幸福的回憶閃現在她的眼前.

燕山魂棱角分明的臉上也現出了柔情,輕舒猿臂摟住了許紫煙的蠻腰,許紫煙渾身漸漸發燙,但是那一雙望向燕山魂的眸卻如水般蕩漾.

兩個人就這麼相擁著順著山谷中小徑向著竹樓行去,每一步都自然的契合著.透露著一種韻律,仿佛一種心意相通的舞步.

走進了竹樓,一切還如往昔.一張竹桌.四把竹椅.燕山魂坐在一張竹椅之上,手兒輕拉,許紫煙便輕輕地坐在了燕山魂的懷里.

"山魂,我們就長居在此處,不再分離,好不好……"

許紫煙原本就不是一個女強的性子,她的骨子里有著一種溫婉.一種天真,只是她的肩膀上背負得太多,一路被逼著走到了如今的地位.此時難得地輕松了月余.讓她喜歡上這種生活.依偎在燕山魂寬闊的胸膛上,她找到了依靠,不用再自己承擔一切,她覺得這就是她一直想要尋找的幸福.

燕山魂的唇邊浮現出一絲愛憐.輕輕地撫摸著許紫煙的秀發道:

"你不想重建太虛宗了?"

許紫煙眯著眼睛呢喃道:"不想!"

燕山魂呵呵笑道:"那仙主宮的浩劫呢?許大宗主不管了?"

許紫煙抬起頭.清澈的雙眸望著燕山魂道:"你去一巴掌把那些天尊傀儡都拍死好不好?"

燕山魂摟著許紫煙的手臂緊了緊,緩緩抬起頭望著天空,臉上柔和的笑容漸漸地消失,流露出一絲絲冷酷:

"不行!"

"嗯?"

許紫煙依偎在燕山魂的懷里抬起了頭,詫異地望著近在咫尺的燕山魂,在她的記憶中燕山魂從來沒有拒絕過自己的要求,為何這次拒絕得如此干脆?

棱角分明的面龐,冷酷的神色讓許紫煙心中一陣恍惚.很久以前那個冷酷的燕山魂似乎正在和眼前這個剛才還柔情似水的燕山魂重疊.

許紫煙輕輕地離開了燕山魂的懷抱,她沒有開口.只是用詢問的目光望著燕山魂.燕山魂冷酷的臉上最終現出了一絲苦澀.

"紫煙,你修煉的時間太短,有很多事情不懂!"

許紫煙眨了眨眼睛,輕聲說道:"山魂,我雖然修煉的時間太短,但是我經曆的事情卻不少."

燕山魂的眼中現出了一絲寵溺,伸出手臂將許紫煙重新拉進了自己的懷里,許紫煙略微掙紮了一下,便又依偎在燕山魂的懷中,只是語氣中有著一絲生氣道:

"為什麼不幫我?"

燕山魂呵呵笑了兩聲,只是那笑聲中蘊藏著一種冷.

"紫煙,我不是不幫你,這……原本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而且如今太虛宗已經沒有了,你又何必去管那些螻蟻的死活?你已經是聖級大修士了,要習慣聖級大修士的思維方式……"

"我習慣不了!"

許紫煙又坐直了身子,雖然燕山魂想要把她重新拉進懷里,但是她卻依舊倔強地望著燕山魂道:

"你剛才還在問我是否重建太虛宗!"

"我……只是害怕太虛宗成為你的心結……"

"可是……仙主宮那些天尊傀儡還是你提出來的!"許紫煙氣鼓鼓地望著燕山魂.

燕山魂直視著許紫煙,半響,輕輕歎息了一聲道:"其實,我問你的本意就是想要你不要去管仙主宮天尊傀儡之事."

許紫煙坐在燕山魂的大腿上,俏生生地望著燕山魂道:"為什麼?難道……你害怕仙主……"

燕山魂身上的氣質一變,一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冷酷讓周圍的溫度都急劇下降.

"哥會怕一個小小的仙主?"

"那你快告訴我這是為什麼?"

"這是為什麼?八大宗門,九大上古天尊,四堂堂主,許紫煙,秘宗一起聯盟了?八大宗門,九大上古天尊和四堂堂主聯盟還有可能,那許紫煙消失了這麼久也出世了?還和八大宗門結盟了?

秘宗!秘宗也真正出世了?也和八大宗門結盟了?"

大殿之內,尚尊怒不可遏,文耀等人噤若寒蟬.傳功殿殿主章酷眼珠子一轉道:

"宗主,您的修為與那許紫煙,秘宗宗主相比如何?"

尚尊沉吟了起來,如今他又抓了一些女修,經過了一番修煉之後,他的神識強度已經十分接近聖級一層,這可是他自己的神識,真正屬于他自己的元神強度.而不足的靈根也已經補足,雖然如今還沒有形成真正屬于自己的體內五屬性空間,但是釋放世界之力要比之前更加順暢了許多,而且威力增進了一成.以目前的境界來看,就算自己的實力不及秘宗宗主,似乎也相差不多,至于許紫煙,他之前就能夠壓制她,如今則更不在話下.想到此處,心情略微一松道:

"我的實力如今和秘宗宗主應該在伯仲之間,許紫煙則是完全能夠壓制,但是想要能夠將其斬殺,卻還需要我的修為再增一成."

章酷眉毛一挑道:"如今大家爭的就是一個勢,原本東部散修大半已經歸附我們星域宗,那些小宗門也盡歸我們星域宗,我們在大勢之上已經完全壓制住了八大宗門.但是如今八大宗門通過合縱連橫,其聲勢反倒超出了我們.所以如今我們就要把這個大勢再爭回來."

"如何爭?"

"挑戰!"章酷冷聲說道:"向許紫煙挑戰,以我們星域宗和太虛宗的仇恨,宗主向許紫煙挑戰,沒有人能夠阻止,因為這是我們兩個宗主之間的事情,更是宗主和許紫煙個人之間的仇恨,所以這從一方面就把許紫煙從聯盟中剝離了出來,讓八大宗主,九大上古天尊,四堂堂主和秘宗沒有理由介入此事,只能夠站在一旁看著.另一方面我們又通過此時打擊了對方的聯盟,只要宗主在決斗中占據優勢,哪怕不能夠將許紫煙殺死,便也影響了天下大勢.

天下修士都會看到,哪怕天命盟擁有了許紫煙,也不是我們天下盟的對手.掌握了這種大勢,最起碼能夠令天下盟上下安心,不會人心思動."

文耀此時的腦筋也開動了起來,開口道:"宗主,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從內部打擊天命盟的氣勢,令天下修士唾棄天命盟."

"什麼辦法?"

"宗主還記得天香宗?"

"天香宗?"尚尊的雙眸一閃,略有所悟.

"不錯!天香宗秘密轉移精英弟子之事,如果被我們宣揚了出去,天香宗勢必會成為仙界公敵.一個大宗門在浩劫即將降臨之際,不思如何應對浩劫,而是秘密轉移宗門精英弟子,但是在明面上卻有道貌岸然,要求其它宗門全力應對浩劫."

說到這里,文耀聲音一厲道:"難道只有他們天香宗需要留下火種,其它的宗門就不需要嗎?"

"不錯!"尚尊"啪"地一拍手道:"天香宗的事情一旦曝光,別說東部那些歸附他們的中小宗門會離心離德,對他們有了顧忌之心,就是其它七大宗門也會對天香宗有所看法.這還不是主要的,呵呵……"

尚尊突然呵呵笑了起來,目光凶光:"這件事情可不能簡簡單單地揭露出來就完了,我們需要好好運作一下."

尚尊微微眯起了一眼,曲起一根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椅子扶手,目光望向了文耀道:

"那個當初我們安排在天香宗的弟子叫云什麼來著?"

"云亭!"

"嗯!派人把她叫來!"

"是!"

文耀出去安排了一下,然後又回到了大殿之內.大殿之內一片安靜,眾修士的目光都彙聚在尚尊的身上,而尚尊卻是微微閉著眼睛沉思著.

一陣衣袂掠空聲傳來,一個女子的身影走進了大殿,朝著上首的尚尊飄飄下拜道:

"弟子云亭拜見宗主!"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 造勢    下篇:第二千五百八十五章 辛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