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聯手   
  
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聯手

萬分感謝往事不堪1同學(588),金牛菲榕.同學(2oo),潔曦同學(2oo),一克拉的危險同學(1oo),mab1eip同學(1oo),沐宓兒同學(1oo)打賞!

時空長河的震動漸漸地停息了下來,許紫煙的目光向著四周掃去,她看到了尚尊,看到了金甲神將,同時也看到了那張血色的巨臉.

"這血色的巨臉是什麼?"許紫煙的心中現出了好奇.

"哈哈哈……"那邊的尚尊突然放聲大笑道:"許紫煙,你知道那張血色的巨臉是誰嗎?"

"是誰?"許紫煙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尚尊.

"哈哈哈……他是許琴揚,他如今已經成為了真正的血魔,他也是仙界的浩劫之一,天下修士將會群起而誅之,哈哈哈……"

"琴揚哥哥!"

許紫煙霍然抬頭望向了空中那張血色巨臉,但是那張血色巨臉卻並沒有對許紫煙回應,反而一陣陣翻湧,凶氣滔天.

許紫煙的目光掃向了尚尊和金甲神將,身上散出凌厲的殺意,臉上的神色變得冰寒.

"是你們兩個把琴楊逼成了這樣?"

"那又怎樣?"尚尊絲毫不懼地瞪視著許紫煙.

"好!好!好!"

許紫煙一連道出了三聲好,從虛空中站了起來,雙臂向著兩側打開.

"嗡……"

時空長河中嗡鳴一片.整個時空長河內的漩渦都開始向著這里彙聚而來.尚尊猛然色變,他可是清楚許紫煙能夠控制時空漩渦.在這里就是許紫煙的主場,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勝算.如今在許紫煙的暴怒中.說不定就隕落在這里.

"嗖……"

尚尊不再做絲毫的猶豫,身形向著時空長河外飛逃而去.金甲神將看著尚尊逃走的方向,猛然間感覺到一種死亡的危機,身形也迅地向著時空長河外逃去.

"想走?"

許紫煙的神識蔓延了出去,時空屬性大圓滿融合到了神識當中,時空長河內的所有時空漩渦猛然加快了度向著金甲神將和尚尊彙聚了過去.

"吼……"

天空中的血色巨臉突然出了一聲怒吼,向著許紫煙撲擊了過來.一張大嘴向著許紫煙吞噬而來.

"琴楊哥哥!"

許紫煙心中大驚,身形不由飛快地後退.如此那時空長河內的正在彙聚的漩渦便是一頓,讓金甲神將和尚尊從縫隙中逃了出去.

許紫煙心念一動.身形出現在另一方,仰望著許琴揚喊道:

"琴楊哥哥,我是紫煙!"

血色的巨臉猛然一頓,巨大的雙目閃過一絲迷惑.但是.隨後又變得凶狠.向著許紫煙撲擊了過來.

"琴楊哥哥……"

許紫煙此時在時空長河內如魚得水,領悟了時空融合的她身形一動,要脫離了血色巨臉的吞噬,口中連連呼喚著許琴揚的名字.

那血色巨臉又在空中停頓了,但是隨後對許紫煙的撲擊變得更加地凶猛.許紫煙無奈,只有頻頻地躲閃.

"怎麼辦?"

許紫煙心中焦急,怎麼才能夠讓許琴揚恢複?

眼中蔚藍頻閃,許紫煙開啟了鯤鵬目.向著那張血臉望去.猛然間眉毛一挑,她看到了在那張血臉的中間包裹著一個東西.雙目之中蔚藍大盛,她看清楚了,那個東西是她送給許紫煙的空間珠.

許紫煙不明白許紫煙為什麼要把那個空間球包裹在中間,好像在本能地保護著這個空間珠.

"嗖……"

許紫煙的身形猛然向著血色的巨臉沖了過去,以她聖級四層的本體強度,又豈是許琴揚化作的那張巨臉能夠抵擋的.

只是瞬間,許琴揚就從那張血臉中一穿而過,一把抓住了那個空間珠.

"吼……"

血色的巨臉怒吼了一聲,整個血臉都變得扭曲,向著許紫煙撲擊了過去,張開大口向著許紫煙吞噬.

許紫煙的身形一邊躲閃,一邊講神識探進了空間珠.她想要弄明白究竟是什麼讓許琴揚在本能地守護,如此也能夠有相救許琴揚的辦法.

以許紫煙的神識,自然是不用去抹去許琴揚留在空間珠上的神識烙印,將許琴揚的神識烙印逼在了一旁,她的神識便探進了空間球.立刻就看到了里面的淡月舞.

此時淡月舞已經清醒了過來,正焦急地在空間球內走來走去.

"月舞!"許紫煙神識喚道.

"紫煙,是你嗎?"淡月舞腳步一頓,臉上現出欣喜之色.

"是我!"許紫煙應道.

"琴楊現在怎麼樣了?"淡月舞焦急地問道.

"他變成了一張血色巨臉,連我都不認識了,正在追殺我!"

"怎麼會這樣?"淡月舞的臉色巨變:"紫煙,你能夠把我放出去嗎?我有辦法救琴楊."

"你真有辦法?"許紫煙的語氣中露出了一絲喜色.

"有辦法!"淡月舞語氣篤定地說道.

"好!"

許紫煙將淡月舞從空間球內拉了出來,淡月舞一從空間球內出來,便愣在了那里,在空中一個巨大的血臉正在朝著她和許紫煙撲來.

許紫煙伸手一拉淡月舞出現了另一端.

"月舞,你有什麼辦法?"

淡月舞的神色一動,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結結巴巴地說道:

"那那那……那是琴楊?"

"是!是琴楊!你有什麼辦法?"許紫煙焦急地問道.

淡月舞目光堅定地望向了空中那張正在撲擊而下的血臉,那堅定的目光給了許紫煙無限的希望.

"琴楊.我是月舞……"

許紫煙用手捂著額頭,一臉的無語.這也叫辦法?這不和自己一樣嗎?

那空中撲擊而下的血色巨臉猛然一頓.許紫煙的心中就是一喜.

"有效果!"

但是……

隨即那張血臉又向著許紫煙和淡月舞撲擊了過來.許紫煙的臉上露出了苦笑,一拉淡月舞.出現在另一端.

許紫煙拉著淡月舞不停地躲閃,淡月舞不停地呼喚.但是那張血臉卻依舊凶焰滔天地想要將許紫煙和淡月舞吞噬.

猛然間,淡月舞從許紫煙的手中掙脫了出來,向著空中的那張血色巨臉迎了上去.

"月舞……"許紫煙驚慌地喚道.

"琴楊……"

淡月舞展開了雙臂向著那張血色巨臉迎了過去,當距離那張血色巨臉還不到一米的時候,淡月舞的雙拳猛然一握.

"砰……"

從淡月舞的身上爆開無數的血洞,體內的鮮血向外噴射後.鮮血噴射進那張血色巨臉之中.

那張血色巨臉猛然頓住,淡月舞的身形向著下方墜落.

"月舞……"

許紫煙的身形一掠,來到了淡月舞的身下.將淡月舞接住,抱在了懷里.望著淡月舞昏迷的面龐.

"月舞,為什麼這麼傻……"

"嗡……"

一陣嗡鳴讓許紫煙霍然抬頭,驚喜地看到空中的那張血臉開始蕩漾了起來.許琴揚的身形漸漸地浮現了出來.

"紫煙……"許琴揚的目光漸漸清明.目光又落在了許紫煙懷抱中的淡月舞身上.神色便是一變:

"月舞!啊……"

猛然間,許琴揚的臉又變成了紅色,身體開始掙紮了起來.

"琴楊……"許紫煙焦急地喚道.

許琴揚的臉色又恢複了正常,然後又恢複了血紅.正常和血紅在不斷積聚地變換著,許琴揚在不斷地掙紮,但是那血紅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而正常的面孔卻是變得越來越短,眼看著許琴揚又要再次失去神志.

許紫煙將牙一咬.趁著許琴揚神志清醒的瞬間對許琴揚道:

"琴楊哥哥,你堅持一下.我來幫你."

"好!"許琴揚艱難地答應了一聲,努力抗爭著.

"嗡……"

許紫煙的聖級六層後期巔峰的神識蔓延了出來,將許琴揚包裹在了里面,然後神識透射進許琴揚的身體.

一進入許琴揚的身體便看到血液中有三種力量.一種充滿了血腥暴虐,一種充滿了溫和大氣,一種充滿了鐵血神韻.

許紫煙立刻知道那血腥暴虐的力量就是血琴留在許琴揚體內的能量,而那種溫和大氣的力量屬于許琴揚,鐵血神韻屬于淡月舞.此時許琴揚的力量和淡月舞的力量正聯合在一起對抗著血琴的能量.

許紫煙心中一動,沒有想到淡月舞竟然擁有著鐵血的資質.,

她的神識立刻滲透進血液之中,向著血琴的能量逼迫而去.血琴的能量很明顯不如許紫煙的神識力量,但是卻十分地強韌,許紫煙竟然現單純以自己如今神識強度的力量竟然消滅不了那血琴的能量,只能夠將它一點點逼退.

許紫煙開始竭盡全力地和血琴能量爭斗了起來……

魔族秘境.

那數十道巨大的黑色旋風中間,魔主盤膝而坐.無邊的魔氣從黑色旋風中湧動了出來,被魔主吸收到體內.魔主見識到了燕山魂的威能之後,感覺到了危機.從時空仙城回來之後,便開始在此地閉關.

越天峰上.

時空亂流暴虐,但是一個身影卻定定地盤膝坐在岩石之上,燕山魂回到了他的誕生之地,他要在這里尋找身體問題的本源.

時空長河之內.

許紫煙的神識聯合許琴揚和淡月舞的血液能量開始對血琴能量聯合圍剿,許紫煙現她們三個聯合起來,也只是將那血琴能量逼退,卻煉化不了它.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琴揚異變    下篇:第二千五百六十六章 渡劫入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