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西門家族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西門家族

這里是西門家族的族地,如今的西門家族族長是一個天尊初期,但是西門家族修為最高的卻不是族長西門越,而是老祖西門庭,據說已經是天尊後期的修為,常年處于閉關之中.

西門家族就是琉璃島的掌控者,而且還是周圍七百多個島嶼公推的盟主,在這片海域就是真正的主人.

琉璃島西方一個乾淨的小院落里,在一棵闊葉樹下,此時正端坐一個紅袍男子,身前有一個案幾,案幾之上擺放著一張古琴,紅袍男子正雙手撫琴,琴聲便如行云流水一般地流淌而出.

在院落的中間,一個女子正在舞劍,舞姿和琴聲相合,讓小院里充滿了和諧.

琴靜,舞停.

許琴揚和淡月舞相視而笑,許琴揚站了起來,走向了淡月舞,將淡月舞擁在了懷里,海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

"琴楊,不再回去了嗎?"淡月舞靠在許琴揚的懷里,輕聲問道.

"自然要回去,只是暫時不回!"許琴揚的雙眸閃過了一絲迷茫,隨即又堅定了起來:

"如今我不能夠回去,我還沒有完全壓制住血琴.只要我發怒,便會被血琴控制.一次兩次我能夠掙脫出來,次數多了,我沒有把握.等到我完全控制了血琴,我們就回去.只是苦了你,要你陪我在這里一起吹海風."

"不苦!"淡月舞搖搖頭道:"修仙之人在哪里都是寂寞.在這,有你.我不寂寞!"

"月舞!"

"琴楊!"

"……"

兩個人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靜謐.突然淡月舞睜開了眼睛,輕聲說道:

"琴楊.你昨天殺的那個人似乎是西門家族的弟子,會不會惹來麻煩"

"一個螻蟻爾,殺了也就殺了.他竟然敢強搶于你,我沒有遷怒他的家族已經我網開一面了."

"只是……"淡月舞輕聲說道:"我們又要離開這里了."

"月舞喜歡這里?"

"嗯!"淡月舞輕輕點頭:"一望無際的大海心胸開闊!"

"那我們就不走了!"

"那如果西門家族前來生事……"

"那就把西門家族滅了!"許琴揚冷酷地說道.

"不要!"淡月舞的臉上現出了不安:"那樣會引發你體內血琴的肆虐."

許琴揚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煩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穩定了自己的情緒道:

"我知道了,我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只要西門家族做的不過分.我會網開一面……"

許琴揚的臉上突然現出了一絲冷笑,然後將神識一放即收,冷冷地說道:

"看來西門家族還真是不識趣啊!"

淡月舞的神識也一放即收.臉上現出了一絲苦笑道:"琴楊,手下留情."

許琴揚默默點頭,然後一揮袍袖,院門便向著兩旁打開.懷中擁著淡月舞道:

"開門迎客.省得他們踹了我的門,還要我修理."

"噗嗤……"淡月舞笑著輕輕捶打了一下許琴揚寬闊的胸膛.

"哈哈哈……"

門外傳來了一陣放肆的大笑聲,十幾個人圍著一個公子向著門口走來,其中一個修士一邊笑著一邊諂媚地對居中的那個公子道:

"三公子,你看人家多懂事,知道開門迎客."

三公子倨傲地點點頭道:"算他識趣,不過現在識趣已經晚了.雖然我很討厭我那個弟弟,但是不管什麼說也是我的弟弟.我可以殺.別人卻是殺不得.所以這兩個人一定要死,你們去把他們兩個殺了……慢……"

三公子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淡月舞.然後雙手一拍道:"男的殺了,女的帶走."

門內的許琴揚胸脯一陣起伏,眼中泛出了殺意.淡月舞也是一臉的怒意,剛才她還在相勸許琴揚網開一面,此時卻是心中升起了殺機.

淡月舞也是天之驕子,不說是心狠手辣,也是果敢之人.眼前此人竟然要殺自己的愛人,強搶自己,如何還忍得下去?

知道許琴揚不能夠動怒,當即一甩衣袖,便有無數冰錐激射而出.

"噗噗噗……"

搶在前面的幾個修士立刻被打爆了身體,數只冰錐向著三公子激射而去.陡然空中凝聚出一只大手將激射到三公子身前的冰錐握住.

"噗噗噗……"

只是一瞬間,門外就剩下了三公子一個人站在那里,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你你……你敢殺我們西門家族的人?你你你……你死定了……"

"琴楊……"淡月舞望向了許紫煙,她非常不理解許琴揚為什麼要救那個三公子一命.

許琴揚揮手散去了空中的大手,那冰錐便掉到了地上.許琴揚淡淡地說道:

"打死了他,西門家族還會有人來,不如一次去將問題解決."

"你……要血洗西門家族?"淡月舞不安地望著許琴揚.

許琴揚抬手輕輕地捏了捏淡月舞的小鼻子笑道:"這要看西門家族的心思了,我想只要我亮出了我的實力,西門家族應該懂得取舍."

淡月舞眼睛一亮,在許琴揚突破到天尊初期這一段時間,又將那顆血珠的能量滿滿的完全消化,此時許琴揚的修為已經是天尊初期巔峰,而且那血琴雖然時時刻刻都在想要控制許琴揚,但是卻也時時刻刻地給許琴揚輸送著龐大的能量和感悟,令許琴揚已經達到了突破天尊中期的臨界點.

有著這樣的實力,確實可以通過震懾西門家族來獲得安甯的生活.更何況淡月舞也不是弱者,如今她的修為也是地尊初期巔峰,以他們兩個的修為足以對西門家族施加壓力.要知道他們兩個人此時的身份可是一介散修,如果真的惹急了他們兩個,西門家族有根有葉的,真是經受不起這樣兩個人的折騰.

淡月舞展顏一笑,輕聲道:"聽你的."

許琴揚溫和地點頭,擁著淡月舞從門內走了出來,站在了三公子的對面.三公子顫抖地問道:

"你你你……你干嘛?"

"帶我們去見西門族長!"許琴揚淡淡地說道.

三公子神色一愣,繼而恢複了倨傲,身子也不抖了,伸出手指在許紫煙的前胸捅了捅道:

"怎麼?想要投奔我們西門家族……"

"砰……"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許琴揚一腳給踹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恐懼地望著越來越近的許紫煙和淡月舞.

"你你你……你們別殺我……"

"起來,帶我們去見西門族長!"許琴揚依舊神色淡淡地說道.

"是是是!"

這次三公子不敢囂張了,不過心中卻是認定許紫煙和淡月舞想要加入家族,心中暗道:

"等著你們加入了家族之後,再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在許琴揚和淡月舞的身後,一個個鄰居都憐憫地望著兩個人的背影,得罪了西門家族,已經注定了死亡的命運.

三公子灰頭土臉地走在前面,嘴角還掛著血跡.許琴揚擁著淡月舞走在後面.兩個人根本就無視周圍的人流,相互低聲說笑著.一路上琉璃島上的修士都古怪地望著這三個人,不乏有西門家族的修士見到三公子受傷,一個個上來,一副要給三公子報仇的模樣.

"三公子,為何人所傷?"話落還把凶狠的眼神瞪向了許琴揚和淡月舞.

三公子的眼神就亮了起來,回頭指著許琴揚喝道:"就是他,把他給我殺了……"

"滾!"

他的話音還未落,許琴揚就喝出了一聲"滾".

這一聲內包含著音功,豈是這些人能夠抵擋的?只是一瞬間,一個個便口鼻噴血,委頓于地,這還是許琴揚留情,否則還哪里有一個人有命在?

只余三公子一個人呆呆地站在中間,伸出的手指還指著許琴揚,手指如同秋風中的枯葉,簌簌發抖.

"還不走?"許琴揚淡淡地說道.

"是是是!"

三公子頭點得如同小雞啄米一般,只是轉過身走動的雙腿一個勁兒的發抖,身體像是打擺子一般地搖晃.

消息很快傳回了西門家族,層層彙報給西門家族族長西門越.西門越詳細詢問了事情的經過,自然是很快便了解了事情的緣由.

以西門家族在琉璃島的地位,別說搶個女人,就是搶完再殺有能夠如何?又有誰敢說什麼?

但是,人家不僅僅是把第一個搶人西門家族弟子給殺了,更是將第二個去搶人的三公子抓了起來,正讓三公子帶路向著家族而來.這就不能不讓西門越小心了.

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

人家既然敢大搖大擺地朝著西門家族而來,就是根本不在乎西門家族.但是卻也沒有殺死三公子,就證明對方也有著一絲顧忌.否則根本不需要三公子帶路,在琉璃島還有人不知道西門家族的地址嗎?

西門越很快就把局勢分析了一個通透,但是分析通透之後,卻也為難了起來.不知道此事應該如何處理.

此時的局勢非常微妙,處理好了,皆大歡喜.處理不好,也許就是一場災難.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計劃(三更求粉紅)    下篇: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 懾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