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血毒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血毒

萬分感謝ginger 同學(200) , mableip 同學(100)的打賞!

*

"你……"秦舞陽的身子都微微有些顫抖:"你是說如今六大家族都在對城主府派出去的修士采取行動."

"采取行動是一定的!"楊云林堅定地點點頭道:"但是究竟會采取什麼樣的行動我不知道,每個家族的行事方式不一樣."

"那……你對我們想要如何?"

"我的要求並不高!"楊云林拍了拍手,便從大殿後面走出了數十個女子,每個女子的雙手托著一個托盤,分別向著大殿之內的數十個城主府的修士走去.

"你們只要喝了杯中酒,我們就是朋友!"

楊云林話落,便見到數十個女子將托盤舉在了他們的身前,大殿內的氣氛立刻緊張了起來,如同繃緊的弓弦一般.站在大殿一側的數十個城主府的修士都將目光彙聚在秦舞陽的身上.

秦舞陽此時心中惶然,游目四顧,卻見到楊云林和那些仙盜仿佛變成了木偶,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但是身上的殺氣卻越湧越烈.

一個地尊初期的秦舞陽此時竟然大汗淋漓,心已亂,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不由將目光望向了大殿之上跟隨自己進來的數十個修士.

只見到那數十個修士此時大多數都現出驚慌的神色,只有幾個修士的眼中曆芒閃爍.似乎隨時准備暴起殺人.

如同木偶一般的楊云林終于有了動作,不過那個動作十分的微小,只是臉部的變化.他的神色變得漸漸難看了起來,嘴角浮起一絲充滿殺意的冷笑.

數十個女修依舊雙手托舉著托盤一動不動,但是面對著這托盤上的一動不動的酒杯,秦舞陽心中受到的壓力卻並不比面對鋒利的仙器少.

"這酒……"秦舞陽這一張口都把自己嚇了一跳,這聲音嘶啞得幾乎發不出聲音來,

"這就沒有太大的問題.是一種血毒,只要服下去.基本上就不能夠驅除,除了我的解藥.而且一顆解藥能夠維持你們保持正常十年,所以對你們的生活和修煉都不會造成影響."

"那……如果不服食解藥呢?"

"那也沒有什麼!"楊云林的臉上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只不過是身體腐爛而死罷了."

秦舞陽的眼中露出了苦笑,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然後又將目光落在了那杯酒上.心中猶豫不定,但是一只手依舊緊緊地握著自己的仙劍.

"首領!"三個城主府修士猛然喝道.

"嗖……"

一柄仙劍突兀地出現在大殿之內,如同一道流光從空中劃過,然後就見到那三個城主府修士的腦袋從脖子上掉落了下來,無頭尸體摔倒塵埃.

"嗖嗖嗖……"

三個元神從體內沖了出來,但是剛剛冒了一個頭,就被空中盤旋的仙劍一劍斬滅.之後那柄仙劍向著大殿的後門飛了過去,然後就見到一個修士緩步從里面走了出來,身上散發著天尊期的威能.

"嗖嗖嗖……"

又有五個人向著大殿之外飛逃而去,但是在空中又是一道劍光劃過.那五個人的身體從空中掉落了下來.

"嗖嗖……"

兩條人影向著那個天尊沖了過去,身形還在空中便從身體上暴起一團光芒.

自爆!

不錯,這兩個城主府修士就是想要自爆.但是卻見到那個天尊只是伸出了一只手,那兩個修士的身形就被束縛在空中,連自爆都做不到.隨後見到那個天尊大修士將伸在空中的手輕輕地一握.

"砰……"

那兩個修士的身體就變成了粉末.

這個時候.秦舞陽又聽到了大門之外響起了腳步聲,見到那個迷倒大陣內城主府修士的那個人,此時已經將玉瓶收了起來,但是又取出了一個玉瓶.開始在大陣內走動了起來,每走到一個城主府修士的跟前,便取出一顆藥丸,撬開昏迷的城主府修士的嘴.將那顆藥丸塞進去.

秦舞陽的臉色變得蒼白,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心念一動,將手中的仙器收了起來.

大門之外的一千多修士很快就會被楊家下毒,我帶來的人幾乎都被下毒,就剩下這大殿之內的幾十個人.他們還是在昏迷中被下毒.而我卻是要在清醒的狀況下,心甘情願地服毒.

可是不吃能行嗎?沒有看到那柄仙劍還在空中盤旋嗎?天尊的力量豈是我們這種人能夠抵擋的!

有選擇嗎?

沒有!除非自己想死!

秦舞陽的手指握緊,松開,再握緊,再松開.最後微微顫抖地抬起.端起了托盤上的酒杯,一昂首喝了進去,只覺得自己這一輩子也從來沒有喝過如此苦澀的酒.

楊云林將目光又望向了大殿之內剩余了幾十個城主府修士,一個個城主府修士也都是臉色蒼白,但是同伴被殺在先,秦舞陽投降在後.這些人也終于顫抖著手端起了酒杯,仰首喝了進去.

"哈哈哈哈哈……"楊云林放生大笑道:"秦道友,從此刻起,我們就可以完全拋棄戒心,真正的合作了!"

"是,楊家主!"秦舞陽的臉上寫滿了苦澀.

楊云林看到了秦舞陽臉上的神色,心中暗道:"你還是不了解血毒的威力啊!"

便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玉瓶遞給了秦舞陽道:"這個玉瓶內裝的是解藥,你現在發現去,立刻服食了吧!"

秦舞陽的神色就是一變,心中明白如果不服食這解藥,恐怕再過一會兒,血毒就會發作.所以他立刻打開玉瓶倒出了一顆解藥服下,然後向著大殿之內那幾十個修士走了過去,每人發了一顆,待發完最後一顆,玉瓶內的丹藥剛好一顆不剩.

眾修士也都服下的丹藥,然後楊云林拍了拍手.開始有人進來,搬桌子的搬桌子,端盤子的端盤子,很快就整理出幾桌酒菜,兩邊人都被請入席,而那個天尊大修士早已經不知去向.

此時大家已經服下了毒藥,既然有了結果倒是也放下了心情.人就是這樣,往往是在過程中緊張得了不得,一旦結果出來了,不管是好是壞,心情倒是放松了下來.如此一來,大殿之內的氣氛倒是漸漸地熱烈了起來.

突然,大殿之內的聲音小了下來,隨即便寂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大殿之外.在大殿之外的那一千多個修士清醒了過來.一個個從地上爬了起來,茫然地向著四周打量著.此時的大陣已經關閉,這些人能夠清晰地看到大殿之內的景象.

看到自家的修士已經在大殿內吃酒,這一千多個修士的心情也放松了下來.雖然他們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不用厮殺了這就足夠了.

這心情一旦放松了下來,一個個的心中有不平了起來.

憑什麼他們在大殿內大吃大喝,而他們這些人就只能夠站在外面餐風飲露?

但是秦舞陽不發話,他們也不敢言語,只是心中很不舒服.

秦舞陽將目光收回,望向了居中而坐的楊云林.楊云林淡淡一笑道:

"大約還需要一刻鍾的時間吧!"

秦舞陽不再言語,只是默默地喝酒,大殿內所有的人都不再言語,剛才熱鬧的氣氛瞬間冷卻,變得滯重.

一刻鍾的時間轉瞬即過,大殿之外突然就爆發出淒厲地慘嚎,所有人修士都霍然注目,便見到那些修士此時已經倒在地上四處打滾,肌膚上已經鼓起了血泡.十幾息之後,這些人就開始用手去抓撓自己,那抓撓的力量絕對夠大,將自己身上的肉都抓了下來.

"楊家主!"秦舞陽臉色蒼白,但是他不能夠不開口.

楊云林拍了拍手,立刻有一千多個修士飛掠而來,每個人的手中拿著一顆藥丸,塞進了那些修士的嘴里.

這藥丸一進入到那些人的嘴里,不到三息的時間,立刻停止了哀嚎,一個個從地上爬了起來.

楊云林望著臉上已經完全沒有血色的秦舞陽說道:"你把他們帶走吧,以後自然會有人和你聯系."

"是!"

這次秦舞陽可是恭恭敬敬地從椅子上站了,朝著楊云林施了一禮,之後便帶著眾人向著大門走去.

"對了!"在他的背後傳來了楊云林淡淡地聲音:"你留在外面的五個暗哨已經被我給殺了!"

秦舞陽的後背就是一僵,不過腳步並沒有停,大步走出了大殿,向著那一千多修士招呼了一聲,迅速地離開了楊家族地.

"家主!"季昶低聲問道:"您這是要讓秦舞陽做臥底?"

"呵呵……"楊云林眼中閃過一絲曆芒:"埋這麼一支力量在城主府,如果在恰當的地點,恰當的時間暴動了起來,不知道歐陽迅猛會如何應付,呵呵……"

這個時候從大門外走進來一個中年修士,此人長得十分普通,屬于那種你碰到他幾次,依舊不會注意到的人.

見到此人進來,楊云林揮了揮手,大殿內的人迅速地撤走了,只是兩息的時間,大殿之內便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

上篇: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楊云林    下篇: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 暴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