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紫煙……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紫煙……

萬分感謝ginger 同學(200) , mableip 同學(100) , 水云相接 同學(100)的打賞!

*

許紫煙抬頭望向了身前的那三十個金剛玉傀儡,腦海中忽然誕生了一個想法,這金剛玉傀儡恐怕在當初的丹符宗也應該每隔七天塗抹一遍熒光草汁液吧?只不過在自己收取這些傀儡的時候,熒光草汁液早就揮發乾淨了.

不管怎麼說,這是有了解決的辦法.許紫煙便興奮地和符神工作了起來,她負責用白骨藤汁液軟化金剛玉,符神負責修複傀儡.只是三十個金剛玉傀儡,又是符神親自出手,只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把三十個金剛玉傀儡修複.

之後符神又回到了符筆之內,許紫煙這次將符筆收進了儲物戒指,那符神卻沒有絲毫的不願意,他這個時候正需要安靜地煉化符妖,倒是難得地沒有嚷嚷.

許紫煙又將三十個金剛玉傀儡收了起來,然後將神識蔓延了出去,見到器一四個人還在那里講道,反正是准備讓他們講道一個月,許紫煙也就沒有去打擾他們,坐在太虛峰上大殿之內,許紫煙拄著下巴頦尋思著接下來的計劃,卻在不知不覺中走神兒了.

"這麼久了,山魂怎麼還不回來?"

蒼茫大陸.

燕山魂派回在蓮花峰許家族地之外.

此時的許家已經是蒼茫大陸上名符其實的第一家族,此時的燕山魂已經滄桑了很多,一身修為已經跌落到了人仙初期,只差一步就跌落到了大乘期.這個時候如果他和許紫煙站在一起,絕對要比許紫煙顯得大上很多.

此時燕山魂在距離許家族地千米之外徘徊著,他莫名其妙地有一種近鄉情怯地感覺,只覺得這里對他似乎很重要,抬頭看看天,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絲沮喪.

不管我是不是知道了真想.我也回不去了.如今只有人仙期的修為,又如何回到上元大陸?

在他的身後跟著狐媚兒,她望向燕山魂的背影,目光中閃現著猶豫.一會兒是恐懼,一會兒又是貪婪……

她現在十分想將燕山魂吞噬,如何將燕山魂的軀體煉化,她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真的能夠將燕山魂煉化,就很可能突破桎梏,達到傳說中的聖級.

但是她又十分恐懼,她的恐懼來自兩個方面,一方面真的能夠將燕山魂煉化嗎?哪怕他的修為已經跌落到人仙期.另一個恐懼來自妖主,如果妖主知道她煉化了燕山魂.會放過她嗎?

她的心中十分清楚,哪怕自己成功地煉化了燕山魂,在短時間內也不是妖主的對手,妖主便可以抓住她,將她吞噬煉化.

"你……算了……"燕山魂回頭望了一眼狐媚兒.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最終又轉過了投去.

這幾年,狐媚兒一直陪著他,讓他那顆迷茫的心對狐媚兒有了一些好感.但是也僅僅是好感和感激.

狐媚兒急忙望著燕山魂輕聲道:"你有什麼心事?"

"我……我想要去蓮花峰去看看."

狐媚兒看著燕山魂糾結的神色,還道是燕山魂害怕遇到什麼情況,修為再度跌落.這可是她期盼的事情,便柔聲說道:

"那就去看看嘛!"

燕山魂偏過頭看了他一眼,又轉過頭望向了遠處的蓮花峰,幽幽地說道:

"我……害怕……"

狐媚兒的心中也不由一聲歎息,一個聖級大修士竟然也會心生害怕.

"我不知道你這幾年在尋找什麼,但是那對你一定十分重要."狐媚兒輕聲說道.

燕山魂怔忪了一會兒道:"是很重要!"

"那就去看看吧!"

"去看看?"燕山魂再次將目光望向了蓮花峰.半響,回頭對狐媚兒道:"你在這里等我,我去看看."

"好!"狐媚兒輕聲應道.

燕山魂心中有了決定,便不再猶豫,大袖一揮.身形便消失不見.雖然他的修為此時已經跌落到了人仙初期,但是卻也比蒼茫大陸這一界的修為高出一個等級,一個他們不能夠理解的等級.

所以,燕山魂想要不被人看到,還真就沒有人能夠看到他.

待燕山魂消失之後,狐媚兒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冷笑,身形在地面上突兀地消失,跟隨在了燕山魂的身後,以燕山魂如今的修為,根本就發現不了她的跟蹤.

燕山魂的身形很輕易地穿過了許家族地的大陣,出現在蓮花峰上.然後他的身形就出現在一個密室之中,那里正是當初蓮花峰地氣泄露之處,也正是孕育燕山魂的地方.

燕山魂隱匿了身形站在密室之中,目光落在了一個女子的身上,那個女子卻正是許清雪.此時的許清雪已經是大乘後期巔峰的修為,正坐在密室之中修煉.

在密室中的另一個角落里,狐媚兒也隱匿了身形望著許清雪.

燕山魂將目光從許清雪的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下,那里有著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和他的身體產生了一種呼應.

燕山魂移步走到了許清雪的身前,盤膝坐下,閉上了眼睛.

地底一縷縷土之力進入到燕山魂的體內,燕山魂不在乎這些土之力,他在乎的是似乎讓他有了一些記憶,一種十分親切的記憶,但是這些記憶卻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也聽不清.

"噗……"

燕山魂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噴了對面的許清雪一臉,讓許清雪心中一驚,睜開了眼睛.這一睜開眼睛,心中卻是更驚.

此時的燕山魂心神失守,便顯露出自己的身形.許清雪自然是見過燕山魂的,突然見到燕山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噴了自己臉血,她如何不吃驚?已經修煉得波瀾不驚的許清雪也不由結結巴巴地道:

"燕……山……魂!"

"你……認識我?"燕山魂的神色很是複雜,有些希翼,又有著恐懼.一身修為已經下跌到大乘期.

許清雪神色一愣道:"燕山魂,你不……不認識我了?"

燕山魂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此時他的心中已經明白,自己與這里一定有著很深的關系,否則不會一個小小的大乘期也會認出自己.

"我……失憶了."

"失憶?"許清雪的臉上現出駭然之色.

"你能夠把關于我的事情說給我聽聽嗎?"此時燕山魂的眼中已經沒有了恐懼,有的只是希翼.

"你……連紫煙姐姐也不記得了?"

"紫煙……"燕山魂的眼神中現出了迷茫.只覺心中很痛,猛然又噴出了一口鮮血,一身修為跌落到分神期.

"你想起來了?"許清雪的眼睛一亮.

"沒有……"燕山魂的口里還在向外流著鮮血,修為下跌到了化神期.抬手抹了一把嘴邊的鮮血,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道:

"你還是說給我聽聽吧!"

"可是……你的傷勢……"許清雪擔心地望著燕山魂.

"沒事!"燕山魂慘然一笑.

"好吧!"許清雪的神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說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許清雪對于燕山魂和許紫煙之前發生的事情知道得還真是不多,只是知道兩個人是戀人的關系.所以也沒有費多少時間,只是大約一刻鍾的時間就講述完畢,燕山魂此時已經不噴血了,只是口鼻之間的鮮血卻是一直在流.身上的修為已經跌落到元嬰期,眼看著就要跌落到結丹期.

"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你可是想起了什麼?"許清雪關切地問道.

燕山魂痛苦地搖了搖頭道:"沒有,只是……感覺我和紫煙很熟悉,也許正如你所說的.我們兩個是道侶!"

"那……紫煙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燕山魂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慢聲說道:"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你的身體……"

"我的身體……呵呵……"燕山魂慘然而笑:"沒事,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燕山魂……"

許清雪見到燕山魂神思不屬的模樣,不由關切地喊道.

"不要管我!"

燕山魂話落,便向著外面走去,此時他也不顧顯露行跡,身形搖搖晃晃地向著外面走去.許清雪如何肯讓如此狀態的燕山魂一個人在外面瞎晃.望著燕山魂的背影,歎息了一聲,舉步跟在了燕山魂的後面.

許家弟子見到一個男子突然從族長的閉關密室中出來,而且前胸都是鮮血,心中就是一驚,剛想要開口喝問.卻見到族長也從密室中走了出來,跟在那個男子的身後,雙眸中還毫不掩飾地露出關切之色,急忙閉緊了嘴巴,乖乖地站在了一旁.

燕山魂走出了許家護宗大陣.漫無目的地流浪著,許清雪跟在他的身後,眉頭緊鎖,她不僅僅是在關心燕山魂,也在關心許紫煙,不知道是不是燕山魂和紫煙姐姐出了什麼事情?

燕山魂這一走就不知道走了多少天,體內那一片汪洋已經漸漸地淹沒了五個大島,一身修為已經跌落到了煉氣期.

"噗……"

燕山魂仰首噴出了一口鮮血,一身修為終于跌破了先天,變成了後天.雙目一閉,向著身後栽倒了下去,在昏迷前的那一刻,這些天一直縈繞在他心頭的兩個字脫口而出:

"紫煙……"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

上篇:第二千二百七十一章 震動    下篇: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追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