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風狼   
  
第兩千一百九十四章 風狼

在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個個枯骨,有人類的,有妖族的,有時間久遠的,有時間臨近的,看來曾經有不少人族和妖族誤闖到這里來.

但是……

楊家很明顯不是誤闖到這里,而是有計劃地來到此處.他們是怎麼知道這里的?難道有什麼破解這里的辦法流傳了出去?

如果是真的有方法流傳了出去,恐怕也是當初將這里濃縮的那個大能修士流傳出去的.那他的目的是什麼?

對了!

楊家還拿出了一起旗幡,那個旗幡又什麼作用?是不是也是那個當初的大能修士故意流傳出去的?

許紫煙站在那里思索著,全然不顧身後的那些人.那些人足足轟擊了一刻鍾的時間,這才意識到他們根本就出不去了,一個個沮喪地對視著.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少了一個人,急忙回頭望去,見到許紫煙依舊靜靜地站在那里,背對著他們.

"難道……她嚇傻了……"呼延剛喃喃地說道.

"你才嚇傻了!"匡亞龍瞪了他一眼,然後大步向著許紫煙走了過來.余下的他也都緊隨著向著許紫煙走來.

"宗……道友,你看出來什麼了?"匡亞龍緊張地問道.

許紫煙舒展開眉頭,轉頭看了十四個人一眼,見到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臉地緊張,不由微笑道:

"我不不是很清楚,不過既然進來了,我們不妨就進去看看.對了……"許紫煙將目光望向了呼延剛道:

"楊家修士給你的那個旗幡能不能給我看看?"

"噢……"此時的呼延剛再也沒有了驕傲之色,雖然許紫煙說她也不清楚這里的狀況,但是一看到許紫煙那鎮定的神色,就知道許紫煙不是嚇傻了,而是心中有著一定把握.再想起剛才許紫煙在村子外面的行為,就愈發地覺得許紫煙對這里的情況已經有著一定的了解.立刻取出了旗幡,雙手遞給了許紫煙.

許紫煙接過了那面旗幡,目光仔細地查看著,但是去看不出什麼來,在外表看來這個旗幡十分普通,整個旗幡都是黑色,一種純淨的黑色,如同虛空一般.上面沒有一絲花紋,就是純淨的黑.

許紫煙知道此時釋放不出神識,便開啟了鯤鵬眼,但是憑鯤鵬眼也看不出絲毫的因果.許紫煙微微皺起了眉頭,心中一動,但是臉上卻顯出了猶豫之色.最終一咬牙,右眼又現出了空間漩渦.猛然間眼睛又是一痛,令她將眼睛閉上,又流出了一滴眼淚.

許紫煙心中明白了,這面旗幡里面已經有著空間之力.只是自己的境界太低,無法觀測道.

歎息了一聲,將那面旗幡還給了呼延剛,看著那呼延剛的期盼的眼神,許紫煙無奈地搖了搖頭道:

"我也沒有看出來什麼,不過我們還是要多加小心!"

呼延剛的臉上現出了失望之色,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把那面旗幡收了起來.但是他沒有說什麼,不代表他的手下對許紫煙沒有看法.

望向許紫煙的目光便有些不善,一個個心中暗道:"一個仙帝初期,在這十五個人里面修為最低,偏還裝什麼神秘?大哥也真是的,偏偏對這個女人還忍耐,要是我早就一個耳光扇過去,讓她以後少嘚瑟,老老實實地聽命令就行了."

"匡道友,我們雙方各派出兩個人前往探查一番,如何?"呼延剛開始冷靜地發布著命令,這句話看上去是和匡亞龍商量,但是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匡亞龍點了點頭,派出了兩個人,呼延剛也派出了兩個人,四個向著村子內小心翼翼地行去.

望著四個人消失在視野之中,大家也都各自分開,做出了一個防禦的陣型.匡亞龍走到了許紫煙的身邊,一臉的擔憂.此時已經不能夠神識外放,也就不能夠神識傳音.匡亞龍靠近了許紫煙,將聲音壓到了極低道:

"宗主,你真的沒有什麼發現?"

許紫煙轉頭四處看了一眼,發現周圍的人都沒有什麼反應,而呼延剛也正在和一個修士低語,許紫煙豎起了耳朵傾聽,也沒有聽到什麼.心中便明白,這里既然能夠禁錮神識,對于修士的聽覺也有降低的效果.于是,便也壓低了聲音說道:

"這里不是一個陣法!"

"這不是一個陣法?"匡亞龍心中就是一驚,他自從進入到這里,就認為這里一定被一個厲害的陣法籠罩.而如今聽到許紫煙卻說這里不是一個陣法.

這不是陣法是什麼?將自己等人籠罩在里面,隔絕神識,外面變成了濃霧,這就是陣法啊!

"嗯,這不是陣法!"許紫煙壓低著聲音繼續說道:"這是某個大能修士用大仙力將這里濃縮了."

"將這里濃縮了?"匡亞龍一臉的駭然.

"是!"

"怎麼會?"

匡亞龍十分地不理解,以他的修為和閱曆也實在是難以理解.如果許紫煙不是擁有著小木木這些神秘的存在,許紫煙也很難理解這種現象.匡亞龍站在那里想了半天,想得腦袋都有些痛,最終也沒有想明白,只有苦澀地搖了搖頭,不過望向許紫煙的目光變得敬畏了起來.

他敢肯定許紫煙絕對不是在撒謊,因為那沒有必要.如此一來,許紫煙知道了他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是這種神秘的事情,這就不能不讓他對許紫煙敬畏起來.

"怪不得她敢來南方建立宗門,而且據說如今已經將一個三流小宗門發展成了一個一流小宗門.這才多久啊!如果是別人,恐怕三流小宗門還沒有發展到二流小宗門就被滅門了吧?

嗯!太虛宗也被呼嘯山脈的人族和妖族圍殺過,但是卻取得了最終的勝利.而且聽說最近還幫著呼嘯山脈的人族打退了妖族的進攻,然後才獲得了呼嘯山脈人族的信任,還是將自己的孩子送進了太虛宗,這也是太虛宗能夠在短時間內發展起來的原因.

對了,宗主究竟是什麼修為,肯定不會是仙帝初期."

匡亞龍望著許紫煙,神色猶豫了一下,但是如今在這里他真的有些惶然無助,很需要一個理由為他豎立信心,所以他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壓低著聲音問道:

"宗主,您究竟是什麼修為?"

許紫煙看了他一眼,覺得也沒有必要瞞著他.而且讓他知道自己的修為,也能夠讓他安心一些.于是,壓低著聲音說道;

"人尊初期!",

匡亞龍的臉上沒有絲毫的吃驚,反而理所當然地點點頭.在他的心中認為,一個脫離宗門出來開宗立派的修士就應該是一個人尊初期,這是最起碼的.難道還會讓一個仙帝期的弟子出來開宗立派嗎?

開什麼玩笑!

就是仙帝後期巔峰修士那也是弟子身份,怎麼可能有脫落宗門開宗立派的資格/

想必當初傳言許紫煙只是一個仙帝後期巔峰的事情就是謠言!

而許紫煙此時心中也有些憂慮,她憂慮的不是這個村子,因為此時這個村子內還沒有發現危險.她在憂慮楊家.

恐怕此時在村子的其它三個方向也都有修士開始進入這個小村子了,最終大家會在小村子的中央彙聚.這次楊家來的修士可是有一個天尊初期和兩個地尊中期,這樣的實力還真是讓許紫煙有些頭痛.自己目前還真不是天尊期大修士的對手,哪怕只是一個天尊初期.

許紫煙走到了一邊,取出了傳訊玉簡,她想要把金無敵和幻魔招來,如果有他們兩個在,自己就安全了許多.

但是結果令她失望了,這里竟然隔絕了傳訊玉簡,竟然不能夠聯系到金無敵和幻魔.失望地將傳訊玉簡收了起來,無奈地向著村口走去.

猛然間許紫煙的臉色一變,她只覺得後脊梁汗毛聳立,一種本能在告訴她有危險臨近.沒有回頭,身形向著斜前方竄了出去,同時在背後瞬間釋放出一道水幕天華.

"噗噗……"

兩道風刃擊打在水幕天華之上,許紫煙這個時候才有空回頭看去,見到是一頭風狼,鯤鵬眼一閃,竟然是一只仙帝後期的風狼.

"嗖嗖……"

風狼又是兩道風刃從口中噴射了出來,許紫煙心念一動,剛才自己雖然是在匆忙之下釋放出來的水幕天華,但是也達到了普通修士釋放出來的人尊初期的威能,這樣的水幕天華根本就不是風狼能夠破開的,如此一來這個水幕天華和自己這個仙帝初期的修士很不相符啊!

而且這也只是一個仙帝後期的風狼,這里有著呼延剛這樣的仙帝後期巔峰,沒有必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許紫煙心念一動,收縮仙元力,便瞬間將水幕天華的威能降低.

*

只剩不到一個小時了,再求粉紅票!順便求一下明天的保底粉紅!

*

*

上篇: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變小了    下篇: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 膽子真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