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兩千一百八十七章 星域宗後代   
  
第兩千一百八十七章 星域宗後代

許紫煙微微一皺眉,這個聲音一聽就是修士之間發生了爭斗.為了一些品級低下的三足金烏的尸體打起來,這至于嗎?

許紫煙搖了搖頭,將目光轉了過去,這個時候就聽到一個憤怒的聲音喝道:

"這三足烏是我打到的,把它還給我!"

許紫煙神色微楞,那個憤怒的修士卻是以師兄弟相稱的四男兩女中的一個青年男修,此時正憤怒地瞪著對面的一個中年修士.此時那對面的中年修士正將一只三足烏收進了儲物戒指,撇了撇嘴譏諷地說道:

"你說是你打的就是你打的?我還說這是我打的!"

"你放屁!"

那個中年修士臉色一沉道:"匡亞龍,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要提醒你,這里是南方,不是你夢魂牽繞的東方."

那個和他爭搶三足烏的修士臉色一變,中年修士繼續譏諷地說道:

"再說,就算你夢魂牽繞又如何?你不是萬里迢迢地回到南方了嗎?最後還不是灰溜溜地回來了,聽說是被星域宗給趕回來了,人家不要你這種垃圾,哈哈哈……"

"你……"此時不僅僅是那個青年男修臉上青筋亂蹦,就是其他的五個男女修士也是臉色羞怒,一個個祭出了仙器.

"哼!"

前方傳來了一聲楊家天尊的冷哼,只是一聲冷哼,就讓那對峙的雙方身形一個踉蹌,然後忌憚地向著前方那個楊家天尊看了一眼,然後雙方有相互狠狠地瞪了一眼,各自離開.

隊伍再一次向著前方飛掠而去,許紫煙此時就跟在了那六個男女修士的身後,目光望著他們的背影心中暗道:

"這六個人以師兄弟相稱,而那個青年修士又曾經去過東部星域宗,難道這六個人是星域宗流落到南方修士的後代?和沙千里他們一般?"

正在這個時候,許紫煙感覺到前面六個人之間產生了神識波動,立刻將神識蔓延了出去,將六個人籠罩在了里面,聽到了他們六個人的神識交流.

"匡師兄,你當初從東部星域宗回來,就一直悶悶不樂,我們問你,你又不說,究竟你在星域宗發生了什麼?難道你要隱瞞我們一輩子?"

匡亞龍緊抿著嘴唇,臉色十分難堪,只是依舊一言不發.

"匡師兄,難道你根本就沒有去南方,或者去了南方根本就沒有去星域宗?"

良久,匡亞龍依舊緊閉著嘴唇不言語,但是當他看到五個師弟師妹一直用關切的眼神望著他,最終卻是一聲長歎道:

"唉……你們以後不要再對回歸星域宗抱有幻想了!"

"為什麼?"五個男女同聲問道.

"我現在明白了當初我們的先祖開派立宗失敗之後,為什麼至死也不回歸星域宗了."匡亞龍的臉上變得十分黯然.

"匡師兄……"一個女修聲音有些發顫地喚道.

"唉……"匡亞龍長歎了一聲道:"今天就和你們說說吧,以免你們還對宗門抱有不實際的幻想."

匡亞龍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當初萬里迢迢地回到了東方,又千辛萬苦地到達了星域宗.說出了我的來曆之後,倒是也被星域宗收留,承認我是星域宗弟子."

"他們收你入門了?"那五個青年男女興奮地呼道,眼睛都冒出一片小星星.

匡亞龍苦澀地一笑道:"我當初也是如同你們一般激動至極,但是隨後的日子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樣.我如同游子歸家一般地竭盡全力和宗門弟子交好,努力地修煉來證明自己.但是我得到的卻只有無盡的排斥和嘲諷.

他們管我叫垃圾,哪怕修為不如我的弟子也是如此.說我一個脫離宗門出去開宗立派失敗的後代還有臉回來.有一次一個修為低我很多的修士就敢當面嘲諷我,並且羞辱我們的先祖,我忍不住教訓了他一頓.其實我是留了手的,只不過扇了他兩個耳光,卻被星域宗的修士湧上來把我打了一個半死,足足修養了半年才恢複過來.

但是,我還是忍了下來.我心中暗想,只要我努力的修煉,等到我實力提升上去,就會得到同門的認可.

但是……

我太天真了……

對于他們來說我就是一個失敗者的後代,是一個垃圾,是一坨屎.他們是不會看得起我的,我每日面對的都是嘲諷,哪怕就是一個煉氣期的童子,也敢當著我的面譏諷與我.他們毫不掩飾地搶走我應該所得的修煉資源,我稍加反抗就換來一頓打,然後就是無盡的羞辱.

我向長老稟告此事,長老也不聞不問.最後我實在是呆不下去了,便偷偷地離開了星域宗,返回了南方."

六個人沉默了下來,在六個人的周圍空氣都變得滯重.六個人的臉色都十分難堪.最終一個女修憤憤不平地說道:

"匡師兄,你為什麼不光明正大地告訴星域宗你脫離宗門,堂堂正正地離開?"

"朱師妹!"匡亞龍苦笑道:"我如果敢那樣做,我敢肯定我一定會死在東方,再也回不來了."

"什麼?難道他們竟敢……"

"我在宗門之內他們礙于宗門規矩不敢殺我,但是他們已經羞辱了我,這個大仇已經結下了,他們如何能夠讓我活著離開東部回到南方?"

"…………"

"果然是東部宗門的後代!"

許紫煙望著六個人的背影心中暗自歎息了一聲,不由想到了自己的處境.如果自己在南方也開派立宗,恐怕回到滄瀾宗得到的也是無盡的嘲諷吧?

看來以前的自己還是想得簡單了,覺得自己就是在南方開派立宗失敗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自己再回到一劍峰就是了.

如今看來卻不是那麼回事兒,如果自己失敗了,回到了滄瀾宗,不僅僅是自己會受到無盡的嘲諷,一劍峰也會受到牽連,會被玄門百峰瞧不起,最重要的是許家弟子的環境一下子就會變得惡劣起來,會在滄瀾宗難以生存下去.

"要不……"那個朱師妹猶豫地說道:"不如我們去投奔太虛宗吧?"

其他的四個人也是精神一振,其中一個難修說道:"是啊,之前我們提出去投奔太虛宗,匡師兄你一直不同意,這是為什麼?"

"唉……"那位匡師兄又歎息了一聲道:"你們沒有去過東方不知道,星域宗和滄瀾宗簡直可以用水火不容也形容.當初滄瀾宗差一點兒被星域宗給擠出九大宗門,若不是因為北部的上元盟突然出現,恐怕星域宗和滄瀾宗早就大戰了起來.而太虛宗宗主許紫煙正是滄瀾宗出身,你們說許紫煙會收留我們嗎?

而且……"

匡師兄的神色變得十分那看:"我聽說星域宗曾經暗殺過許紫煙,雖然只是傳言,沒有絲毫證據.但是無風不起浪,我想許紫煙一定恨星域宗入骨,又怎麼會接受我們?"

六個人又沉默了一下,良久,朱師妹說道:"也不能夠這麼說,如今我們和星域宗沒有半點兒關系,特別是匡師兄你在星域宗的遭遇,讓我們更加斷了對星域宗的念想.只要我們真心投靠,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就怕許紫煙不那麼想啊!"匡亞龍歎息了一聲說道.

"可是……"另一個男修說道:"我們如果就這樣,很難維持下去了.家里還有二十幾個人等著我們養著,我們六個人在外面接任務原本就十分不容易,而如今南方對我們越來越排斥,這樣下去別說養家人,就是我們六個都生活不下去了."

六個人又沉寂了下去,良久都沒有人再說話.許紫煙將籠罩的神識收了回來,搖了搖頭,在心中也輕輕地歎息了一聲.

不過她沒有立刻上去和他們交談,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突然表明身份也未必會得到對方的信任.只有慢慢地尋找機緣了.

對于他們是星域宗後代傳人,許紫煙心中倒是沒有什麼排斥.滄瀾宗是和星域宗水火不容,但是眼前這六個人從根本上講已經和星域宗沒有什麼關系了,而且匡亞龍又在星域宗受到那種待遇,不可能再和星域宗發生任何交集.

而且他們畢竟是屬于東部宗門的後代,許紫煙也不能夠看著他們就這樣在南方流落.只要他們心性不壞,許紫煙還是願意將他們收入宗門.

滕然間,飛行在前面的那個楊家天尊的身形又是一頓,向著左側空中望去,然後猛然大喝道:

"快逃!"

話落,身形緊貼著地面向著右側方向疾飛而去.所有的修士神色都是一愣,也都向著左側望去,不過左側天空什麼也沒有,不禁臉色一片茫然.許紫煙迅即將神識釋放了出去,然後臉色就是一變,低聲地對前面的六個星域宗後代傳人喝道:

"快逃!"

話落,許紫煙身形一縱也向著右側飛逃而去.那些修士見到有人開始開始跟著逃亡,也就紛紛向著右側疾飛而去.

上篇:第兩千一百八十六章 三足金烏    下篇:第兩千一百八十八章 激斗三足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