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兩千零七十九章 戰落陽   
  
第兩千零七十九章 戰落陽

"真是可惜了……"生命天尊最終歎息了一聲,但是也正是因為他這一聲歎息,預示著比賽將會繼續下去.

也預示著許紫煙的生命將被終結.

劍無虛從云端高台是行跳了起來,手中的仙劍已經祭出來,他可是不管什麼規則,他只知道自己的弟子要死了,他必須把許紫煙給救出來.

什麼狗屁規則,哪里有許紫煙的性命重要!

但是……

就在這個時候,芥子空間內突然發生了變化.

"咔嚓嚓……"

寂靜的金色界中熱突然響起了一陣微弱的碎裂聲,這碎裂聲雖然非常地微弱,但是在寂靜的界中卻是異常的響亮.如同一連串的悶雷在獨步的耳邊炸響.

那個金色的雕像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痕,然後這道裂痕就蜿蜒延伸,變成了兩道,三道,四道,五道……

只是瞬間一座金碧輝煌的雕像就爬滿了裂痕,緊接著就聽到"轟"的一聲,萬千金色的碎片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獨步呆滯地站在那里,眼睜睜地望著金色的雕像上由一道裂痕變成了數百道裂痕,然後萬千碎片轟然爆射,許紫煙的身形從里面顯露了出來.

在許紫煙的身體周圍有一圈五行輪緩緩轉動著,硬是將獨步的界撐開了一個空間,在獨步的界中撐出了一個屬于許紫煙的空間.

"獨步,你很失望?"

許紫煙淡淡地望著獨步,在被獨步封住的瞬間.許紫煙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修為確實距離獨步有著一段差距,就是使出自己的界也未必能夠擊敗獨步.而此時所剩的氣劍不過數十柄,對獨步已經構不成威脅.

但是.在破解金色封印的時候她想起了五行輪,又由五行輪想起了音功.

如今許紫煙的神識境界可是達到了地尊後期,而音功的主要攻擊就是通過神識化音,體內的元力只是起輔助作用.

許紫煙單手虛空一抓.一直碧綠玉笛就出現在許紫煙的手中,此時的玉笛已經不同以往,是被燕山魂重新煉制的極品先天仙寶.

許紫煙手握玉笛望著對面的獨步,雖然她此時已經在獨步的界中,但是五行輪的旋轉已經將獨步的界撐開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這個五行輪並不是許紫煙修煉出來的那個五行輪的功法,以如今許紫煙的修為想要在一個人尊期大修士的界中撐出一片屬于自己的空間,那無疑是癡人說夢.

修為原本就不如獨步,又被困在獨步的界中.在這里獨步就是主宰,他的實力將會被無限放大,而許紫煙的實力將會被無限壓縮.別說想要撐出一片屬于許紫煙的空間,就是想要從金色封印中破印而出都沒有絲毫的機會.

但是,許紫煙做到了.

因為那不是她釋放的仙訣做到的,而是小金,小木木.一掌之水,火靈兒和小土五個寶貝化作五道流光形成了五行輪,崩碎了金色封印,在獨步的界中撐出了一片空間.

想當初這五個寶貝都能夠將魔主的一縷神識圈禁,僅憑一掌之水一個寶貝都能夠在蒼茫大陸劈碎天梯,想要在獨步這個人尊初期大修士的界中撐出一片屬于許紫煙的空間還不是很困難.

但是,許紫煙知道這五行輪是什麼,別人不知道啊,特別是獨步完全不能夠接受這個結果.

"這……不可能……"

獨步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死死地盯著許紫煙.整個臉上俱是一副不可置信.足足盯著許紫煙看了十息的時間,才仿佛被火燒了一般地跳了起來,聲嘶力竭地喊道.

"一切皆有可能!"許紫煙淡淡地說道:"這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你太弱了!"

"你……"

"讓我們來慶祝一下我從你的金色封印中出來.我要吹奏一曲……"

許紫煙將玉笛橫唇,直接她沒有吹奏滅魂引.直接吹奏出自己獨創的星辰幻.

空中出現了一個極其微小的亮點.

隨後……

那個亮點轟然爆裂了開來,一個璀璨的星河出現在獨步的眼前,一顆顆星辰釋放著璀璨的光芒向著獨步碾壓了過去.

那一片璀璨星河無視了他的界,沖進了他的識海,在他的識海內蔓延,闊張,仿佛要占據他的識海,將他的元神摧毀.

整個云端高台再一次沸騰了起來,許紫煙的音功只針對獨步一人,其他的人是感覺不到,也看不到那璀璨星河的奇景,但是他們卻看到了被封印的許紫煙突然撐爆了金色封印,從里面瀟灑地走出來,而且釋放了一個五色輪硬生生地在獨步的界中撐出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人能夠做到,最起碼這些天尊想要在獨步的界中別說撐出一個獨立的空間,就是想在獨步的界中打爆獨步的界也輕而易舉,那是因為他們的修為遠遠高于獨步.

但是許紫煙不同,她的修為要比獨步低,卻能夠硬生生地在獨步的界中撐出一個獨立空間,這就有些反規則了,這種情況讓看台上所有的修士都看得雙目放光,一臉的興奮.

獨步不愧是的呼聲最高的天才,只是瞬間他就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放棄了用界對許紫煙的攻擊,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界對于許紫煙已經失去了作用.迅速地將界收了回來,直接收回到了識海,抵擋著許紫煙的星辰幻的攻擊.

此時兩個人戰場已經由芥子空間轉到了獨步的識海,在芥子空間內許紫煙和獨步相對而立,獨步緊閉著雙目,許紫煙雙手在玉笛上跳躍,整個芥子空間似乎很靜,但是在獨步的識海中卻是一片風暴.

星辰幻的碾壓是摧枯拉朽一般的,盡管獨步竭盡全力地抵擋,卻依舊無法阻止星辰幻的蔓延.他的元神都開始明明滅滅,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緊閉著雙目的獨步猛然睜開了眼睛,那個瀟灑自如的獨步不見了,此時的獨步滿面猙獰,朝著許紫煙淒厲地大喊:

"我和你拼了!"

然後他便張牙舞爪地向著許紫煙撲了過去,人還未到,各種仙訣就鋪天蓋地地向著許紫煙轟擊了過去.

許紫煙在那一瞬間也動了,流云身法完全施展開來,光屬性運至大圓滿,渾身上下釋放著白蒙蒙地光,整個人如同一道流光在芥子空間內急速地掠動著.這種光屬性的速度讓獨步的仙訣根本無法鎖定許紫煙,而此時的許紫煙並沒有停下音功.

"啊……"

猛然間獨步發出了一聲高亢的淒厲慘叫,然後他就靜止了下來,如同一座雕像,不言不動,雙目變得黯淡無光,然後整個身體慢慢地向後傾斜,傾斜……

"噗通……"

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眼睛依舊是張著的,望向空中,只是沒有了精氣神,是那麼的茫然,空洞……

許紫煙收起了玉笛望著倒在地上的獨步,臉色有些蒼白.和獨步一戰,她幾乎沒有消耗元力,但是卻大量地消耗了精神力.

云端高台之上的石中玉雙拳緊握,臉色比大量消耗精神力的許紫煙還要蒼白,他此時心里十分清楚,獨步被許紫煙毀了,雖然從外表看獨步沒有絲毫的傷痕,如同好人一樣.但是他知道獨步的元神被摧毀了,從此以後獨步就會如同一個行尸走肉,雖然還在呼吸,卻只能夠如同一個尸體一般地躺在那里.

重新凝聚獨步的元神,石中玉一點把握也沒有.一個自己最鍾愛的弟子就這樣被毀了,石中玉的心在滴血.

但是他不能夠做什麼,許紫煙沒有違反比賽的規則.甚至就在剛才,土依水還要求認輸終止比賽,但是被自己的弟子拒絕了.而且以他天尊初期的修為也不敢在天尊後期巔峰的土依水的面前做出什麼.

石中玉赤紅著雙眼從云端高台飛了下來,進入到芥子空間,將獨步抱了起來,閃身出了芥子空間,再也沒有回到云端高台,徑直離去.

此時的芥子空間內就剩下了許紫煙和落陽兩個人.

"啪啪啪……"

落陽從角落里走了出來,雙手鼓著掌,如同在贊賞一個老友一般,臉上帶著一種陰冷的笑容:

"真是令我意外啊,嘖嘖嘖……精彩,真是精彩."

走到了許紫煙的對面,落陽望著許紫煙,眼中的陰冷仿佛蔓延出了眼眶,四周的溫度都在瞬間降低.

"但是你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當你殺了落秋水和落秋風的那一刻,當你得罪了天符商行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的命運.哪怕你是九大宗門的弟子,也擺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是嗎?"許紫煙將雙手緩緩地背負在身後,凝視著落陽:"我卻認為天符商行在飛蛾撲火,也許一個偌大的商行就因為一個錯誤的決定灰飛煙滅,真是太遺憾了."

落陽的目光就是一變,他從許紫煙的話中聽出了一個意思,那就是許紫煙竟然有著將整個天符商行摧毀的心思.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獨步的囂張    下篇:第兩千零八十章 瑰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