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兩千零三十九章 大宗門風度   
  
第兩千零三十九章 大宗門風度

此時站在許紫煙身旁,正一臉憤怒地瞪著從牆壁上滑下來的那個仙帝後期修士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蒼瀾宗藥師峰峰主撒鼎.

這不怨許紫煙覺得古怪,這撒鼎和許紫煙之間並不和諧,這怎麼就突然地撒鼎出來幫助許紫煙了?

兩個人之間在當初可是因為李無藥發生過一些摩擦.

其實在許紫煙一進入到天丹商行之時,撒鼎就看見了許紫煙.如今的許紫煙已經不是當初剛到蒼瀾宗的無名菜鳥了.作為蒼瀾宗藥師峰的峰主怎麼可能不知道許紫煙是一個仙丹師,是一個仙器師,是一個仙陣師?

而且年紀輕輕就是仙帝中期巔峰,更為重要的是他知道土依水一直希望許紫煙成為蒼瀾宗首席大弟子,成為未來的蒼瀾宗宗主.

而且他也覺得許紫煙的未來不可限量.

早就想著尋找一個機會和許紫煙和好,但是許紫煙幾乎一直在上元盟,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機會.

今天見到了許紫煙,他便加了小心,一直關注著許紫煙,就希望能夠尋找到一個和許紫煙和好的機會.

所以,當許紫煙進入到丁字房間的時候,他也悄悄地跟在了身後.

當許紫煙被人扣上妖族奸細的大帽子的時候,撒鼎興奮了,激動了,有種熱淚盈眶的沖動.

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

所以在那個仙帝後期修士對許紫煙動手的一刹那,撒鼎就義無反顧地沖了上去,一巴掌將對方扇飛了出去.貼在了牆上.

對于一個先帝後期來說,撒鼎這種地尊期大修士就太過強大了,根本連眼前發生了什麼都沒有看清楚,就被扇飛了出去.

這里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外面的注意.一群群修士都朝著這里擠了過來.在這里有著很多各方厲害的人物,誰敢在這里用神識探查?一旦惹到了誰,比如那個殺手頭子,死都不知道自己死的.

又不能夠飛起來看熱鬧.那太丟身份.所以被擠在後面的修士只有悄悄地翹起腳向著里面觀看著.

那一巴掌扇出去的爆響同時驚動了兩個人,一個是舉辦這次煉丹大會的東道主司徒明,一個是丹宗宗主劉勁松.

當聽到丁字房間里傳出來的轟鳴時,劉勁松自覺地向著四周一望,當沒有看到許紫煙的時候,心中就是一跳.

不會又是許紫煙在里面弄出來的動靜吧?

所以,劉勁松和司徒明不約而同地都向著丁字門內沖了進去.兩個人只是心念一動就站在了丁字房間內.

房間內許紫煙看到了突然出現的李勁松,便又想起了來之前的叮囑.不由自主地挪動了一下腳步,利用撒鼎的身子擋住自己.

她不動還好,這一動立刻就被正四處搜尋她的劉勁松看到了,一看到許紫煙在躲,不用問一定是許紫煙惹出來的事情,否則她躲什麼?

這一下子劉勁松的臉就黑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司徒明的目光卻落在了那個仙帝後期修士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屬下被人打倒在地上,而且傷得不輕,一張臉也黑了下來.

而此時那個仙帝後期的心中卻是激動了起來.他雖然也是一個八品仙丹師,但是也不是所有的八品仙丹師都去城外迎接劉勁松,還要留下來一些有身份的人主持一些大會的各項工作.

比如這煉丹比賽,在劉勁松未到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就是剛才劉勁松進入天丹商行的時候,他也沒有得到機會出去看看劉勁松,所以他一直很憋氣,才拿著許紫煙撒氣.卻沒有想到踢到了鐵板上.

此時的目光望在司徒明的身上,見到司徒明來得如此快.他的心中就激動.這是族長重視自己啊!自己這剛剛被扇了出去.族長就出現了.而且看到族長鐵青的臉,這是要為自己報仇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對方竟然敢在煉丹大會上向自己動手,這就是破壞煉丹大會.破壞煉丹大會就是在打天丹商行的臉.

族長會放過這樣的人嗎?

哼.那兩個人今天死定了!

"紫煙!"還未等司徒明說話,劉勁松便黑著臉向著躲在撒鼎身後的許紫煙喝道.

許紫煙看著劉勁松那張黑臉.覺得自己還真是有些對不起劉勁松,人家千叮嚀萬囑咐自己不要在這里惹事,要有大宗門的風度,但是自己還是鬧出這麼大動靜.便磨磨唧唧地從撒鼎身後伸出了半個腦袋弱弱地道:

"干嘛……"

看到許紫煙那種心虛的墨跡摸樣,劉勁松更加地認定那個仙帝後期就是許紫煙給扇飛的.再想到來之前自己絮絮叨叨地對她的叮囑,那臉就更黑了幾分,朝著許紫煙吼道:

"你干的好事!"

許紫煙將腦袋"嗖"地一聲縮了回去,不過聲音還是從撒鼎的身後傳了出來:

"又不是我打的!"

"不是你打的是誰打的?"劉勁松神色一愣,心道,不是你打的你躲什麼?

"我打的!"

撒鼎一挺胸,然後還轉過頭慈祥地看了許紫煙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就是:

別怕,一切我扛了!

劉勁松和司徒明臉色就是一變.剛才劉勁松朝著許紫煙發火,是想著用自己的態度把這件事情給圓過去.而司徒明之所以也站在那里不言語,也想著把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花了.

他可是知道許紫煙是先天仙丹師,而且還是九大宗門之一蒼瀾宗的弟子,他惹不起.

但是,撒鼎突然冒了出來,讓兩個人的臉色都變了.撒鼎不是弟子身份,而是大宗門峰主的身份,而且是地尊期大修士.這樣身份的人出手了,那就不是簡單幾句話化解的事情了,必須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弄清楚,然後該追究誰的責任就追究誰的責任.

如果是許紫煙,大家還可以借著她年齡小糊弄過去.如今情況發生的變化,司徒明知道自己必須開口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朝著撒鼎拱手道:

"撒道友,不知道我的手下如何得罪了你?"

撒鼎看了司徒明一眼,別看三大商行好像弄得名聲挺響,像撒鼎這樣的大宗門峰主還真是沒有放在眼里,神色淡淡地說道:

"他沒有得罪我……"

司徒明的神色就是一僵,心中的火氣也就升騰起來了.

沒有得罪你,你就把我的屬下給揍了,就算你來自大宗門,也沒有這麼欺負人的吧?剛想要沉下臉質問,卻又聽到撒鼎說道:

"他得罪的是紫煙!"

司徒明好懸沒有被一口氣給閃到,有這麼說話的嗎?你不會把一句完整的話說完啊?有這麼大喘氣的嗎?

涉及到許紫煙,出手的又是撒鼎,司徒明的頭有些痛了起來.而劉勁松聽到最終還是許紫煙的原因,不由又狠狠地瞪了許紫煙一眼.

不過這個時候劉勁松的心思也轉過來了,能夠讓撒鼎出手維護許紫煙,那一定不是許紫煙的錯.想到這里,臉色又緩了幾分,朝著許紫煙說道: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問完了這句話之後,劉勁松挺直了胸,將一只手背在了身後,擺出了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還陰晦地給了許紫煙一個眼神兒.

他的動作和眼神兒許紫煙看懂了,看懂了是看懂了,心中卻是哭笑不得.

劉勁松擺出那個姿勢和陰晦傳出的眼神就是在告訴許紫煙,不管發生的事情是什麼,要表現出大宗門的風度,不要丟了大宗門的臉.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許紫煙在心中暗地里腹誹了一句,這才一步從撒鼎的身後走了出來.

這一步,儀態萬千.

這一步,雍容高貴.

同時在她的臉上現出親切地笑容,大家風度展露無遺,聲音不疾不徐,如同清風掠過池塘: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只是一點點小誤會."

"什麼誤會?"劉勁松的眼中露出了贊許.

"那位仙丹師覺得我是妖族的奸細!而且他還要打我,他的話被撒師伯聽到了,他的動作被撒師伯看到了.您知道,這關系到一個宗門的聲譽,尤其是我們這種大宗門,撒師伯也是為了宗門的榮譽不得不出手."

"啊?"

劉勁松愣住了,司徒明也愣住了.

這種事情可不是小事,往小里說這是關系到許紫煙的名譽,其實這也不小了,要知道許紫煙可是先天仙丹師啊!

竟然說一個先天仙丹師是妖族的奸細?

膽子真大!

往大里說,這就關系到蒼瀾宗的名譽,一個大宗門的名譽是能夠隨便輕辱的嗎?

司徒明沉不住氣了,這件事情必須要弄明白.急忙望向了許紫煙拱手道:"許道友,他……怎麼會說您是妖族的奸細?"

"其實也是一件小事!"許紫煙依舊保持著良好的風度:"就是我向這位高森修士購買一些外甲丹,他就說我是妖族的奸細.我已經和他解釋過了,但是他認定了我就是妖族的奸細,人族的叛徒……"

司徒明點了點頭,然後將目光望向了那個仙帝後期修士,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那目光中卻是噴射著怒火.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兩千零三十八章 奸細    下篇:第兩千零四十章 甲字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