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相逢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相逢

萬分感謝程蒙依冰紫裳同學(588) , 殘陽飛星同學(100) ,有你無憂同學(100) ,云易9同學(100) ,GEEGEE同學(100) ,mableip同學(100) ,阿婷58同學(100) ,破裂的眼淚同學(100) ,shannee同學(100) ,潔曦同學(100) ,つ怪咖少年°同學(100)的打賞!

*

宋萬重坐在洞府中怎麼也靜不下心,每一次想到小師妹,這心里就覺得賭的慌.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出了洞府,站在一劍峰巔目光沒有焦距地望著空中,口中不時地發出長歎.

猛然間他的眼神直了,他看到距離一劍峰不遠的空中虛立著兩個人,一個人是拓星芒,另一個……另一個……怎麼那麼像……小師妹……

"難道小師妹真的像拓星芒說的那樣沒有死?活著回來了?"

"嗖……"

宋萬重的身形瞬間就飛到了許紫煙的面前,神識透射而出,在許紫煙的身上掃描了一遍,然後結結巴巴地說道:

"小師妹,你……真的……回來了……"

宋萬重的聲音將做夢一般的許紫煙驚醒了過來.

"山魂……"

許紫煙"嗖"地一聲飛了出去,向著紫煙峰疾飛而去,宋萬重和拓星芒兩個人緊隨其後,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激動的笑容.

燕山魂依舊穿著大紅喜袍坐在那張椅子上,一動不動.丹田內的山峰內.那一池湖水在漸漸地縮小,山峰在漸漸地閉合,眼看著便將那有情泉封閉在了里面.

身後的門被推開,陽光再一次灑落了下來.但是燕山魂卻依舊像是沒有感覺一般.

"山魂……"

燕山魂身子一顫,卻是不敢回頭.他害怕這一回頭,轉頭成空,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覺.許紫煙站在門口望著背對著自己坐在椅子上的燕山魂.眼睛變得濕潤.大紅的喜袍在陽光下紅得耀眼,但是那一頭黑發卻變成了雪白……

"山魂……"許紫煙嘴唇顫抖著喚道.

燕山魂猛然從椅子上站起,然後肩膀抖動著緩緩轉過了身.

紅袍,白發,眉心紅焰,面容變得滄桑,由原來的青春飛揚變得比許紫煙滄桑了許多,只是那一雙眼眸漸漸地變得星光熠熠……

兩個人相對而望……

半響……

燕山魂張開了雙臂向著許紫煙走了過來.眼里的熱淚滾滾而下,但是他卻不敢眨眼,瞪大著眼睛盯著許紫煙,生怕自己一眨眼,許紫煙就從他的眼簾中消失,讓這一切都成為幻影.

終于……

他走到了許紫煙的面前,將展開的雙臂合攏.將許紫煙擁進了懷里……

屋子里寂靜了下來,仿佛進入到永琚K…

許紫煙從燕山魂的懷里揚起了頭,伸手一只手顫抖著撫摸著燕山魂的白發,只覺得心在痛,淚水簌簌而下:

"山魂……"

門外人影閃動,宋萬重和拓星芒出現在門口,兩個人望著相擁在一起的燕山魂和許紫煙,彼此對視了一眼,便悄悄地退走.

*

陽光漸漸西斜……

上元盟的中央廣場上,東部宗門弟子已經跪了一天了.

一百多個上元盟弟子在周圍監視著一萬多東部宗門弟子.凡是想要取出傳訊玉簡通知宗門的修士.立刻會被將傳訊玉簡搶走,然後扇上兩個響亮的耳光.

一條身影落在了林思平的藥園,此時林思平正在指揮著手下童子重新種植草藥,一張臉長長地陰沉著.

來人是上元盟的一個地尊後期.叫做焦木.落到了林思平的身旁,望著重新整理的藥園苦笑道:

"林師弟!"

"焦師兄!"見到是焦木.林思平倒是非常地客氣.

焦木望著藥園,又輕歎了一聲,他可是知道這個藥園中種植了幾種珍貴的藥材,是林思平好不容易尋到移植過來的,但是這件事情不能夠一直這麼下去,如果讓各個宗門知道了這件事情,還不知道如何收尾.

"林師弟,你准備怎樣收尾?"

林思平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如今也有些老虎吃刺猬,無從下口.

"總不能夠就讓他們這樣跪著吧?"焦木輕歎了一聲道:"我知道這件事情讓你非常氣憤.但是……說實話,我們對于十二遠古天尊的心思並不了解.就像之前發生的許紫煙和你弟弟之間的事情,生命天尊明顯就是在偏袒許紫煙.好在如今許紫煙已經死了,如果許紫煙在這里……"

林思平的眼皮子不由自主地跳了跳,一聽到許紫煙的名字他的心中就升起仇恨夾雜著恐懼的情緒.

自己的弟弟林東和弟弟的徒弟耿南平都是因許紫煙而死,這份仇恨比天高.但是那生命天尊卻極其護著許紫煙,許紫煙已經被上元盟的仙尊期大修士列為不可招惹之人,好在她已經死了.

"林師弟!"一旁的焦木接著說道:"你這都羞辱他們一天了,也沒有見到有一個人站出來承認,這分明就是不會有人出來承認.我看還是算了吧!"

"算了?我的藥園就白被毀了?"林思平的眼中升起了怒火.

焦木搖了搖頭道:"林師弟,就是現在算了,這件事情能不能控制住還是一個未知.如今盟中那些弟子看著那些東部宗門的弟子,不讓他們利用傳訊玉簡向著宗門報告此事.但是這件事情是包不住的,等著各個宗門的宗主得知此事,上元盟還不知道如何處理呢!"

"哼!"林思平惱怒地冷哼了一聲道:"是石中玉害怕了吧,怎麼說他也是一個天尊初期.怎麼就對東部宗門畏之如虎?

如今我們上元盟已經不是過去的旁門了,有什麼可怕的?再說這件事情就算是東部宗門的宗主來了又如何?他們有臉來問罪嗎?

他們宗門的弟子干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不敢光明正大地做事,卻偷偷地用仙符炸了我的藥園.到時候我倒要問他們要個交代."

林思平越說越氣憤:"我一沒有毆打他們,二沒有對他們用搜神術,這已經是仁義盡致了,他們東部宗門還想要怎樣?"

焦木尋思了一下.也覺得林思平說得有理,便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但是如果他們就這樣不說,你就讓他們這樣跪下去?"

"三天!"林思平咬牙道:"讓他們跪三天.如果還沒有人承認那就算了,我用一個藥園換來對東部宗門的羞辱,值了!"

"好!"焦木也使勁兒點頭道:"這幫子東部宗門也應該被羞辱一番,我倒要看看這件事情宣揚了出去之後,東部宗門還有什麼臉面.林師弟.你放心,如果東部宗門真的來找麻煩,我們上元盟一定支持你."

"謝謝焦師兄!"林思平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感激.

在上元盟所有的東部宗門弟子此時都跪在了中央廣場,但是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被打斷了四肢的蘭百靈,因為她不能夠動彈,一直躺在床上.沒有參加這次大規模的沖突,倒是躲過了這一劫.

但是,上元盟弟子和東部宗門弟子之間這麼大的沖突事件她怎麼可能聽不到?

蘭百靈釋放出神識,從頭到尾看了一個清清楚楚,之後她在神識中看到了林思平強迫宗門弟子跪下的場景,一張臉漲得通紅.心中焦急之下,終于想起了要像宗門彙報,用神識取出了傳訊玉簡,將這邊的事情詳細地向著青蓮宗宗主彙報了此事.

青蓮宗宗主聞聽,氣得差點兒把自己的大殿給轟塌了.但是在她冷靜之後.立刻開始向著各個宗門報訊.因為這不是他們一宗之事,這是上元盟在羞辱整個東部宗門.

消息傳播了出去,這一下子整個東部都轟動了.什麼時候旁門左道可以讓東部宗門弟子跪著了?什麼時候旁門左道可以騎在東部宗門頭上了?

不過,九大宗門宗主此時卻都不在.但是也都有各大長老親自帶著大量的修士向著上元盟而去,瞬息之間.東部和北部似乎就要激烈地碰撞起來……

蒼瀾宗.

紫煙峰開始重新布設起來,宋萬重也抽空出去讓一劍峰的記名弟子們將山峰也好好收拾一遍,如此一劍峰和紫煙峰都煥然一新,喜氣洋洋.

如今土依水不在宗門,不知道應十二天尊之邀干什麼去了,如今是執法堂堂主言法隨坐鎮宗門.

但是,就在剛才他接到了來自青蓮宗宗主傳來的消息,勃然大怒.將坐鎮宗門之事交給了傳功堂堂主坐鎮,親自帶著一批修士離開了蒼瀾宗,向著上元盟而去.

這些事情紫煙峰內的人都不知道,他們此時正聚集在紫煙峰的大殿之上,而許紫煙和燕山魂則是並排坐在了上首.

許紫煙在自己的房間里看到了燕山魂身上的喜袍,也看到了桌子上刻著自己名字的木牌.此時坐在大殿之內,聽著拓星芒將事情的經過一點一滴說了一遍,這才知道燕山魂已經和自己結婚了,雖然當初代表自己的是一個牌位……

按照傳統來說,此時許紫煙便已經是燕山魂的妻子,更何況許紫煙與燕山魂原本就心心相印.

剛聽到這個事情,許紫煙不由轉頭向著燕山魂望去,見到燕山魂正在望著她無聲而笑.許紫煙的一張臉立刻羞得通紅,微微垂下了眼簾,雙手都不知道往哪擱.一會兒攥著衣角,一會兒摸摸椅子扶手……

燕山魂就那樣一直含笑望著許紫煙,自從許紫煙回來之後,他就這麼一直望著她,眼里再也沒有別人.

*

求粉紅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紫煙歸來    下篇: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急回上元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