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燕山魂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燕山魂

萬分感謝我很喜歡金鈴動同學(588) , 素素兒同學(400) , 巫?雨靈同學(200),mableip同學(200) , 韓小騙同學(100),書友140112150952224同學(100) ,zhyuny1233同學(100) ,mableip同學(100) ,つ怪咖少年°同學(100) ,~~檒~~同學(100)的打賞!

*

但是耿南平不敢,他害怕十二天尊打個噴嚏把他給噴死.

更為悲催的是,他得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消息,他的師父林東被一群仙尊群毆死了,讓他失去了最大的依靠.

而且……他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仔細調查,終于讓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調查清楚了,他的師父被許紫煙給陰了……

這讓耿南平對許紫煙仇恨已經達到了極點,同時對于許紫煙也恐懼到了極點.連自己的師父都被許紫煙給陰死了,如果許紫煙想要弄死自己……

耿南平每天都活在了恐懼之中……

但是……

好消息傳來了!

許紫煙竟然死了!被龍女給殺死了!

耿南平高興,這一高興竟然突破到了仙皇中期,這就更加地令他興奮.今天他邀請了一幫子修士前往山門之外的一家酒樓慶祝一番,同時想要和那些修士商議一下,要好好報複一下許紫煙的室友,蘭百靈.舞彩衣和馬晶瑩.

山門處.

燕山魂剛想要開口,卻見到空中停下一艘仙舟,幾個人從仙舟內出來,一個女修揮手收起了仙舟.向著山門落了下來.

一共有七個人,正是返回蒼瀾宗追悼許紫煙返回的冷清貞四個蒼瀾宗修士和許紫煙的三個室友蘭百靈,舞彩衣和馬晶瑩.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山門內傳來了一個囂張的聲音:"喲.這不是蘭百靈嗎?"

"白癡!"蘭百靈望了耿南平一眼,目光中充滿了厭惡.

耿南平的臉上現出一絲戾氣,凶狠地說道:"蘭百靈,如今許紫煙已經死了,我看還有誰來護著你?"

話音剛落,一條身影就突兀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將耿南平嚇了一跳.

"你剛才說什麼?"燕山魂冷冷地望著對面的耿南平,天尊初期的威能沸騰著.

"噗通……"

耿南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渾身冷汗透體而出,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燕山魂的臉上現出一絲不耐,伸出手一把抓住耿南平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冷然說道:

"你說許紫煙怎麼了?"

"許紫煙……她……死了啊……"

"死了……"

燕山魂的手一松,耿南平又"噗通"一聲掉到了地上.燕山魂的身體晃了晃,"噗"地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臉色變得猙獰,眉心的那縷火焰開始躍動了起來.身上的氣息如同沸騰的開水升騰了起來,目光如同兩柄實質的利劍落在了還坐在地上的耿南平的身上.

"怎麼死的?"

"據說……"耿南平結結巴巴將他聽說的事情說了一遍.

燕山魂死死地咬著牙,但是那口中的鮮血卻不可遏止地從里面滲了出來,一張臉變得蒼白,雙目變得空洞……

丹田之內,一座山上的池水變得沸騰了起來,漸漸地擴大變成了一個湖泊,湖水不斷地上漲,溢了出來,山峰開始松動.碎石滾落.有了崩塌的趨勢.

燕山魂的雙目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一股淡淡地死氣從他的身體內散發了出來……

目光落在了耿南平的臉上,平靜地說道:"紫煙死了,你很高興是不是?"

耿南平的身子就是一哆嗦.連忙搖頭道:"不……"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燕山魂的大手就抓住了他的腦袋.勁力一吐,耿南平的整個身體就化作了齏粉.

四周靜悄悄的,就連當初在山門喝止燕山魂的那幾個上元盟的修士也都是不停地哆嗦著.此時燕山魂的氣勢太過駭人,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燕山魂緩緩地偏過頭,望向了蒼瀾宗的方向……

"呵呵……"伴隨著燕山魂的慘笑,鮮血汩汩地從他的嘴里流了出來:"蒼瀾宗……"

一揮手,撕裂了空間,燕山魂的身形消失了……

"呼……"

所有的人都感覺壓力一松,身體晃了晃,都差點兒坐在地上.

"那……那個人是誰?"馬晶瑩顫抖著說道.

這次蘭百靈難得地沒有罵馬晶瑩白癡,而是將目光望向了冷清貞.冷清貞輕輕地搖了搖頭,目光中閃現出一絲迷茫.

蒼瀾宗.

天虹峰.

轟然一聲爆響,兩條人影一東一西飛退.其中的一條人影大袖一擺,一劍又斬向了另一條人影,空中兩條人影又激戰到了一處.

天虹峰上的大殿都被轟塌了,罡風四溢,空間裂縫隨處可見.

蒼瀾宗一眾天尊尷尬地站立在云端,望著中間激戰的土依水和乘萬里兩個人.

"乘兄,你冷靜一點兒!"土依水一邊抵擋著乘萬里的攻勢,一邊無奈地說道.

"冷靜個屁,我徒弟被你們給害死了,我就要你們整個蒼瀾宗來陪葬!"乘萬里破口大罵,手中的五色劍泛起了三色的光芒.

"乘兄,你聽我解釋……"

"你解釋個屁!"

天空中爆出一道三色光柱向著土依水轟擊了過去.土依水不敢有絲毫大意,將自己的修為全部釋放了出去抵擋乘萬里融合三種屬性的一劍.

"轟……"

整個天虹峰都塌了一半,空中出現了巨大的空間裂縫……

蒼瀾宗山門處.

空間裂開了一道縫隙,燕山魂一步邁了出來.向著山門內沖了過去.

"道友止步,此乃……"

他們的話音還未落,燕山魂的身形已經沖了進去,瞬間消失不見.守山的修士神色大驚.立刻敲響了掛在山門處的警鍾.

天虹峰上空.

警鍾一波波傳至,所有的人就是一驚,這是有人闖山門的鍾聲,難道又出了什麼事情?

剛剛浮起這個念頭.一條人影出現在天虹峰上空,在地面遠處的許天狼神色一愣:

"燕山魂?"

空中,蒼瀾宗的天尊們也都十分注意著燕山魂,隨時准備圍殺他.言法隨身形剛動,想要山前問問燕山魂的來曆和來意.卻猛然見到燕山魂望向土依水和乘萬里兩個人的臉上現出了一絲不耐,身形悠然在空中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土依水和乘萬里兩個人的中間,雙手握拳.各自向著兩個人轟出了一拳.

"轟~~轟~~"

燕山魂的舉動令人十分吃驚,一個天尊初期沖進一個天尊中期和一個天尊後期巔峰正在激動的中間,這不是找死嗎?

但是燕山魂的舉動是令人吃驚,結果卻更加地令人吃驚……

燕山魂不僅沒有事情,而乘萬里和土依水卻同時在空中後退了兩步.兩個人都謹慎地望著此時站在中間的燕山魂.因為他們兩個剛才都已經感覺到了燕山魂的厲害,剛才燕山魂看似只有天尊初期的修為,但是發出的威能卻絕對超過了天尊中期.而且看燕山魂的神色十分輕松,讓人看不出深淺.

最重要的是燕山魂釋放的功法,土依水感覺到依舊是乘萬里的劍訣,只是在那凌絕的劍芒中增加了威力,這種疊加的威力已經超越了土依水的境界.略微尋思便驚異地明了,這是站在中間的這個黑袍青年將自己的仙訣融入到了乘萬里的劍訣之中,向著土依水挪移而去.

這怎麼可能?

將自己釋放的仙訣融入到另一個人已經釋放的仙訣之中,這何其難也?

不是何其難也,而是從來就沒有聽說過!

這得對于仙訣的領悟有多高深才能夠達到這一點?

他……究竟是什麼人?

而此時的乘萬里感覺與土依水不同,原本他的修為就不如土依水.但是憑借著自己的劍意融合和五屬性靈根.卻也和土依水打了一個平手.但是,劍意融合之後對他的本體也有著傷害,頻繁地使用三種劍意融合,讓他的身體狀況處于漸漸地衰弱之中.雖然只是衰弱了一絲,但是這對于土依水這樣的強者已經夠了.

所以燕山魂根本就沒有再在土依水的仙訣之中加入自己的威能.只是將土依水釋放的仙訣加速挪移到了乘萬里的身上.但是,即使是如此也令乘萬里心中震驚,能夠將仙訣領悟到如此精深地步的修士,其實單單他身上顯露出來的天尊初期就能夠代表他的真正實力的?

所以,兩個人感覺到了燕山魂的實力,而且又敵我不明,便在空中倒退了兩步之後,同時停了下來,詢問的目光望向了中間的燕山魂.而空中周圍的那些蒼瀾宗天尊見到燕山魂將土依水和乘萬里分開,也都將目光望向了燕山魂.

燕山魂目光在乘萬里和土依水的身上來回巡視了一遍,平靜地說道:

"請問,誰是蒼瀾宗宗主?"

土依水的心就是一咯噔,難道眼前這個少年又是和許紫煙有關系的,因為許紫煙的死前來問罪蒼瀾宗的?

但是,此時當著眾多蒼瀾宗修士的面,土依水卻不能夠又絲毫的猶豫.否則豈不是被蒼瀾宗一眾修士認為自己怕了?那樣整個蒼瀾宗的氣勢可就泄了.蒼宗主剛剛隕落,自己剛剛繼任就被殘暴老帝打上門來,蒼瀾宗的氣勢已經在衰落,如果自己和眼前這個黑袍少年應對錯誤,就算自己將來將這個少年斬殺,蒼瀾宗的心氣也衰落了.

所以,燕山魂話音一落,土依水便朗聲言道:"本宗就是蒼瀾宗現任宗主土依水,道友是?"

"燕山魂!"燕山魂平靜地一字一頓道.

*

求粉紅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山魂出關    下篇: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神識比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