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破除陰謀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破除陰謀

言法隨和劍無虛的兩只手因為激動,將土依水的肩膀捏得咯吱直響.

土依水肩膀被捏得生痛,反倒是令他冷靜了下來,雙目精芒閃爍,冷然說道:

"許紫煙,你可知道你這句話說出,是要擔負責任的.我個人的聲譽是小,影響了蒼瀾宗你罪大惡極.我土依水行得正,做得明,不是你說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

許紫煙淡淡地說道:"土師伯,不是你做的,難道是姜師伯做的?"

土依水冷然的神色一變:"當然不是大師兄做的,以大師兄的性格不屑做這等事情."

許紫煙冷然笑道:"如此說來你很了解姜師伯了?"

"當然!我們師兄弟三人之間的感情你不會了解!"土依水的眼中現出一絲傲然.

"如此說來你也知道姜師伯和龍女身中陰陽和合散的事情了?"

"陰陽和合散?什麼意思?"土依水眼中閃過了茫然.

"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許紫煙譏諷地說道:"那我來給你說說……"

隨著許紫煙的講訴,土依水的神色不住地變換,待許紫煙說完之後,他整個人呆滯在那里.

"土師伯,當初在姜師伯離開蒼瀾宗出去游曆的第二天,您和宗主也隨即離開了蒼瀾宗出去游曆,然後在姜師伯和龍女回來之前的一個月返回蒼瀾宗,您能夠告訴紫煙,您和宗主去哪里游曆了嗎?"

土依水的神色從呆滯中有了變化,還沒有等到他回答.許紫煙又淡淡地說道:

"前些日子我和冷凝霜師姐偶然發現了囚禁龍女的地方,在那里看到您和宗主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然後您憤而離去,隨後在當天夜里宗主就被暗殺了.然後從宗主的手里便發現了那個有著宗主,姜師伯和您三個人雕像的玉牌.那個玉牌是您故意放的吧?

那個時候沒有人會想到你,因為您一直是一個正大光明之人.而姜師伯則是一個有汙點的人,而且當初姜師伯可是蒼瀾宗的首席大弟子.未來的蒼瀾宗宗主,大家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是姜師伯回來想要奪回屬于自己的位置而殺宗主,如此宗主死了,宗主的位子自然的您的,姜師伯也會死,這樣您的心魔也消失了,多好的一箭雙雕啊!"

土依水怒目而視道:"不是我做的,宗主和我也不會用那下三濫的陰陽和合散去陷害大師兄!"

"土師伯.您還記得在回風崖的李無藥吧?"

"怎麼?"土依水瞠目問道.

"你不會忘記李無藥當初曾經煉制過陰陽和合散吧?"

土依水神色一滯道:"這與我何干?難道你認為當初是宗主和我從李無藥那里得到的陰陽合歡散?"

"土師伯以為呢?"

"胡說八道!"土依水腦門上青筋亂蹦.

"去回風崖把李無藥給我帶來!"言法隨對一個天尊喝道.

那個天尊立刻離開了臥室.臥室內寂靜了下來,眾人都陰沉著臉站在那里,等待著那個天尊帶著李無藥回來.

不到一刻鍾的時間,那個天尊便返回了臥室,言法隨皺起了眉頭喝道:

"李無藥呢?"

"稟堂主,李無藥……死了."

"死了?"言法隨神色一變.

"是!"那個天尊小心地回答.

"死了多久?"言法隨沉聲問道.

"看情形大約有一天了."

"是經受不住回風崖的罡風而死,還是……"言法隨眼中厲芒閃爍.

"是……被人殺死的."

屋子里面就是一靜.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土依水的身上.

望著土依水激動得面部已經扭曲的模樣,許紫煙輕歎了一聲道:"還是請言師伯,師父和土師伯聽聽宗主都留下了一些什麼."

三道神識立刻透射進許紫煙手中的玉簡,待他們三個人讀完,劍無虛和言法隨已經氣得渾身發抖,望著土依水哆嗦地喝道:

"你們兩個……怎麼……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事情?"

土依水臉色蒼白,額頭滲出汗水,連連搖頭道:"沒有……沒有……我們沒有做過……沒有做過……"

猛然間神色一清,目光望向了許紫煙道:"紫煙,我知道你不是一個糊塗之人.之前那個故事一定不是你編的.你究竟是聽誰說的?"

"我是親耳聽龍女說的!"許紫煙淡淡地說道:"就算這件事情土師伯您不承認,那您能夠告訴我,您和宗主在囚禁龍女的山谷中為何爭吵?"

"在山谷內,我勸宗主將龍女釋放出來.大師兄和龍女已經相隔千萬年,而且大師兄當年就懇求師父.願意和龍女離開蒼瀾宗,從此浪跡天涯.如今大師兄再次返回蒼瀾宗,其目的不言而喻.只是宗主不同意,說是師父定下來的事情,弟子如何能夠違背?所以我才怒而離去."

說到這里,土依水輕歎了一聲道:"大師兄也是一個可憐之人,想當初大師兄何等風采,如今卻是白須皓首……

以大師兄的為人,就是和龍女離去,也斷不可能做出對蒼瀾宗不利之事,而且蒼瀾宗如果有難,他一定會回來相助.我們又何必謹遵師父所言,斷送大師兄一生."

許紫煙淡淡地說道:"既然如此,宗主這個玉簡又如何解釋?"

土依水怒道:"這絕對不是宗主所留,這是一個陰謀!"

"陰謀?"許紫煙無聲而笑:"你不是已經確定了那就是宗主的一縷神識嗎?"

"這……"

"沒話說了吧?為了宗主之位而殺自己的二師兄,為了避免被人所查,利用剛剛回來的大師兄,將矛頭引向大師兄,你這個師弟做的真是好.你還要狡辯到什麼時候?"

"我……"

"想那姜師伯何其可憐,千百萬年前被剝奪了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師父隕落之後,黯然離開蒼瀾宗浪跡天涯千萬年,沒有想到再一次回到蒼瀾宗,卻陷入了更大的陰謀.土師伯,你于心何忍?"

"我……"

"唉……"言法隨悵然一歎:"土師兄,你先冷靜幾天吧!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我給你幾天的冷靜事情,希望到時候你能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你要干什麼?不是我做的!"土依水嘶聲而吼.

言法隨朝著十八天尊揮了揮手,蕭索地說道:"壓入地牢!"

十八天尊上前兩人架住了土依水向著外面走去,土依水此時已經被封住了力量,只能夠嘶聲而吼:

"放開我,這是一個陰謀!"

"唉……"劍無虛也悵然一歎道:"我們也去地牢將大師兄迎出來吧,如今上元大陸亂象已起,蒼瀾宗也在飄搖之中.在這種局勢下,也只有大師兄那種英豪才能夠率領蒼瀾宗走出困境,我們就推舉大師兄擔任宗主吧!"

言法隨也鄭重地點點頭道:"走,我們一起去請大師兄!"

言法隨和劍無虛走在前面,許紫煙跟在了後面,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土依水的模樣不像作假,而且以他的修為,如果不是當時過于震驚,不可能被師父和言法隨那麼輕易地封住氣機.

許紫煙緩步而行,微微垂下眼簾,似乎是在神識中和什麼人在交流,只是短短的幾息時間,許紫煙便抬起了眼簾,但是眉宇之間依舊深鎖.

許紫煙回到了一劍峰,徑直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關上,只是靜靜地坐在那里.朗月等幾個人原本看著他和師父離去,這時只有她一個人回來,還想著問點兒什麼,但是見到許紫煙如此模樣,一個個便發呆地站在許紫煙的房門外.

其實許紫煙對于姜九重幾乎沒有什麼印象,反而對蒼九霄和土依水有著極好的印象.如今蒼九霄身死隕落,土依水下了大牢.許紫煙心情十分不好,默然地坐在那里.

朗月等人見到許紫煙緊閉著房門,發了一會兒呆,便無奈地來到了師父的洞府之外等著師父回來.

*

燕山魂一邊乘坐著仙舟向著上元盟飛去,一邊坐在仙舟內煉化著琅琊的軀體,只要將琅琊的軀體完全煉化,他就能夠恢複邪主的修為.

而且他此時的心中還有著一種期盼,那就是他如今喝了有情泉之後,瞬間就提升到了地尊後期巔峰,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完全煉化了琅琊的軀體之後,修為還要高出原來的琅琊?

臉上突然露出一副古怪之色,他發現自從喝了有情泉之後,自己煉化琅琊軀體的速度提升了,這才幾日的功夫,竟然有著要突破到天尊初期的勢頭.

微微皺起了眉頭,突破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雖然燕山魂幾乎都是依靠煉化琅琊的軀體提升修為,但是突破的契機對于他也十分重要,錯過了這個機會,他又要等待下一次契機.而且見過妖主之後,知道了當初的陰謀,讓他有一種緊迫之感.燕山魂輕歎了一聲,改變了飛行的方向,向著一處綿綿山脈飛去,在山脈深處尋找了一處山谷,開辟了一個洞府,開始繼續煉化琅琊的軀體尋求突破!

*

求粉紅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為什麼?    下篇: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浮出真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