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為什麼?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為什麼?

如果當初是蒼九霄和土依水兩個人聯合暗算的姜九重,最終蒼九霄當上了宗主,土依水成為了副宗主.而且蒼九霄幾乎將宗門之事盡皆交給了土依水去處理,這正常嗎?

如此就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土依水利用當初之事威脅蒼九霄,才使得蒼九霄不得不將越來越多的宗門之事交付給土依水.

許紫煙想起了在囚禁龍女洞府之外見到的土依水和蒼九霄發生的爭執,也許就是土依水提出了進一步的要求而被蒼九霄拒絕,這才使得土依水怒而離去.

俗話說,人心不足蛇吞象.就算土依水基本上已經是實際上的宗主,但是並不是真正的宗主.他的心里一定想要名正言順地坐上宗主之位.但是去苦于沒有機會,一旦蒼九霄死亡,蒼瀾宗一定會徹查,他沒有把握不讓人將懷疑地目光指向他.

但是,姜九重的回來給了他機會,如果把他和姜九重放在一起,沒有人會懷疑土依水,一定會懷疑姜九重.畢竟土依水經營蒼瀾宗千萬年,而姜九重是一個有汙點的人.

如此要做的就是將眾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土依水和姜九重的身上.那塊當初姜九重送給蒼九霄的玉牌就起到了這個至關重要的作用.

如此一箭雙雕,殺死了蒼九霄,然後將凶手引向了姜九重,繼而將姜九重公開處死.這蒼瀾宗宗主之位不是他的,還是誰的?

許紫煙越想越覺得凶手就是土依水,但是這只是推測.卻缺少證據.

"紫煙,究竟你查到了什麼?"劍無虛見到許紫煙半響沉默不語,便出聲問道.

"師父不知道姜師伯和龍女之間的事情嗎?"

"知道啊!大師兄和龍女兩情相悅,但是卻違反了宗規."

許紫煙心中輕歎了一聲.看來當初姜九重隱瞞了一些事實.望著劍無虛輕聲說道:

"師父,我剛才去見了龍女."

"你去見了龍女?"劍無虛臉上現出震驚之色:"你怎麼會知道龍女囚禁之處,連師父都不知道龍女囚禁之地在何處."

許紫煙輕聲地將如何偶然知道龍女囚禁之地,又把龍女和她說過的故事與師父講訴了一遍.劍無虛沉默了下去.良久.劍無虛悵然一歎道:

"紫煙,你可是懷疑大師兄當年之事是由宗主和土師兄所為,然後宗主之死是土師兄所做?"

"是!"許紫煙點頭道:"只是沒有證據."

劍無虛深深地皺起了眉頭,思索了片刻道:"紫煙,我想我們應該去宗主的洞府搜查了一下,當初宗主不是死在洞府,所以我們大家都忽視了宗主的洞府,也許在宗主的洞府能夠得到線索.如果大師兄當初之事真的是宗主所為,這麼多年來他不會忘記,而且會日日在他的心中纏繞,這種情況他總要尋找一個發泄的方法,也許就會在他的洞府中尋到."

許紫煙聞言精神不由一振道:"師父,我們這就去."

劍無虛站起身形道:"紫煙,這事不急.我們去找言師兄一起去,畢竟他是執法堂的堂主.而且……"

劍無虛的眼中現出了一絲回憶:"當初大師兄,宗主,土師兄,言師兄和我,我們五個人的關系最好.沒有想到如今宗主隕落,而大師兄和土師兄卻成了……唉……"

三條人影剛剛落在了天虹峰上.土依水的身形就出現在峰巔,朝著言法隨和劍無虛道:

"言師弟,無虛師弟,深夜來訪.可是有了殺害宗主凶手的消息?"

"土師兄!"言法隨輕聲說道:"我們想要去宗主的洞府看看."

"好!"

土依水的神色並沒有什麼變化.在前面引路,向著宗主的洞府行去.

進入到宗主的洞府,許紫煙便將陣一的元神和小木木拉進了識海.很快,小木木就指明了方向.許紫煙立刻舉步向著蒼九霄的臥室走去.

言法隨和劍無虛神色一變,他們兩個如今都知道許紫煙是下品先天仙陣師.許紫煙如此表現,那就是一定有所發現.立刻緊隨在了許紫煙的身後,土依水眼睛迷惑地眨了眨,便也跟在了身後.

四個人很快就來到了蒼九霄的臥室,許紫煙的目光便落在了對面的牆上.那里有一個九品後期巔峰幻陣.許紫煙心中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蒼九霄會是一個九品後期巔峰仙陣師,隱藏得夠深.

在陣一的指點下,許紫煙很快就破解了那個幻陣,然後便看到了一個尺許大小的暗門.站在許紫煙身後的三個人俱是神色微變,言法隨和劍無虛隱隱地將土依水夾在了中間,同時言法隨通過神識向著外面下達了命令.

土依水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安,作為一個天尊他自然感覺到了身邊言法隨剛才的神識波動,雖然不知道言法隨在干什麼,但是既然瞞著他,似乎就是對他不利.而且他此時也明顯地看到了言法隨和劍無虛對他包夾的舉動.

許紫煙伸手拉開了那扇小門,見到里面只是放了一個玉簡,目光便是一縮.伸手將玉簡拿了出來,望了言法隨和劍無虛一眼,見到兩個人此時都非常緊張地防備著土依水,哪里還有精力閱讀玉簡,便將神識透射進去.

在玉簡的里面出現了一個蒼九霄的影像,整個人給人一種麻木的感覺,許紫煙原本還有著一絲怪異的感覺,但是聽到玉簡里面蒼九霄的影像說的話,立刻就全神貫注了起來.

"唉……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突破不到天尊後期巔峰,不是我不夠努力,不是我悟性不夠,也不是宗門資源不夠雄厚,而是我產生了心魔.

千萬年了!

千萬年了……

當初我和土師弟合謀暗算了大師兄……"

接下來的話幾乎和許紫煙猜測的沒有絲毫區別,話語中也充滿了對往事的悔恨.而且最後提到了土依水.

"我知道土師弟越來越想要成為蒼瀾宗的真正宗主,我已經失去了大師兄,不想要再失去小師弟.一想到千萬年前我們三個人之間的友情,我就心痛.每日都撫摸著大師兄當年送給他的那塊玉牌淚流滿面.所以便多方謙讓土師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夠潘然悔悟……

大師兄……他回來了……讓我心很亂,我發現大師兄又去囚禁龍女的懸崖,我對不起大師兄,我要不要和大師兄好好談談……

土師弟和我相約囚禁龍女的山谷,他提出把大師兄也囚禁在那里,我沒有同意,土師弟憤然而去……我很擔心……"

許紫煙收回了神識,心中十分難過.

外面傳來衣袂掠空之聲,十八個執法堂天尊出現在洞府之內,臥室之外.

十八個天尊堵住了臥室的門口,讓言法隨和劍無虛神色略微輕松了一些,劍無虛望著許紫煙道:

"紫煙,那個玉簡中記載的是什麼?"

許紫煙手中握著玉簡向前一伸道:"還請言師伯,師父和土師伯驗證一下里面的影像是不是宗主的一縷神識."

三個人聞言一怔,沒有想到在那個玉簡中留下的竟然是蒼九霄的一縷神識.三個人立刻透射出神識在玉簡內掠了一下,便收了回去.言法隨和劍無虛是因為要看著土依水,所以只是確定一下,並沒有聽蒼九霄的一縷神識在那里說什麼,反正一會兒許紫煙會說,過後他們也能夠看.而土依水見到言法隨和劍無虛都沒有看,自然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看,確定了是蒼九霄之後,便也立刻收回了神識.

收回了神識之後,三個人同時點頭道:"不錯,確實是宗主留下的一縷神識."

許紫煙一直注視著對面土依水的神色,見到土依水的神色雖然有些迷茫,卻沒有絲毫的緊張,心中不由暗道:

"真是一個老奸巨猾之人!"

劍無虛和言法隨從許紫煙的臉上已經看出了一些征兆,將土依水包夾得更緊,劍無虛目光緊緊鎖定著土依水,口中卻說道:

"紫煙,宗主的留言都說了一些什麼?"

許紫煙也將修為提升到了巔峰,目光緊緊鎖定土依水道:"宗主的話中雖然沒有確切說出是誰殺了他,但是從那些話中能夠判定,凶手就是土依水!"

哪怕是言法隨和劍無虛已經有了心里准備,身形也是不由一震,那土依水更是臉色大變,身形剛動,便一左一右兩只手壓在了他的兩個肩膀上,同時封住了他氣機.但是,此時的土依水卻完全不顧自己的氣機被封,而是朝著許紫煙厲聲喝道:

"大膽,是誰指使于你,敢汙蔑與我?"

見到土依水被師父和言法隨控制住,許紫煙這才松了一口氣.臥室門外,十八天尊聽了許紫煙的話,看到了言法隨和劍無虛的動作,不由面面相覷,目中露出駭然之色.

此時,言法隨和劍無虛的手依舊壓在土依水的肩膀上,言法隨的臉上露出難過之色,聲音顫抖地對土依水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

*

求粉紅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往事帶來的困惑    下篇: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破除陰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