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撲朔迷離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撲朔迷離

祝戰友們春節愉快!萬事如意!

*

言法隨搖頭道:"大師兄,到了我們這個層次,搜神術也未必有用.各自有各自的秘法,未必能夠搜得出來.除非是像遠古時期的仙主那個層次……"

說到這里,言法隨苦笑了一聲道:"如果真的有仙主那個層次,也不必搜神了,恐怕就是你在說謊,他也能夠感覺的出來.大師兄,你還是好好想想,有沒有對你有利的證據?"

"哈哈哈……"姜九重突然狂笑了起來:"對我有利的證據?你想讓我說出來那塊玉牌之上還有土師弟嗎?想讓我說土師弟也有嫌疑嗎?

不!

我不會這麼說的,我們師兄弟三個人感情你不會理解,我不會殺二師弟,土師弟也絕對不會殺他的二師兄."

"大師兄……"

"住口!"姜九重的神色變得凶厲:"我不是你的大師兄!"

言法隨神色一滯,片刻卻又悵然一歎.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默然地坐在那里.

姜九重目光犀利地瞪著言法隨,一字一句地冷然說道:"言法隨,你是蒼瀾宗執法堂堂主,找出凶手為宗主報仇是你的職責,我會呆在這里等,等著你將真正的凶手找出來.

如果你找出來真正的凶手,九重這一生就是你的奴仆,如果你找不出來,九重生生世世不會放過你.哪怕我重生轉世,我也一定會找到你."

*

"我一定會找到你!"

燕山魂走出了南方,向著東方而行.臉上現出了思念之色:"紫煙.不知道你有沒有來到上元大陸,如今我已經喝下了有情泉,我沒有死,我來了.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降下云頭.進入一座城池.在一家酒樓內落座,端著酒杯思索著自己今後的去向.猛然間眉毛一挑,聽到了鄰座提起了一個他極為熟悉的名字.

"知道嗎?蒼瀾宗的許紫煙只是一個仙皇卻能夠在瞬間滅殺數千人尊期大修士!"

"你傻了吧?"另一個修士不屑地說道:"一個仙皇滅殺一群人尊期大修士?還瞬間?還數千?你不是修煉得走火入魔了吧?"

"切!那是你孤陋寡聞!"之前那個修士不屑地說道:"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而且有很多人親眼所見,那許紫煙有一種威能巨大的仙訣.叫做萬劍訣……"

燕山魂聽到萬劍訣這個名字不由笑了,心中喃喃地自語道:

"紫煙,你已經來到了上元大陸了嗎?我們就要見面了嗎?"

嘴角含著微笑,靜靜地傾聽著鄰座那個修士在吐沫橫飛地講訴,燕山魂嘴角的笑容在擴大.

"紫煙,你已經是仙皇了?還闖出了偌大的威名!"

這個時候,又有幾座的修士也都在談許紫煙,燕山魂一句不落地聽到了心里.心中想要見到許紫煙的心情更加地迫切.

"蒼瀾宗!上元盟!這上元盟是個什麼東西?"

揮手招來了一個小二,扔給了他一顆極品仙晶,很快就將上元盟的事情了解得清清楚楚.揮手讓小二離開,燕山魂陷入了沉思.

"竟然會有遠古天尊活了下來!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從酒樓內走了出來,燕山魂向著城外行去.

"如此看來,紫煙如今應該在上元盟,那我就去上元盟.給紫煙一個驚喜!"

燕山魂來到城外,虛空一踏飛上了空中,揮手釋放出一艘仙舟,乘坐著向著上元盟飛去.

*

一劍峰.

許紫煙和劍無虛相對而坐,劍無虛望著許紫煙輕聲問道:

"紫煙,你考慮的如何?"

"師父,這件事情幾乎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僅有的證據都指向姜九重,但那又不是絕對性的證據……"

"我知道!"劍無虛擺擺手道:"又不是讓你主持此事,只是讓你參與進來.一切都有為師給你擔著."

"好吧!"許紫煙輕輕點頭.這件事情關系到蒼瀾宗的安危.關系到許家的未來,許紫煙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

一條人影走在天虹峰地下的通道內,手中拿著一個玉牌通過了一道道禁制,一個個守護的修士見到那個人手中的玉牌便俱都默然放行.

姜九重盤膝端坐在地上.微垂著眼簾仿佛已經入定.聽到門開聲,抬起了眼簾.臉上現出了一絲激動,霍然從地上站了起來:

"三師弟,你來了!"

土依水走了進來,翻手將門關上,默默地望著對面的姜九重.

姜九重上前了兩步,站在了土依水的面前,臉上露出了溫和地笑容道:

"三師弟,你清減了許多!"

土依水的目光變得複雜,輕歎了一聲道:"大師兄,你也是!"

姜九重望著對面土依水複雜的目光,自嘲地一笑,竟然也不再言語,只是一雙眼眸變得悲痛.

"大師兄!"土依水的聲音很是干澀:"二師兄臨死之際手中攥著那塊玉牌,毫無疑問凶手就是指向我們兩個人,我沒有做!"

土依水在沒有往下說,但是話中的意思卻十分明顯.

姜九重望向土依水的目光變得清澈,凝聲說道:"我也沒有做!如果師弟不信,我無話可說,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土依水的目光變得苦澀,悲痛地說道:"不是你做的,那大師兄能夠告訴我是誰做的?"

姜九重緊緊地盯著土依水,眼中一片冰冷,身上的氣息突然浮動了起來,漸漸地冰寒的雙眸變成了巨大的失望,澀聲說道:

"你認為是我.那就是我!只是不知道師弟准備如何處理師兄?"

"我……不知道……"

土依水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朝著姜九重嘶吼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做?"

姜九重垂下了眼簾,神色變得木然,不再去理會嘶吼的土依水.

土依水上前雙手抓住姜九重的衣領.使勁兒地搖著,嘴里嘶吼著:

"大師兄,你說不是你做的,你說啊……"

姜九重的嘴角掠起了一絲微笑.抬起了眼簾,目光變得柔和,抬起手輕輕地拂去了土依水臉上的淚水,就如同小時候的土依水受到了欺負,姜九重在為他報仇之前所做的事情一般無二,讓土依水一時為之失神.

"三師弟,我從來沒有說過是我做的!"

土依水淚眼迷離地望著近在咫尺的姜九重,眼中漸漸地升起了一絲希望……

"三師弟.這段時間我也在思索,二師弟臨死之際拿出那塊玉牌,我們為什麼不能夠理解為他是想要我們兩個為他報仇呢?或者有著其它的含義,為什麼我們非要鑽進指定凶手這個牛角尖?"

土依水慢慢地松開了姜九重的衣領,喃喃自語道:

"可以這樣想嗎?可以這樣想嗎?"

"當然可以!"姜九重凝聲說道:"這件事我沒有做,而我堅信你也沒做."

土依水愣愣地站在那里,半響才道:"可是……可是……那誰是真正的凶手?"

"這就需要師弟你們去查.師兄如今被囚禁在這里無能無力,但是我會耐心的等,等著你揪出真正的凶手,為二師弟報仇."

土依水離開不久,姜九重雙腿大盤坐在地上,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突然房門又被打開.姜九重雙眉一揚,抬目望去,神形一怔,繼而笑道:

"無虛師弟你來了!"

劍無虛和許紫煙走進了房間.默然地望著姜九重.而此時的許紫煙卻是深鎖著眉頭望著眼前這個白須皓首的老者.一個念頭在心里愈加地強烈.

這個姜九重自己一定見過,只是怎麼就想不起來了?

而此時的姜九重似乎看著許紫煙也有些面熟,微微皺起了眉頭上下打量了一眼許紫煙,最終還是望向了劍無虛道:

"無虛師弟.這位是……"

"大師兄,這是我的弟子.許紫煙.紫煙,還不過來拜見你大師伯!"

"啊?"許紫煙心中霍然想起了自己究竟在那里見到過對方:"是你……"

姜九重微微皺起了眉頭道:"師侄,我們見過?"

劍無虛也轉向許紫煙問道:"紫煙,你見過你大師伯?"

許紫煙點點頭,上前施禮道:"紫煙曾經在下元星系的時空長河外見過大師伯,還蒙大師伯賜予一幅畫,只是那個時候沒有想到會是大師伯!"

"是你!老夫想起來了……"

*

一劍峰.

劍無虛的洞府之內,劍無虛,言法隨和許紫煙圍坐而坐.劍無虛對于自己的弟子原本就像對自己的兒女一般,沒有那麼多禮節.而以如今許紫煙先天仙師的身份,也有和言法隨平等論交的資格,所以言法隨也沒有介意和許紫煙坐在一起.

"紫煙,讓你參與進來一方面是因為你的心思在縝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你初到蒼瀾宗不久,能夠更加地客觀一些.希望你大膽地說出你的見解,心中不要有壓力."言法隨望著許紫煙緩緩地說道.

"是,言師伯!"許紫煙輕聲說道:"只是紫煙也正是因為初到蒼瀾宗沒有多久,對于蒼瀾宗一切事情都不了解,就更不用說是對于姜師伯的了解了."

"那……紫煙你覺得此事應該從何入手?"

*

求粉紅票!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想家了……    下篇: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撲朔迷離(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