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三拜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三拜

萬分感謝風塵宇同學(5888) ,巫?雨靈同學(200) ,mableip同學(100) ,素素兒同學(100)的打賞!

*

氣運之說對于修仙之人是十分看重的,如此一來,往小里說是玄道子沒有氣運,往大里說那就是陣宗沒有氣運.玄道子的神色也不禁凝重了起來.

金戈和華孤韌心中十分的惱怒,目光凌厲地瞪了白蓮一眼,劉畫屏也微微皺起了眉頭,極其不悅地看了一眼白蓮.

白蓮的心中就是一抖,自己光顧著怨恨許紫煙了,卻忘了已經和許紫煙十分交好的金戈和華孤韌,如今自己是把這兩個人得罪了.還有小師妹劉畫屏,一顆心不由忐忑了起來.

玄道子此時的心里對白蓮也十分惱怒.但是如今已經被白蓮的話逼到了這個份上,自己不能夠不開口了.如果自己不是和白蓮有些小曖*昧,他此時便會出口呵斥于她.但是,此時他也顧不得白蓮,而是朝著許紫煙拱手道:

"紫煙師妹,不知道我們之間是否能夠交流一下陣道?"

這句話他說得有些苦澀,但是他不得不說,同時眼中也透露出希翼,希望許紫煙能夠懂得一些陣道,否則自己的氣運可真是有可能轉向了.

金戈和華孤韌心中一歎,知道許紫煙這次是把陣宗得罪了.不管你許紫煙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事實上就是你送給了丹宗,符宗和器宗氣運.而偏偏舍棄了陣宗,這個仇便如此結下了.想到這里,這兩個人又看了一眼白蓮,眼中竟然流露出殺氣.

"略知一二!"許紫煙淡淡地說道.

"什麼?"除了玄道子之外.所有的人都是一副震驚之色望著許紫煙,心中同時浮現出一個聲音:

"這不會是真的吧?"

只有玄道子的臉上充滿了失望,已經失去了和許紫煙交流的欲望,更是沒有在此待下去的心情.便強笑著站了起來道:

"各位,在下還有事,先行告辭了."

"坐下!"華孤韌一把拽住了玄道子的胳膊,將他拽得又坐了下來,興奮地說道:

"玄師兄,你知道我剛才和紫煙師妹交流的時候,紫煙師妹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

"是什麼?"玄道子迷惑地問道.

"略知一二."華孤韌眼中含笑地說道.

玄道子的雙眸就漸漸地亮了起來,不由將目光又望向了金戈.金戈含笑點頭道:

"紫煙師妹也是這麼對我說的."

玄道子霍然站起.朝著許紫煙深施了一禮道:"紫煙師妹,為兄連續兩次對你失禮,不可原諒,我自罰三杯."

話落,連續飲下了三杯酒,之後便望向了許紫煙.許紫煙輕輕地端起了身前的一杯酒道:

"我敬師兄一杯!"

玄道子臉上現出大喜之色,待又和許紫煙喝了一杯之後.又端起了酒杯轉向了華孤韌和金戈道:

"謝謝!"

然後一飲而盡,金戈和華孤韌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玄道子正襟危坐面向了許紫煙,開始和許紫煙交流制陣.而一旁的金戈和華孤韌等人也十分感興趣地在一旁傾聽,他們也知道隨著玄道子和許紫煙的交流深入,他們就會聽不懂,但是他們依舊是靜悄悄地關注著,想要通過玄道子的神態得知許紫煙的制陣術究竟高深到了什麼程度,是否和煉丹術,煉器術和制符術一般無二.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個人之間從相互交流變成了玄道子相問.許紫煙解答,慢慢地許紫煙解答了一個問題,玄道子都要思索良久.

最終,玄道子長歎了一聲.從石凳上站了起來,第三次朝著許紫煙深施了一禮道:

"紫煙師妹.務必請到陣宗一行,陣宗將會大開山門歡迎你的到來!"

"哎!"華孤韌喊道:"這事兒可是得有個先來後到啊!"

玄道子立刻朝著華孤韌和金戈道:"一定,這次我欠二位一個人情還沒有還,自然是不會和二位相爭."

"什麼人情不人情的,就不要再提了.只是這先來後到是一定的."

玄道子點了點頭,又轉頭希翼地望著許紫煙.許紫煙笑道:"師兄,只要紫煙有暇,一定前往."

玄道子偷偷看了一眼金戈和華孤韌,一看兩個人臉色,就知道恐怕許紫煙也是如此回答他們兩個的,登時心平氣和,再次向許紫煙拱手道:

"那師兄我明日就返回宗門,在九宗聚會之前哪也不去,就在宗門內等候."

席間的氣氛又恢複了熱鬧,只有白蓮的臉色一片蒼白.因為玄道子再也沒有看她一眼.

"來,紫煙師妹,師兄請你喝喝我們器宗的酒!"金戈拿出了一個酒葫蘆.

"紫煙師妹,也來品嘗一下我們符宗的酒!"華孤韌也取出了一個酒葫蘆.

"我們陣宗的就不比他們差!"道玄子取出了一個酒葫蘆.

一旁的劉畫屏有些為難地說道:"紫煙姐姐,我原本也在丹宗帶了一下酒,不過都喝光了.等你到了丹宗,我一定讓你好好品嘗一下."

許紫煙含笑逐個品嘗了三宗的酒之後,笑眯眯地也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酒葫蘆道:

"這個酒可不是蒼瀾宗的,而是小妹自己釀的,大家嘗嘗."

"噢?"

金戈,華孤韌和玄道子眼睛一亮道:"師妹出手,必定不凡,看來今天我們有口服了."

許紫煙笑眯眯地打開了葫蘆蓋,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飄溢了出來,令人精神一振,席間諸人的目光就是一亮,待品嘗了一杯之後,眼睛更亮.

"師妹,那啥……這酒能否送師兄一葫蘆?"華孤韌有些訕訕地說道.

許紫煙笑道:"如今紫煙也就只剩下這一葫蘆,這樣,等著小妹前去師兄那里拜訪的時候,一定提前給師兄釀制一些."

原本還有些失望的幾個人立刻笑逐顏開,金戈和玄道子也急忙搶著說道:

"還有我們!"

"嗯!"許紫煙笑著點頭.

"還有我們!"劉畫屏和朱淡云也俏聲說道.

"不會忘了你們!"許紫煙笑眯眯地說道.

只有白蓮一臉尷尬地坐在那里.

此時.

在小成內的一個隱蔽的院落里,一間關門堵窗的房間內,坐著三個人,在房間內還布設著隔音陣法.

坐在中間的一個中年男子,一身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仙帝初期,而另兩個也是仙皇初期.這是那個仙帝初期修士陰著一張臉低聲說道:

"這件事情不管最後成功與否,都要嚴格保密,將這件事爛在肚子里."

張東岳幽幽歎了一口氣道:"師兄,如果這件事情讓宗門知道了,我們可是死無葬身之地.殘害同門可是死罪."

梁七星聞言臉色更加地陰沉道:"我們的師父被一劍峰的心道單人獨劍闖上攬月峰,打傷我們的師弟師妹無數,更是將我們的師父……,這一切都是那個許紫煙引起的.如果沒有她,我們如今已經將一劍峰擠出了玄門,而我們攬月峰已經成為了玄門山峰.

你們想一想,這些年來,雖然我們成為仙王之後,得以進入玄門,而且師父還特意為了我們的前途,將我們送到了丹頂峰.但是,李無藥畢竟不是我們這些人心中真正的師父,而他對于我們也沒有我們的師父對我們那麼好.

原本以為我們的苦日子就要熬到頭了,只要攬月峰進入玄門,我們勢必會回歸攬月峰,那樣我們修煉的資源和環境都將是另一番天地.沒有想到卻都被這個許紫煙給破壞了.

以如今許紫煙的表現,恐怕一劍峰會因為她而重新騰飛起來,我們攬月峰將再也沒有了機會.如果將其殺死,一劍峰便又會回到過去,我們攬月峰還有機會.

這次我們出外游曆,偶然碰到許紫煙,這是一個機會,我們不能夠放棄.將她殺了,奪回我們修煉的機會."

"師兄,這件事情是不是向師父彙報一下?"

梁七星果斷搖頭道:"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要讓師父知道.如此就算我們一旦失敗了,也免得連累師父."

兩個仙皇神色猶豫了一下,最終變得堅定,狠狠地點了點頭道:"干了!"

"我們前日已經做出了離開此城的模樣,今日喬裝進來,待行動之後,立刻離開,不要留下絲毫蹤跡."

"是!師兄!"

梁七星沉吟了一下道:"我們要想一個辦法,那個許紫煙的身上似乎穿著一件品級很高的防禦仙衣,連我都破不開她的防禦."

那兩個仙皇也陷入了沉默.半響,李云來輕聲說道:"師兄判斷那件防禦仙衣是什麼品級?"

梁七星皺著眉頭道:"當初我並沒有用出全力,但是卻也有著仙皇期的修為.我想許紫煙身上的防禦仙衣最差的品級也應該九品後期巔峰,如果再強一些,說不好會是下品先天仙寶."

"那怎麼辦?"兩個仙皇神色一緊.

"如果那件仙衣只是下品先天仙寶,憑著我仙帝初期的實力,倒是也可以在連續幾擊的情況下,將其擊毀,然後取其性命.到時候你們兩個要做好掩護,防止其他修士前來相救與她."

*

求粉紅票護體!

*

*(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四宗大弟子    下篇: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憤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