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滯留乾元城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滯留乾元城

萬分感謝*^*0同學 ,洛云羽同學 ,牛人,婲婲同學 ,卡通伶同學 ,紫縹緲同學 ,小玖lily同學的粉紅票!

*

春三十娘鄙視地看了一眼武鋒,這才將神識透入到玉簡之中,很快就弄清楚了位置,翻手將玉簡收了起來,調轉小白驢,向著城外走去.

見到春三十娘就這樣離開,武鋒心里松了一口氣,身子一軟就癱坐在地上.卻在這時,傳來了春三十娘令人酥麻的聲音:

"別把金錢掉了!"

武鋒的身子就是一抖,雙手死命地按住頭上的那枚銅錢,就連頭都給按痛了.一連過去了一個月,他都不敢把那枚銅錢取下來,連睡覺都是坐著睡,用一條帶子將那枚金錢綁在了頭上.直到一個月後,這才緊張萬分地把銅錢從頭上取了下來.

話說春三十娘離開了下小城之後,回到了樹林里,又讓云寶寶化作了仙舟,大家向著貌端城飛去.

進入到貌端城之後,買了星系地圖,知道了返回乾元仙國的路徑,大家便不再做絲毫耽擱.向著下一個傳送陣而去.從傳送陣出來,再交仙晶,告訴守傳送陣的修士她們前往的目的,然後返回傳送陣,再讓守傳送陣的修士把他們傳送到下一站.如此,她們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在傳送陣中度過的,所以春三十娘也沒有了出去顯擺的機會,讓她的心里很是郁悶.

傳送陣坐多了身體也不舒服,所以他們在連續坐十幾個傳送陣之後.還是要在城中休息一晚上的.就是這有限的一天,春三十娘也抓緊機會施展著她的萬種風情,而她又有著一掌之水的防禦,火靈兒的攻擊.在下元星系還真就沒有什麼人能夠傷害到她.

這便讓她更加地風情萬種起來,只是有限的幾次沖突,卻讓春三十娘名聲大噪,她的豔名和狠辣很快地在星系中傳播.這一切不禁讓許紫煙心中苦笑.春三十娘短短的出現,其名聲卻很快超越她許紫煙.

許紫煙從時空亂流中出來的地方距離乾元仙國很遙遠,就是用傳送陣也是足足用了四個多月的時間,終于被傳送到了乾元城.

一從傳送陣內出來,便被守傳送陣的修士認出來了.乾元城的修士怎麼會不認識許紫煙?

此時他見到許紫煙被人抱在懷里,心中就是一驚,臉上也現出了焦急之色.要知道如此的許紫煙在乾元仙國的名聲那是絕對的響亮,甚至已經蓋過了玉帝段天涯.如今見到許紫煙一副不能夠移動的模樣.被一個妖豔女子抱在懷里,這是發生了什麼?

他一邊讓身邊的一個女修去向上方彙報,一邊急忙向著許紫煙跑去,躬身施禮道;

"天王,您……您……這是怎麼了?"

許紫煙如何能夠說話,只是望著那個修士.春三十娘卻是早已經得到了許紫煙的叮囑,望著那個修士說道:

"別擋著我們的路!"

許紫煙因為對段天涯和撫琴天王有所顧忌.便叮囑過春三十娘,一回到乾元城,就立刻離開.然後乘坐飛舟前往飛升星.只有到了自己的地盤,她才能夠略微放心.畢竟如今的她還不能夠動彈,留在乾元城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事情.

那個修士望向了春三十娘,雖然春三十娘容貌讓他很驚豔.但是,心中對許紫煙的關心卻勝過了對春三十娘的容貌.他不認識春三十娘,再見到對方只是一個地仙後期的修士,便攔住的道路,並沒有閃開.

在他的心中不排除因為許紫煙受了重傷而被春三十娘綁架這個想法.所以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絕對不會放春三十娘離開.望著春三十娘冷聲說道:

"你是什麼人?和天王什麼關系?"

春三十娘心中大怒,伸出手指一彈,一枚銅錢便向著那個修士的頭上落去,嘴中喝道:

"桃花過處寸草不生.金錢落地人頭不保!"

那個修士可是一個天仙後期修士,想也不想.伸出手指一彈,便將那枚金錢彈得粉碎.這讓春三十娘心中更怒,便在意識中讓火靈兒出手.但是,火靈兒當初在紫煙空間內也得到過許紫煙的叮囑,就是到了乾元仙國之後,不要隨意出手.只有被威脅到了的時候,才能夠出手.

而如今那個修士對許紫煙十分地恭敬,火靈兒自然是不會出手,根本就不搭理春三十娘.春三十娘在心里呼叫了好幾次,但是火靈兒根本就不理她.這讓她心里非常地委屈,但是也知道自己指揮不動火靈兒,便紅著眼低頭朝著許紫煙喚道:

"主人!主人!"

那個修士神色就是一愣,心道:"難道這個妖豔女子是天王的手下?"

但是,此時不管那春三十娘是許紫煙的什麼人,他都不能夠放許紫煙離開.因為許紫煙一直沒有說話,而且也沒有點頭或者搖頭,仿佛就像木偶一般.這種情況,他怎麼能夠讓許紫煙離開.

所以,他十分客氣地將許紫煙迎進了一旁的貴賓室,向許紫煙解釋著他已經派人去向上方彙報了,請天王在這里耐心等待.

如今的許紫煙是沒有什麼辦法,而失去了火靈兒幫助的春三十娘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她知道沒有火靈兒的幫助,她根本就闖不出去,只有氣乎乎地坐在那里,抱著許紫煙,鼓著臉,狠狠地瞪著那個修士.

大約半個時辰的時間,段天涯,唐靈兒,段飄香,多寶天王和撫琴天王,還有一些修士都趕了過來.

段天涯推門疾步走了進來,一眼就望見了被春三十娘抱在懷里的許紫煙.臉上的神色就是一變,雙目之中盡是焦急,幾步跨到了許紫煙的面前,滿臉關切地問道:

"姐姐,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紫煙只是望著段天涯,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誠,沒有半點兒虛假,心中不禁感到歡喜.她歡喜他們兩人之間那份濃濃的友情.但是,她不能夠動不能夠言語,只有定定地望著段天涯.段天涯身後的那些修士眼中神色不同,但是瞬間都流露出一種關切的模樣,讓人分不出真假.

見到許紫煙不動不語,段天涯抬頭望向春三十娘的臉就陰沉了下來,沉聲說道:

"你是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春三十娘的眼里只有許紫煙,哪里有什麼段天涯,所以她依舊抱著許紫煙,看到段天涯冷著臉,她也冷著臉說道:

"我是誰和你有什麼關系,我主人是在時空長河中受了傷,如今不能夠動不能夠言,我要帶著主人前往飛升星,你為什麼要攔著我?"

段天涯聞聽臉色就是一變,立刻回頭喝道:"傳丹師!"

不一會兒,就有兩個仙丹師跑了進來,段天涯沉著一張臉道:"給凌波天王看看."

兩個仙丹師急忙奔到了許紫煙的跟前,每個人伸出手搭住了許紫煙的一只腕脈.段天涯陰沉著臉站在了一旁,眼中的神色不住地變化著.

兩個仙丹師足足搭脈搭了十幾息的時間,相互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困惑.段天涯見到他們兩個放開手,急忙問道:

"怎麼樣?"

兩個仙丹師搖了搖頭道:"從脈相上看不出什麼,一切都很正常!"

屋子里面的人都是臉色一變,心中暗道:"難道許紫煙是在假裝?她有什麼目的?"

看到段天涯的神色更加地陰沉,兩個仙丹師的心中都感覺到了恐懼.其中的一個仙丹師硬著頭皮說道:

"請玉帝允許下官以氣探脈!"

這以氣探脈其實就是把仙元力探入到許紫煙的體內,進行進一步觀察.這種方法當初許紫煙給唐靈兒的時候也用過.但是,如今許紫煙的身份在那里,那兩個仙丹師怎麼敢不經過同意就運用以氣探脈?

段天涯看了一眼許紫煙,陰沉著臉點了點頭.兩個仙丹師立刻又抓起了許紫煙的手開始探查.春三十娘阻攔不了,也只能夠氣憤地抱著許紫煙坐在那里.

那兩個仙丹師的仙元力一進入到許紫煙的體內,便感覺到受到了極大的阻礙,想要往里面探查一份,要付出極大的努力.

這是因為如今的許紫煙,其體內的仙元力已經積累到了大羅金仙後期巔峰,就是這樣也不要緊.實力弱的修士照樣可以對實力強的修士以氣探脈.因為就算是一個真正的大羅金仙後期巔峰修士受傷了,但是他體內的仙元力是流動,哪怕那仙元力因為本體的受傷而變得暴亂,它也是以一個動態的形勢出現.仙丹師的仙元力就可以順勢而行,來探查傷者.

但是,如今許紫煙體內的狀況不同.她體內的仙元力因為神識被禁錮識海,她體內的仙元力就是一潭死水,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波動.如此以來,那兩個仙丹師透射進來的仙元力根本就沒有借力的地方,只能夠憑著自己的修為在許紫煙的體內強力破開一條路來探查許紫煙的體內.

但是,如今許紫煙體內的仙元力是什麼狀況?那是積累到了大羅金仙後期巔峰的程度.如何是眼前這兩個小小的天仙期修士能夠破開的?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屬于春三十娘的傳說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被困天王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