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紫煙,你怎麼看?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紫煙,你怎麼看?

萬分感謝書友121125180033556 同學(1888)的打賞!

*

一股久違的親情突然就這麼苦澀地湧上了許麟的心頭,心泛酸,眼睛也泛酸,淚水不知不覺地就流了下來.

許紫煙輕輕一歎道:"公孫伯伯如今過的可好?"

許麟哽咽道:"不知道,我好久沒有見過他老人家了."

"唉~~"許紫煙輕歎:"麟哥哥,就去見見大伯吧,他的心里也苦.見過大伯之後,趁著如今修仙界都在為了上古遺跡開啟而准備,比較平靜,你去把公孫伯伯接到許家來吧."

"好!"許麟抬手抹了一下眼里說道:"我這就去拜見我的養父,明天就去接我的父親.謝謝你,紫煙."

話落,許麟轉身就向著山下飛去.許紫煙能夠感覺到許麟神識的積郁正在消散,變得漸漸陽光起來.

直到許麟的人影消失,許紫煙剛想要收回目光,卻見到在山下沖起一道白色人影,向著自己飛了過來.定睛一看,卻是公子鍛.

公子鍛的身形在許紫煙身前落下,拱手說道:"許道友,這些日子一直想和你單獨一談,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今日在下也是在山下等了好久."

許紫煙神色一愣,公子鍛如此鄭重其事,那事情就一定足夠嚴重,便急忙將公子鍛請入自己的房間,望著公子鍛真誠地說道"

"鍛道友有何教我?"

公子鍛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低聲說道:"許道友.你可知前些日子前來拜訪的烈火和舞天涯二人的底細?"

許紫煙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不禁疑惑道:"他們不是商家嗎?我們都知道他們在靈寶城內有個久安商鋪啊,怎麼?他們還有其它的身份?"

公子鍛輕輕地點著頭說道:"是,他們是商家.但是天下間的商家沒有比他們更賺錢的."

許紫煙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道:"只要是商家就行了,至于他們怎麼賺錢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管了."

公子鍛苦笑地望著許紫煙道:"不錯,他們在表面上真的是商家.就是你派你家族中的間殿弟子針對他們調查,也只能夠調查出來他們是商家,底子一定非常地乾淨.不過,在下卻知道他們的另一個身份."

許紫煙目光一凝,神色變得嚴肅.能夠隱瞞自己家族間殿的調查,這個身份一定非同小可.許紫煙也便認真了起來:

"他們是什麼身份?"

公子鍛一字一頓地說道:"火!焰!流!寇!"

許紫煙的神情就是一變,喃喃地道:"怎麼會是這樣?怪不得他們久安商鋪的貨物價格便宜,原來他們的貨物都是搶來的.根本就不用本錢."

神情猛然又一整,嚴肅地望著公子鍛道:"你不會認錯吧?那個烈火和舞天涯在火焰流寇中是什麼身份?"

公子鍛搖頭道:"我不會認錯,但是我也不知道這烈火和舞天涯在火焰流寇中的身份."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是火焰流寇?"

公子鍛沉默良久,臉上泛出痛苦之色,緩緩地說道:"我的父親曾經和火焰流寇打過交道,那天在靈寶城外當你遇到他們的時候,我在人群中認出了和他們在一起的一個修士.那個修士就是曾經和我父親聯系的人,而那個修士就是火焰流寇."

許紫煙沉吟著說道:"我們許家和火焰流寇勢同水火,凌師兄和麟哥哥當初受傷也是突發事件,火焰流寇斷不會提前做好了和我相遇的計劃.原本他們和我們許家仇深似海,就應該距離我們許家遠一些,但是他們卻跑了許家來,為的是什麼?"

公子鍛也微微地皺起了眉頭道:"這個在下也不知,也許是借著和許道友在靈寶城相識的機會,前來許家探聽一下許家的虛實.不過,我一直在暗中注意這兩個人.那個舞天涯還好.但是那個烈火卻數次透露出殺機."

公子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著手在房間內來回緩步而行,邊思索著邊自語道:

"如果我是火焰流寇,碰到了沒有識破自己身份的仇家.自然是要好好結交.最好是能夠進入到對方的族地了解一下對方的虛實底蘊.這對于徹底滅掉對方有著巨大的幫助.

因為我知道他們是火焰流寇,所以我在他們進入到許家之後.便對他們十分地注意.他們在進入到許家之後,並沒有顯露出殺意.特別是那個舞天涯的雙目之中還偶爾透露出一絲親切,這讓我十分不懂.

但是那個老者烈火卻是不同,當初你出去迎接他們的時候,我就站在山峰之上望著他們.他的第一次殺意是出現在進入到蓮花峰內.之後在你閉關的時候,我也在遠遠地關注著他們.他們在許家四處走動,每當他看到一處許家的修煉聖地,他的眼中都會掠過一絲殺意.

這舞天涯和烈火兩人表現的完全不同,一個面露親切,一個目露殺意.

紫煙,你怎麼看?"

許紫煙目露沉思之色,她越來越覺得舞天涯的身形像火舞.但是,火舞沒有加入火焰流寇和許家作對的道理啊?

"紫煙!"公子鍛的雙目熠熠閃光,透露出睿智的光芒:"我推斷那舞天涯一定與你或者許家熟悉,說不定還在許家生活過一段兒時間.按照我的推斷,那個烈火在火焰流寇中的身份絕對不會低,他此次隨舞天涯前來,說不定就是因為舞天涯說動的烈火,想要前來看看和許家有沒有和解的可能性.

但是,等到烈火看到了許家占據了如此一個洞天福地,眼紅之余,心中便起了奪取之心.像這樣的一個地方,太適合作為火焰流寇的大本營了.而他又是流寇出身,生出搶奪之心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是,如果想要將這里搶奪,就必須殺了你,而且要將許家殺光,這就是他生出殺意的原因."

公子鍛說到這里,許紫煙霍然抬頭,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相碰,一時之間便定在了那里.許紫煙的心中瞬間浮起一個念頭:

"如此說來,那個舞天涯就是火舞師兄?"

許紫煙長長地吐出了積郁之氣,緩緩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著門外走去.公子鍛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緊隨在許紫煙的身後道:

"紫煙,你這是要去哪里?"

許紫煙腳步一頓,回頭對公子鍛真摯地說道:"謝謝你,鍛道友!"說完又長吐了一口氣道: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他們真的要對許家動手,恐怕並不會拖得太久,當然也可能拖到我進入到上古遺跡之後.但是,他既然對我起了殺心,如果他們再有把握的話,很可能就會在上古遺跡開啟之前,便來這里將我殺掉,斷不會等著我進入上古遺跡之後,才來襲殺許家之人.那樣的話,等我從上古遺跡回來之後,豈能不像他們尋仇?所以,我要去將火靈兒的如封似閉大陣給提升一個等級,如此許家能夠多一份保障."

此時的火烈和火舞已經離開了許家族地萬里之外,正向著中原近海的一座海濱小城飛去.

"爺爺……"

火舞輕聲喚道,見到火烈沒有反應,目光迷離中似乎陷入了沉思,便只好上前拽了一下火烈的衣袖道:

"爺爺!"

火烈愣了一下,轉頭望著火舞道:"有事?"

火舞興奮地說道:"爺爺,你去紫煙那里看了,紫煙的能耐不小吧?憑著她一個人的力量能夠拉起一個家族,我們還是和許家和好吧,有我去和紫煙相商,她總會給我幾分顏面的."

火烈的臉色一變,繼而冷笑道:"傻孩子,你還是熄了這份心思吧!不要忘了我們火焰曾經殺了許家兩萬余人,這個仇不是你的面子能夠揭過去的.你是火家人,就要為火家著想.為了火家的未來,這個許家必須滅掉."

火舞臉色劇變,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道:"爺爺,我們火焰的仇人幾乎遍天下,難道為了我們火家的未來,就要把天下之人盡皆殺光?我們殺得過來嗎?"

火烈的身上猛然爆發出豪氣道:"我們火家殺了八萬年,不一樣好好存活在這個世上?只要有必要,殺光這修仙界之人又有何妨?"

火舞眉毛一挑道:"爺爺如此豪氣干云,我怎麼沒有見到火焰將離火宗的云家殺光?反而是一味躲著云家?"

火烈哈哈大笑道:"以前是因為我們沒有一個洞天福地去修煉,去快速地提升我們火焰的實力.如今那許紫煙倒是為我們尋到了一個修煉聖地.只要我們將許紫煙殺掉,將許家滅掉,她們那個族地就是我們的了.我們火焰一旦占據了那里,很快就會實力大增,到那個時候,什麼離火宗云家,還不是任我們殺戮!"

火舞在空中頓住了身形,瞪著火烈吼道:"爺爺,你真的要做出此事嗎?"

火烈也在空中頓住了身形,沉下臉道:"火舞,這是我們火家的機會.我們之所以要滅掉云家,奪得離火宗,還不是為了離火宗那個修煉聖地嗎?如今就有一個現成的修煉聖地放在我們的眼前,而且她們的實力又比離火宗差了很多,我們不去搶,這樣的聖地她們許家也守不住,不如我們搶來."

*

上古遺跡就要開啟了,戰友們,砸票吧!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悔    下篇: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和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