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城外爭斗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城外爭斗

萬分感謝cheeze同學 ,心柔柔丶同學 ,雪痕1225同學 ,幺幺奶茶同學 ,默顏同學 ,俞小開同學 ,蘭色小月同學 ,凌越幽螢同學 ,fhry551588同學 ,13941689080同學 ,雪夜開心果同學 ,青木之魂同學 ,彳皮岸婲同學 ,青☆赫同學的粉紅票!

*

公子鍛手中的長劍在急劇地顫動,天地之間那灰蒙蒙地悲傷之氣向著他手中的長劍急速地凝聚,那劍釋放出百丈灰色劍芒,隨著公子鍛的手劈了出去,天地之間仿佛被悲傷割過,如泣如訴,直擊人之心魄.

"啊……"

許紫煙猛然張開雙臂,雙手向天,根本就沒有對急斬而來的灰色劍芒有著絲毫的防備,她只顧著仰天長嘯,那長嘯之中充滿了悲傷.

"咔嚓~~"

天空中猛然一個霹靂,仿佛在回應著許紫煙的長嘯.

"轟……"

許紫煙被擊飛了出去,盡管有著強悍的本體,半空中卻依舊灑落一線鮮血.

"砰……"

許紫煙重重地摔落在草地上.摔出了悲傷籠罩之地.

那是一片碧碧青草,天空中溫暖的陽光灑落了下來,照射在許紫煙的身上,驅散了她心中的陰霾,驅散了她心中的悲傷.公子鍛那一劍將她給轟出了烏云籠罩之下,讓她重新回到了陽光之中.抬起眼簾,雙目已經恢複了清明,許紫煙看到了一道灰色的光芒已經斬到了自己的眉心.

許紫煙依舊是躺在地上.但是身形卻是向著後面急速地滑去,同時一指點出,一道劍氣從她的指尖沖出.

"叮~~"

竟然發出了金屬相撞的聲音,許紫煙的身形也借著一劍之力從地上站了起來.但是那公子鍛的長劍又再一次帶著灰色的劍芒斬了下來.一雙灰色的眼眸在許紫煙的視野中搖曳.

許紫煙伸出食指,那食指中噴射出來的劍芒瞬間放大,如同一柄真實的長劍,正是許紫煙將劍氣決施展到了極致.和公子鍛便在這山中大戰了起來.

許紫煙並沒有用她熟悉的絕技,而只是用著劍氣決,而且還沒有用一掌之水化作長劍.因為她此時也沒有完全從那悲傷之中掙脫出來.但是她的悲傷又與公子鍛不同,公子鍛只因一事而悲傷,那一雙灰色的眼眸分明就是加深了走火入魔.而許紫煙卻是因為眾多的經曆而悲傷,她的雙眸依舊清明,只是心神沉浸在悲傷之中.

那食指上的劍氣漸漸地變成了淡灰色,又漸漸地變濃.最後竟然如同一柄灰色的實質般的長劍.

兩個人都仿佛是悲傷之源,但是公子鍛的劍法卻是在悲傷中充滿了陰冷,黑暗,令人驚懼,許紫煙卻是悲傷中透露出一種震撼的美,仿佛將人世間的悲傷渲染到了極致,讓人心痛.哀傷.

這一刻,許紫煙徹底擺脫了心神中悲傷,因為她已經領悟了悲之劍意,可以隨時進入悲之意境,也可以隨時從悲之意境中出來.

望向了對面的公子鍛,那一雙眼眸越來越變得灰暗,許紫煙的眼眸中不禁透露出憂慮,這正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許紫煙手指一動,散去了悲傷之劍.心念一動,玉笛便橫在了唇邊.一曲龍鳳鳴便回蕩在天地之間.許紫煙一邊將流云身法展開.一邊吹奏著龍鳳鳴.

那龍鳳鳴如大日炎炎在不斷地驅散著天地之間的悲傷.許紫煙將分神後期巔峰的修為運轉到了極致.

天空中漸漸地出現了一條龍和一只鳳的虛像,呈龍鳳呈祥狀.轟然一聲,天地之間的一切悲傷盡皆散去,公子鍛劈出一劍停立了空中.一個人如同一只木偶一般地僵立在那里.眼中的灰色漸漸地變淡,最終恢複了清明.迷茫地向著四周打量著.

目光終于定在了一個方向,有些瞠目結舌地喚道:"許道友!"

許紫煙將玉笛收了起來,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漬.剛才在許紫煙陷入悲傷之中的時候,公子鍛那一劍,雖然許紫煙有著二品靈器的本體,但是因為毫無准備,還是受了一些輕傷.而公子鍛在許紫煙凌厲地反擊下,也同樣受了傷.

許紫煙取出了兩顆混元丹,扔給了公子鍛一顆,然後又在兩個人周圍布設了一個陣法,之後便服食混元丹,開始恢複自己的傷勢.公子鍛此時已經明白,剛才自己走火入魔了,而且似乎傷到了許紫煙.如果沒有許紫煙,恐怕自己就徹底失去了神智,走火入魔.這不禁讓他在極為恐懼只余,對許紫煙充滿了歉意和感激.

目光複雜地看了許紫煙一眼,便也服下了混元丹,盤膝坐在了地上,進入到恢複傷勢之中.

一個時辰之後,兩個人先後站了起來.兩個人此時都有些灰頭土臉,而且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碎.兩個人分別將神識蔓延了出去,很快便在他們的神識中出現了一條河流,兩個人相視一笑,身形沖天而起,只是瞬間便來到了河邊.簡單地洗了洗臉和手,許紫煙便離去,在不遠處的一個樹林中布下陣法,換了一身衣裙,這才收起了陣法,向著公子鍛的位置行去.

待走到河邊,卻依舊沒有見到公子鍛的身影.許紫煙知道公子鍛不會就這麼獨自離開,他若是離開,也會和自己知會一聲.但是又不好用神識去探查,誰知道他此時在干什麼?

又足足等了一刻鍾,見到公子鍛從旁邊的一片樹林中出來.一身嶄新的白袍極為合身,連頭發都重新梳理過,在左邊的臉頰邊還垂下一縷黑發,隨風微微飄蕩,手中拿著一把竹扇.一手負在身後,一手輕搖竹扇,衣袂輕動間,緩步瀟灑而來.

那悲傷的氣質讓年輕俊朗的面容顯得極具吸引力.此時的他哪里還像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

許紫煙大睜著眼睛望著公子鍛,半響,才感慨地說道:"鍛道友……這……風度……真是……好!"

公子鍛不以為意,輕輕地搖了搖竹扇.悲傷一笑道:"我現在的名號是悲傷劍客,但是我之前的名號卻是修仙界第一美男!"

"噗~~"許紫煙不禁掩口失笑,不過心中卻也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既然公子鍛還能夠說出如此玩笑,就證明他暫時無事,不會走火入魔.

許紫煙此時已經完全擺脫了悲傷,將一些心事壓在了心底.她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和前世完全不同的道路,這條路沒有回頭路,只有勇往直前地走下去.而且許紫煙堅信,所謂道,是人走出來的,只要自己有一顆堅定的向道之心,就一定能夠達到彼岸.

兩個人並肩向著靈寶城飛去,一個陽光明媚,一個悲傷蕭索.仿佛一個夏日爛漫.一個深秋蕭索.這兩個氣質迥異的人一白衣一藍衫在空中飛掠而去.

"鍛道友,你怎麼來了靈寶城,你不是在北地修仙界嗎?難道你從鬼修中沖殺了出來?"

"不是."公子鍛蕭索地搖頭道:"我在你離開不久,也離開了北地.我去北地只是游曆,來靈寶城也是想要看看符道大賽."

"那……還有和你一起離開北地的嗎?"

"不知道,我是最先離開北地的,那里並沒有我的朋友."公子鍛蕭索一歎.

下面傳來了吵鬧之聲,許紫煙和公子鍛按下云頭,向下望去,見到很多人圍在了靈寶城之外.在人群的中間似乎分成了兩個陣營.雙方好像在較量著什麼.

許紫煙和公子鍛從空中落下.站在人群之後,向著里面望去.見到在中間確實是分成了兩個陣營,兩個陣營相對而立,而且在各自陣營的前面還各自插著一面大旗.

左面的大旗上繡著一個"顧"字.右面的大旗上繡著一個"李"字.

此時在兩個陣營的中間正相對而立著一男一女,各自在那里虛空畫符.之後便相互對轟.兩刻鍾的時間,那個"李"字陣營中男子被"顧"字陣營中的女子擊敗.

那個女子不屑地看了一眼那個男子,退回了自己的陣營,而那個男子卻已經身受重傷,被己方的人上前抬了下去.同時,"李"字陣營中有掠出一個修士,站到了中間,"顧"字陣營中的修士也不甘示弱,立刻有一個修士飛出來,兩個人又同時開始虛空畫符對陣起來.

許紫煙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便向著旁邊的一個修士打聽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個修士倒也是一個好說話的人,便向著許紫煙簡單地解釋了一邊.

原來這顧家和李家是中原兩大制符家族,其名聲雖然不如靈寶城,但是也是極富盛名的制符家族,是制符界中的翹楚.只是這兩個家族之間的水平十分地接近,而且誰也不服誰,相互之間爭斗了數萬年,期間互有勝負.

這次,這兩家自然不會放過百年一度的符道大賽這種機會,各有優秀弟子在賽場上比賽.但是,同時在賽場之外,兩個家族也是明里暗里爭斗不休.

口頭上爭不出勝負,而且越吵越激烈,最後雙方竟然約定在城外相斗.而且他們這次斗的是虛空畫符.每次雙方各派出一人,兩個人同時開始虛空畫符,直到一個人失去再戰的能力,或者死亡為止.

許紫煙不禁感到好奇,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用虛空畫符對拼的,便站在人群後面認真地看了起來.看了幾場,雙方的修為都不高,甚至有築基期修士上場的.其實這也不奇怪,畢竟他們比的是虛空畫符,而不是修為戰力.

*

還差幾十票,汗!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悲    下篇: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頓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