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悲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悲

從云鶴仙子這里離開,許紫煙回到了許記商鋪.問了一下是否有人前來搗亂.許天錦告訴許紫煙,已經有幾天沒有人前來搗亂了.

許紫煙略微尋思了一下便已恍然,那些對許記商鋪有覬覦之心的勢力這些日子損失不少,在沒有搞清楚許記商鋪的實力之前,恐怕會消停一陣子.另一方面是靈寶城發生了守護者襲擊之事,雖然外面的修士不知道,但是云鶴仙子一定會加大對靈寶島的管理.在如此風聲之下,他們自然也不敢再鬧事.

但是,許紫煙也清楚,這一切都是暫時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人就會再一次被他們的貪婪之心迷惑,失去了理智.不過,許紫煙暫時也不害怕,許記商鋪在安全方面有著六品靈陣,在貨源方面,百年不愁.所以,許紫煙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將此事放到了一邊.開始領悟八品靈寶.

領悟了幾天的時間,許紫煙有些茫無頭緒.便從屋子里出來,這天是九品符寶大賽,許紫煙也想著去看看,也許能夠對自己有所啟發.

走出了許記商鋪,許紫煙沿著大街緩緩而行.

晴空萬里,烈日當空.春夏交際,天地之間釋放著勃勃生機.

許紫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受到環境的影響,霎時間心情和天氣一般明媚.

抬頭舉目向著空中望去,萬里無云,天空一片湛藍,讓許紫煙的心胸一片開闊.

騰然之間,在許紫煙的極目之處.那萬里無云的空中,突然水靈氣向著一處凝聚.很快便在那里出現了一團濃黑如墨的烏云,一絲絲雨絲從天而落.那雨雖然距離許紫煙極遠,但是許紫煙卻能夠感覺到並不大.如點點淚滴穿成串,在萬里無云,一片明媚中,那一團烏云更加顯得悲傷.

許紫煙心中一動.流云身法展開,一個瞬移接著一個瞬移,很快便出了靈寶城,向著遠處的一座山脈瞬移而去.

身形悠停,許紫煙突兀地出現在一片樹林之外.那是一片不大的樹林,只有方圓數里.此時天空中的那團烏云正好罩在這片樹林之上,那絲絲雨線無聲地掉落下來,灑在那片樹林之中.

許紫煙的目光透過層層樹林.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之中.許紫煙的目光就是一縮,那白色的身影對于許紫煙來說太過熟悉.

此時,那白色人影背對許紫煙而立.整個人的身上釋放著一種悲愴的氣息,而且那悲愴的氣息正在越來越濃.

一身白袍,一只手背負在身後,一把長劍插在地上,一只手放在了劍柄上.

這白袍青年正是公子鍛.此時他的一雙眼眸漸漸變成了灰色.充滿了厭世,無奈和極盡的悲傷.

在他的眼前,那一直擺脫不掉的一幕,又一遍遍地仿佛時光倒流般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母親那淒然一笑,剛想要說什麼的瞬間,從她眉心之處突然滲出了一點紅,那一點紅迅速地延展,一條血線延展過了鼻子,嘴唇,下巴.喉結……

"噗"

那血線猛然向著外面噴射了出來.江小舟的身體裂成了兩半,向著兩邊散開,卻正是公子冶剛才對著伏在桌子上的許紫煙那迅疾一刀,完全被已存死志的江小舟承擔.

那血線"噗"地一聲噴了對面的公子冶一臉.江小舟的身子就在他的面前裂成了兩半,公子冶的身子一顫.猛地沖上一步,雙手將江小舟的兩半身子抱住,朝著中間合到一處,泣血吼道:

"小舟……小舟……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

"娘~~"

在公子鍛那灰色的視野中,仿佛看到了另一個自己從門外一聲淒厲至極的呼叫,他沖進了房間,雙手抱住江小舟的尸體,任那鮮血流了他一頭一臉,嘶聲悲呼道:

"娘,你這是怎麼了?這究竟是怎麼了?"

猛然間看到公子冶腳下的長刀,赤紅著雙眼,不可置信地望著公子冶道:

"父親,娘……是你給……"

"不錯!"隨著"錯"字出口,公子冶噴出了一口鮮血,噴了公子鍛一臉,繼而忽然仰首大笑,狀若癲狂:

"你娘是我殺死的,是被我一刀劈死的,哈哈哈……嗚嗚嗚……"

公子鍛松開了抱著江小舟的雙手,望著對面的公子冶,神情木然道:

"為什麼?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

"…………"

樹林內,公子鍛握著劍柄的手微微顫抖,身體內猛然氣勢陡升,天空中的烏云更加的濃黑,"咔嚓"一聲雷鳴,一道閃電在公子鍛頭上閃過,綿綿細雨變成了滂沱大雨.在他的視野中,那一幕幕又再次出現.

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公子冶雙手將母親緊緊地抱在懷里.七竅內滲出鮮血,目光已經變得有些呆滯,嘴里不停地呢喃著:

"蒼天,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小舟剛剛恢複過來,我還沒有和她好好地享受一天美好的生活,你就從我的手里把她徹底奪走,為什麼?蒼天!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

在公子鍛那灰色的視野中,他狀若瘋狂地對著自己的父親咆哮著:

"父親!既然你如此理直氣壯,今日迷翻許道友確是為何?我娘被你……卻又是為何?"

"你要殺許道友?"那個在大雨畫面中的公子鍛滿眼的不可置信.

畫面中見到公子冶默然無語,公子鍛一字一頓地說道:"她……是……我……們……的……恩……人!"

話音剛落,公子鍛似乎是反應過來了什麼.一雙眼睛呆滯地望著公子冶,半響,才仿佛回魂一般地喃喃自語道:

"是娘擋了你那一刀……娘真的是你殺死的……"

"哈哈哈……不錯!是我恩將仇報,應該遭到蒼天的懲罰,哈哈哈……"

顫顫巍巍地抱著江小舟從地上站了起來,滿臉已經分不清是血是淚,緩緩地向著門外走去.

公子冶如同行尸走肉般地走到了院落的中間,嘴里呢喃地自語:

"小舟,為夫不會讓你孤單的,這就去陪你,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

話落,身上的氣息猛然波動,緩緩回頭看了一眼依舊跪坐在屋子內的公子鍛,嘴角抽搐一下,掠過一絲淒笑.

"轟~~"

一聲爆響,公子冶自爆了,他的身體和懷里的江小舟的身體俱都化作了一陣肉泥飛舞,灑落一地.混合在一處,再也分不出那個是公子冶,那個是江小舟.

"…………"

樹林中,雨下得更大.

公子鍛的雙眸之中,灰色之氣更加地濃郁,從他整個人的身體內冒出絲絲灰色的氣體,在他的周圍繚繞,極盡渲染著悲傷.

以公子鍛為中心,在他的腳下,那原本屬于春夏交際的碧碧青草仿佛也體驗到這種悲傷,挺立如劍的棵棵青草竟然低下了頭,隨即仿佛厭世一般,那生命之氣迅速地流逝,碧綠變得枯黃,向著四周蔓延.

那一顆顆青翠古樹之上,碧綠的葉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黃,其速度越來越快,蔓延出了樹林,蔓延到了許紫煙的腳下.

許紫煙身上的衣袂無風而動,向著後面飛揚.

一下子,許紫煙就陷在了這種悲傷之中.往事亦如時光倒流一般,穿越了時間,穿越了空間.

和守護者之斗,生死一瞬間!

悲……

幽冥之中,無數修士被羅刹吞噬!

悲……

空中俯瞰下,太玄宗在妖族的無情斬殺下.散仙城廢墟中那個女修破碎不堪的身體!

悲……

南荒中發生的一切!

悲……

坊市中,自己失意,在酒館之前,落魄之中那一聲"餓"!

悲……

海底世界,許麒在一線天那一聲:"許麒在此,誰敢戰!"

悲……

世俗界,萬里大逃亡!

悲……

剛入這個世界,還沒有等到自己熟悉,便被逼婚!

悲……

眼前的畫面突變,那是什麼?感覺好久遠啊!飛機,汽車,大樓……

一個院落中,一個垂柳下,一張躺椅,一個白發老人,雙目渾濁地望著一條通向院門的小路,那老人的眼中充滿了期盼,嘴里仿佛在喃喃自語:

"煙兒,你這次考古怎麼去的這麼久啊!你再不回來,就見不到爺爺了!"

許紫煙的雙目之中,淚水滾滾而下.整個心都沉浸在悲傷之中.

"爺爺……爺爺……"

許紫煙如夢囈一般地輕喚著,整個臉變得蒼白.

"轟……"

紫煙空間內,電閃雷鳴,大雨傾盆.紫煙星上的樹妖和妖獸恐懼地望著這天變,手足無措.

樹林內.

公子鍛的氣息猛然暴漲,周圍已經枯萎的古樹轟然倒塌.在這電閃雷鳴,大雨滂沱之中,公子鍛突破到了分神中期.

灰色的眼眸緩緩而動,插于地上的長劍被公子鍛輕輕拔起,隨著他身體的轉動,周圍那濃郁的悲傷之氣隨之搖曳,仿佛整個天地都籠罩在悲傷之中.

風……

撩起了他眼前的長發,那灰色之眸望向了和他對面而立的許紫煙.此時的許紫煙也處于悲傷之中,完全失神……

*

粉紅票還在落後,悲……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零三十章 靈寶城寶庫    下篇: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城外爭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