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疑似火舞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疑似火舞

二樓上的那股威壓收了回去,五個前來鬧事的修士身上的肌肉還有些輕微的顫抖,臉上的神色也不再囂張.不過也沒有恐懼,因為他們都知道,在靈寶城內是沒有修士敢殺人的.

許紫煙微微地皺起了眉頭,她能夠看出久安商鋪的那些修士絕對不會將此事就這麼結束,從他們的身上許紫煙能夠敏銳地嗅到濃重的殺氣.那絕對不是此時他們因為憤怒而釋放出來的,而是長久的殺人所沉澱出來的.換句話說,這久安商鋪的人就是一個個殺神,不知道有多少生命死在他們的手上.

許紫煙此時心中堅信,那五個前來鬧事的修士一直呆在靈寶城內還好,如果一旦走出靈寶城,恐怕就是他們的死期.

他們是什麼人?

身上怎麼會有如此濃厚的殺氣?

而那個年輕人的身形怎麼會如此的熟悉.如果不是他的容貌相差過大,許紫煙一定會認定他就是自己的大師兄火舞.還有他剛才釋放出來的地獄火鳥,火舞不正是地獄火靈根嗎?

許紫煙不由仔細地向著那個青年修士的臉上看去,依稀能夠看出火舞的輪廓,心中不由一震,難道眼前之人真的是火舞易容了?

這個時候,那五個前來鬧事的修士心中也十分地糾結.就這麼退走,心有不甘.繼續在這里鬧,似乎也不占優勢.

其中的一個貌似領頭的修士色厲內荏地喝道:"你們久安商鋪這是以勢壓人,不要以為只有你們久安商鋪有分神後期的修士,我們也有.別想就這麼把我們嚇走.這是在靈寶城,有能耐你們就殺了我們,不敢殺我們,就要給我們一個公道."

二樓沒有聲音.那五個久安商鋪的分神中期的修士也是一臉的憤怒,但是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青年修士氣極而笑道:

"你們要公道是吧?那我們就去城衛軍那里討個公道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人群的身後傳來了一個深沉的聲音:

"何人在靈寶城鬧事?都不要命了嗎?來人,都給我抓起來."

看熱鬧的人群慌忙分開.就見到從外面走進來一隊修士,穿著城衛軍的衣服,有三十個修士,帶頭的一個修士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樣.那個前來鬧事的五個修士中帶頭的那個轉頭一看,臉上現出大喜之色,朝著帶隊的那個中年城衛軍身後的一個修士喊道:

"王兄,快把這久安商鋪的人抓起來,他們賣的東西炸死了我的朋友.而且剛才他們還出手打我們."

被稱為王兄的那個城衛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頭看了看久安商鋪,又看了看門前擔架上的那個死尸,將嘴湊到那個城衛軍領頭修士的耳邊低聲地說了幾句.那領頭的城衛軍修士就微微皺了皺眉頭,不過最後似乎還是給了自己手下一個面子,沉著臉喝道:

"將久安商鋪的人都帶走."

許紫煙看得心中苦笑,怪不得當初在煉器城內墨即離和自己說過.這靈寶城是三大城中最亂的一個,城衛軍都如此,可見其亂倒什麼程度.而且對面的這個城衛軍頭領許紫煙也認識,正是云鶴仙子的弟子.當初她在城主府大殿之內見過他.

其實,平時巡城根本就用不著云鶴仙子的弟子出來.他們幾乎就是這靈寶城的主人,怎麼會跑出來干城衛軍的活?

不過,如今發生了馮建這件事情之後,云鶴仙子的臉色非常地不好看,這讓她的三個弟子心中惴惴不安.再說,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城主府大殿都被轟塌了一塊.他們生怕在這個時候,靈寶城內再發生點兒什麼事情,惹怒了師父,所以他們三個弟子都各自帶隊巡城.

因為久安商鋪那個青年修士實在是太像火舞易容.許紫煙自然是不想讓他們含屈被帶走.更何況久安商鋪這種被排擠的遭遇與自己許記商鋪仿佛,所以許紫煙便下決心幫上一把.舉步向著里面走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久安商鋪的青年修士正忍著怒氣說道:"道友,這件事情分明就是他們無理取鬧……"

那個云鶴仙子的弟子正冷著一張臉,准備呵斥久安商鋪那青年修士,卻猛然看到了許紫煙.他是剛剛見到過許紫煙,許紫煙離開城主府的時候,他還親眼看到許紫煙戴上了斗笠.如何不知道是許紫煙當面,哪里還有精力理會那青年修士在那里啰嗦,急忙上前兩步,向著許紫煙施禮道:

"前輩……"

許紫煙微微搖了搖頭,止住了云鶴弟子的聲音.心中不禁有些不適,她還是第一次被人叫做前輩.而且還是一個幾百歲的人叫自己前輩.但是,對面那云鶴仙子的徒弟心中也十分地糾結.他自然是了解許紫煙要比自己小上太多,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他能夠看出自己的師父對于許紫煙很尊敬,師父尊敬的人他不叫前輩還能夠叫什麼?

許紫煙這個時候,也知道對方認出了自己,便淡淡地說道:"那五個人前來久安商鋪鬧事訛詐,是我親眼所見,我希望你能夠秉公而斷."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

整個城主府內的人可以說都是許紫煙給救下來的,就是他自己的小命也是許紫煙救的.如果許紫煙不在關鍵的時候出現在城主府,他堅信他的大師兄一定會殺了自己.于是,急忙恭謹地說道:

"是,是,是,有前輩親眼所見,那自然是他們在鬧事,晚輩立刻就把他們給抓回去."

話落,就是一揮手,立刻沖上了數個城衛軍,伸手制住了那五個修士的氣機,然後將他們鎖了起來.那個鬧事的領頭修士傻了眼,叫道:

"王兄……"

那個王兄臉上的冷汗就流了下來,這個時候他哪里還敢再讓他叫下去,走上前抬腳就踹在那個分神中期修士的肚子上,同時又給他使了一個眼神,止住他再叫喊,厲聲喝道:

"帶走!"

他的這一切動作都被許紫煙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便已經料到這五個鬧事的修士恐怕被帶回去不久,就會被放掉.不過,許紫煙卻並不想多管這樣的事情,而且許紫煙料定,久安商鋪並不是一個軟柿子,那些鬧事者不被放出來還好,如果被放出來,再敢離開靈寶城的話,一定會被久安商鋪的人殺死.

這個時候,那個久安商鋪的青年也看到了許紫煙,目光就是一陣閃爍,有著激動和不安.但是,只是瞬間便恢複了正常,朝著許紫煙拱手說道:

"多謝道友."

"不客氣!"許紫煙的目光便多了一絲詢問,輕聲地說道:"道友,我們見過面嗎?"

那個青年修士立刻搖頭道:"道友認錯人了,我們沒有見過面."

說完,便朝著許紫煙再次躬身施禮,然後便招呼著手下退回了久安商鋪之內.

許紫煙望著青年修士的背影有些微微失神,邁步想要跟進去看看,不過最終還是輕輕地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回到了許記商鋪,先是和師父梁之洞聯系了一下,將這里的決定和自己的意見告訴了師父.對于太玄宗,許紫煙並不怎麼擔心.她堅信有著自己的六品靈陣在,太玄宗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重要的就是叮囑師父,不要輕易出去.

和師父說完了話之後,又指點了一番那十個家族弟子的制符術.許紫煙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領悟八品靈寶.

許紫煙知道自己的修為在短時間內是不會有所突破,一方面是這里的靈氣不夠,更重要的方面是自己的心境還有差距.所以,許紫煙索性暫時放棄了修煉,將精神集中在制符術上.

連續領悟了三天,許紫煙被來客驚動.來的人是西門孤煙,燕星云,寒丹和云鶴仙子.許紫煙將四人迎進屋內,笑著說道:

"幾位前輩,今日怎麼這般得空,來到晚輩這里?"

西門孤煙倒是不客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見到店內伙計上茶之後,撇了撇嘴道:

"不喝這個!"

許紫煙神色一愣,轉目望向其他的三個人,見到其他的三個人也都眼巴巴地望著自己.便有些莫名其妙地捋了捋耳邊的長發道:

"西門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西門孤煙還沒有說話,那邊的寒丹和云鶴仙子便幽幽地歎了一聲道:

"許族長,你不能夠偏心啊!怎麼說咱們都是一個陣營的吧?"

"我怎麼偏心了?"許紫煙更加地莫名其妙.

云鶴仙子幽怨地看了許紫煙一眼,嫉妒地說道:"許族長,你可是給了西門道友和燕道友仙桃吃?"

許紫煙聞言一愣,這才反應了過來.抿嘴一笑道:"原來是為了這個啊!"

話落,許紫煙便整理了兩個儲物袋,每個儲物袋中裝著一百顆大蟠桃,遞給了寒丹和云鶴仙子,又拿出了十幾個放到了桌子上.

寒丹和云鶴仙子見之大喜,急忙接過儲物袋,神識在里面一掃,便高興地收了起來.然後就和西門孤煙等人搶著桌子上的大蟠桃吃了起來.

許紫煙看著四個人只是忙著吃大蟠桃,目光中閃過一絲猶疑,這四個人不會就是來吃蟠桃的吧?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青年修士    下篇:第一千零三十章 靈寶城寶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