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孽愛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孽愛

在大陣之內,整個城主府內靜悄悄的一片,只余風吹樹葉沙沙作響.在通往城主府的大殿道路上,有著不下于二十幾個死尸.

舉目向著城主府的大殿望去,見到那個大殿已經倒塌了三分之一.許紫煙疾步向著大殿走去,她並沒有飛行,而是十分小心地步行.很快,她就走進了大殿之內,入目之處大殿一片狼藉,一看就知道在這里爆發了一場激戰.大殿之內橫七豎八地躺著一些修士,也不知道是活著還是死了.

許紫煙先是將自己的神識釋放了出去,將整個大殿充斥,待發現沒有什麼異常之後,才疾步走向距離她最近的一個修士,那個修士是趴在了地上,遮掩住的面容.當許紫煙將他翻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對方竟然是上天宗宗主陰靈.

此時的陰靈緊閉著雙目,仿佛死去了一般.許紫煙急忙探查他的氣息,發現他並沒有死,只是被震昏了過去.許紫煙心中不禁一震,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夠將陰靈震昏.從陰靈表現出來的情況看,他並沒有受傷,而只是被急劇爆破的力量給震昏了.許紫煙急忙透射進去一股生命之氣,將陰靈從昏迷中救醒,望著陰靈問道:

"陰宗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紫煙的聲音響起,在大殿之內震蕩.而就在這個時候,很多的修士都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面容呆滯地向著許紫煙轉過頭望了過來.許紫煙目光一掃,發現他們都面色蒼白.一副極度虛弱的模樣.

許紫煙急忙將氣息深入道陰靈的體內,目光就是一縮,她立刻發現在陰靈的體內有一股藥力,將陰靈體內的真元正在不斷地散去.只要從他的丹田內湧出一股真元.立刻就會被那股藥力散去.

許紫煙的神識立刻透射進陰靈的體內,將那股藥力包裹住了一團,便瞬間知道,陰靈是被"離離散"給散去了修為.這種藥劑在許紫煙的傳承中有記載.是一種品級並不高的藥劑,只是七品.

但是這種藥劑卻能夠讓修士在十二個時辰內徹底地失去戰斗力.目光向著大殿之內一掃,大殿之內的擺設確實是正在大擺筵席的模樣,不過此時卻是狼藉不堪.正在這個時候,從大殿的後門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許紫煙目光一閃,也順勢倒在了地上,佯裝昏迷.

腳步聲接近,一個身影出現在大殿之內.一個中年修士走進了大殿.許紫煙眯縫著雙眼望去,那個人她並不認識.只見那個人目光一掃,便看到了角落里的云鶴仙子,身形一閃,便蹲在了云鶴仙子的身邊,雙手扶起云鶴仙子大哭道:

"師父!我們趕緊逃吧!"

云鶴仙子並沒有言語,只是冷冷地望著他.那個中年人卻依舊在那里痛哭流涕道:

"師父.您趕緊告訴我您的密室在哪里,我們去取了東西,弟子這就帶著您逃出這里.您放心,不管您如何,弟子一定照顧您一輩子."

云鶴仙子的臉色湧上一片紅暈,雙眸中爆射出極端地憤怒喝罵道:

"好!好!好!好一個孝順的弟子!你能夠告訴為師,這次宴席的一切都是你在管理,為什麼我們都中了毒,而你卻沒有一點兒事兒嗎?"

云鶴仙子這句話一出口,許紫煙的心中就是一驚.這個人竟然是云鶴仙子的弟子.這個時候.整個大殿之內的修士也都清醒了過來,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那個中年修士.那個中年修士立刻停住了哭聲,神色變得吃驚,委屈.翻身"砰砰"地磕頭哭喊道:

"師父,您就殺了弟子吧.這一切都是弟子的錯.弟子為了這次大宴,忙得腳不著地,根本就沒有時間吃飯.弟子應該在每道菜端上之前都先吃上一些,如此師父就不會中毒了,都是弟子的錯,您就一掌拍死弟子吧!"

云鶴仙子的臉色變得更冷,嘶聲喝道:"住口!你真是我的好徒兒,在我們毒發的時候,你就站在後門的入口處.

你當為師不知道嗎?

當四大乘各用秘法激發了體內潛力,佯裝毒發,騙那個守護者進來的時候,她就是從你的身邊走過.

你當為師不知道嗎?

為師雖然修為盡失,但是神識卻沒有絲毫減弱.那個守護者在經過你的身邊,還輕輕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你當為師不知道嗎?

你這個孽徒!"

中年修士的神色劇烈變換,云鶴仙子的雙目之中陡然現出悲傷,淒聲說道:

"當四大乘奮力和那守護者相抗,爆發出來的勁氣將我們震昏之時,你去了哪里?四大乘如今怎樣?馮建,你給我說!"

許紫煙心中了然,原來這個中年修士是云鶴仙子的大弟子馮建.那馮建的神色終于停止了變換,輕聲說道:

"師父,此時那四大乘正在合力與那個守護者相斗,還未分勝負."

云鶴仙子此時渾身無力,但是依舊顫顫巍巍地抬起一只手,搖搖晃晃地指著馮建淒聲道:

"孽徒,你十歲左右的時候,滿門遭慘禍,一個人凍僵受傷在雪地里,是為師將你收留,收你為徒,又為你報仇.撫養你成人,傳授你功法,將靈寶城交給你去打理.你……為何要……如此對待為師?"

眾人也都目光灼灼地望著馮建,就連許紫煙也不例外,都忘記了自己在裝昏迷,竟然從地上坐了起來,望著馮建,想聽聽馮建究竟是為了什麼,如此欺師滅祖,如此禽獸不如.

馮建的臉僵硬的如同一個雕像,慢慢地起了一絲變化,輕聲說道:

"師父,您說的不錯,是您在雪地里救了我的性命,是您為我報了家仇,是您將我撫養成人,是您傳授我功法讓我有了今日的地位.您是弟子的恩人,可是您知道嗎……"

馮建的臉上出現了激動的紅暈,呼吸也粗重了幾分:"師父,那是一望無際的冰天雪地里,在我完全絕望的時候,您出現了,就如同一個仙子一般.您的影子就在那一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是您呵護我,是您在我家破人亡之際又給了我一個溫暖的家,是您為了我報仇,是您傳授我功法.

所以,我在心中發誓一定要用我的一生去回報師父.師父您一心鑽研制符術,完全不理會靈寶城的治理,所以我在十五歲的時候就擔負起靈寶城的責任,無怨無悔.這一晃便是八百九十五年,弟子可有一絲懈怠?"

云鶴仙子沒有言語,目光陷入了回憶,良久,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道:"沒有,靈寶城這些年確實是多虧你的經營,使為師修煉制符術從來沒有斷過資源."

"師父,弟子為了能夠替師父經營好靈寶城,荒廢了修煉.如今連師弟師妹們的修為都達到了分神初期,而弟子的修為卻只是化神後期.是弟子的資質差嗎?呵呵……"

馮建的臉上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轉頭看了一眼遠處一桌人中兩女一男,那一桌坐的都是各個宗主帶來的徒弟,馮建目光所及的兩女一男就是他的師弟師妹.將望向師弟師妹那不屑的目光收了回來,神色又變得淒苦道:

"弟子的資質當初師父評價過,是上佳資質.要比師弟師妹們的資質好,正是因為這一點,師父每次出關都呵斥弟子不知道用功,荒廢修為.而且每每聽到師弟師妹們的讒言,都斥責弟子不務正業.有幾次甚至想剝去弟子主持靈寶城的身份.每次弟子都默默承受,依舊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在靈寶城的經營上,竭盡全力地為師父積累沖擊靈寶師的資源.師父,你可知道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這是為什麼?"

云鶴仙子回想起這八百多年馮建所做的一切,事實擺在那里,馮建確實沒有說一句假話.

許紫煙凝目望去,那云鶴仙子因為一心鑽研制符術,心無旁騖,修為又是分神後期巔峰,雖然已經是千歲以外,但是外表卻如同二三十歲妙齡女子一般.而馮建因為雜事太多,不僅操心,而且修為也低,其外表到給人感覺比云鶴仙子倒是大了許多.

"師父!"馮建聲音很低,如同在喃喃自語:"原本從跟著您開始,我就打心里敬您,愛您!想著一輩子照顧您,讓您心無旁騖地鑽研制符術,去實現您的理想.可是隨著弟子的年齡增長,心卻一點點地變了.敬您之心變得越來越淡,愛您之心越來越深.我也知這是弟子的錯,但是卻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云鶴仙子的臉又氣又羞得通紅,厲喝道:"既然知道是你的錯,還不給我閉嘴!"

馮建淒苦地搖了搖頭道:"後來我悟了,我有錯嗎?我沒有錯!我如此愛您又有何錯?我為了您可以做一切,又有何錯?我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愛您!"

云鶴仙子一臉煞白,冷冷地說道:"這麼說,你今日如此對我,也是因為你愛我了?"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靈寶城劇變    下篇:第一千零二十章 群斗守護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