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八百七十一章 公子冶在行動   
  
第八百七十一章 公子冶在行動

今天又多了兩個大神之光!感謝戰友!求全訂老書,新書!鈴動拜謝!

*

許紫煙輕微的動作立刻驚醒了燕山魂,雙目中透出痛苦但是更多的卻是不舍.他不想要許紫煙看到此時自己的臉色,雙臂一用力,將許紫煙緊緊地擁在懷里.許紫煙略微掙紮了一下,便柔順地不再掙紮,任由燕山魂抱著自己,嗅著懷抱中這個男人身上的味道.

燕山魂雙目中的不舍漸漸占據了全部,將腦海中琅琊的聲音驅走,只剩下了一個聲音:

"我不能放棄紫煙!不能!絕對不能!琅琊,我與你不同.如今我已經不再是上一世的琅琊,我是一個全新的我,我的事情由我做主,誰也影響不了我!更不能為我做主."

許紫煙能夠感覺到自己懷里的燕山魂,那種柔情的氣氛卻在回來,許紫煙趴在燕山魂的懷里,嘴角向上翹起,漸漸地幸福的笑容在臉上綻放.

時間在靜謐中悄悄過去,兩個人最終還是臉羞紅紅地分開,但是手還是緊緊地握在一起.燕山魂單手一拂,一張椅子便從另一邊移過,緊挨著另一張椅子,燕山魂和許紫煙手拉著手並排坐在兩張椅子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燕山魂心念突然一動,將那個仙器護身玉牌取了出來,讓其飄浮在自己的面前,之後又取出了一段獸筋將玉牌穿上.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憑著精神力,那只握著許紫煙的手卻沒有瞬間分離.

運用精神力將那個玉牌送到了許紫煙的面前,輕聲說道:

"紫煙.這是一個護身玉牌,你佩戴在身上."

許紫煙聞聽,美目一張,伸出另一只手接住空中的玉牌.拿在手心觀看,心中歡喜無限.將那個玉牌掛著脖子上,藏于衣內,溫情脈脈地望著燕山魂.

"紫煙!"

"嗯?"

"我已經向三大城主解釋過你與他們的誤會.他們也表示過不再計較此事.不過,該防備還是要防備."

許紫煙聞聽,眼中現出驚訝,不過瞬間現出感激之色道:"山魂,謝謝."

燕山魂輕輕地搖著頭道:"你我之間何來一個謝字?著實該罰!"

許紫煙便微微垂下了眼簾,嘴角向上翹起.

"不過……那王臥云只是答應暫時將你們之間的恩怨放下,在以後的日子里,你仍然要小心防備他."

"嗯!"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參加一個聚會.到那時,你這些日子以來的迷惑就都會解開."

"嗯?"許紫煙抬起眼簾望著燕山魂道:"那……你就不能先和我說說嗎?"

燕山魂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知道的也只是我推測出來的,不知道他們知道的是否和我一樣.還是先聽聽他們怎麼說,如果和知道的不一樣,回來之後,我再說給你聽."

許紫煙微微扭了扭身子.剛想要說什麼,卻聽到院子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就聽到公子鍛的聲音:

"燕道友,你回來了嗎?"

許紫煙和燕山魂霍然分開,燕山魂便向外走邊喚道:"鍛道友來了!"

許紫煙一揮衣袖,將緊挨著自己的那把椅子移回對面,又抬起雙手,曲起十指朝著燕山魂的後背做出抓撓的動作.隨後,立刻將雙手負在了身後,臉上現出微笑.望著從門外走進來的公子鍛.

*

此時.在公子冶的房間內,公子冶和江小舟相對而坐.屋子內的氣氛極其壓抑,最終那公子冶仿佛經受不住這種壓抑一般,艱難地開口道:

"傳來消息.城主出手了,刀開來完了!"

江小舟無言.一聲重重的歎息從公子冶的口中傳出.聲音說不出的壓抑:

"小舟,我們還是逃到妖族去吧!"

江小舟聞聽使勁兒地搖了搖頭道:"不!不能夠去!那里是妖族啊!妖族自古就與人類仇視,爭斗不休.如果夫君前往妖族,說不定就會被妖族囚禁起來,變成每日每夜為妖族煉器的傀儡,我們的孩兒就會成為他們的人質,這萬萬使不得!"

公子冶聞聽,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地上來回轉著圈.江小舟望著惶急的公子冶,眼中的神色愈發地堅毅,輕聲道:

"夫君,你還是帶著鍛兒逃吧,哪怕是逃到北地,逃到南荒,甚至前去世俗界,這里的事情由小舟一力擔當."

公子冶突然停住了腳步,靜靜地望著對面的江小舟,嘴角漸漸地浮起一絲譏笑,漸漸地笑出了聲,最終卻是放聲大笑,只是眼中的淚水卻是不住地流淌了下來:

"小舟,你可是存了死志嗎?我公子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救活你,如今你卻要為我而死,你叫我情何以堪?哈哈哈……"

江小舟張了張口,卻被公子冶一甩袍袖攔住了口,沉聲說道:

"小舟,這件事情就讓為夫去處理,你好好在家等著就是!"

話落,公子冶便轉身走出了房間,將江小舟一個留下.待他的腳跨出了房門,眼中閃出一縷厲色……

江小舟望著公子冶離去的背影,眼中充滿了擔心,焦慮和苦澀,最後卻變成了堅毅……

*

在琴清的院落中,此時燕山魂,許紫煙和公子鍛都已經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許紫煙坐在椅子上,一只胳膊支在桌子上擎著下巴,目光迷離地望著對面牆上的某一點,時而嘴角掠過一絲微笑.

在琴清的府外,四個分神中期的修士站在琴清府邸的四角,每個人揚手擲出一個陣旗,那陣旗瞬間便插入底下.整個琴清的府邸很快就被一層無色的陣法籠罩在里面.

這個時候,在琴清府中下人的房間里,端坐著一個丫鬟.猛然間耳朵動了動,便取出了一炷香,插在了桌子上的香爐內,先是服了一顆藥,然後將那柱香點燃.

那香很是怪異,只是香頭通紅,卻沒有絲毫香煙飄散出來.無色無味……

琴清府上的一個個下人很快地昏迷了過去,緊接著兩個半人族也昏迷了過去,盤膝坐在屋子里面的公子鍛也昏迷了過去.燕山魂和琴清等四個女子也在不知不覺中昏迷了過去.許紫煙支著下巴的手猛然一晃,便伏在了桌子上,閉上了迷離的雙眼.

在琴清的府門外,突兀地出現了五個身影,站在中間的是公子冶,在他的身後是四個剛才布陣的分神中期修士.

公子冶伸出一只手飛快地打出幾個手訣,之後便推開了大門,五個身影便進入了府內,回手將大門關上.

一進入院落,四個分神期的修士迅速地將神識釋放出去,只是一個瞬間便將神識收回,朝著站在中間的公子冶點了點頭.

"呼~~"

公子冶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臉上的神色放松了下來.舉步向著許紫煙的房間走去,伸手推開了許紫煙的房門,許紫煙伏在桌子上的身形便呈現在公子冶的眼簾.公子冶手指一動,一把長刀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雙手握著那把長刀舉步向著許紫煙走去,待走到許紫煙身前,將長刀高高舉起.許紫煙俯身在桌子上,頭發向著旁邊散落著,傾長白皙的玉頸呈現在公子冶的視野中,那高高舉起的長刀便如同閃電一般朝著許紫煙的脖子斬了下去.

那長刀如同一道匹練斬了下來,剛剛斬下,公子冶就感覺到不對.待凝目一看,心中便吃了一驚,此時在他的身前的椅子上,哪里還有許紫煙的身影,抬目望去,卻見到許紫煙正目含冷芒地望著他.

公子冶的心中就是一陣恍惚,剛才明明感覺到自己的長刀劈到了人,怎麼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許紫煙在昏迷的刹那間,就知道自己中了迷神香,一種使修士神識昏迷的藥物.心中驚悚之下,暗道這次是自己疏忽了,說不定自己的性命這次就交代在這里了.可是她在臨昏迷之際也沒有想到究竟是誰在暗算自己.

但是,就在她昏迷之際,和她融合的一掌之水突然在許紫煙的體內伸出了無數觸角,那無數的觸角如同無數的吸盤,將那迷魂香迅速地吸收一空,然後將那迷魂香氣俱都送進了紫煙空間,消散無蹤.

而就在此刻,公子冶的長刀從空中劈下.許紫煙一個瞬移便躲閃了過去,可是就在她瞬移的刹那,她分明感覺到有一個人插在了她的身前,替自己擋了那一刀.但是,等她目注的時候,在她和公子冶之間又分明沒有人.

公子冶也愣愣地望著對面的許紫煙,他身後的四個分神期修士也是一愣,剛想要動身撲向許紫煙,卻見到在公子冶和許紫煙之間,一個身形漸漸地凸顯了出來,由淡及濃,一個清晰的身形出現在公子冶的對面.

"小舟……你怎麼會在這里?"公子冶的身體突然顫抖了起來.

許紫煙的神色一愣,不過她此時卻顧不得這些,一掌之水悄無聲息地從許紫煙的腳底竄入地下,瞬間便到達了燕山魂,公子鍛和琴清四個人房間,破土而出,鑽入每個人的身體內.

只是瞬間幾個人中的迷神香便被一掌之水吸收,並且統統送進了紫煙空間.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八百七十章 燕山魂歸來    下篇:第八百七十二章 悲與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