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八百四十二章 歎息   
  
第八百四十二章 歎息

萬分感謝ycz006004同學 ,j.y512同學 ,追天攬月同學 ,十米深白同學 ,飛翔的豬貓同學 ,I , 淺味書香同學 ,liwubaobao同學 ,竹子搖搖同學 ,暖暖彡同學 ,我是檸檬小新同學 ,Ceriya紫同學 ,ωǒ★玉ル╲同學 ,xsdhuafen同學 , susanfsy同學 ,小榮2004同學 ,大活絡丸同學 ,雪痕1225同學 ,蘭色小月同學 ,imon同學的粉紅票!

*

燕山魂望著許紫煙說道:"紫煙,這四個家奴就送給你了.無論是目前的你,還是你的家族,她們四個還是能夠幫上一些忙的."

這個時候,畫玄兒也落到了船上,聞聽燕山魂的話,身子就是一晃.其她的三個女子也是臉色大變,她們沒有想到燕山魂剛剛收她們為奴,立刻就轉手送給了她人.四個人彼此相視了一眼,目光便都望向了許紫煙.一個個眼中閃過了一絲厲色,心中暗道:

"她?一個化神期的修士?想要掌控我們分神中期的本命精魄?這樣也好,只要燕山魂將精魄送給那個什麼紫煙,我們就不屬于他了.如此我們可以反噬那個紫煙,逼迫她還給自己自由之身."

一旁的殺無痕微微皺著眉頭,目光有些游移不定.因為琴清等這四個女子可是煉器城的護法.如今就這樣做了別人的家奴,如此不僅是煉器城的實力受到影響,更為關鍵的是.煉器城的護法成為別人的家奴,這煉器城的臉面往哪放?

而此時最高興的不是許紫煙,而是公子鍛.要說這琴清四個女子,平時行事還真是夠囂張.四個女子雖然外表是年輕美貌.但是實際上都是幾百歲的人,卻偏偏自認為是美貌與智慧並存.時常地拿著煉器城內的少年郎們口花花,讓那些少年郎是敢怒不敢言.

那公子鍛就被這四個女子不知道戲耍了多少回.每次都會把公子冶戲耍得滿臉漲紅,灰頭土臉.如今見到自己的噩夢終于結束了.自己只能夠躲著走的那四個魔鬼,如今已經是別人的家奴了,自己終于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煉器城了,還有什麼要比這個更高興的事情?

許紫煙初始聞聽燕山魂話,心中一驚,繼而卻是心中一暖.不錯!如果自己的身邊有著四個分神中期巔峰的修士保護,在如今的局勢之下,卻是要安全了許多.至于被對方反噬這回事情.許紫煙卻是毫不在意.原本許紫煙的精神力就達到了分神中期,在前些日子她又得到了心境上的突破,如今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分神後期.如果不是她壓制著修為,她早就是化神後期的境界了.

目光掃視了一眼琴清四個女子,從她們的表情上自然也明白了她們的心思.許紫煙淡淡地收回了目光,望向燕山魂,輕聲說道:

"山魂.你不需要嗎?要不你留下兩個?"

燕山魂哈哈大笑道:"我一個人來去自由,沒有人能夠攔得住我."

許紫煙目注著燕山魂,心中知道,自己接受了一個自己都不知道來曆的傳承,都有許多底牌.像燕山魂這種接受了自己前世的傳承,豈會沒有底牌.如此,也就不再客氣,輕輕地朝著燕山魂點了點頭.

燕山魂微微一笑,張口吐出了四縷本命精魄.許紫煙張口一吸,便將琴清等四個人本命精魂吸入口中.琴清四個人心中的想法便立刻出現在許紫煙的神識之中.

許紫煙此刻自然是知道琴清四個人的內心想法.便望著四個人淡淡地說道:

"你們可以試試.但是僅有一次,下不為例."

琴清等四個人聞聽身軀一震,她們沒有想到許紫煙敢于以化神期的修為直接挑戰她們.如此她們的心中便有些慌亂.但是,她們如何也不相信對方一個化神期的修士會有著比她們還厲害的精神力.于是.四個人對視了一眼,一咬牙.便開始控制著自己的精神力對許紫煙進行反噬.

聞聽幾聲淒厲的嬌呼,便見到琴清四個女子已經委頓在地上,臉色蒼白,汗透衣衫,渾身如篩糠一般地顫抖.許紫煙目光冷然地掃過半躺在船板上的四個女子,淡淡地說道:

"以後要做好你們的本分,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

"是!"

琴清四個女子老老實實地從船板上爬了起來,相視了一眼,臉上都現出了黯然,上前幾步,本本分分地站在了許紫煙的身後.

眾人再次重新落座,琴清四個女子主動地站在了許紫煙的身後.只是這次那兩個半人族說什麼也不敢再和許紫煙等人同席而坐.他們兩個是真的被嚇到了,覺得和許紫煙這幾個人同席而坐,那壓力實在是巨大.這哪叫喝酒賞景,根本就是在受罪.所以,在幾番推辭之後,兩個半人族終于找到了一個理由,說自己暈船,想要進船艙了休息一下.

修仙者,暈船?

這個借口找的!不過,許紫煙也沒有難為兩個半人族.熟話說,己之不欲,勿施于人.這還只是下乘的做法,上乘的做法是,己之甚喜,勿施于人.也就是說,不要因為你一個人的喜好而去強制別人也要那樣做.所以,許紫煙便痛快地讓兩個半人族去船艙休息.

再次落座之後,殺無痕神色猶豫地望著許紫煙,似乎有著什麼話要說.而就在他想著怎樣開口之時,卻聽那站在許紫煙身後的琴清開口說道:

"無痕大哥,勞煩您回去告知城主.從即日起,我們四個脫離煉器城,不再是煉器城的護法.感謝城主這幾百年來的照顧."

"這……這……"殺無痕搓著雙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無痕道友,你把這件事情報知你們城主知道,他不會有意見的."一旁的燕山魂淡淡地說道.

燕山魂這句話出口,三個人目光便都立刻集中在他的身上.殺無痕心中十分地震驚.通過剛才燕山魂和琴清四個護法的較量,他在心中已經對燕山魂有了一個清醒的認知,那就是坐在面前的這個少年,其真正的戰斗實力.絕對不是外表的分神初期巔峰那麼簡單.而如今他有大大咧咧地說出城主根本不會介意他將煉器城四個護法變家奴的事情,再回想到城主對他的叮囑,便在神色上對燕山魂愈發的尊敬起來.

公子冶此時的心中卻十分地糾結.他此時的腦海里不時地閃現著父親公子冶的面孔,心中不禁有些焦急.父親,你真的要與如此強的燕山魂和許紫煙為敵嗎?就算你想要殺他們滅口,你殺得了嗎?就算能夠殺得了,你的心就不愧疚嗎?

此時,在公子冶的府上.公子冶同樣地坐在椅子上糾結著.他現在一直在擔心著,擔心著城主沈千機是否會將他抓起來,甚至是殺掉.今天在器道大賽上他已經聽明白了,那琅琊就是燕山魂.但是令他不安的是,無論是和許紫煙有著深仇大恨的王臥云,還是和許紫煙目前關系緊張的三大城城主,都刻意地沒有提及許紫煙.仿佛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在燕山魂的身邊有著許紫煙一個人一般.

他不相信這些人會在燕山魂與許紫煙一起離去的時候.沒有發現.但是,他們都刻意回避,這一定就是有問題.而且他們就是談論燕山魂也只是因為剛開始的吃驚,點出了燕山魂的身份,之後便一個個在用傳音相互交流.他不知道他們交流了什麼,但是他相信內容一定涉及到許紫煙.如此,他和許紫煙之間的來往很快就會暴露在眾人的面前.

他坐在貴賓席上,一直如坐針氈.等待著城主沈千機的傳喚問話.但是,令他不安的是,沈千機卻一直沒有找他.一直到器道大賽結束.他回到了家里.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公子鍛和許紫煙在一起,幾次三番地想要和兒子通訊,但是最終還是焦躁地在屋子里來回踱步.

如今的問題不是讓兒子從許紫煙那里了解到什麼,而是對許紫煙殺不殺的問題.從今天的狀況上看.三大城似乎在收斂著對許紫煙的殺意.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就是那王臥云似乎也在極力地壓制著殺意.那如果自己現在將許紫煙給殺掉.豈不是和那些大人物的心思相左?如果不殺許紫煙,那麼自己的命運就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把握,只能夠被動地等待.

要不要立刻通知那些人,取消對許紫煙的暗殺?

要不要立刻去向城主坦白自己和許紫煙的接觸?

門口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公子鍛的身形出現在門口,望著公子冶,淡淡地喚道:

"父親!"

"啊?鍛兒!你回來了?許道友他們呢?"公子冶霍然而驚.

"他們和孩兒一起回來了,現在回去休息了."公子鍛的神情依舊淡淡,只是眉宇之間有著一縷焦灼.

"哦!"公子冶呆滯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許紫煙和燕山魂會回來,難道他們就不怕死嗎?或者他們有著什麼依仗?

"父親!"看著父親神思不屬的模樣,公子鍛焦慮地喚道.

"啊?"公子冶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上前一把抓住了公子鍛的手,急聲說道:

"快把你今天和許紫煙在一起的經過,詳細地說給父親聽!"

待公子鍛將經過詳細地講訴了一遍之後,公子冶沉默了下去.良久,神色有些憔悴地揮揮手讓公子鍛下去.

"父親?"公子鍛急聲喚道.

"鍛兒,你下去吧.為父自有道理!"公子冶再一次無力地揮揮手.

公子鍛的嘴唇蠕動了兩下,最終沒有言語,輕輕地退了出去.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從窗戶透進來的月光將公子冶的影子拉得很長.公子冶終于動了,未動歎息聲先起,在空曠昏暗的房間里面震蕩.手指一動,取出了傳訊玉簡……

*

連續一年多沒有斷更,確實有些累了,上傳的晚了,請戰友們諒解.順便求一下粉紅票,懇盼戰友們支持!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八百四十一章 破畫    下篇:第八百四十三章 城門沖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