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仙武異能 極品女仙.第八百四十一章 破畫   
  
第八百四十一章 破畫

萬分感謝wqiy2003同學(588) , 三生道道人同學(100)的打賞!

*

"不要掙紮了,否則我一個念頭讓你元神毀滅!"燕山魂的聲音淡淡地傳來.

棋妙兒的心中就是一凜,知道燕山魂說得不錯,而且看著燕山魂那淡然神態,仿佛真是不在乎她的死活.神色便一片黯然.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根本就不是燕山魂的對手,之後自己的命運就完全掌握在對方的手里了.從荷葉上站了起來,低著頭黯然離去,落在了船上.

燕山魂的目光淡淡地掠過船上的余下兩個人,書情兒臉色一肅,身形從船上掠起,落在了燕山魂的對面百米.也不言語,伸出手指一勾一引,那湖水便如同一條蛟龍一般沖起.書情兒手臂急揮,一個"水"字便躍然空中.

那"水"字完全由湖水凝聚而成.按理說,待書情兒書寫完成之後,撤去法力之時,那"水"字就應該四散,最不濟也應該掉入到湖水之中.但是,那"水"字卻依舊虛空靜立.這完全沒有書情兒法力支撐,完全是那個"水"字自己散發出來的勢,正是這個勢讓那個"水"字虛浮在空中.也就是說書情兒寫的這個"水"字已經有了靈性,可以借助天地之力.

站在船上的許紫煙也不禁心中暗歎,這書情兒果然在書法上是一絕,怪不得自傲.許紫煙的眼睛微微一眯,她突然發現那"水"字的勢還不僅是如此.看似靜止在空中,但是那"水"字又似乎在動.凝目望去,能夠感覺到那"水"之中的水之意如同滔滔大河一般地洶湧澎湃.

許紫煙閉上了眼睛,她突然有了一種感悟,琴棋書畫與天道密不可分.可以說這琴棋書畫就是天道的分支.就比如這"水"字里面蘊藏的水之意,不正是通過一字來詮釋水之意嗎?有了這一層領悟,許紫煙突然覺得那琴棋書畫真的沒有什麼了不起.不要忘了許紫煙的體內可是有著一方世界,而且她還常常化作紫煙空間天道去修煉.對于天道的理解自然有著先天的優勢.

琴.自然是不用再說了.

棋,許紫煙堅信,有著對于天道的理解,如今自己的棋道絕對要高于棋妙兒.至于燕山魂,許紫煙心中卻沒有把握.

書,如今的五屬性都有著領悟的許紫煙,毫無因為地已經超出了書情兒對書法的理解.

畫,許紫煙同樣自信已經超越了畫玄兒.

這就是許紫煙與她們的區別.她們四人是從低處一點一點地向著高出領悟.而許紫煙則是不同,她卻是一直在領悟著萬法的總綱,天道.如此,在反過來去看分支末梢,自然是豁然貫通.

而這個時候,燕山魂也用湖水寫出了一個"水"字,躍然空中.這個"水"字卻要比書情兒的"水"字磅礴了許多.要說那書情兒的"水"字是一條洶湧的大河,而燕山魂的"水"字就是滂湃的大海.

而且局勢不僅如此,那書情兒的"水"字竟然如同萬流歸海一般地,被燕山魂的"水"字吸引,那字中的水竟然虛空向著燕山魂那個"水"字流動,融進了燕山魂的那個"水"字之中.只是幾息的時間,那書情兒"水"字竟然完全消失,那湖水已經完全融入了燕山魂的"水"字.

書情兒的臉上現出掙紮之色,辛辛苦苦修煉至今,卻要成為別人的家奴.這如何能夠甘心.眼珠子在眼眶內轉來轉去.對面的燕山魂嘴角掠過一絲譏諷,淡淡地說道:

"怎麼?想要反悔?"

書情兒的神色就是一滯,臉上的掙紮之色愈烈.燕山魂淡淡地說道:

"我如果讓琴清對付畫玄兒,然後我和棋妙兒一起對付你.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你斬殺在此?"

書情兒的身形就是一震,臉上現出惶然之色.她知道燕山魂說得絲毫不假.如今的琴清和棋妙兒已經完全被燕山魂控制,她們心中的一思一念,都逃不過燕山魂的神識.所以,就是她們有著想要放過自己的心思也不敢實行出來.如此,自己在燕山魂和書情兒的圍攻之下,真就沒有太大的活路.更何況在船上還站著一個化神期中期的女子,最令她恐懼的是還有分神後期的殺無痕.既然殺無痕和燕山魂一起坐船游樂,誰知道他會不會秉公而斷,幫助燕山魂?

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尊嚴是很重要,但是性命卻更加重要.越是修為高之人,卻是越怕死.張口吐出了一縷本命精魄,被燕山魂一張口吸了進去.之後便不再理會書情兒,將目光望向了船上的畫玄兒.

畫玄兒此時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眼看著自己的三個好友依次成為了別人的家奴.好笑自己等人剛才還想要將眼前的那個少年郎收為家奴.如今卻到了自己進退不得的窘境.

比!

自己很可能會輸.

不比!

對方會放過自己嗎?

長歎了一聲,畫玄兒知道如今自己是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但是,拿什麼比啊!自己的氣勢已經被對方奪去了.別說對方的畫藝超過自己,哪怕是和自己相當,在這種氣勢之下,自己也只有輸這一條路.

但是,終歸要比,否則沒有見識過燕山魂的畫藝就屈服為奴,這如何甘心.身形一縱,畫玄兒飛到了湖面之上,落在了一片蓮葉上,卻沒有見到她揮筆作畫,只是負手俏然而立.但是,一縷畫意卻從她的身上蔓延開來.

以畫玄兒為中心,景致的變換開始向著四周蔓延.一處處紅樓崛起,街道林立,期間人物熙熙攘攘絡繹不絕.卻正是煉器城內的景致,一般無二.而且一切都活動的,仿佛是真實的景致一般.

那畫卷已經漸漸地籠罩了整個湖面,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畫卷之中.許紫煙低頭看了看,腳底下的船已經沒有了.向著四周打量了一下,發現自己幾個人正站在煉器塔的門口處,對面正是進進出出的人流.

許紫煙自然是知道此時身在畫中,不過心中也十分地驚異畫玄兒的畫意.而此時的兩個半人族則是完全迷失在畫卷之中,仿佛忘記了他們此時正在湖水之上的船上.只是記得自己要去煉器塔,抬起腳步,就想要進入那畫卷之中的煉器塔中.許紫煙輕輕一歎,衣袖一揮,便將二人制住.

此時的燕山魂自然也身陷畫中,在畫卷之中,此時燕山魂正和畫玄兒相對而立,站在一條大街之上.在二人的中間是來來往往的人流.

燕山魂的嘴角掠過一絲微笑,伸出一根手指朝著天空劃過.那天空就仿佛被一把剪刀剪裁而過,畫卷破裂了.

"破畫!"

畫玄兒的心就是一抖,周圍的環境仿佛被一把剪刀剪過,整個煉器城突然就斷裂了開來.一抹綠意從腳下生成,那煉器城從斷裂處漸漸湮滅,隨之生成的是一片片蓮葉,最終又恢複了湖面上的景致.

兩個半人族雖然身體不能夠動,但是眼睛卻看得清清楚楚.見到周圍的景致又恢複到原樣,自己依舊站在船上,目光中透露出驚駭之色.

畫玄兒望著站在對面的燕山魂,有些氣餒,她想到了燕山魂會破開她的畫意.但是,她沒有想到會破開的如此輕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道,他只是破開了我的畫意,還沒有展現他的畫意.只要我也能夠破開他的畫意,就證明和他打了一個平手.再一次穩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心,朝著燕山魂凝聲說道:

"該你出手了!"

燕山魂的嘴角便掠起一絲微笑,也不言語,只是望著對面的畫玄兒微笑.

船上的許紫煙的眼中也透露出笑意,微微偏頭看了一眼殺無痕,卻見到殺無痕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不對,但是還沒有完全看透,只是在那里深鎖著眉頭.

畫玄兒的眉毛輕輕皺起,向著四周望去.但見到周圍湖水粼粼,蓮葉翩翩,與原貌無有不同.

燕山魂淡淡一笑,一揮袍袖.便見到周圍的景致好似一卷畫軸,輕輕地卷起.燕山魂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釋放了畫意,而且是和原貌一樣的畫卷,仿佛一個世界重疊在另一個同樣的世界上一般.如今那重疊的畫卷被卷起,卻是露出了原來的面貌.

畫玄兒便是一臉的苦笑,原來看似一模一樣的景致,卻是燕山魂的畫意.自己輸得如此徹底,這還有什麼好說的?不為奴,難道自己要找死不成?看著燕山魂那偉岸的身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道,能夠做他的家奴,也不算委屈了自己.

分出了一縷本命精魄,送到了燕山魂的面前,燕山魂張口一吸,便將那縷畫玄兒的本命精魄吸進了口中.之後,一甩袍袖,向著許紫煙的身前落去.身形剛一落到船上,那琴清,棋妙兒和書情兒便施禮嬌聲道:

"奴婢見過主人!"

燕山魂淡淡地說道:"罷了!"

之後,便望著許紫煙說道:"紫煙,這四個家奴就送給你了.無論是目前的你,還是你的家族,她們四個還是能夠幫上一些忙的."

*

寫這一段,力求寫得唯美,耗費很多時間.砸兩張粉紅票挺一下鈴動吧!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八百四十章 收為家奴    下篇:第八百四十二章 歎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